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18节
第18节



更新日期:2021-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在DR.CANG给的几个时间里选了一个,周三晚上六点半,因为周三崔灵在家,乌钢不会来做饭。然后她给DR.CANG回了一个电邮,她不好意思称他ANDY,就按照国内英语老师教的方法,称呼他“DEARDR.CANG”,感觉比直接叫“DR.CANG”要好一点。

    DR.CANG接到她的电邮后,又发来一个电邮,特意告诉她,说周三晚上学校的室内体育馆有球赛,附近几个停车场都被包下来给看球赛的人用了,她不能在系门前的停车场停车,问她要不要他来车她。

    她更激动了,DR.CANG真细心,还要亲自来车她,越来越象约会了。她客套了一下,说不用他来接,她可以坐校车。她想,如果他坚持说要来接她,那就让他接好了,因为晚上的校车半小时一趟,下了车还要走一点路,不方便。

    但DR.CANG没有再坚持。她有点失望,安慰自己说,也许他不想让别人看见。

    到了周三下午,她就开始激动,自己也不知道在激动什么,搞得连饭都吃不下,随便扒了几口,就沐浴更衣,稍事打扮,然后坐校车到学校去。

    到了DR.CANG办公室门口,从门缝里看见里面有灯光,她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轻轻敲了敲门。DR.CANG在里面叫:“Comeonin!”

    她推门进了办公室,照旧让门虚掩着,DR.CANG还是老一套,自己坐在办公桌后面,叫她在办公桌对面坐下,然后很随意地问:“Youcameherebybus?”

    她点点头:“Yeah。”

    “Howoftendoesitrun?”

    “Youmeanthebus?Halfanhour。”她一边答话一边揣摩DR.CANG今天找她的意图,总不会就是为了拉几句家常或者跟她操练日常英语吧?

    DR.CANG不说话,只看着她,好像在打腹稿一样。她有点局促不安,低下头去,脸也有点红了,在心里嘀咕说,到底是什么事呀?快说呀!真是急死人了。

    DR.CANG仿佛听见了她的嘀咕一样,拿起一叠纸,一字摊开放到她面前,用英语说,这里有四份作业答案,你先看一下,然后告诉我,它们有什么特点。

    她想,这是干什么?是叫我帮忙批阅作业吗?老印干嘛去了?她拿过那几份作业答案看了一下,发现不是答案原件,而是复印件,答案主人的名字都小心地隐去了。但她很容易就发现她自己的答案也在其中,还有一份很可能是乌钢的,因为她看过乌钢的作业,认识他的笔迹。另外两份不知道是谁的,但解题步骤和方法看上去太熟悉了。

    她突然觉得有点心慌,虽然还不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已经感到兆头不好了。她的汗一下就冒了出来,不得不抓了一张纸巾,胡乱擦着自己的脸,逼着自己继续看那几份答案,但她已经什么也看不进去了。

    DR.CANG用英语说,这是上次作业的答案,分别是四个学生的,你对这几份答案有什么看法?

    她胆怯地抬起头,发现DR.CANG正靠在椅背上打量她。她结结巴巴地问:“CanI——speakChinese?”

    DR.CANG点点头:“Idon-tseewhynot.Anyway,it-safterschool.”

    她咂磨了一会,觉得DR.CANG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她可以讲中文,因为已经放学了,于是她小心地说:“我不——明白你——要我干什么——”

    DR.CANG用中文问:“我想问问你看出这几份答案的特点来没有。”

    她嗫嗫地说:“这几份答案——的特点——我觉得——”

    DR.CANG看她支支吾吾说不下去,便直截了当地问:“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份答案都是一样的?”

    她低着头,说不出话,心想一定是乌钢和木亚华把她的答案抄去,然后又给别人抄,结果被TA发现,向DR.CANG汇报了。她在心里责怪乌钢和木亚华:我每次都是嘱咐了又嘱咐,叫你们改头换面,叫你们不要给别人抄,怕TA或者老师发现了,你们两人总是答应得很爽快,现在看来你们是口是心非,阳奉阴违,说不给别人抄,又给别人抄了。你们总是说“不要紧”“没事”,结果怎么样呢?终于被人发现了。

    她完全被这事给吓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DR.CANG说:“你把你自己的答案找出来,把你解题的意图和步骤给我讲一下吧。”

    她不明白他这又是什么意思,只得慌忙找出自己那份答案复印件,低着头,从第一题开始,讲自己是怎么解题的,为什么这样解题。才讲了两道题,DR.CANG就说:“好,讲到这里就行了,我相信你的答案是你自己做的,但是其他三个人的,都不是他们自己做的,因为他们都讲不出来。”

    她这才知道DR.CANG已经跟其他三人谈过了,可恨那三人也不跟她通个气,特别是乌钢。其他两个她不知道是谁,没来找过她,很可能是从乌钢或者木亚华那里拿去抄的。但是乌钢呢?DR.CANG找他谈过话了,他就不知道来告诉她一下东窗事发了吗?当然,即便乌钢提前告诉了她,恐怕也没什么用,她又不能闻风而逃,但是她至少可以有个思想准备,不至于这么突如其来吧?

    DR.CANG仿佛又猜到了她的心思一样,笑了一下,说,“他们几个都很讲义气,不肯供出你来,但你的答案在这里,黑字落在白纸上,他们想掩护你也没用啊。”

    她的头垂得更低了,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只听DR.CANG说:“我开学时不是讲过了吗,说不要把作业答案给别人抄,抄的和被抄的,都要当学术做假处理的。你怎么——?

    她听到“学术做假”几个字,心就一沉到底,知道她在B大是呆不下去了,只要DR.CANG向系里一汇报,他们这四个人就都玩完了。她没想到自己在美国的第一学期就遇上这么一桩倒霉事,她不知道该怪谁,怪木亚华吗?还是怪乌钢?也许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别人又没用枪逼着她把作业给他们抄,她如果立场坚定,无论别人怎样说,她都不会给他们抄。

    但是她怎么知道这事会暴露的呢?如果早知道是这样,她肯定不会给他们抄了,就算把他们都得罪了,也总比现在这样好吧?她的眼泪不断地往上冒,她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当着DR.CANG的面哭起来。

    DR.CANG没说什么,只坐在那里看她哭,等她哭了一会,才轻声说:“别哭了,现在哭也没用了——这三个人都是问你借的答案?”

    她抽噎着说:“不是,我只——借给——乌钢了——”她决定不把木亚华说出来,因为她没看见木亚华的答案,木亚华每次都是TYPE了的,而这四份答案中只有她的是TYPE过的,其他都是手写的。既然木亚华没被抓出来,她又何必供出木亚华呢?供出来,除了连累木亚华,并且加重她自己的罪过,没别的作用。

    DR.CANG问:“为什么要借给乌钢呢?他怎么不自己做?”

    “他——说他做不出来——”

    “他做不出来,你可以把你对题目的理解讲给他听,跟他讨论,他也可以来问我。我早就说了,我鼓励你们讨论题目,但一定要自己WRITEUPSOLUTION——”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的确说过这些话,开学的第一天就说了。她现在就很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总有人知法犯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存有侥幸心理,以为不会被抓住。一定要等到被抓住了,才知道后悔,但那时后悔就已经晚了。

    DR.CANG叹了一口气,好像是恨铁不成钢,又象是无可奈何:“你想帮他,也不能这样帮啊,他这样抄作业,考试起来怎么办?我记得他第一个MIDTERM考得不太好的——”

    “他不准备继续读电脑了,他下学期就要到D大读MBA去了——”她说了这事就有点后悔,怕DR.CANG跟D大通气,把乌钢在那边读书的机会也给闹没了。她发现自己这段时间总是这样,尽说些一出口就后悔的话,尽做些事过之后必然后悔的事。

    DR.CANG说:“噢?是这样?你也跟他一起转D大?”

    她摇摇头:“我不转,我——”她想,出了这种事,恐怕D大也不会收她了,还是乌钢聪明,早就转好了才来抄作业,难怪他不怕,他已经找好下家了嘛。

    她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像说什么都没用,难道对DR.CANG说“乌钢说了,他不会写作业,但是他会抄作业”?或者对DR.CANG说“因为借给木亚华抄了,所以也就借给乌钢抄了”?还是说“我没想到TA会告状”?什么都不能说,说什么都没用,既然是自己做错了事,只能怪自己“点子低”,撞在了这么一个讨厌的TA手里。

    她敢担保一定是TA向DR.CANG告的状,不然的话,DR.CANG根本不会想到看学生的作业。跟木亚华说的一样,B大的教授,谁把教书当回事?都是一上完课就不见了,作业都是TA批阅的,DR.CANG说过他只批考试卷。

    她胆颤心惊地问:“我——是不是要被学校开除了?”

    DR.CANG没正面回答,反问她:“如果被开除了,你有什么打算?”

    她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事没希望了,也许DR.CANG还是想救这几个中国学生的,但是那个老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DR.CANG不向系里汇报他们几个人的事,被那个老印知道,捅到系里去,恐怕连DR.CANG的位置也难保了。她估计DR.CANG这次只能大义灭亲了,他总不会为了几个认识不久的中国学生把自己在B大的前途断送了吧?可能还不光是B大的前途,一旦DR.CANG被B大开除了,难道美国别的学校还会收他?

    她想到自己要这么不名誉地回国去,心里就很难受,说了一句“如果被开除了,我还能有什么打算?我这一辈子就完了——”就忍不住又哭起来。

    DR.CANG递给她纸巾盒子,她抓了几张擦脸上的泪,但擦也擦不完,擦了眼泪,鼻涕又出来了,擦了鼻涕,眼泪又出来了,她自己也知道这样很难看,但还是忍不住眼泪。

    DR.CANG走到一个小冰箱跟前,打开门,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给她,劝解说:“别哭了,喝点水,平静下来,我们好谈话。”

    她听到这句话,觉得好像是管牢的牢头在给死刑犯人最后一顿饭吃一样,声音很亲切,态度很和蔼,但全都是因为这是犯人临死前的最后一顿了。她水也不接,只顾凄凄惨惨地哭,恨不得把自己哭昏死过去就好了,然后醒来发现这只是一场恶梦。

    DR.CANG走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说:“别哭了,你这样哭,别人听见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

    她听了这话,吃了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想“欺负”她,于是用这事来做个交易?先吓唬她一番,然后就提出自己的要求,说如果你答应我的要求的话,我就不上告学校?

    她想起郑洁的故事,当时听的时候只觉得太戏剧化了,完全不象是真人真事,肯定是别人乱编造的,没想到这种事马上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看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利用职权之便,满足自己私欲的人了。

    她觉得大脑乱哄哄的,好像不会思考了一样,不知道这是个好兆头,还是个不好的兆头,只急切地想,如果DR.CANG提出这样的非分要求,她该不该答应呢?说实话,她对DR.CANG是很有好感的,想到他用他那结实的两臂搂抱着她,用他那上唇薄薄的嘴亲吻她,她原本是不反感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有点不同了,如果他提那种要求,就把他的形像搞得很坏了,她就会反感了。

    问题是如果他提了那种要求,她不答应的话,他肯定会把抄作业的事告到系里去,而她却没什么证据证明他提过非分要求的。就算她能证明,那也不能把她在学术上的DISHONESTY的问题一笔勾销,无非就是他们两个都受处分,他为他的性骚扰受处分,她为她的DISHONESTY受处分,那对谁都没好处。

    那怎么办?就让他在她身上爽一次?GOSH!光是这个“爽”字,就叫她起鸡皮疙瘩,太恶心了。一个“爽”字,就把他搞成了一个流氓形像,而把她搞成了一个下贱女人的形像。如果这事永远没人知道,也许她还可以忍受,就算为了自己和另外三个同学牺牲一把了。但是郑洁的例子摆在面前,这事迟早会传出去的,如果传出去了,那她就里外不是人了。

    她不知道郑洁跟那个商场保安的事是怎么会传出去的,难道那个保安自己告诉别人了?还是郑洁自己告诉别人了?应该都不会,他们那样讲出去,对他们有什么好处?那一定是别的人讲出去的了,肯定是跟郑洁一同去SHOPPING的那个女友讲出去的。她不知道郑洁那个女友是怎么知道的,但她肯定是那个女友讲出去的,因为没别的人知道。

    她想起她把DR.CANG约她见面的事告诉过木亚华,她对此无比后悔。等到抄作业的事被大家知道的那一天,木亚华就明白DR.CANG为什么约她见面了。那时候,如果她没受处份,木亚华肯定会猜到她跟DR.CANG之间做了什么交易。

    她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死胡同里,泪珠又成群结队地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