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17节
第17节



更新日期:2021-07-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崔灵说:“你不要生气,我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信息了。你们搞电脑的,肯定知道现在信息老化得快,尤其是有关爱情的信息,时刻都在变化,得用nanosecond来计算了。也许乌钢跟他女朋友已经吹了呢?你生这么大气就不值得了——”

    安洁申辩说:“我没生气,真的,这事跟我没关系。”

    不过她的脸色肯定不是“没关系”的样子,崔灵说:“我想起来了,郑洁的个人网页上有很多她跟乌钢的合影,让我们来看看,如果他们吹了,那些合影就肯定拿掉了——”

    崔灵说着就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到客厅来上网,还叫安洁过去看。安洁本来不想显得感兴趣的样子,但她心里又的确有点好奇,于是她也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崔灵搜寻郑洁的网页。

    崔灵先走到他们教育学院的网页去,在“校友”栏里找到郑洁的名字,点了进去,看到了郑洁的网页。不过那个网页一看就是教育学院统一搞的模板,只有短短几行字,介绍郑洁是从哪里来的,本科毕业于那个学校等等。崔灵咕噜说:“咦?这上面的LINK怎么不工作了?以前这个LINK直接连到她D大那边的网页的——”

    崔灵又跑到D大教育学院的网站去找,找到了郑洁的个人网页,做得很花哨,主页上有个BANNER,上面有郑洁的头像,看上去有几分象阮铃玉,有种愁愁惨惨的美。安洁说:“郑洁长得不错嘛。”

    崔灵笑了一下:“你搞电脑的,还看不出来?照片是经过PHOTOSHOP处理的,她本人跟照片相差很远的。不过她是那种很好化妆的人,眉眼淡淡的,长得很开,那样的眉眼很好OPTIMIZE,因为眉眼离得开,化妆品就有用武之地,一化妆就有百分之二百的IMRPOVEMENT。”

    崔灵说着,看了看安洁,分析说:“像你这样的长相,化妆和不化妆区别不大,因为你眉毛够浓,眼睛够大,化妆前后最多有百分之二十的变化——”崔灵大概是看出安洁被她看得有点窘,就换了话题,指着郑洁的照片说,“郑洁这样的脸相呢,就是人们常说的‘二奶相’,脸上有一种女人看了不喜欢、但男人看了会着迷的风韵——”

    安洁想起乌钢说过崔灵的脸相是“二奶相”,现在崔灵又说郑洁是“二奶相”,她不由得把她们两个对照起来看了一下,觉得崔灵和郑洁有些地方很想象,特别是眉眼处,就是崔灵说的那种长得很开、很好化妆的眉眼。而她们的眉眼之间,也的确有一种女人看了不喜欢的风韵,说不清是种什么风韵,象是发嗲,又象是楚楚动人,总之就是一种诱惑男人来爱她的风韵,绝对不是合法老婆那种“我是你老婆,你敢不爱我”的气势。

    崔灵找到郑洁在网上的PHOTOALBUM,点开进去,看到郑洁在美国很多地方游玩时照的照片,其中就有郑洁跟乌钢的合影,两个人攀肩搭背的,很亲热的样子。

    照片上的乌钢,大多数时候都戴着墨镜。崔灵指点说:“乌钢是个‘墨镜帅哥’,因为乌钢的眼眉不出色,但脸型还可以,鼻子还算比较高,戴上墨镜就给人一种大眼睛浓眉毛的感觉,很有几分风采,取了墨镜就好像连眼睛眉毛都取掉了一样,马上被打回平凡一族。”

    安洁有个很奇怪的感觉,平时跟乌钢在一起时,老觉得他长得不帅,只有在球场上奔跑起来才有点帅劲。但一旦发现他是别人的男朋友了,怎么就觉得他好像长帅了很多一样。是不是什么东西都要到失去的时候才能觉得它的珍贵?

    郑洁也爱戴墨镜,也是一戴墨镜就漂亮百倍的人。人们常说适合做夫妻的人有“夫妻像”,安洁觉得郑洁和乌钢就很有夫妻像,都是又瘦又高,鼻子正,肤色好,一个是”墨镜帅哥”,一个是”墨镜美人”,结了婚就是“墨镜夫妻”,以后生个“墨镜宝宝”。

    安洁看到这么多郑乌二人的合影仍然高挂在网上,知道这两人绝对没有“吹掉”。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给姐姐打个电话,叫姐夫把乌钢的RA给取消了,让乌钢滚回中国去。她知道这样做易如反掌,因为姐夫还没跟乌钢签合同,刚见过面,敲定了这事,上报给系里了。虽然钱是姐夫从NSF(NationalScienceFoundation)争取来的科研经费,但合同仍然要由系里出具,系里弄好之后会寄给乌钢,由他签字后再交给系里。

    所以这个RA的位置,姐夫说不给就可以不给乌钢了。乌钢没RA了,在D大的MBA就读不成了,只好回中国去,那他跟郑洁之间就算GAMEOVER了。不过安洁觉得这样做好像有点缺德一样,损人不利己,把乌钢整那么惨,对她有什么好处?

    仔细回想一下,乌钢其实并没欺骗她什么,因为乌钢只不过是帮她做做饭,跟她出去玩了一次。但那次除了在她害怕时乌钢牵了她手之外,乌钢本人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即便在她把他叫进洗手间之后,他也只是控制不住地吻了她,一旦她叫他出去,他就出去了。乌钢一直没有向她表白爱情,是因为他并不爱她,他这样帮她,向她献殷勤,都是为了到D大她姐夫那里拿RA的钱。

    她想,乌钢也够可怜的,女朋友在美国,自己却没法在美国呆下去,只好出此下策,这么巴巴地帮她做饭,也不过是为了能到D大读MBA,好跟女朋友在一起。他在为自己弄RA的过程当中,还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没有失身,也算难能可贵了。

    况且乌钢并没叫她帮他在D大弄RA,是她自己主动提出要帮他的忙的,说不定他真不知道她姐夫在D大的事。难道她帮他忙是因为把他当男朋友看待的吗?她扪心自问,应该不是呀。她本来也不爱乌钢,乌钢也没欺骗她说爱她,这件事根本与爱情无关,是她自己误以为乌钢在追求她了。

    这样一想,她就决定不再过问这件事了,乌钢的女朋友和乌钢的RA,都是乌钢自己的事,就让他自己去处理吧。她决定也不对姐姐说这事,免得她姐姐一气之下叫姐夫把乌钢的RA停了。

    崔灵安慰她说:“你看见了,郑洁就是这个样子,以你的实力,把乌钢从她那里抢过来是易如反掌。”

    “我抢他干什么?”

    崔灵开导说:“情场如战场,抢赢了的是主妇,抢输了的是弃妇,抢得半输半赢的是情妇。我的情场法则是:爱情不分先后,喜欢就去抢。爱情也不讲什么礼让三先,爱情讲的是爱竞天演,适者得爱,抢得赢就抢,抢不赢就跑。今天有条件,今天就去抢,明天没条件了,明天就让位,就这么简单。”

    安洁听得笑起来:“乌钢是不是也被你抢来过,后来又被人抢跑了?”

    “抢他?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那你怎么叫我去抢他?”

    “叫你抢他,是因为我觉得你喜欢他。我不抢他,是因为我不喜欢走背运的人。如果他是我爱上之后才走背运的,我不会抛弃他,因为那样就太势利了。但是在我爱上之前就走背运的,哼,那我趁早不沾边——美国这种社会,除了那些含着银匙子出生的人,应该说主要还是靠才能靠实力的,不走运就说明才能不及别人,实力不及别人,没什么好同情的——”

    “那你男朋友挺走运的吧?”

    崔灵点点头:“我男朋友在事业上可以算是走运的了,他来美国比较早,正赶上电脑专业走俏的时候——”

    “你男朋友是搞电脑的?难怪你满口都是什么nanosecond,optimization之类的术语呢——”

    “现在电脑这么普及,谁不知道这几个术语?我跟他在一起从来不谈两人的专业,只谈情说爱——”

    “那你男朋友在爱情上也挺走运的——”

    崔灵看了她一眼,仿佛在揣摩她这句话的意思。安洁解释说:“我的意思是说他遇到了你——”

    崔灵坦率地说:“告诉你吧,我男朋友是个——有老婆的人,不过他跟他老婆已经没感情了,他老婆跟他妈处不好——当然这只是一方面,而且婆媳之间处得好的很少,不奇怪。主要是——怎么说呢,可能你会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但等你结了婚,年龄大一点,你就不会这样看了。我的意思是说——他老婆不能生孩子——”

    安洁真的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难道爱情就等于生孩子?她担心地说:“不能生孩子就——没感情了?那万一你也不能生呢——”她说了这话,真是后悔死了,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剁了。

    好在崔灵不在意,而是很有把握地说:“这个你放心,我肯定能生的。我觉得我男朋友说的有道理,人生在世,辛辛苦苦地奋斗赚钱,但如果没个后代来花这些钱,没个人来接手这些钱,有什么意思?”

    “那——他怎么还不离婚了跟你结婚?”

    “离婚也不是说离就离得了的——”

    她提醒说:“有的男人并没有离婚再娶的意思,只是哄着女孩——”

    “我知道,但是我男朋友不是那样的人,他一直在谋求离婚,是他老婆不肯,死赖着他,跟他打经济仗——”

    “如果他真想跟你在一起,还怕打经济仗?他老婆要多少,给她多少就是了,只要能把婚离掉。”

    崔灵呵呵大笑:“你怎么跟我男朋友一样呆气?他也是这样,说蚀财免灾,只要能早日离掉婚,给钱就给钱。但是我没有那样傻,那些钱又不是他老婆挣的,凭什么要给她?我要的是既离掉婚,又不让他老婆占便宜。”

    “那你就不怕——夜长梦多?”

    “梦多不是坏事呀,如果我们的爱情经不起一个长夜、几个梦的考验,还要它干什么?他老婆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的事,如果知道,就会用这件事在赡养费上大做文章了。”

    “这种事是不是犯法的?”

    “哪种事?你说我跟我男朋友这种事?”崔灵笑嘻嘻地说,“别不好意思,这叫ADULTERY,就是中文里的‘通奸’,在美国很多州都是犯法的,是CRIME——”

    一个“通奸”把安洁听得一抖,一个“CRIME”更是把她吓得一跳:“是犯法的?那你可要注意了,如果被抓住,你在美国就呆不下去了——”

    “看把你吓的,你不是太老实了就是太法盲了,ADULTERY说起来是犯法,但是只算一个MISDEMEANOR,最高处罚也就是罚几百块钱。我们不想被他老婆抓住,不是怕犯法,而是怕他老婆借机要钱。他们没孩子,又有婚前协定,离婚的话,他老婆拿不到什么钱。但是如果他老婆抓住他ADULTERY的把柄,就可以狮子大开口了。”

    安洁没想到这事还这么复杂,突然理解崔灵那次为什么疑神疑鬼了:“难怪你那天说有人在跟踪你,看来真的有可能呢。”

    “就是嘛,他老婆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也很有手腕。记住,如果有人向你打听我的事,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们。”

    “我不会的,你放心好了。”

    过了几天,乌钢从D大那边回来了,给安洁带了很多东西,有的是她姐姐姐夫托他带的,有的是他自己为她买的小礼物,都是些女孩子喜欢的小东西,看来糊弄女孩子很有一套。

    安洁已经把这事想通了,所以乌钢回来她也没什么大惊小怪或者争风吃醋的。她绝口不提郑洁的名字,就像没听说过这个人一样。他们象从前一样来往,他做饭,她吃饭,不过在她心里,已经把乌钢从追求者的名单上划掉了。

    她有点伤心地想,什么追求者名单?就乌钢一个名字,而这一个追求者还不是人家自己报名的,是她自作多情写上去的。现在把乌钢划掉了,就一个追求者也没有了。

    那段时间,她情绪有点低落,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收到DR.CANG一个电邮,说想找她谈谈,他给了几个时间,叫她从中选择一个对她来说比较合适的时间。

    这是他发给她的第一个电邮,他在电邮里称呼她ANN,落款是他的英语名字:ANDY。她以前不知道他的英文名字叫ANDY,如果不是发件人的电邮地址里有JINGCANG的字样,她根本猜不出那是他写来的。

    她看到这个电邮,不知为什么心跳得很快,这个称呼和落款好像很亲密一样,而且DR.CANG给的几个时间都是在晚上,虽然说是在他办公室见面,但她仍然觉得心情很激动。

    她左猜右猜都猜不出DR.CANG找她干什么,难道是CANG教授的习惯,一学期当中要找每个学生谈一次话?她灵机一动,给木亚华打了个电话,问DR.CANG有没有约她见面。

    木亚华说:“没有啊,怎么,他约你见面了?”

    安洁一听说DR.CANG没跟木亚华约时间,就觉得自己不该把这事告诉木亚华的,看来DR.CANG并不是跟全班每个人约见。如果DR.CANG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找她的事,她这样告诉木亚华,万一木亚华到处一传,DR.CANG肯定恨死她了,她连忙叫木亚华别对其他人说这事。

    木亚华好像很感兴趣一样::“哇,什么事呀?这么保密?我好像还没听说老康约女学生下班后见面的呢,看来他对你真的是不一般哪——小心呀,GIRL,老康的魅力是势不可挡的,老康的体力也是势不可挡的,而且又是晚上——我看你最好带点防身的东西——”

    她警告木亚华说:“别瞎说了,让他听见,我们就麻烦了。老师找学生谈话,应该是很正常的吧?”

    木亚华说:“你以为这是国内的小学啊?B大又不是什么TEACHINGCOLLEGE,这里的教授谁把教书当回事呀?都是以搞科研为主。你看那些教授,上完课就不见了,作业都是TA批阅的,他们一门心思都在科研上,怎么会花时间给学生做思想工作?”

    “那就可能是跟科研相关的事吧,说不定是要我做什么PROJECT呢?他开学的时候不是说他手里有项目的吗?”

    “哈哈,那他怎么不叫我去做PROJECT?我告他年龄歧视!”木亚华笑了一阵,正经下来,说,“我也猜不出他叫你去干什么,不过你一去就知道了,到时候别忘了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