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6节
第6节



更新日期:2021-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星期一早上,姐姐和姐夫很早就开车回C州去了,他们只开走了一辆车,给安洁留了一辆。她看着姐姐姐夫下楼去,两个人很恩爱的样子,姐夫的手很自然地搂在姐姐的腰上,后来大概是以为没人看见,姐夫的手往下一滑,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姐姐屁股上捏了一把。

    她也没心思多想姐姐的事了,因为她马上就要去上课,这是她在美国第一次上课,很有点紧张,象小时候新学期开学时一样,既新鲜又惶惶然。但她听她姐姐说第一天最好混了,因为很多老师都是讲讲SYLLABUS,有的让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就收工了。

    她的第一节课是SOFTWAREENGINEERING。一进教室,她就看见了木亚华,顿时感到很高兴,很亲切。有个认识的中国同胞一起修课感觉真是很好,底气足多了,如果有听不懂的地方,至少下课了有个人可以问问。

    木亚华也看见了她,微笑着对她招手,但木亚华旁边没空位置了,安洁只好走到教室后面坐下。

    教软件工程的教授姓BLACK,但却是个白人,高高大大的,口才很好,说话没什么“YOUKNOW”之类的口头禅,听上去象电视播音员那种英语,比较好懂。

    象姐姐预料的那样,DR.BLACK的第一节课果然是讲SYLLABUS。但讲完了之后并没收工,而是叫大家自由组合成四到五人的TEAM,说以后都是以TEAM为单位活动。因为这个班研究生少,所以每个TEAM的研究生不得超过两名。

    DR.BLACK强调说这门课主要是TEAMWORK,要实打实地经历软件开发的各个环节,跟真正的客户打交道,做出的PROJECT要经客户验收的,所以不光是个写CODE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如何弄清客户的要求,并把客户的要求变成成功的PROJECT。这门课的最后评分也很看重TEAMWORK,不成功的TEAM,不会有成功的个人。

    安洁慌了,现在她是两眼一抹黑,除了一个木亚华,这个班上她谁都不认识。事前她不知道要组成小组,所以没跟任何中国同学商量这事。她看见木亚华正在跟一个中国男生热烈交谈,知道他们两人已经组成一组了。她知道中国学生很少有UNDER的,所以那个跟木亚华一起的中国男生肯定是GRAD了,她就没办法加入木亚华那组了。

    她赶快四面张望,看看还有没有中国人可以组成一组。可惜的是,仅有的几个中国人好像都名草有主了,而且不象是仓促凑合的临时情侣,而象是青梅竹马似的,彼此都很熟。但大家好像都不认识她,对她也没有兴趣,也没有叫她入伙的企图。这样的尴尬境地她还从来没遇到过,在国内时,逢到这种事情,她都是抢手货。

    教室里热闹了一阵,就慢慢平静下来,因为大多数人都找到了组织,一组组围坐在一起了。

    安洁胆怯地四处望了一下,好像就她跟一个扎马尾辫的美国男生还在“耍单边”,她几次想主动走过去,跟那个男生组成一组,但总是鼓不起勇气,怕别人不愿意,也怕别人听不懂她的英语。

    后来DR.BLACK叫那些还没找到TEAM的人举个手,安洁满面羞惭地举起手。DR.BLACK问哪个组愿意TAKEHER?她更无地自容了,比情场上“耍单边”还令她尴尬,情场上找TEAM可以找很多年,找不到也没人能惩罚她,但在课堂上找TEAM就那么几分钟的事,找不到就没办法做PROJECT了。

    令她欣慰的是,木亚华马上举手说她那个TEAM愿意要安洁。DR.BLACK也满脸欣慰,仿佛终于把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嫁出去了一样。木亚华招手叫安洁过去,她赶紧跑过去,在木亚华附近坐下,忐忑不安,怕DR.BLACK不允许他们这个组有三个研究生。

    果然,当各组报上组员的名单时,DR.BLACK就提出异议了,强调说GRADSTUDENTS比较少,一个组最多只能有两个。

    安洁的心又吊起来了,总觉得自己象个小老婆一样,最终的下场不是外界硬性逼着丈夫休她,就是丈夫后悔娶了她,把她给踢出局去。

    她听见木亚华在跟组里那个中国男生商量:“乌钢,还是你去另找新欢吧,安洁刚来,就让她跟我一组吧。”

    乌钢好像不是很愿意,嘀咕说:“我最怕跟美国UNDER搞在一起了,他们都是些不求上进的家伙,得个C就很满足,干活不出力,就会耍嘴皮子。”

    木亚华安慰说:“会耍嘴皮子好啊,这门课要跟CLIENT打交道,要做PRESENTATION,这不都是耍嘴皮子的事吗?”

    乌钢没再说什么,举手说自己退出这个组,安洁就稳稳当当地留下了。这使她对木亚华感激涕零,也使她联想到自己在情场上的处境,很不吉利地想:说不定自己在爱情上也会落得这样一个没人要的下场,最后只好感激涕零地嫁给那个唯一愿意TAKE她的人。

    下课之后,安洁跟木亚华一起去上DR.CANG的算法课,在另一幢大楼里。她背着三本厚厚的课本,又穿着高跟鞋,走得很吃力。

    木亚华放慢脚步等她,笑着问:“你书包里装的什么?那么沉重的感觉,好像长途行军一样。”

    “包里没装什么呀,就几本课本和笔记本。美国的教材真厚,”她注意到木亚华的书包瘪瘪的,奇怪地问,“你上课不带课本的?”

    “带什么课本?我从来就没课本,美国的教材太贵了,一本都是七、八十块,谁花钱买那个?电脑技术日新月异,教材很快就过时了,我才不买呢,我都是复印的。复印的教材,不敢带到学校来,怕美国人告我侵犯版权。”木亚华好像想起了什么,对安洁说,“刚才为了你把乌钢踢出去,有点对不起他,待会你把书借给他复印,算是一个补偿,行不行?”

    “行。”

    一进教室,木亚华就对乌钢说:“乌钢,安洁买了教材,她可以借给你复印。”

    乌钢显然很高兴,马上凑过来,抄安洁的电话号码和住址。安洁也顺便打量了他一眼,白白净净,瘦瘦高高,戴着眼镜,很文雅的样子。乌钢说他本来可以借木亚华的复印件来复印,但是那个复印件质量太差了,黑糊糊的,如果再复印一次,肯定是看不清的了。

    乌钢笑嘻嘻地说:“你把书借我复印了,我请你吃饭。”

    安洁想到他要把她的新书按在复印机上复印,担心他会把书搞坏了,但她不好意思拒绝,就说:“我现在上课要用一下,下课了我再给你吧。”

    “没问题,你不用的时候再借给我。”乌钢用张小纸条写下了他自己的电话号码和住址,交给了安洁,又嘻嘻笑着说,“放心,我保证把书还给你。有借无还,全家死完。”

    DR.CANG很准时地来到了教室,他今天穿的还是T恤牛仔裤,安洁发现他总爱穿那种有小翻领的T恤,左上方有个小衣袋。牛仔裤总是泛白的那种,好像经过了千锤百炼似的。

    还没开始上课,就闹了一个小笑话。安洁正在看DR.CANG发的SYLLABUS,就听DR.CANG大声说:“HOLD!HOLD!”然后就听见大家都在哈哈大笑。

    她赶快抬起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木亚华解释说是一个清洁工把DR.CANG放在门边地上的一罐可乐捡起来,正要扔进他推的清洁车里去,被DR.CANG发现了,所以赶紧阻拦。DR.CANG的传统是每节课都要带一罐可乐到教室来,边喝边讲,但这个教室不让带DRINKS或FOOD进来,所以DR.CANG只好放在门边的地上。哪知这位清洁工太积极了,当垃圾捡了起来,差点扔垃圾袋里去了。

    DR.CANG把他那虎口逃生的宝贝可乐重新放回到门边的地上,便开始讲课,其间还有学生陆续到来,最后教室里的椅子不够了,就有几个人席地而坐,而且刚好坐在安洁旁边的过道里。她有点不安,因为她是后来加注进来的,她觉得是她占了别人的位置,害得别人只能坐地上了。

    DR.CANG好像猜到她在想什么一样,用英语说,现在是有点OVERFULL,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过几天,就会有大把的人DROP掉,希望到最后能有五分之三的人SURVIVE。

    下面的人又在哈哈大笑,安洁觉得美国人发笑的阙值比中国人要低很多,有很多她认为很平常的话,美国人听了就哈哈大笑起来。也可能是中国人的幽默感比美国人低?

    DR.CANG就象安洁的姐姐说的那样,开始讲SYLLABUS,无非就是课程内容,评分标准等,只在最后有一段关于DISHONESTY的话,有点佶屈聱牙,没字典好像有点看不懂。

    DR.CANG好像知道她看不懂一样,很快就讲到这一段,说这是学校制定的,要求每个教授都要在自己的SYLLABUS上写上这一段。具体到他这个课来说,他鼓励学生讨论问题,但是不能照抄别人的作业,每个人都得自己WRITEUPSOLUTIOIN,等等。

    安洁对这个没怎么上心地听,因为她从来不抄别人的作业。她的心思只在DR.CANG本人身上,觉得他真的是很棒,他的英语怎么就说得这么好呢?看得出,学生都挺喜欢他的,除了所有的椅子都坐满之外,地上还坐了几个,后面还站了几个,真的是济济一堂啊。作为中国人,她太为他感到骄傲了,这么多人都来听他讲课,他多为中国争光啊!

    后来DR.CANG发给每个人一张纸,说是一个简单的SURVEY,请大家把自己的名字,电邮地址,高中学校或者大学本科学校,以前修过什么相关课程都写下来,如果对他有什么特殊要求也请写下来。

    在大家传递纸条的过程中,DR.CANG让大家跟这门课的TEACHINGASSISTANT熟悉一下,是个印度人,很黑的面孔,很大的眼睛,很长的名字。TA用那种印度英语讲了几句,安洁什么也没听懂,就知道TA为了照顾大家,允许大家只用他名字的前四个字母称呼他,不知道是哪四个字母,听上去象是“素鸡”一样。

    那天上完课回家的时候,木亚华说她可以用车送安洁回去,她的车就停在学校的停车场里,离这里大约十分钟,因为她住得比较远,得自己开车来上课,所以她买了学校的停车牌。

    木亚华很健谈,而且在电脑系呆了一段时间了,知道不少的事,一路上就把系里的一些典故讲给安洁听,哪个教授会给EASYA,哪个教授只给三分之一的人A,哪些教授对年轻女孩特别青睐,哪些教授对中国学生有成见,等等。

    安洁听了,觉得受益不浅。以前觉得美国的大学应该是无比清廉公正的,教授都是埋头做学问的人。听木亚华这样一讲,才知道原来也是人上一百,种种色色。幸好有木亚华这样的老前辈帮忙讲说讲说,不然的话,撞在几个对中国学生有偏见的教授手里,那还不是死路一条?

    她正想好好感谢一下木亚华,就听木亚华说:“嗨,我今天发现了一个新大陆:DR.CANG把他的结婚戒指摘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