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3节
第3节



更新日期:2021-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看着DR.CANG离去的背影,又差点把他当成姐夫了,因为两人都爱一边走一边用手轻轻抛着钥匙串。虽然五官没怎么看清楚,但身材背影什么的,简直像极了。

    聂宇已经坐进车里去了,见她还站在车外发愣,就轻轻按了一下汽车喇叭。她一惊,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连忙坐进车里,对聂宇解释说:“这个DR.CANG长得好像我姐夫,刚才差点认错了——”

    “可能是你姐夫的哥哥——或者弟弟吧?”

    “不可能,我姐夫是独子,根本没兄弟。他父母也是独子,所以连堂兄弟表兄弟都没有。”

    “那你姐夫是两代单传的独子呢,一定宝贝得不得了。你姐夫在美国?”

    “嗯,我姐姐姐夫都在美国,他们在C州D大,我姐夫是电脑系的副教授——”

    “噢?那你怎么不去D大——”

    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就扯到一边去:“这个DR.CANG是教什么的?”

    “他教好几门课,都是跟理论沾边的东西,这学期他好像是教ALGORITHM吧。不过我劝你别修那课,我以前修过的,挺难的。”

    她估计ALGORITHM就是算法,她试探着问:“算法应该没什么编程的作业吧?”

    “嗯,没有多少编程的作业,但解题的作业也不少,又因为是跟UNDER一起上,所以还有两次期中考试,一次期末考试,整死人。”

    “我听说一学期最好不要修太多门需要编程的课,不然会有做不完的程序。最好是选两门有编程作业的课,再选两门不用编程的课——”

    聂宇说:“那倒也是——”

    过了一会,聂宇突然说,“DR.CANG的夫人比他还厉害,是F大的FACULTY——”

    她直觉聂宇突然提起DR.CANG的夫人是有点什么用意的,不过她这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DR.CANG和他夫人身上,没空去细想聂宇到底是什么用意。她知道F大很不错,但在离A州很远的G州,便问道:“他夫人学什么的,能进F大这样的学校?而且两夫妻怎么隔这么远?”

    “他夫人也是学电脑的,都是H大毕业的,但是他夫人的导师比较有名气,研究的项目也比较热门,所以进的学校比他好。他夫人肯定不愿意调我们C州来,我估计DR.CANG在那边也没找到接收的学校,所以就这么两地分着。”

    她想起她姐姐总是在姐夫工作的城市找工作的,有段时间没在D大附近找到工作,姐姐宁可呆在家里赋闲,也不愿到别的地方找工作。她说:“我听我姐姐说美国不兴牛郎织女的,要么想办法弄到一起,要么就分手了。”

    “现代交通这么发达,还有什么牛郎织女?从A州到F州,坐飞机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周末就可以飞个来回。我们系星期五都没课的,DR.CANG他经常飞来飞去,名符其实的太空人。再说FACULTY有寒暑假,每隔几年还有学术假,哪里用得着做牛郎织女?”

    她现在想起为什么查看B大电脑系网页的时候没怎么留意到DR.CANG了,因为他的网页上没什么东西,既没照片,也没个人介绍,只简单介绍了他的研究方向,然后有个NOTE,说DR.CANG目前ONLEAVE。很可能他那时在修学术假,去了他夫人那边,那个网页大概是系里弄的模板,谁都有一页。

    不知道为什么,安洁听了DR.CANG幸福的牛郎织女生活,心里有点失落。其实不用聂宇说也应该想到DR.CANG是名草有主的了。他在美国读了博士,又熬到了副教授的职位,没有四十岁,也总该有三十好几了吧?一个三十大几的博士加副教授,人长得又挺不错的,怎么可能还没主呢?

    可能这就是“丈夫是别人的好”的原因,因为出色的男人早就被别人抢跑了,剩下的都是不出色的。

    当车开到她的住处的时候,她按室友崔灵在电邮里给的指示,在那个很高的窗台上摸到了开门的钥匙。这房子是安洁自己在B大中国学生的BBS上找好的,价钱有点贵,但是个两室一厅,两个人住,她就不用住客厅。她姐姐一再嘱咐她用钱别太省了,最好别住客厅,住客厅一点PRIVACY都没有,所以她选了崔灵的房子。

    崔灵说她在附近的J市有住处,每星期只在这里住两到三个晚上,剩下的时间这个APT就完全是安洁的。

    聂宇听说后,很羡慕地说:“你运气真好,这房子等于是你一个人在住,我们以后可以到你这里来开PARTY。”

    “你们经常开PARTY吗?”

    “开玩笑的,学电脑的,哪里有时间开PARTY?写不完的程序,等开了学你就知道了——”

    聂宇热心地教安洁怎么用电炉,又煮了快餐面两个人吃,还炒了一个番茄鸡蛋,手艺好像还不错。

    正吃着,安洁的姐姐打电话过来了,说打了好几回了,正在担心呢。两姐妹聊了几句,姐姐说打算这个周末跟姐夫一人开一辆车过来看她,顺便就把那辆五年新的车留在这里给她用。

    安洁赶快推脱:“不用了,不用了,我不会开车,你把车留给我也没用。”

    “在美国没车怎么行?不会开车没什么,等我们过来了可以教你,你姐夫教车有一套,你这么聪明,跟他学一个周末的车,肯定会开了。”

    “你们不用跑那么远过来看我了,等以后再说吧——”

    姐姐不由分说地一锤定音:“说好了,我们周末过来。你还缺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带过来。”

    “我什么都不缺。”

    “就缺个男朋友?”

    她见姐姐还是那么爱开玩笑,也随口说:“缺又怎么样?难道你也能从C州带一个过来?”

    “嗨,你还别说,我现在正专攻做媒,已经凑拢了好几对了。C州这边‘人才挤挤’啊,你只要告诉我你要什么样的,我保证能按要求给你带一个过来。”

    她哼哈了几声没有正面作答。她渴望的是奇遇式的爱情,再不济也要是在生活中自然而然发展起来的,她自认还没沦落到要人帮忙介绍的地步。

    她姐姐又嘻嘻哈哈地说:“我帮你找个你姐夫这样的,行不行?不丢你的人吧?”

    她吃了一惊,连忙搪塞说:“他那样的这边多着呢,哪里用得着你从C州长途贩运过来?”

    等安洁放下电话,聂宇说:“出国这事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像你姐姐姐夫他们那一拨的,都混得不错。再早点也不行,电脑还没热起来;再晚点也不行,电脑已经热过了。像我们这一拨的,还不知道毕业时就业情况怎么样。你打算读完博士干什么?”

    “我还没想那么远,先读出来再说吧。”

    “等读出来再想就太晚了。以前我们系人真多,那些F2都到我们系来读硕士,这两年他们都不来了,都去读统计或者会计去了,还有些去读MBA了。转专业其实不难,难的是拿奖学金。但是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没奖学金哪里活得出来?你姐姐姐夫都在美国,如果你要转专业的话,他们肯定能负担你的学费,最多也就第一学年的,后面你就可以拿到奖学金了——”

    她觉得好笑,还没上一天的课,就已经在谈转专业的事了。其实在她心目中,专业也好,就业也好,都是次要问题,她此行的目的根本不是来学知识的,也不是来挣学历的,甚至没想过一定要在美国呆下去。她想的,只是换个环境,认识新的朋友,遭遇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如果过段时间发现在美国也没有爱情奇遇,她说不定就转欧洲去了。

    她听说过这么一个顺口溜:“高雅的英国人,浪漫的法国人,豪爽的意大利人,热情的西班牙人。”其实她对欧洲更向往,只是因为姐姐的榜样,才先到美国来。在她的印象中,美国人有点散漫,不修边幅,好冒险,爱吃垃圾食品,所以很多人都长得很肥。不过她也没给自己把门关死,如果跟美国人产生爱情了,照嫁不误。

    总的来说,国籍不重要,职业不重要,外貌重要,人品重要,爱情最重要。

    她说:“我还没想过转专业的事,先混几天再说吧。”

    接下来的几天,聂宇带她到各处去办手续。每天从外面回来,聂宇就理所当然地回到她这边,两个人一起做饭一起吃。刚到美国,人生地不熟的,需要用车,需要一个人带着这里跑那里跑,崔灵又连着几天都没露面,如果聂宇不来,安洁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怪孤寂的。

    这使她对聂宇充满了感激,从而认识到留学男生追新生实乃英明之举。一旦新生变成老生,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买了车,想上哪可以上哪,再也不用求人出车、求人带路了,那时再来追,就很难打动那些女生了。

    虽然聂宇没有特意带她去认识其他人,但她还是见识了不少中国学生,因为中国学生大致都住在她那一块,离学校比较近,房租比较便宜。再加上她跟聂宇出去办事,也碰见了不少中国学生。几天下来,已经看见过不下几十个中国男生了,但再没有碰见一个能跟她姐夫媲美的。

    那几天的生活也挺平静的,没什么社交活动,好像比在中国时的社交机会还少。

    她开始感到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