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7-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叶白说道:“原来在它牙柄之中,藏着三粒灵丹,但不知这色泽艳丽的三粒丹丸,各有甚么妙用。”

    洪玉乔应声答道:“白丹疗伤,绿丹解毒,虽不敢说是具有生死人而肉白骨般的仙丹灵效,但至少也能在垂危时保住性命,等待进一步的疗治!”

    公孙化听得洪玉乔只说明白丹绿丹用途,单单不提那粒红色丹丸,不禁诧然问道:“白丹能够解毒,绿丹能够疗伤,红丹却作甚么用呢?洪前-怎不一并解释?”

    洪玉乔目光闪处,在公孙化与叶白脸上,来回一扫,双露梨涡笑道:“公孙老弟,以你和叶姑娘之间的感情,大概用不着这粒红色丹丸了,但不妨保留着他,以备日后撮合甚么有情人之用吧。”

    公孙化犹自茫然,叶白已听出那粒红色丹丸,定是一粒威力极强的催情春药。

    故而她赶紧岔开话题,站起身形,向公孙化扬眉一笑道:“公孙兄,我们既叨厚赐,应该告辞,去为洪前辈海角天涯地,找寻那位“九指书生”夏侯前辈的了!”

    洪玉乔也不挽留,只是点了点头,目光宛如两道利刃般地,盯在叶白脸上,含笑说道:“欲海贪迷终有误,空空我是过来人,叶姑娘万一找着夏侯瑞,除了以示以“琥珀环”外,并请代我向他念出这句诗儿,此外,我并有另两句诗儿送你!”

    叶白恭身道:“愿闻前辈指教!”

    洪玉乔脸上神色,突转肃穆地,一字一字,缓缓地说道:“要……走……回……头……路,莫……错……好……因……缘……”

    叶白原本神情自若的一张娇脸,突然红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向洪玉乔抱拳施了一礼转对公孙化低声说道:“公孙兄,我们走吧!”

    公孙化本来以为上了“太岁舟”,难免恶斗,多半有点凶险,想不到结果竟大出意外,洪玉乔客客气气,和和平平,并送了自己与叶白两件武林异宝!如此看来,这“母太岁”洪玉乔与上次在洞庭湖相见时,性情大变,好似换了个人?上次,她放荡万分,迫着自己和她同床共枕,凤倒鸾颠……这次,她……公孙化心头百转中,脚下一震身形微晃!原来他心神恍惚,在不知不觉中,已被叶白拉着,离开“太岁舟”纵回自己原乘的小舟之上。

    叶白见他似乎有点心神不属,诧然问道:“公孙兄,你……你怎么了?”

    公孙化俊脸一热,皱眉说道:“这事太以奇怪,那“母太岁”洪玉乔怎么竟似突然变了个人?”

    叶白想了一想,目注公孙化问道:“公孙兄,你上次在“洞庭湖”,与洪玉乔订约时,距今多久?”

    公孙化略一寻思道:“约莫半年之久。”

    叶白“嗯”了一声,颔首笑道:“既有半载时光,洪玉乔可能是遇见了甚么绝世高人,加以点化,气质有了改变?……”

    说至此处,不禁心中忖道:“这位公孙化,乃“风流三剑”之一,“玉潘安”

    萧凌的师弟,艺出名门,人品又极方正,绝非充当面首的淫乐对象,自己若想与他鸾俦结侣,永世相依,恐怕也非像“母太岁”洪玉乔那样,来个完全改变气质不可……”

    她想得一双秀眉,忽而微展,忽而微结,口中更不由自主地,把适才临别时,洪玉乔所赠她那句“要走回头路,莫错好因缘”诗儿,低低地念了出来。

    因她自言自语,念得太低,公孙化不曾听清,只见她兀立船头,茫然目注江水,似有所思,遂低声问道:“叶姑娘在想些什么?”

    叶白抬手微整鬓边被江风吹乱的秀发,并向业已戴在左腕以上的那只“琥珀环”,看了一眼,嫣然一笑,说道:“我是在想我既收了人家的“琥珀环”,你也收了人家的“三灵刃”,如今应该忠人之事,一诺千金,但天涯茫茫,海角茫茫,却到那里去找“九指书生”呢?尤其……”

    公孙化见她语音忽顿,诧然问道:“尤其甚么?叶姑娘怎不说将下去?”

    叶白皱眉道:“尤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洪玉乔与夏侯瑞不通音讯,已有二十余年,万一那位“九指书生”於游侠江湖时,遇甚凶险遭害,或是生甚大病,已终天年?却教我们碧落黄泉,那里去找?”

    公孙化苦笑一声,挑眉说道:“叶姑娘虽虑得有理,但我们既对洪玉乔作了承诺,再怎困难,也非尽力不可,上穷碧落三千界,下掘黄泉十八层,“九指书生”

    夏侯瑞是生,我们便转达那几句话儿,是死,也该还报洪玉乔一个讯息!”

    叶白面露敬佩神色地,伸出纤纤右手,向公孙化一挑姆指,点头笑道:“好,公孙兄义胆侠肝,令人可敬,小妹从此便天涯海角,永远追随就是!”

    这位“消魂-女”,姿容本美,如今卓立船头,轻-衣袂,风神越发秀绝,再加上这几句故意渗有甜蜜情意的话儿,委实使公孙化看得目光直直,听得心神栩栩,在她话完后,好大半天,才似回过神来,喜极若狂地叫道:“叶姑娘……”

    三字才出,便被叶白截断话头,向他佯嗔薄怨地,幽幽说道:“公孙兄,我们既然天涯海角,长相追随,彼此便不宜过於生分,我都叫你公孙兄,你却是叶姑娘,叶姑娘,是否你之艺出名门,我有点高攀不上?”

    公孙化慌忙胀红着一张俊脸,嗫嚅问道:“我……我……我……应该怎样……”

    叶白从一双妙目中流露无限深情地,接口笑道:“我的小字如霜,公孙兄就叫我“霜妹”好了,我从此也叫你“化哥”!”

    “化哥”之称,自然比“公孙兄”更为亲热,更为含情,正使公孙化听得喜心翻倒之际,天空中突然起了一阵“铃铃铃铃”的奇异声息。

    公孙化循声看去,见有一只雪白健鸽,在空中飞翔。

    那“铃铃”之声,便发自这健鸽身上。

    叶白见了这只健鸽,脸色忽变,撮唇发出一声清啸。

    健鸽本在高空翱翔,一闻得叶白啸声,竟立即认准方向,对小舟划空飞降!转瞬之间,一只雪白健鸽,业已飞降在叶白手臂之上。

    叶白从这只健鸽项间,解下一只小小银铃,铃索之上,并卷了一张摺叠纸柬。

    叶白展柬一看,立即撕碎,丢入江水之中,并一振手臂,让那只雪白健鸽,破空飞去。

    公孙化方待动问,叶白已先笑道:“适才是我一位至交姐妹的飞鸽传书,说有急事待商,要我到“云南”走走。”

    公孙化笑道:“那倒巧极,“九指书生”夏侯瑞有“哀牢大侠”之称,我们为了找他,也应走趟云南,一览滇中形胜!”

    叶白好似有所吃惊地,皱眉说道:“化哥要去云南?”

    公孙化笑道:“叶……霜妹怎么了?你方才不还说我们从此天涯海角永远相随的吗?”

    叶白把两道含蕴深情的目光,凝注公孙化,但她大眼睛上的两道秀眉,却越来越见忧虑地慢慢愁结!公孙化不明白她何以有此神情变化,故而讶然问道:“霜妹,你是不愿意我与你同去云南………”

    叶白不便对他吐露心中隐秘,只得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化哥,我怎会不愿与你同行,但等到了云南后,你我却要暂时分别数日……”

    公孙化惊道:“怎样分别?……”

    叶白接口道:“等到了云南后,化哥请先去“哀牢”,探询“九指书生”夏侯端的讯息,我则前往“六诏”,应至交姐妹之邀,看看有何急事,然后再赶往“哀牢”与你相会。”

    公孙化道:“霜妹为何要作如此安排?我先随你同去“六诏”,不是好吗?万一有甚事儿,也可能助一臂之力!”

    叶白摇头答道:“不行,我不愿你和那几位至交姐妹见面!”

    公孙化越发莫名其妙问道:“为甚么呢?是我见不得她们,还是她们见不得我?”

    叶白苦笑一声道:“这是甚么理由,化哥暂不必问,但你日后定会明白,也定会原谅我的一片苦心!”

    这几句话儿,显然话中有话,含意甚深,把这位公孙化越发听得目瞪口呆,如坠云山雾沼。

    叶白愁容忽-,“嗤然”一声,失笑说道:“化哥,你怎么竟如此惜别伤离呢?由如今开始,我们长日相聚,等到了云南后的数日分离,你就忍受不住吗?”

    公孙化本是初涉情场之人,自然被叶白这几句话儿,说得有点面红耳赤,其实叶白何尝又愿意与公孙化小作分离,她之如此决定,乃有不得已的苦衷。

    因为叶白深知“天欲十女”的风流惯性,像公孙化如此风神人物,若是到了“天欲别府”,“欢喜桥”时,必将成为众矢之的,那里还容得自己独-春光?十女之中,只有掌宫大姊“放诞夫人”方芍药,平素对自己特殊锺爱。

    叶白遂打定主意,准备独去“六诏山欢喜桥”,向大姊披肝沥胆地,报告实情,说明自己欲海知非,欲求归宿,请求方大姊准许自己退出“天欲十女”阵营,与公孙化结为爱侣,行为江湖,相依为命!但叶白知道这种想法只是自己的如意算盘,掌宫大姊“放诞夫人”方芍药肯不肯破例准许自己退出“天欲十女”组织,尚在未定之天,却怎样能把这种念头,对公孙化透露?尤其,在公孙化的眼中,自己是个圣女,倘若让他跟去“六诏”,到了“欢喜桥”,发现他心目中的高洁圣女,竟是声名狼藉的荡妇淫娃,则公孙化惭愤之余,可能终生不再理睬自己!叶白判明利害,自不肯轻露心声,只是满面娇笑,向公孙化道:“化哥对於黄鹤楼暨武昌左近景色,是否还有兴趣?倘若你业已游遍,我们便双双联袂,同作滇中之行如何?”

    公孙化道:“受人之-,理应忠人之事,何况滇中洱海滇池,金马碧鹞,风光绝美,一路之间,更多胜景。我们似乎无须再在甚么汉阳树,鹦鹉洲,以及黄鹤楼等处,多勾留了。”

    叶白听他这等说法,遂嫣然点头,与公孙化离却武昌,同往云南而去。

    常言道:“男想女,隔重山,女想男,隔衣裳。”凭叶白的俏丽姿容,以及一身相当高明的风流解数,若是要想掳获业已对她倾心痴迷,又或初涉情场的公孙化,真乃轻而易举之事!但由於叶白对公孙化,也动了真心挚爱,决心欲海知非,回头是岸地向个郎托以终身,遂一改往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风流习性,无论在花晨月夕,或是耳鬓斯磨的郎情似水,妾意如绵之际,都是发乎情,止乎礼,没有半点轻佻举措。

    越是这样,越是使这位生性稍嫌方正的公孙化,格外对叶白心坎温存,眼皮供养,简直爱得有点如痴如醉,尚未到达云南省境,整个人儿,业已深邃陷入叶白的无边情网之内。

    这日,已抵云南边境,两人用毕晚饭,寻了冢乾净旅社投宿。

    一路间,两人每逢投宿,都是各居一室,但这次叶白於入店之际,却通知店夥,只要一间上房。

    公孙化不知是喜是惊?一颗心儿,有点不由自主的“怦怦”乱跳。

    叶白等店夥退去之后,顺手闩上房门,向公孙化娇笑道:“化哥,你知不知道我今夜为甚么只要一间房吗?”

    公孙化俊脸通红,欲言又止,只是看着叶白,不住傻笑!叶白失笑道:“化哥,你看你这副傻相,为甚么不说话呢?”

    公孙化嗫嚅道:“是不是霜妹想……想和我……”

    他本来想说“和我亲热亲热”,但话到喉边,空自胀红着一张俊脸,仍然说不出口。

    叶白自然懂得他的心思,叹了一口气儿,摇头笑道:“化哥,你猜错了,如今到了滇边,今夜就是你我小别之日!”

    公孙化悚然一惊,急忙拉着叶白的柔荑素手,失声问道:“霜妹,你……你你……你这就要走?……。”

    叶白笑道:“化哥急些什么?不过是三五日小别离!”

    公孙化星目之中,闪动泪光地接口叹道:“古人的良友之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则我们三五日的别离,业已多於十年,霜妹还嫌短吗?”

    叶白见状,心中也自一酸,强装笑脸道:“化哥既如此不舍相离,我便尽快把事儿办完,决定於三日之后,赶去“哀牢山”中,和你相会,从此便可能天涯海角,长相斯守地,彼此永不分离的了!”

    公孙化回过头去,拭掉目中欲滴泪珠,叹息一声道:“霜妹,你何必作事如此神秘,我真不懂你如何不许我陪你同去“六诏”,见见你几位至交姊妹?”

    叶白苦笑道:“我已说过,这原因恕我暂时不能解释,但化哥日后定会明白……”

    说至此处,忽然银牙一咬,朗声说道:“化哥,我不再耽搁,这就走了,因为早点分别,便可早点相会,三日后“哀牢山”见!”

    说完,拔闩开门,娇躯一闪而出。

    公孙化没想到她说走便走一把竟未拉住。

    等他赶至院中,只见庭院空空,叶白竟毫未勾留地,业已越墙驰去。

    公孙化怔了片刻,顿足说道:“你不要我去看,我偏要去,非看看你那些姊妹,是甚么人物不可?”

    他主意打定,回到屋中,丢下些散碎银两,作为店资,便也连夜驰往“六诏”。

    叶白脚程,本就不比他慢,动身既有先后,公孙化自然难於追及。

    追了半夜,芳踪杳然。

    公孙化茫然止步,“哎呀”一声,自言自语说道:“我忘了询问霜妹的那些至交姊妹,是住在甚么峰壑洞谷?偌大一座“六诏山”,却是如何寻找?”

    他自己对自己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却自无法解答!公孙化呆了片刻,依然拔足前奔。

    因为既已追来,到了此处,虽然“六诏山”幅员广阔,峰壑万千,公孙化也只好冒打冒撞,碰碰运气。

    “橐橐……橐橐………”

    这两声“橐橐”木鱼声,把公孙化敲得停了脚步。

    因为他目光闪处,看见前路转角处的一方大石之上,坐着一位灰袍僧人。

    公孙化觉得这位僧人,年约五旬,相貌威严,仪表不俗,遂抢前两步抱掌笑道:“大师月夜游山,雅兴不浅!”

    “阿……弥……陀……佛……”

    那灰袍僧人放下手中木鱼,合掌当胸,低低念了一声佛号,含笑说道:“白藏通禅日,红尘少年劫,三千开世界,十二证因缘,施主在此月夜深山,与老衲相逢,足见彼此有点缘份……”

    公孙化急於追叶白,向僧人话完,便即抱拳插口道:“在下想向大师请教一声,大师在不久之前,可曾看见过一位姑娘,从此路经过吗?”

    灰袍僧人说道:“施主所问的那位姑娘,是否年岁甚轻,姿色绝美,身材十分窈窕,穿了一件白色衣裳?”

    公孙化大喜道:“正是,正是……大师见她走的是何方向,敬请赐告!”

    灰袍僧人伸手向西南方一座高峰,指了一指答道:“那位白衣姑娘,似乎身有急事,她是足下如飞,毫未停留地向那座高峰驰去。”

    公孙化道:“多谢大师指引……”

    陡然,身后灰袍人又念了一声佛话,高声叫道:“施主留步!”

    公孙化闻得呼声,不得不强打“千斤坠”,从空中落下身形,转过脸儿,微带诧异地,向那灰袍僧人问道:“在下已然谢过指引,不知大师尚复有何教言?”

    灰袍僧人道:“不瞒施主说,老衲久走风尘,善观气色……”

    话方至此,公孙化已有所悟地,“哦”了一声接道:“大师这样说法,莫非是发现在下脸上,有甚晦气?”

    灰袍僧人点了点头,正容答道:“施主印堂发暗,主将厄於阴人,尤其眉心间,现出叉形红线,其状至凶,甚至可危性命,尚望莫怪老衲直言才好!”

    公孙化微笑道:“大师说那里话来,常言道“君子问祸不问福”,在下当谨记大师教言,对阴人多加注意……”

    灰袍僧人道:“老衲适才已在袖中代施主占了一课,似乎不利西南,施主可否稍改行程,转变方向?”

    公孙化剑眉双挑,目闪神光,笑道:“在下身在江湖,四海游侠,经常惊魂剑底,喋血刀头,不能为了区区气色之凶,便轻轻改变意念……”

    灰袍僧人叹息一声道:“施主侠肠傲骨,老衲无法勉强,但我袖中占卜,经常颇验机微,意欲奉告施主四句卦语,不知施主可愿记一记吗?”

    公孙化虽然急於赶路,但一来看灰袍僧人品貌不俗,面有神光,二来人家分明又全出一番善意,不便过份拒绝,只得点头说道:“大师盛意可感,在下那敢不恭记金言……”

    灰袍僧人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面色庄严地,缓缓说道:“逢紫则凶,逢白则吉道宁可酉,不可近酒……”

    公孙化听完这四句似偈非偈之语,抱拳恭身,谢过灰袍僧的指点教言,含笑说道:“多谢大师,请教大师法号,上下怎样称呼?”

    灰袍僧人却微笑道:“老衲悟非,施主怎样称谓?”

    公孙化道:“在下-姓公孙,单名一个化字,因心急寻人,就此拜别,他日江湖有缘,再领教大师教益!”

    话完身形转处,不再稍作勾留地,向那座耸立云霄的西南高峰飞驰而去。

    那位身着灰衣袍的悟非大师,目送公孙化背影,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公孙化几经转折,觉得业已驰出数里,但那座高峰却依然屹立在西南月影之中,彷-丝毫末接近。

    他平时酷爱游览登临,懂得“望山跑死马”的道理,只得耐着性儿,继续向西南行进。

    月夜深山本极幽静,但如今却不寂静了。

    因为有一缕歌声,起自左侧方约莫数十丈外,-破了那种既颇可怕,又颇可爱的空山岑寂!歌声甚甜,歌词甚美,唱的是宋代女词人易安居士李清照一剪梅:“红藕香浅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适才那灰袍僧人苦劝公孙化改变方向,莫去西南,他都执意不听,但如今却在一听歌声之下,便立即掉头左驰,行向歌声来处。

    这阕李清照的一剪梅,作得虽佳,竟能对数百丈以后的公孙化,具有如此吸引力吗?不对,对他产生吸引力的,不是歌词,而是歌声。

    公孙化起初听来,歌声绝似叶白!但经改变途程,寻近歌声来处以后,他又发觉歌声只有八九分与叶白相似,却非发自叶白口中。

    面前五六丈外,有片高约数丈的陡峭山壁,歌声便是从壁后传来。

    公孙化虽然听出作歌女子,并非叶白,但因喉音有八九分相似,认为或许是叶白来此相寻的至交姊妹,自然不肯中途折返,索性看个究竟?那片山壁,虽然陡峭,但高度只有数丈,那里难得住他?人到壁顶,往下一看,不禁暗自惊奇!那作歌之人,是个妙龄青衣少女。

    公孙化从歌声的娇脆甜美之上,自然对作歌人是位少女一事,早在意中,他所惊奇是这少女不单喉音与叶白有八九分相似,连相貌身材方面,居然同样有八九分相似!她们之间,有两项区别,一项是一望而知的明显。

    另一项则是非与事人相当熟识,无法加以辨认的隐晦区别。

    所谓明显区别,则是叶白缟衫如云,一身白衣,这作歌女于,却是一身青衣。

    明显隐晦区别,则是叶白眉目清秀,这位青衣少女的眉目之间,却充满了一片飞扬荡逸的艳冶的气息。

    公孙化起初以为双方既然喉音貌相均颇似,则这青衣少女极可能便是叶白来此相寻的至交姊妹!但等他发现两者之间的那种隐晦区别后,却又否定了自己所作假设。

    因为他心目中,把叶白视为圣女,坚信薰莸不共器,冰炭不同炉,像叶白那样高雅纯洁的女孩子,不可能与这显像荡妇妖姬的青衣少女,结莫逆之友!“壁上之人是谁?为何鬼鬼祟祟,彷-见不得人一般,躲在壁顶,向我窥视?”

    她言语之中的“鬼鬼祟祟”四字,骂得公孙化不再悄然退出,剑眉挑处,飘身纵落,向那青衣少女,抱拳说道:“在下是来六诏寻人,偶然过此,并非有意窥视,请姑娘莫生误会!”

    青衣少女闪动妙目,从目中射出两道美得撩人,更媚得撩人的目光,紧盯在公孙化的俊脸之上。

    公孙化只觉被她看得脸上烘的一热,剑眉微皱,抱拳说道:“在下已加解释,姑娘可以不加怪罪了吧?”

    青衣少女掩口葫芦地,嫣然一笑说道:“你在壁上,对我看了大半天,方才我也对你看了一会,彼此业已扯平,我还怪你则甚?”

    公孙化怔了-怔,苦笑说道:“姑娘既已不加怪罪,在下就此告辞……”

    青衣少女把手一摇,娇声叱道:“慢点,你这人长得颇斯文,怎么竟如此不懂礼貌?”

    公孙化简直被她骂得一头雾水地,惶然问道:“在下又有甚么失礼之处?………”

    青衣少女媚笑道:“风萍偶聚,也是因缘,我们既已认识,你为何不报出名姓,并向我请教芳名,是不是有点自以为了不起,对人轻视?”

    公孙化无可奈何地,皱眉说道:“在下公孙化,请教姑娘的芳名上姓?”

    青衣少女柳眉微轩,妙目流波地,嫣然笑道:“我就是叶青……”

    “叶青”二字,听在公孙化的耳内,使他不禁吃了一惊,目注对方,满面诧异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