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唐玉琴笑道:“我四川唐家,向以暗器见长,上官大侠答应赐教,唐玉琴业已-了便宜,自然应由我来先行献丑,来个抛砖引玉!”

    上官明道:“唐老师就请施展绝学,上官明敬观高明,再行学武。”

    唐玉琴因觉各自施展,无须用甚喂毒暗器,遂取了一块山石,用手指把它捏成约莫径寸方圆的十三枚小小石弹!这一手也等於是在显露武功。

    因为凡有资格,参与此场约会者,全是身负绝艺的一流内家高手,在这群人的眼光中,以指捏石,根本不难,但若如此匀称的把每枚碎石,均捏成径寸方圆的小小石弹,却又极为不易!由此可见,这位“黑寡妇”唐玉琴不单暗器手法必高,连在劲头拿捏方面,也分明是一位修为甚深,火候又老到的内家高手了。

    唐玉琴捏好了石弹,仰首看天。

    她本来似乎是想找只飞鸟,但目光扫处,竟无所见,遂双眉略扬,将右掌中所握的十三枚石弹,脱手向空中掷去!石弹才一离手,便已显出功夫!十三枚石弹,本是连贯如串地,向空中升起,显得丝毫不乱。但到了约莫三丈高空之处,速度突然起了变化,由起初保持平均速度,变成前慢后快。

    这一变速,在下面的石弹便纷纷击中了在上面的石弹了。

    “叮,叮,叮,叮……”

    十二声脆响起处,那十三枚原本联贯如串的小小石弹,便变成满天乱飞!但那击劲甚巧,连一枚石弹,也未碎裂。

    唐玉琴石弹出手,右掌一翻,微伸食指,向地下虚空连画了十三个圆圈。

    她的内功指劲,竟然相当的高,地面上随着她手指虚画,竟然立时显现出了十三个圆径约有尺许大的圆形痕迹来了。

    奇景来了,在场群众,包括云梦襄在内,均纷纷由衷发出一声-美性的惊叹!原来,那十三枚被她击得满天乱飞的石弹,於落地之时,竟半枚也不差地,完全落在唐玉琴所预先画好的圆圈之内!上官明抚掌-道:“佩服,佩服,唐老师在这十三枚石弹之上,随意略一施为,已把暗器一道中的“巧”“准”二字,表现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唐玉琴摇头笑道:“常言道:“学到老,学不了”,唐玉琴手法粗疏,怎敢当“炉火纯青”之-?上官大侠,莫吝高明,让我开开眼吧。”

    上官明向这位几乎足使江溯人物,闻名丧胆的“黑寡妇”看了一眼,扬眉微笑说道:“暗器一道中,除了“准”,“巧”二字以外,还有一个“劲”字,……不如索性等我瞻仰完了唐老师,独步当今的冠绝手法之后,一并再献丑吧!”

    唐玉琴颔首道:“好,我也不怕贻笑大方,便继续向上官大侠请教,但谈到劲头方面,女流之辈,天赋总略略吃亏,恐怕会不值一笑的了。”

    说完,俯身拾起地上的十三枚石弹,扬手便向一片陡削山壁打去。

    “叮……叮……叮……叮……”

    上次是十二声脆响,这次却是十三声脆响,因为那第一石弹并未落空,也同样地击在那一片陡削的山壁之上去了。

    十三声脆响过后,石弹无影无踪。

    无影无踪之故,是为了击劲奇强,石弹尽化为碎粉,但所有在场群雄,谁也没有看见山壁之间,有半丝石粉飘坠。

    十三枚石弹无踪之故,是均化成石粉,但石粉也不见飘坠之故,却是被唐玉琴的内家劲气所逼,一齐陷入那片陡削山壁之内。

    这是何等的功夫?这是何等的劲头?在场群雄,在震惊得默然片刻以后,响起了一声暴雷似的喝采。

    唐玉琴却脸上毫无得色地,向上官明一抱双拳,含笑说道:“唐玉琴献丑已经完毕,上官大侠,请加以匡正指教。”

    上官明笑道:“四川唐门的暗器手法,向来便推独步江湖,上官明勉强效颦,这“请加匡正指教”之语,是应该由我来说的呢。”

    唐玉琴也笑着道:“上官大侠太谦了,-负万仞,不觉其高,海纳百川,不炫其大,即此谦谦一端,业已足见高明的了。”

    “氤氲神君”乔大化听了他们所说的话儿之后,不由得心中有点纳闷?他纳闷的是“白头罗刹”何二娘与“黑寡妇”唐玉琴,均是一向心狠手辣,厉害无比之人,为何这一黑一白两个女魔头,见了云梦襄和上官明时都似气质有所变化,变得和善有礼,相当客气谦虚?………就在乔大化心中纳闷之际,上官明却忽然间向那唐玉琴笑着道:“唐老师,我身边未有带着暗器,想向你借上几件来用……”

    唐玉琴道:“我身上暗器,共有一十三种之多,不知上官大侠要用甚么样的……”

    上官明闻说,不等唐玉琴把话说完,便已自一笑,说道:“唐老师,我想向你借几根“黑青丝”,也就是唐老师仗以威震江湖的“寡妇神针”!”

    唐玉琴似乎有点略觉意外地,“哦”了一声,对他说道:“上官大侠要借“黑青丝”吗?但不知道你要借多少根?”

    上官明道:“确数如今还不知道,大概是一十三根左右。”

    他边自发话,边伸手向空,招了一招。

    原来在距离上官明约莫丈许以外的山壁上,有株横生小树,树上结-了大小仅若樱桃的红色无名果实。

    上官明这一招手,便有不少红色小果,离却枝头,向他凌空飞来!上官明把那些红色小果接在手中,数了一数,便点头笑道:“不错,不错,正是一十三枚红色无向小果,唐老师再借给我一十三根见血封喉,奇毒无比的“黑青丝”吧。”

    适才,唐玉琴在出手之前,炫示了一些儿内家指力功夫。

    如今,上官明在表现暗器手法之前,又显示了一手内家接引的神功出来。

    他们这种针锋相对的举措,以及火候老到的功力,看得在场群雄,均是暗暗地认为叹为观止。

    唐玉琴笑道:“上官大侠好高明的接引神功,这是一十三根“黑青丝”,此物可以随意用手指接触,但是却决不可使其破肤见血,否则,它的毒性之烈,是相当惊人的呢!”

    她一面说话,一面取出十三根,色泽墨黑,细如人发的寸长小针出来,向着上官明含笑地递去。

    上官明接过这曾被江湖人物,目为“阎王帖子”的“黑青丝”来,略一偏头,又向乔大化笑道:“乔神君,请你派上一名轻功较好的手下,给我当个活动靶子!”

    乔大化闻言之下,方自一愕,上官明巳经又复一笑说道:“乔神君尽管放心,这种见血封喉,又称为“寡妇神君”的“黑青丝”,虽然见血封喉,厉害无比,但我却愿以“玉面鬼谷”这四字,来保证贵属,必然毫无所损就是了!”

    乔大化听完了上官明所说,正待答话。

    那八幡公主却对身边侍立的一名苗女说道:“玉花,你去为上官大侠喂招,领教领教见所未见的绝世手法。”

    那个名叫“玉花”的苗女,向八幡公主恭身一礼,便自缓步走出。

    在行家的眼内,一看便知道,这名玉花苗女,神情稳定,步履从容,显然久受八幡公主的教训薰陶,具有一身不俗功力。

    上官明本想炫技惊众,叫对方站在三丈以外,如今也起了戒心。

    他向玉花苗女笑道:“玉花姑娘请站在两丈外,并尽量施展轻功,闪避我所发暗器。”

    玉花恭身一礼,口称遵命,婷婷——地,走到距虽上官明二丈以外,然后便站住脚步。

    上官明手中拈了个大小若樱桃的红色无名山果,扬眉叫道:“玉花姑娘小心,我要打你的左肩井穴!”

    随着话声,右手略扬,先是一道红光,后是一缕黑线,便自相继发出。

    玉花苗女的一身轻功,委实不弱。

    玉花苗女才一听得上官明话声,双足微诂,娇躯便已拔起丈许,闪避来势。

    但她闪势虽快,上官明的暗器来势,却更为快捷!玉花苗女足尖刚一离地,“扑”然响处,左肩头上,已然挨了一记!就在她被击中之时,又听得上官明笑道:“玉花姑娘,你看看这颗红色山果,但请千万不要用力碰它!”

    玉花伸手接住方自肩头坠下的红色无名山果,定睛看时,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上官明是先发红色无名山果,打中自己,再发出向唐玉琴所借的“寡妇神针”,打中那颗红色的无名山果。

    山果才大若樱桃,“寡妇神针”却长约一寸,用力稍轻,根本无法插在其上,用力稍重,却又必然会透出针尖,打中左肩井穴,使自己见血封喉!玉花苗女正在惊心於对方的手法之准之快,暨劲头拿捏之巧的时候,耳中却突然又听得“玉面鬼谷”上官明在叫道:“玉花姑娘………”

    玉花苗女悚然一惊,赶紧镇定心神。

    上官明已继续地叫道:“姑娘小心,我要打你的“右肩井穴”,“玄机穴”,“将台穴”,“七坎穴”,“气海穴”,“关元穴”……”

    随着所-各穴,一道道的红光,便从手中发出,随着红光之后方又闪烁着一缕缕黑线。

    这位艺高胆大的上官明,竟然把暗器一道中的“巧准劲”三字来了个综合施为。

    玉花姑娘娇躯电闪,不住的翻腾闪躲,宛如一只穿花蝴蝶!但无论她如何闪躲,都恰恰慢了分毫,“右肩井穴”,“玄机穴”,“将台穴”,“七坎穴”……上,纷纷先被红色无名山果打中,然后再加上一根“寡妇神针”,但却因劲头拿捏极巧,仍使苗女玉花丝毫无损伤!这种情况,不禁使“氤氲神君”乔大化看得皱眉,那“黑寡妇”唐玉琴也是看得心中十分佩服,暗暗-叹了。

    谁知就在上官明叫到最后一个穴道,发出第十三枚红色无名山果,以及第十三根“寡妇神针”眼看即将成功之际,却突然起了变化。

    所谓变化是云梦襄突然改变了含笑旁观的态度,横加插手地一挥儒衫大袖。

    他这一挥袖,使得全场失惊,但受到直接影响之人,却有两个!第一个受影响的,是苗女玉花,她身方凌空,突觉有股并不刚猛,只是相当柔韧的强大的暗劲撞来,把她身形撞得倒出七八尺外。

    第二个受影响的,是那八幡公主,她突然口中“嘤咛”一声,足下略晃,娇躯无端端震了一震!上官明因正全神觑准苗女玉花,发出暗器,以致未曾注意到八幡公主也受影响之事,不禁目注云梦襄,诧声问道:“云兄出手则甚,难道是怕小弟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云梦襄接口笑道:“上官兄专心献技,不曾注意其他,你可知道八幡公主用“弹指神通”,替你在第十三枚“寡妇神针”之上加了一分力吗?”

    上官明愕然招手,用接引神功,摄回未曾打中苗女玉花,坠在地上的第十三枚红色无名山果。

    注目看时,果见那根“寡妇神针”的针尖,业已穿出果外,成了杀人利器!若非云梦襄及时发觉,拂袖解厄,则苗女玉花,必遭惨死。

    而上官明的这张脸面,也不知摆在何处?上官明看得心惊,双眉一挑,便向八幡公主冷然地叫道:“八幡公主,你的心肠也末儿太以毒辣,要我上官明丢人现眼,不算什么,何必连心爱侍女玉花姑娘的一条命,也甘愿牺牲了呢?”

    八幡公主此时似已恼羞成怒,根本不答理上官明的责询,只是一侧脸儿,向她那些侍从苗女,冷然地说道:“插旗!”

    侍女们应声取了六十四面高约六尺的黑色幡旗,分别插在谷内的地上。

    云梦襄与上官明原本就是文武兼修,胸罗万有的盖代奇侠,何况自获“潇湘三绝”之后,对於奇门遁甲等等各种各样的阵式,更有独到心得。

    故而,他们一看之下,便知道苗女们所插的八八六十四面旗门,是座相当精妙,具有莫大迷魂威力的一座“先天无极阵图”了!上官明觉得,这一座阵图,对一般武林人物,确可构成莫大威胁,但在自己与云梦襄的眼中,却还不值一笑!他静待苗女们-置完毕之后,便冷冷地哼了一声,向八幡公主问道:“八幡公主,你命她们-此“先天无极阵图”则甚?难道竟想凭藉这小小的阵图,来困住我和云梦襄大侠了吗?”

    八幡公主听他一语叫了这阵图的名称来,好似吃了一惊,但旋则嘴角微披,仍不答理上官明,又向侍从苗女叫道:“取我“七煞神幡”!”

    这回,苗女们所取来呈上的,是一面长约七尺的雪白巨幡。

    八幡公主的长发之间,本就插着红黄蓝白青橙紫,暨另一面七彩兼具等八枝小幡,如今手中再一接过这-长约七尺的雪白巨幡,委实份外怪异!云梦襄与上官明看得有点明白,知道她以雪白巨幡作为兵刃,发间所插的八面小幡,定是别有神妙,极为厉害的独门暗器!那位“黑寡妇”唐玉琴见状之下,朝她抚掌一笑,说道:“我久闻公主“七煞神幡”妙用,方可惜尚未开过眼界,今天倒是可以一偿所愿了。”

    八幡公主笑了笑,对乔大化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客气的,我的“七煞神幡”业已在手,你的“氤氲追魂杖”呢?”

    乔大化双眉略轩,探手腰间,撤下两根长约二尺的短棍,合在一起,成一根四尺长棍。

    云梦襄,上官明两人,仍然不动声色,只是在静静地看着对方,看他们到底在弄出一些甚么的花样来了。

    八幡公主见乔大化已把“氤氲追魂杖”取在手中,便向着云梦襄,与及上官明两人冷冷地说道:“两位虽知我这座“先天无极阵图”之各,未必有闯阵通行之能吧?”

    上官明道:“公主既出此语,莫非要我们试上一试?”

    八幡公主眉腾杀气,目闪凶光地,厉声说道:“我要你们进生门,出死门,尝尝阵图之中的玄妙变化!只要你们能安然闯出,彼此便在“死门”之外,各凭所学,一决雌雄,以了今日之会!”

    上官明在听完这几句话之后,目注云梦襄,含笑地说道:“云兄,小事何须劳大将,杀鸡不必宰牛刀,由我单人破阵已足,云兄请……”

    话方说至此处,云梦襄已不等上官明话完,便接口笑道:“我们还是一同入阵的好,因为乔神君的“氤氲追魂杖”,暨八幡公主的“七煞神幡”,全是当今绝艺,上官兄不能令我错过领教机会!”

    上官明知道云梦襄业已复原,遂不再坚持地,点头答道:“好,我们走西北入生门!”

    话完,两位武林奇侠,便同时一闪身形,从西北方位的生门,闯入那八幡公主所-下的“先天无极阵图”之内了。

    就在进入门户的那一刹之间,上官明的耳中,听得一丝极为微小而近乎“蚁语传声”的极为低沉语音说道:“小心无形毒瘴!”

    这语言,连云梦襄也已听见。

    在入阵之后,云梦襄便向上官明问道:“上官兄,适才是何人对我们发话示警?此人似乎是个女子,并功力不深,无法施展择人专注的传音密语!”

    上官明也点头说道:“小弟也有同样想法,但是却猜不出发话之人的身份来!”

    说话之人既是个女子,用上微小而近乎传音的功夫,当然也是一番好意,但是谁会如此?就在他们问答之间,天空天色突暗,星月无光,四外那些原本照耀得山谷之中宛如白昼的高燃火把,也彷-一齐失去踪迹。

    云梦襄与上官明均属行家,知道这种情况,只是阵法妙用,遂仍丝毫不以为意,准备在阵内游行一遍,然后再出死门,斗斗乔大化的“氤氲追魂杖”,和那八幡公主的“七煞神幡”。

    上官明笑道:“苗疆各种毒瘴,威力颇强,小弟如今业已不畏百毒,但云兄还是谨慎一些,遵照适才那位姑娘的警告之语预加防范的好!”

    云梦襄道:“上官兄放心,小弟自闻警告业已暗加提防,不会惧怕什么无形毒瘴了!”

    他们正自举步,突然听得远处起了一种轰轰隆隆帅奇异声息!云梦襄“咦”了一声,说道:“这是甚么声音?”

    上官明笑道:“何必管它?因为这异声听来至少也在十来里外,不会是乔大化等所弄玄虚狡狯………”

    云梦襄方一点头,忽又听得——暗影中,起了先前那少女语音,急急说道:“云大侠与上官大侠,千万万出“死门”,因死门门户内外,全是足不能沾的无形流沙,只一落身其间,定将惨遭不测……”

    这时候,那轰轰隆隆声息,越发洪厉,距离彷-也近了不少。

    云梦襄心中起疑,发话问道:“姑娘是谁?你这样说话,不怕被乔大化和八幡公主听见吗?”

    那女子却答道:“婢子金花,是适才云大侠所救苗女玉花的姐姐……”

    云梦襄方始恍然知道,自己适才在“寡妇神针”之下,救了苗女玉花,居然如今便获善报!金花语声继续说道。“乔神君与八幡公主如今均跃登峭壁顶端,察看异响原因,婢子才敢把握机会,向两位大侠,密告内情。”

    云梦襄道:“那种轰轰隆隆的异响,是甚声息?”

    金花答道:“婢子此刻不知,少时若有所悉,再报告两位大侠,两位困在阵中,听来声息尚小,我们在谷中却已经觉得有点天摇地裂山崩-倒之状……”

    云梦襄与上官明听得心中添了两点疑虑!第一点是疑,疑的是那天崩地裂怪声,究系何物所发?第二点是虑,虑的是若闯“死门”怎样沾足那无形流沙?若是不闯“死门”,又似乎是对乔大化与八幡公主两人,有点儿输口!他们正觉疑虑难释之际,那轰轰隆隆异声已越来越厉,连他们身在几已对外隔绝的阵法妙用之内,也有些地动山移之感。

    蓦然间,苗女金花高声叫道:“两位大侠快逃,这是猛烈山洪,再迟就来不及了………”

    话至尾声,天光顿现!云梦襄与上官明注目看去,发现天光顿现之故,是因为有一个貌相酷似玉花的苗女,拔起一面黑色的六尺长幡。

    旗门一拔,阵势已破,耳中便听得一种令人心魂俱悸的洪水狂啸之声!果然,这时几乎比之烈火还要无情的洪水啸声!不单是啸声令人惊心荡魄,云梦襄循声注目看去,并瞥见一片白茫茫的光云,自“氤氲楼”的方向,狂卷而至。

    水火无情,事已不容再缓,云梦襄与上官明两人纵然身前绝世武功,也不得不赶快设法逃命,以度过此不厄运。

    如今度厄之法,只有一途,就是赶紧离开低处,在那猛烈山洪未到之前,逃到最高的峭壁上端,或是山峰绝顶!云梦襄向身右伸手一指,大声喝道:“上官兄,洪水猛厉,不可硬抗,我们赶快飞登那片峭壁顶端。”

    上官明知道事不宜迟,答应一声,便自提气纵身,向着那一片峭拔的削壁,乃纵轻登而上。

    云梦襄身形也起。但他不是直纵,而是横飞。

    因为他知道这片峭壁,极为陡削,不是仅有平常武功之人,可以攀登的。

    自己与上官明人在阵中,倘若得讯稍晚,出阵稍迟,必无-理,非把两条性命,交代在陡然暴发的猛烈山洪之下。

    追源潮本,能度过这场巨灾之故,全亏了苗女金花,则在危急之中,岂可弃她不顾?故而,云梦襄身虽凌空,却不往上起,而向横飞,是向苗女金花扑去。

    金花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敏慧女郎,一见云梦襄向着自己扑了过来,便不等他出声招呼,而立即飞身迎了上去。

    事急之际,一切从权,云梦襄轻伸猿臂,软玉温香,抱个满怀,把金花那软绵绵,香喷喷的娇躯,挟住后,便向峭壁揉登。

    就这么略一耽延,洪水已然-到!一阵万马奔腾令人心魂震慑的异啸之声,由云梦襄的足下狂卷而过。惊涛触石,化作飞云!整个“纯阳谷”中,立为水气-满!霎梦襄虽然因轻功极高,纵得又快,未被山洪卷走,但他与苗女金花两人的满身衣履,均已为水花所湿透了的!等他强定心神,与上官明一先一后登上了这片高约三十来丈的峭壁顶端,足下二十丈处,已非山谷,成了一片洪流!洪流之中,有各种碎裂变形的房屋家具等等,随波而逝。

    但比较更多的,则是身罗惨祸的乔大化手下党羽,以及一些江湖豪雄-体!显然,“氤氲神君”乔大化,化了毕生的精力,所营造的这座“纯阳谷”,已告澈底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