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日期:2021-07-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谁知这位八幡公主的话声才住,那“白头罗刹”何二娘却怪笑接道:“公主,这“沧海巫山”云梦襄,着实有点儿聪明,他这回还是猜对了呢,我正是想问问他的年龄究竟是有多大了?”

    这位八幡公主闻言愕然。

    这时,云梦襄却又笑着继续说道:“何老婆婆是觉得我年岁太轻,你又遁世太早,“白头罗刹”之名……”

    何二娘道:“我这“白头罗刹”四字,少说些也已经绝迹江湖五十余年之久了,从你的年貌看来,大概还没有超过三十岁吧?”

    云梦襄笑道:“其实此事一经说穿,便不足为奇,我是间接认识何老婆婆,并非直接看世你的来历。”

    何二娘诧声问道:“你认识谁?谁又认识我呢?”

    云梦襄剑眉微挑,俊目中神光如电地,盯在何二娘那张满面密-着皱纹的老脸之上,好一会然后一字一字地缓缓说道,“何老婆婆若不善忘,还记不记得“山中也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吗?”

    这就轻轻的“山中也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二语,竟把显然相当狂傲凶恶的“白头罗刹”何二娘,听得悚然一惊的,满面都充满了诧色。

    何二娘足下退了半步,略一迟疑之后,方自狞笑喝道:“谁说“世上难逢百岁人”,我老婆子不就百岁有余了吗?”

    云梦襄笑道:“老婆婆虽然年逾期颐,但你后五十年的清闲安逸岁月,却自何来?是不是多亏了“灭却心头火,剔起佛前灯,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的四句偈语?”

    何二娘勃然变色道:“云梦襄,难道你是认识“百忍老尼”的吗?”

    云梦襄神色相当郑重地,肃立恭身,把双拳在胸前一拱,答道:“在下偶得因缘,曾听说法!”

    何二娘的目中突闪厉芒,急急问道:“百忍老尼坐化去了没有?还在人世吗?她……她如今踪迹何在?……”

    这是一连串的三个问题,云梦襄不慌不忙,一一加以解答地,含笑说道:“百忍大师说她老人家只因有桩心事未了,才多在红尘之中勾留了数十载光阴,但好馁就在今年的七月中旬左右,便将坐化归西,飞-极乐的了!”

    何二娘哎哟一声道:“今天已是七月初六,我希望百忍老尼的坐禅之处,离此不要太远才好!”

    云梦襄微笑道:“虽不太远,也不太近,百忍大师是在“青城山金鞭崖”的崖腹洞之中,坐枯禅呢!”

    何二娘闻言之下,略一急忖,手指云梦襄与上官明二人,向“氤氲神君”乔大化叫道:“乔神君,我也有件事儿,想要问你。”

    乔大化笑道:“老婆婆,有何话儿尽管请问,乔大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实!”

    何二娘道:“乔神君既已把“阴阳大会”的性质改变,留待下次举行,则云梦襄与上官明两位已来,便似无须等到明朝七七正日,双方可以就此作一解决……”

    云梦襄与“玉面鬼谷”上官明听得,知道自己所料,果然不差,乔大化显然已-把原来欲争霸武林,对群雄夸耀实力的“阴阳大会”的性质改变了,而是变为专门对付自己与上官明的集会。

    何二娘的语音一住之后,乔大化便已边自点头笑着说:“当然可以……”

    四字出口,又目光一扫云梦襄,上官明二人,含笑又道:“云大侠既於今夜提前光降“纯阳谷”,定也有备无患,你们也不会不同意的吧?”

    云梦襄与上官明原意虽是为了探听“纯阳谷”虚实动静而来,但事既至此,也就说不上算了。

    於是,他们互相交换了一瞥眼色后,由云梦襄发话道:“有道是“客随主便”

    ,好在今夜一会,与明日一会,根本也差不多少。”

    何二娘见他们双方业已同意,又向乔大化问道:“乔神君,我再问一句,倘若没有我老婆子助阵,你以全谷之力,对付得了这两个武林中后起的年轻人吗?”

    乔大化何等江湖经验,自然听得出何二娘言语中的弦外之音包含什么意思。

    他先是双眉一皱,但立即恢复了正常神色,“哈哈”一声,大笑着说道:“老婆婆是心切报仇,急於赶往“青城山金鞭崖”吗?你尽管请便,“沧海巫山”云大侠与“玉面鬼谷”上官大侠,虽然名震江湖,身负绝艺,但我“纯阳谷”中,也还有几位有脸,有始有终的好朋友,可以与他们颉颃颉颃!”

    这就是正邪人物的胸襟不同之处。

    乔大化倘若在言语中未加那“有始有终”四字,原是一番极漂亮的话儿,如今加了这四个字儿,就变成对“白头罗刹”何二娘冷酷讽刺,骂她“有始无终”之语。

    何二娘是百岁以上之人,自然更能聆音察理,鉴貌於色,当下微微一笑,冷冷说道:“皇帝不差饿兵,饿兵也不扰皇帝,我老婆子承乔神君一番款待,除了牺牲一条心爱巨蟒以外,也还要为你尽点力量再走!至於我与百忍老尼之间,究竟是恩是仇,尚自难论,但是,“青城山金鞭崖”,我老婆子却非赶去一趟不可……”

    乔大化听得“白头罗刹”何二娘说,还要为自己再尽一点力量,然后再走,不禁立时满脸堆笑地,抱拳当胸,笑着道:“老婆婆千万不要误会……”

    “白头罗刹”何二娘把手一摆,截断了乔大化的话头,目光一扫云梦襄与上官明二人,然后眉头一扬,便对他们问道:“我老婆子承蒙“氤氲神君”乔大化,暨八幡公主,礼若上宾,款待三日,当以三掌为报,你们可选出一人,接我三记“罗刹血印掌”力!”

    云梦襄深知这老婆子功力,高明无比,上官明决非这白发婆婆的敌手,遂立即上前,应声答道:“在下愿领老婆婆的教益!”

    何二娘道:“我老婆子虽被人目为凶邪一流,但从来不作暗事,要把话说在前面,这三记“罗刹血印掌”力,威势不同,第一掌是十二成威力,第二掌却是十一成的功力,第三掌则只有十成的劲力了。”

    云梦襄道:“老婆婆把这三记“罗刹血印掌”力的威势递减,必有原因。”

    “白头罗刹”何二娘颔首道:“当然有原因,而且我还必须把这原因,当着众人说个清清楚楚!”

    说完,目光如电地,一扫云梦襄、上官明、乔大化和八幡公主。

    云梦襄、上官明与乔大化、八幡公主四人也不出声,静待她分说。

    何二娘朗声说道:“一来因为你云梦襄年龄方面,虽比我差得太远,但名列“风流三剑”,是当世武林中,第一流的后起之秀,二来你又使用“天蜈睛珠”,令我爱蟒“大龙儿”疯狂致死,故而我第一掌系发全力,以十二成功劲施为。”

    云梦襄抱拳微笑道:“多谢老婆婆这样看得起我,云梦襄自当勉竭所学,以领教高明便了。”

    他因觉得这“白头罗刹”何二娘适才虽生嚼活人心肝,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却颇通情达理的,或是隐居近甲子之后,气质上已经起了变化,遂也不愿在答话间过份的顶撞她,所以把语音放得特别的客气和缓和。

    “白头罗刹”何二娘接着说道:“第二掌上,因为你告我百忍老尼未化去,仍在红尘,以及她坐关所在,这是我急於知晓的生平大愿,承蒙相告不可无酬,但客中又无长物,遂把“罗刹血印掌”力,减去一成,只用十一成功劲发出……”

    换在别人、别时、别地,云梦襄也是心高气傲的绝顶人物,定不肯承情,但如今却似福至心灵地,满含笑意说道:“多谢,多谢,云梦襄不过是口角之劳,多谢老婆婆如此厚赐!”

    何二娘以眼角余光,瞥了那位“氤氲神君”乔大化一眼,略蹙双眉,冷冷说道:“第三掌则因乔神君才听我老婆子有赶过去“青城山金鞭崖”之意,便觉得蚀了本钱地,发话讽刺我有始无终,主人既然如此,客人又何必过份卖劲,故而第三记“罗刹血印掌”,我只打算施展十成劲力。乔大化闻得此言,眉梢一挑,嘴角微披,似乎要想发话的?但那八幡公主,却赶紧抛过一瞥眼色,把他止住了,乔大化也会意地皱眉,勉强保持缄默了。这回,云梦襄因事不关已,不曾答话,只从嘴角间浮起一丝微笑。这一丝微笑,不是讪笑,不是冷笑,也不是什么得意的微笑,而是,有一种自尊身份的矜持意味。何二娘笑道:“年轻人多半心高气傲,尤其是你这等身负绝学,享有盛名之辈,大概更不愿意於过手时接受别人礼让……”

    云梦襄轩眉一笑,未曾接口。

    何三娘又复笑道:“你千万莫要觉得我这三记“罗刹血印掌”的掌力递减,对你是种侮辱,须知以双方修为而论,慢说十二成,十一成,或十成劲力,只要你能接得住我八成一掌,我老婆子已经相当惭愧,愿意心许你是位旷代奇才,武林中的一位怪-的了!”

    说至此处,目光精芒一闪,突然提高声音道:“青城之行,路途不近,云梦襄,我们这三掌之交,该可以开始了吧?”

    云梦襄笑道:“在下早有准备,老婆婆随时皆可发掌。”

    何二娘道:“好,你留神第一掌,这是十二成劲力的,要替我那条爱蟒“大龙儿”复仇,并考验你“沧海巫山”的这个风流剑客之名,是否虚传得来的?”

    这位“白头罗刹”是一面发话,一面缓缓伸出她那鸟爪的右手。

    但她边自伸手,手掌色泽却也边自变幻,等到把话说完,整只手掌的颜色,业已变成了令人望之生-的血红的颜色了!云梦襄那敢怠慢,内家至高无上的“太清罡气”,业已凝贯双掌,准备应变。

    何二娘跨前一步,身形微欺,那只血红的右掌,向云梦襄缓缓推出。

    她这一自称为已以十二成的全力施为的第一招“罗刹血印掌”,从外表上看起来,竟然并未带有丝毫的疾风与劲气!云梦襄也不愿自己一上来就显得相形见拙,遂把“太清罡气”,也自化有形为无形地,凝足十二成功力,悄然由右掌掌心逼出。

    双方手掌的距离,犹有尺许左右,但所凝的暗劲,已作接触!何二娘的神色自若,身形也不曾晃动,足下亦未摇,只是,她的向前欺身之势,稍稍的滞了一滞:便无其他不平常处!云梦襄则己身形一震,足下拿桩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这位“-海巫山”,自从行道江湖,列名“风流三剑”以来,真还是第一次在别人手下,遭受挫折!故而不单云梦襄的胸中血气,一阵翻涌,连冠玉双颊之上,也添了一层望之益添俊美的绯红色泽。

    何二娘呵呵笑道:““江山代有英雄出,各-风流数十年”!云老弟的“沧海巫山”之名,果非虚传,你再接我第二掌吧!”

    “氤氲神君”乔大化听得何二娘连对云梦襄的称呼,都改成了“云老弟”,不禁向八幡公主面带苦笑地投过一瞥。

    八幡公主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乔大化尽量忍耐,莫要再对这位“白头罗刹”,加以任何撩拨刺激。

    乔大化双眉一皱,颔首表示知道,目光又转注场中。

    他这一注目,只见何二娘的第二记“罗刹血印掌”掌力,又已缓缓发出。

    云梦襄翻掌一接,何二娘身形仍是未动。

    但是,云梦襄自己的足下却已连退两步。

    上官明看得先是一怔,后又是一惊!一怔之故,是云梦襄接应何二娘十二成全力所发的第一掌,足下不过微退一步,为何於应接第二记十一成力的“罗刹血印掌”时,足下反倒退后两步?一惊之故,则是这种反常的现象,只有唯一的一种解释。

    那就是云梦襄於应接第一记的“罗刹血印掌”掌力时,脏腑受到震动,真气滞塞而致难於提动,於是功力才会打了折扣,这才会在对方威势已减了第二掌上,反而显得更不济。

    此时,他又触动灵机!不对,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白头罗刹”何二娘口不应心的耍了花样,第一记“罗刹血印掌”,只有十一成或十成的内劲,等到云梦襄的心神略懈,注意力也略为放松之时,第二掌才出了十二成掌力。

    不论是那种原因,情势都不太妙,都足使上官明心惊,都显示出生-毕竟老的辣,何二娘的功力确实要比云梦襄高上一筹。

    上官明正目心中忧惊之际,何二娘突然收回了她那只血手掌,向云梦襄笑道:“云老弟,这样打法没有意思,我们把所余下的一掌之上,添点花样好吗?”

    云梦襄抱拳笑道:“老人家尽管请讲,霎梦襄是无不从命的!”

    乔大化忍不住地,从鼻中冷哼一声,心中暗自忖道:“真是见鬼,他们之间,好像竟然打出了交情来了?一个改称“云老弟”,一个也把原本所用“老婆婆”的普通称呼,改成了比较客气的“老人家”……”

    他念方至此,已经听得何二娘在发话,说道:“好,云老弟既说由我作主,我们就把第三掌改为“合掌较功,传力相抟”,但是时间不宜拖得太过长了,我们就以顿饭光阴为度便了!”

    但,上官明则双眉深锁,多添了几分的忧虑!因为这种“合掌较功,传力相搏”实在非同小可!因为这种“合掌较功,传力相搏”之举的凶险程度,若有一方不是敌手,根本无法侥-躲闪,只有听凭对方宰割的了,轻亦受伤,重则丧命!上官明已看出云梦襄在内力修为方面,是逊於何二娘,再听得何二娘,把第三掌改成了这种方式,却叫他怎不惊心?怎不皱眉?云梦襄於听完何三娘的话后,一面点着头又一面注目上官明说道:“上官兄听到了没有,武林人物互相过手论相,胜负乃是常事,宁教名在人不在,莫要令人存名不存,在我与何老人家合掌较功,传力相搏的顿饭光阴限时之内,上官兄不可相助,只可站在一旁,为我护法便了……”

    这番话儿,说来极具英雄胸襟,豪侠气慨,听得那位“白头罗刹”何二娘也连连点头地,在云梦襄面前,盘膝坐了下来。

    云梦襄本来以为何二娘是以站立原式较功,如今见她郑重其事,坐了下去,自然也不敢怠慢了,跟着也是盘膝静坐。

    何二娘缓缓伸出右掌,那只枯瘦得如鸟爪的手掌,仍是血红-人色泽。

    云梦襄也伸出右手,两人缓缓地接触,把掌心合在一起。

    云梦襄适在连接两起“罗刹血印掌”力,已然尝到厉害,吃了苦头。

    他认为掌心一合之下,便会立有一股其重如山,其热如火的内家潜劲,向自己掌心,迫攻而至!故而他是提足所炼“太清罡气”,作了准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因云梦襄颇有自知之明,知凭藉自己修为,想胜这“白头罗刹”何二娘,根本无可能。

    何若放弃急躁求胜之心,只求应付所限定的顿饭光阴,却是游刃有余之事!两只手掌一合,两人一语不发,各目闭目垂帘,神色均极郑重!但转眼之间,“白头罗刹”何二娘的脸上,渐渐发红。

    云梦襄头上,却有豆大汗珠,滚滚直落!上官明看得骇然!上官明深知云梦襄功力深浅,支撑上顿饭光阴,理应绰绰有余,为何才一开始有这种满头汗珠的不济迹象?尤其是云梦襄适才曾当面嘱咐,自己虽然忧急,也苦於无法助他一臂之力。

    其实上官明这种忧急,完全多余!他若知道内情,便会不单不急,并替云梦襄万分高兴!原来云梦襄适才与“白头罗刹”何二娘双掌一合之下,才知自己根本料错!对方的掌心之内,根本就毫未传送什么其热如火,其重如山的内家气劲。

    手上虽未感到压力,耳边抑听到了声音:“云老弟,你知道吗?我老婆子未照所说出手,第一掌只用了十一成力,第二掌只用了十成力,但这第三掌上,却要施展那留而未发的十二成全力了!”

    云梦襄闻声之际,目睁一线,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位何二娘,虽在对自己说话,却连嘴皮子也未动过一下!这不是一般内家高手所用的“蚁语传声”,而是佛门高人所精擅的,旷世无俦的“天龙心语”。

    云梦襄先是一震,次是一愕?他惊的是,这位“白头罗刹”竟具如此高深的佛门绝学造诣?愕的是对方既能运用这种“天龙心语”,则显见遁迹隐世将近一甲子光阴,是在潜修佛学,倘若如此,何二娘该气质早变,怎会……他的这一愕念未毕,耳边又听得何二娘以“天龙心语”说道:“云老弟,不要惊疑,我自被百忍大师度化以来,潜修多年,气质早变,方才一来因那罗烽头目,恶行太甚,死有余辜,二来我和他另有一重恩怨,加上爱蟒惨死,心中恼怒,才突发昔年恶性……”

    云梦襄不便答话,只有静听,并把头儿略为点了一点,表示相信何二娘的这番解释。

    何二娘道:“故而我这以十二成内力所发的第三掌,不是攻击,而是赠与,老弟不要抗拒,且以真气导引我传送的火热气劲,周游於你体内奇胫八脉,九宫雷府,十二重楼之间,则片刻光阴后,至少可使你比如今修为,多增加二十年苦练功力……”

    云梦襄听得吓了一跳,几乎不相信这是何二娘对自己所说的话儿?他内心中惊喜难信,不禁又微微睁目,向何二娘看了一眼。

    恰好,这时何二娘也在睁目看他,两人目光一对,云梦襄耳边密语又起,仍是何二娘的语音说道:“云老弟不必惊奇,此去青城,百忍大师若是飞-,我便随同解脱,若是仍坐枯禅,我也必终日侍奉,永远不入红尘,这点数十年苦修内劲,留它何用?……”

    语音略略一顿,继续又道:“一来,老弟告知百忍大师坐关之处,对我恩德太大,有应相报,二来我便有心赠力,寻常人也无从接纳,无法消受,二来老弟已享盛名,是当世武林中的一流人物,我老婆子的这一点儿薄礼,若不是送与了你,还要送给谁呢?………”

    何二娘微顿又道:“只须略为既误我片刻光阴,耗费我几分气力,大概定可把你成全为“第一流中第一流”的顶尖英侠了!”

    何二娘说完这句“把你成为第一位“第一流中第一流”的顶尖英侠的了。”话完之后,掌心果然就发出一股奇热的气劲,向云梦襄的掌心传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