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更新日期:2021-07-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上官明悄然笑道:“云兄,好戏看得够了,我们该出头了吧?”

    云梦襄摇头逭:“且慢,我们索性再等一会儿,上官兄,你请听听,这是什么声息?”

    上官明凝神倾耳,果然觉得远处似有微声,再一细听,不禁轩眉笑道:“这是笙箫乐律,不知魔崽子们,又摆什么排场,莫非这“纯阳谷”的僭窃主人,“氤氲神君”乔大化,要出现了吗?”

    云梦襄道:“乔大化似乎并不爱摆这等排场,可能是有其他凶邪,此处极为隐僻,对外又看得清楚,我们且耐着性儿,再复略作壁上观吧。”

    这时那条巨蟒,仍然通身皆火,但已凶性渐失,彷-伤重将死,无力再作剧烈翻腾,只是躺在地上,缓缓转动。

    那两名头目,更是累得气喘吁吁,离开那条火龙似的巨蟒数十丈外,坐下略为休息。

    但他们刚刚坐下,那种笙箫乐律业已颇为清晰地,从崖后传来。适才主张发射“子母雷霆弹”,对付巨蟒的那名头目,闻得乐声,瞿然起立道:“徐兄,老婆婆来了,她见了巨蟒死去,必然震怒,你要证明当时真相,否则,老婆婆或八幡公主怪罪下来,我就吃不消兜着走了!”

    那徐姓头目,神色凝重答道:“罗兄何必嘱咐,我当然会帮你证明,但老婆婆性如烈火,未必……”

    话方至此,崖角后己转出一行人来……这一行人,是二十四名手执笙箫乐器的如花妙龄苗女,分为左右两列,当中则是由十二名精状苗人,所抬着的三乘无顶软轿。

    当中一乘软轿之上,坐的是个约莫五十来岁,身材高大的道装之人。

    右面轿上,坐的是个二十七八岁妖冶异常,长发披肩的苗装少妇,在她那乌黑如云的长发之间,还插着八面小小纸幡,色泽共分红,黄、蓝、白、青、橙、紫等七面,另外一面纸幡,则是七色俱备。

    左面一乘轿上,则坐了个老婆婆,满面皱纹,白发如霜,披散下来,其长似过腰部,故而看去年高足有百岁出头。

    上官明目光遥注,以传音密语,向云梦襄耳边,悄然问道:“云兄,那当中轿上的道装之人,就是“纯阳谷”中群魔之首的“氤氲神君”乔大化吗?”

    云梦襄点头答道:“正是乔大化,右轿苗女,我未见过,但从她装束看来,也可知道定是乔大化的准夫人,叫做什么“八幡公主”的了……”

    语音至此略顿,低低“咦”了一声,又自说道:“那左轿老妇,形态十分怪异,我好似曾经听说过这名妖孽,偏偏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她的来历?……”

    就在云梦襄想不出对方来历之际,那位被他称为妖孽的白发婆婆,业已有了惊人动作。

    那是因为三乘软轿才一转过山崖,便看见谷间地下躺着一条十来丈长的火龙,尚有点蠕蠕扭动!起初她还没有看清那条火龙,等到细一注目,看出断崖碎石间的那条火龙,竟是自己的心爱巨蟒所化时,不禁发出一声慑人厉啸!厉啸声中,未见任何作势,身形已从软轿之上,凌空飞起,一掠便是六七丈远。

    上官明悄悄呀了一声道:“这是“鹏搏九霄”身法,乖乖这老婆婆当真身负绝学,不好惹呢!”

    云梦襄的面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目注谷下,并未对上官明加以答理。

    那老婆婆纵到巨蟒附近,目光一注,便知蟒伤太重,业已难活,加上周身满是绿色火焰,仍在燃烧,便怒视那死里逃生,全身是汗的两名头目厉声问道:“我的心爱“大龙儿”,怎会变成这样?-身上绿色火焰,似具有粘性硫磺毒质,却是怎样来的。”

    罗姓头目颤声答道:“-……-……是中……中了“子母雷霆弹”……”

    这时,“氤氲神君”乔大化,与那尚不知姓名的“八幡公主”,也已双双赶到,乔大化闻言之下,便向罗姓头目,沉声叱道:“罗烽,你好大狗胆,那“子母雷霆弹”,是戚供奉费尽心血,以重金购来,专为对付本谷大敌“沧海巫山”云梦襄之用,你怎么用来袭击老婆婆的神蟒?”

    徐姓头目一旁恭身说道:“谷主与老婆婆请息怒,因为戚供奉曾代表谷主,传下谕令,严嘱对付“沧海巫山”云梦襄,暨“玉面鬼谷”等两名来敌,应不顾任何牺牲,不择任何手段!罗头目才根据这项谕令,发出“子母雷霆弹”,但就这样,数十名弟兄也伤亡殆尽,只剩属下与罗头目两人-存的了!”

    乔大化道:“孙奇,你这话从何而来?云梦襄与上官明在何处?莫非业已被他们闯过这道关口,直赴“氤氲楼”了吗?”

    那名叫徐奇的头目,指着躺在乱石之中,身上绿色硫磺毒火,己在渐渐熄去的巨蟒答道:“恭喜谷主,大敌得除,那云梦襄与上官明业已被神蟒吞入腹内去了!”

    乔大化面带喜色问道…“你是怎如云梦襄与上官明,被神蟒吞去了呢?……”

    名叫罗烽的头目,觉得有功可表,遂抢着将当时情况,讲了一遍,并加以解释地,谄笑说道:“谷主请想,若非云梦襄与上官明在神蟒的腹内作怪,神蟒平时何等通灵,怎会疯狂跳掷,把我们兄弟,伤了数十名之多,属下等倘若再不发出“子母雷霆弹”,万一被他们神蟒腹中,剖洞而出,岂不平白牺牲,前功尽弃!……”

    说也真妙,此时巨蟒已死,蟒身毒火亦熄,但腹部却凸起了好大一截,真像是有人被-吞入腹内光景!上官明见状笑道:“云兄,你我均好端端地在此,并未成为蟒腹游魂,怎么-的肚皮上,当真凸起了好一大段?”

    云梦襄悄道:“这是凑巧,大概那条巨蟒惨被毒火烧死,腹中有甚气体,涨而难泄,才呈现这种形状,恰好支持了罗姓头目说法,倒看乔大化和那老婆婆相不相信?”

    上官明道:“云兄想出那看来十分凶恶,功力又复极高,白发婆婆的来历了吗?”

    云梦襄答道:“想虽想出一人,但还未敢确定……”

    话方至此,已听得“氤氲神君”乔大化,向那白发婆婆含笑说道:“老婆婆不要生气,罗烽与徐奇所说,可能均是实情,老婆婆虽损失一条罕世神蟒,但为这条罕世神蟒殉葬,却还有“沧海巫山”云梦襄,和“玉面鬼谷”上官明等,两位威震乾坤的盖代一流人物,算计起来,大有赚头,不会亏本的了!”

    那老婆婆冷怒说道:“事实果若如此,当然无话可说,只怕这全是乔神君手下企图卸罪的搪塞之词!”

    罗烽忙道:“老婆婆若仍有所疑惑,我们可找证明!”

    白发婆婆的两道森冷眼神,略注罗烽,沉声问道:“怎样证明?”

    罗烽恭身道:“经过“子母雷霆弹”的硫磺毒火这一澈底焚烧,云梦襄与上官明纵是金刚不坏之体,也必死去!老婆婆若是允许,我们剖开蟒腹,取出云梦襄的-体,不就可以证明事实了吗?”

    白发婆婆点头道:“好,我准许你剖开蟒腹,但若蟒腹无人,却小心你自己的肚皮,我也要把你剖腹开腔,生嚼五脏,为我的爱蟒复仇!”

    云梦襄听至此处,悄然自语道:“大概是她,不会错了!”

    上官明道:“是谁?”

    云梦襄答道:“是五十年前在江湖中极具凶名,后来突然隐迹不见,传说已被一位佛门神尼所诛,或是度化的“白头罗刹”何二娘,据我所闻,这老婆子在五十年前,便已满头白发,如今算来,定已年过百岁了呢?”

    上官明失笑道:“五十年前之事,云兄与我,全属耳闻,你是怎生判断出,对方身份的呢?”

    云梦襄笑道:“我是由那老婆子适才要生嚼罗姓头目五脏一句话儿之上,突然想起,因为嗜食生人脏腑的特殊凶邪,向来不多,“白头罗刹”何二娘便是其中之一,昔年她每日均非人心不饱,看来年貌又颇相当,我遂作此认定,上官兄可觉得有甚不对吗?”

    上官明摇了摇头,表示无甚异议,两人一同注视谷外情况发展。

    这时,罗烽业已取了柄锋利苗刀,动手为那已死巨蟒剖腹,企图从那隆起一段的蟒腹之中,寻出云梦襄上官明二人-体。

    但那巨蟒皮鳞,异常坚韧,虽被毒水焚烧以后,仍非苗刀所能伤损。

    白发婆婆见状叫道:“巨蟒腹下,有一极细白线,你把苗刀尖端,插进线内,顺着鳞纹解剖,方能剥去蟒皮。”

    罗烽闻言,如命施为,果然迎刃而解,徐奇也取一柄苗刀赶过,帮助罗烽,一同解剖。

    上官明悄向云梦襄笑道:“云兄,蟒皮己解剖开来,马上就要见真章了,我们究竟现不现身?……”

    云梦襄接口道:“当然现身,但请上官兄莫要性急,与我一齐行动,因为大敌当前,步骤千万紊乱不得!”

    上官明颔首一笑,目注谷下,谁知这就一瞬之间,名叫徐奇那名头目,竟己身遭惨死。

    原来云梦襄所料不差,那蟒腹凸起之故,真是被烈火烧死之后,腹中涨满毒气所致。

    等到蟒皮一破,那股无法宣泄的毒气,便嘶的一声,狂喷而出。先是他连身飞了起来,向后跌出了七八尺远,“砰”然坠地。

    跟着便全身发紫,七孔流血。

    再复一眨眼的工夫,便除了衣服、头发,和牙齿等外,全身已是骨肉无存,都化作一滩血水了!云梦襄看得上官明悄然笑道:“上官兄看见没有?蟒腹毒气,多么厉害,你刚才若是故意被巨蟒吸入腹中,恐怕也不太妙,难以逃过骨肉齐消的一场大劫!”

    上官明笑道:“云兄莫要忘了,我有“黑白郎君”的那段因缘,业已终身百毒不侵!”

    云梦襄摇头道:“这只是一种说法,在未经事实证明之前,上官兄还是不要轻易以身涉险,才较稳妥。”

    谁知就在他们悄然数语之间,谷下又发生了另外一桩-惨无伦之事。

    罗烽正在动手解剖蟒皮,突见徐奇被毒气喷中,身遭惨死,不由惊得一怔。

    但他目光接触另外两道似乎比巨蟒腹中毒气,更阴、更冷、更狠,更毒的目光时,便立从惊怔中醒了过来,赶紧低下头去,准备继续工作。

    那两道阴冷凶狠无比的目光,正是射自白发婆婆的双眼之内。

    罗烽的头儿才低,这白发婆婆已飘身闪过,伸出鸟爪似左手,把罗烽右肩,紧紧抓住。

    罗烽突感肩上一痛,回头见是白发婆婆抓住自己,脸上业已-满杀气,不禁吓得心魂欲飞,颤声叫道:“老……老婆婆,请……请容我剖……剖开蟒腹……”

    白发婆婆阴森森,冷冰冰地哼了一声,目注罗烽,接口说道:“不必再剖腹了,你可以回头看看。”

    罗烽回头一看,方知毒气喷泄以后,蟒腹业已恢复平常,那里还有什么吞食了人的高高凸起迹象?他大惊之下,自知不免,但仍存万一生念,回头哀声叫:“老婆婆……”

    “老婆婆”三字方一出口,白发婆婆右手伸处,业已快逾电光石火地,插入了罗烽左胸的心窝之内!罗烽痛得五官一挤,仅仅哼出半声,一颗血淋淋的人心,已被那白发婆婆,活生生地挖了出来!人心在初离人体之际,本是极烫之物,寻常人决难入手……但那白发婆婆乃身负绝顶武学之人,真气凝处,可令全体成钢,那里还有顾忌这些?故而,她不单把颗滚烫的心儿,活生生地从罗烽腹中,挖了出来,并立即塞入了自己口内大嚼。

    云梦襄看得有点暗自作呕,但却连连点头地,向“玉面鬼谷”上官明说道:“上官兄,不会错了,这白头妖妇,定是遁世多年,复出作怪的“白头罗刹”何二娘!”

    说至此处,忽又想起一事,对上官明叮嘱道:“上官兄,少时何二娘若是出手,最好由我应付,因为这老婆子左手所炼的“罗刹抓魂手”极其厉害,我还略知肚制抵-法……”

    上官明知晓自己在功力方面,略逊於云梦襄一筹,遂毫不倔强地,颔首笑道:“云兄放心,小弟唯你马首是瞻,不会有所狂妄,逞强出头!”

    云梦襄听了之后,点头含笑,伸手向着谷下,指了一指。

    原来,这个时候,那白发老婆婆嚼食头目罗烽整整一副心肝之后,方才松手甩去罗烽胸前洞穿,血污狼藉的-身,向着“氤氲神君”乔大化声作枭鸣,“桀桀”

    怪笑说道:“乔神君,我老婆子数十年来,只以鸟兽脏腑充-,今日一旦复尝生人心肝美味,不免有点故态复萌,乔神君不觉太狂妄吗?”

    乔大化笑道:“老婆婆说那里话来,罗烽既浪费了我十来筒“子母雷霆弹”,又误伤了老婆婆的神蟒,委实死有余辜……只是……”

    白发婆婆讶道:“只是什么?乔神君怎不说出。”

    乔大化道:“只是那“沧海巫山”云梦襄,与“玉面鬼谷”上官明二人,既未被神蟒吞入腹中,却是到了那里去了?神蟒又怎会到处跳掷,类似疯狂的?”

    白发婆婆沉吟不语,目中凶光电闪,四下一转,突厉声喝道:“那是什么?”

    她边自发话,边自飞身过去,从那条已经被徐奇剖开了的巨蟒腹部之中,伸手过去取出了一物。

    云梦襄眼力极锐,看见那白发老婆婆手中之物,正是欧阳珊赠送自己的那颗“天蜈睛珠”,遂向上官明低声笑道:“上官明先现身,吸引群邪注目,我再突然出现,从老妖婆的手内,夺回那一颗“天蜈睛珠”!”

    上官明道:“这老婆婆看来非比寻常,云兄虽然绝艺在身,也请你谨慎一些为是。”

    云梦襄含着笑地点一点头,把手一挥,示意请上官明快点先行出洞而去。

    上官明也是刁钻透顶的人物,他悄然出洞,施展游龙术,贴着山壁,横移数丈,才突然选择谷下无人之处纵落,口中并发出一声长啸,以吸引群邪注意。

    在他出洞之时,乔大化恰向那白发婆婆问道:“老婆婆,你在那神蟒的腹中,所寻获的究竟是何种物件?”

    白发婆婆答道:“是一颗珠儿,我认为“大龙儿”突然疯狂跳掷,以致惨遭劫数之故,可能就是这珠儿作怪!”

    乔大化道:“是什么样的珠儿,老婆婆给我看看,神蟒躯体何等巨硕,我不相信以一颗小小珠儿,能对神蟒发生这么大的作用!”

    白发婆婆道:“这颗珠儿,似不寻常,乔神君既要看,便请接住……”

    语音一顿,便把那一颗“天蜈睛珠”向乔大化脱手凌空抛去。

    正是事有凑巧,那上官明恰好在此时,长啸一声,飞身下纵。

    谷下群邪闻得啸声,知有敌人出现,自然一齐注意到上官明的发啸所在。

    等到乔大化,八幡公主,和那个白发婆婆发现空中另有人影闪动时,已被突然从洞口纵出的云梦襄,抢去白发婆婆刚刚脱手抛起的“天蜈睛珠”,来了个物归原主的了。

    白发婆婆方气得怒哼一声,意欲有所动作。

    乔大化已自发话叫道:“老婆婆请莫冲动,我来替你引介一下,这位就是名震八荒,位列“风流三剑”之一的“沧海巫山”云梦襄云大侠,另一位想是乔大化也久所闻名,今日尚称幸会的“玉面鬼谷”上官明上官大侠……”

    白发老婆婆哼了一声,然后便悻悻然地,说道:“什么大侠?不过是两名乳臭未乾的黄口孺子!”

    乔大化深知“沧海巫山”云梦襄与“玉面鬼谷”上官明,全是牙尖舌利,口角不饶人的厉害脚色,生恐那白发婆婆,多言取辱,遂赶紧答道:“云大侠,上官大侠,我来为你们引见一位罕世难见的大人物,这一位老婆婆,就是……”

    云梦襄不等乔大化再往下讲,便目微微地一笑,摇手截断他的话头说道:“乔神君不必引介,我认得她的!”

    乔大化闻言一怔,那个白发老婆婆更是意似不能相信地,讶声冷笑说道:“哼,你这黄口孺子,会认识我?……”

    一语未毕,上官明已狂笑接口道:“常言道:“龙交龙,凤交凤,跳蚤只能交臭虫!”正因为我们是“黄口孺子”才认识你……”

    白发婆婆道:“此话怎讲?”

    上官明笑道:““黄口孺子”结交“黄毛丫头”,岂非天经地义?我云梦襄兄,既称和你素识,可能你们还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呢?只不过乔神君适才引介得对,你是个罕世人物,应该是有点与众不同,我要把那“黄毛丫头”,改成“白发丫头”才对!”

    这番话儿,慢说把那个白发婆婆听得目中喷火,脸色铁青,就是连那云梦襄都觉得上官明实在是口角尖酸,太以缺德!白发老婆婆静待上官明把话说完,似乎是吸了一口长气,勉强地压抑住心头的怒火,目光狞视着云梦襄,厉声地说道:“说,你说认识我这个老婆子,那我是谁了?说!倘若说得不对之时,那你们两个人都难逃被我生嚼心肝五脏之苦!”

    云梦襄不慌不忙,神态自若地,向对方看了一眼,扬眉笑道:“倘若说对了呢?”

    这句话儿,把那个白发老婆婆问得怔了一怔,正待答话之际,那位八幡公主突在旁发话叫道:“老婆婆莫要上他的当,这“沧海巫山”云梦襄在武林中号称文通武达,学究天人,曾经沧海难为水,识得巫山百幻云,眼皮子着实广阔得很,可能他真晓得你的来历,老婆婆千万别作任何承诺!”

    云梦襄听了,向八幡公主遥一抱拳,含笑说道:“多蒙公主谬奖,云某这厢谢过。”

    白发婆婆的性情似甚刚愎,虽听八幡公主如此说法,仍向云梦襄沉声道:“你说,我不相信你认识我,只要你能说得对,我少时和你动手之时,而不用最拿手一种功力就是。”

    云梦襄笑道:“老婆婆共有三大绝学,你打算不用那一种呢?”

    白发婆婆吃了一惊道:“三大绝学?……”

    云梦襄却是轩眉一笑,又接口说道:“老婆婆的“罗刹抓魂手”,“罗刹血印掌”和罕世独擅的“罗刹白发鞭”,在五十年前,便已威震八荒,难道称不起“三大绝学”吗……”

    白发婆婆目光凝注云梦襄,满面都是惊奇神情,顿时变得哑了,默然不语。

    云梦襄笑道:“老婆婆如今大概业已相信我所说的认识你之语,决非虚言了吧!”

    白发老婆婆点头说道:“你既能叫出我五十年前的三桩绝学来,足见你眼皮于着实不浅,但我们已订赌约,你还是要说出我老婆子的名,才能算数。”

    云梦襄道:“假如我所料不差,老人家应该是遁世几达一甲子“白头罗刹”何二娘!”

    乔大化与八幡公主均把双眉一皱,那白发婆婆却点头怪笑道:“对,你说对了,我一定遵守诺言,少时和你过手之际,不施展“罗刹抓魂手”就是。”

    云梦襄含笑道:“老婆婆不必如此,武林角斗,胜者为强,只要一相交手,便应各尽所能…………”

    何二娘喝道:“云梦襄,你不必故作大方,我虽然并非正派人物,但也从来不曾对人失信,刚才我所说过的话儿,那是一定算数!”

    语音至此略顿,双目中凶芒如电地看着云梦襄,又复说道:“但我有两件事儿,不大明白的,想要问你一问,随便你答覆也好,不答覆也好……”

    云梦襄至此已不等对方把话说完,便自开口笑道:“我知道何老婆婆想问的是那两件事儿,准定从实奉告就是!”

    “白头罗刹”何二娘方一扬眉。

    云梦襄业已说道:“何老婆婆的第一项问题,大概是想问这颗小小珠儿,有何来历,竟能具有-制毒蟒,使其於入腹之后,难以禁受那大威力!”

    何二娘道:“我正是此意,你愿说吗?”

    云梦襄笑道:“此事毫无隐讳,明说何妨?这是一颗“天蜈睛珠”,具有-制各种蛇虫的天赋灵效,那条毒蟒将此珠吸入腹中,那便自然是禁受不住的了!”

    何二娘“哦”了一声,点头不语。

    云梦襄也笑了一笑,继续说下去说道:“何老婆婆的第二项问题,大概是想问问我的年龄………”

    话方至此,那八幡公主哼了一声,冷冷接口说道:“云大侠,你这可猜错了吧,何老婆婆又没有什么待字闺中的曾孙女儿,重孙女儿,想与人攀亲结眷,却要问你年龄则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