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7-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为首壮汉,欠身接口答道:““氤氲楼”乃本谷禁地,在下未奉谕令,不敢妄闯,我家谷主说云大侠旧地重游,乃识途径,还是请两位大侠,自行移驾……”

    说至此处,恭身一礼,便自率众退去,不肯为云梦襄上官明引路。

    上官明冷笑一声,道:“云兄,你听出蹊跷了吗?”

    云梦襄道,“当然听得出,在由此前往“氤氲楼”的一段途程之中,必有相当凶险!”

    上官明目注云梦襄道:“云兄认为应该怎样应付才是!”

    云梦襄双眉一挑,从目中闪射出两道炯炯神光,冷哼一声说道:““闯”只有一个“闯”字,对方纵然摆下刀山剑树,设有虎穴龙潭,我们也只有过一关,算一关,闯一步,算一步了!”

    上官明笑道:“好,云兄既是识途老马,小弟便勉随骥尾地,跟你闯一闯了!”

    云梦襄道:“路径我倒知道,至於途中有甚么凶险,却自难料,不过常言道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还真不信“氤氲神君”乔大化能够出甚难题,考得住我这“沧海巫山”,与上官兄这“玉面鬼谷”……”

    两位年青俊客,一样均是豪气凌云人物,当下根本不再理会对方设下甚么凶险,便昂然向前走去。

    行未多久,上官明首先止步。

    因为面前有片排云峭壁,挡住去路,而壁下相距丈许,却并列有两个巨大洞穴。

    上官明咦了一声道:“我们必须入洞穿山吗?这壁上有两个洞穴,应该走那一个呢?”

    云梦襄道:“走左边那个洞穴,因乔大化为了气派,竟男女分馆地,招待与会来宾,左边这个洞穴,可通往男宾住宿的“群英山房”,右边那个洞穴,则通往女宾住宿的“群仙小筑”。”

    上官明恍然道:“我明白了,我们如今要去的“氤氲楼”……”

    云梦襄接道…““氤氲楼”在“群英山房”这边,是“氤氲神君”乔大化自己所居,与姬人侍妾的淫乐之地,他曾与“灵和公子”柳长春合作,以极毒辣的阴谋,在那“氤氲楼”中害过我一次。”

    上官明因已听得云梦襄说过这段情事,遂点了点头,含笑说道:“识途老马,果然有用,如今我们便进入左面这个小洞儿赶往“氤氲楼”吧!”

    入洞之后,经过四五度转折以后,云梦襄一拉上官明,双双止步站定,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之中,语音带惊地道:“上官兄,你相不相信我的记忆力……”

    上官明虽有点不明白云梦襄为何突有此问?但仍毫不迟疑地,应声答道:“当然相信得过,小弟久闻江湖传誉,说是“沧海巫山”云梦襄文采风流,英才天纵,可以走马观碑……”

    云梦襄苦笑逭:“走马观碑,乃是过甚之词,但我自信於数日前,刚刚走过的路儿,总该记得,不至於立即忘掉!”

    上官明道:“那是自然,小弟不明白云兄为何有此一问?莫非你发现这座山洞的路径,与先前有甚不同?”

    云梦襄道:“我们业已走过的路儿,与我先前所经完全一样,但后面却不对了!”

    上官明因知途中不会太平,乃有凶险,心内早存戒心,闻言之下,含笑问道:“是怎样不对,云兄说得出吗?”

    云梦襄道:“此洞转折虽多,却并不十分深邃,在我记忆中,此时已转入直路,前面数丈以外,应有天光,为何如今还黑沉沉地,伸手不见五指,数日之间,山总不会增厚,洞也不会加深,不知对方是在耍甚花样?我们应该谨慎一些,谋定而动,免得一上来就弄得灰头土脸,太以难看!”

    上官明闻言,缓缓闭起双目。

    云梦襄因系伸手拉住上官明,故而从上官明的身体颤动之上,知道这位“王面鬼谷”,是在凝气行功……他忽然想起“天香娘娘”赛-环,暨“潇湘俊客”万士雄的话来,遂向上官明笑道:“对了,上官兄因祸得福,曾服“黑郎君”的丹元,据说可以终身万毒不侵,并有暗中视物之力,你且疑气行功,试上一试,是否看得见前途那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暗影之中,藏着甚么凶险花样?”

    上官明因已用气行功,把功力贯注双目,遂点了点头,含笑答道:“云兄无须嘱咐,小弟正是这等打算……”

    他是一面答话,一面缓缓睁开双目,把目光凝成一线地,向云梦襄因与记忆有异,感觉生疑,认为可能藏有凶险的暗影之中看去。

    谁知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竟把这位胆大包天,身负绝艺的“玉面鬼谷”上官明,吓得悚然失惊,出了一身冷汗……云梦襄仅从上官明悚然一震的反应之上,已知事不寻常,遂压低语音,悄然问道:“上官兄,你……你是否果能暗中视物,已有所见?乔大化是……”

    话犹未了,上官明已拉着云梦襄慢慢后退,并也压低语音说道:“云兄莫出声息,悄悄后退,并且凝聚真气,准备随时施展“金刚柱地”的不动身法……”

    云梦襄莫明其妙地,边自随同上官明缓缓后退,边自以一种诧然语气问道:“上官兄,你………你有没有搞错?我们要防身应该凝聚“金刚不坏身法”,要克敌则施展“大力金刚掌法”,你却均不应用,只叫我准备施展“金刚柱地”的不动身法则甚?”

    上官明苦笑道:“云兄,对方的阴谋,太以厉害,也太以匪夷所思,令人无法防范!他们不知从何处弄来一条万年巨蟒,张开巨口,堵住山洞出路,我们适才若非有所感觉,停止脚步,此时业已糊里糊涂地,走入蟒腹之中,成了两名窝囊得连自己不知如何死去的糊涂鬼了!”

    云梦襄也听得大吃一惊,说道:“怪不得有那多鸟兽赶来,想是这条万年巨蟒的食量特大,………”

    说至此处,突又失笑道:“幸而我们见机知警,止步得快,否则,连“沧海”

    ,“巫山”,暨“鬼谷”等,都被-吞入腹中,真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巨蟒了!”

    上官明苦笑道:“云兄莫说风凉话儿,我们尚未脱离险境呢,巨蟒能食高空飞鸟,可见-吸力奇强,所以我才叫你准备施展“金刚柱地”的不动身法,万一-认为我们迟迟还未入腹,等得不耐,来个张口一吸……”

    “吸”字才出,果然有股奇强吸力,从面前传来!云梦襄与上官明不既再退,只得双双施展内家上乘神功,“金刚柱地”的不动身法,与当面吸力相抗!起初,尚可支持,但那吸力竟越来越强,渐渐逼得云梦襄与上官明要伸手抓紧洞中的壁上凸石,助益所凝“金刚柱地”神功,方能勉强不被吸动!上官明叫道:“云兄,情况不太妙了,我们似乎支持不久?只要真力稍稍一竭一懈,便将做了蟒腹点心,与那些赶来送死的飞禽走兽为伍!”

    云梦襄倒还能够镇定,笑声问道:“上官兄,你有“鬼谷”美称,在这种千均一发的生死关头,有妙计吗?”

    上官明答道:“妙计可没有,只是有条笨计!”

    霎梦襄笑道:“有计总比无计佳,上官兄想出了甚么笨计!”

    上官明道:“我认为这样束手待毙,未免太以窝囊,应该改-攻击,与那条巨蟒,拚上一拚!”

    云梦襄表示同意道:“我们当然不是弱者,应该拚上一拚,但这洞中地势,太以恶劣,却叫我们怎样出手?”

    上官明道:“云兄在“白骨洞”中,不是曾获得一柄无坚不摧的锋利匕首吗?且借与小弟一用,我要放弃抗拒,听凭那巨蟒把我吸入腹中,然后倚仗匕首之力,在-身上,开个天窗出来!”

    云梦襄道:“这不是笨法,是个妙法,但为何要由上官兄来涉险不由我自己施行……”

    上官明不等霎梦襄话完,便自急急发话,截断他话头说道:“云兄忘了那粒“黑郎君”的丹元之功吗?它既可使我於暗中见物,定也可以使我百毒不侵,自然由我进入蟒腹,比较安全,或许还会对-起甚-制作用?”

    一句“-制”作用,听得云梦襄脑中灵光一现,立即扬眉叫道:“上官兄慢入蟒腹,我先替你派位代表如何?”

    这句话儿,把上官明听得一怔,诧然问道:“咦,云兄何出此语,我们目前只有二人,你却派谁作我代表?”

    霎梦襄笑道:“欧阳珊姑娘,昔年随师行道苗疆,曾斩“天蜈”一条,获得不少“天蜈珠”,其中尤以一对“天蜈睛珠”,更特具-制蛇虫威力,欧阳姑娘分赠我一粒护身,如今被上官兄提醒,岂非可以试试这种能够-制蛇虫的“天蜈睛珠”

    ,是否也具有-制灵效?”

    上官明道:“云兄且慢施为,这条怪蟒太以巨大,小小一粒“天蜈睛珠”,未必能收-制作用,若是平白糟塌了你心上人儿所赠的一粒罕世宝珠,岂不可惜……”

    云梦襄道:“我们身陷窘境,脱险为先,“天蜈睛珠”虽是罕世之物,也不必多顾惜了!”

    话完,见前方所来吸力,似乎越来越加强,遂探手入怀,取出那粒“天蜈睛珠”,向沉沉暗影中掷去。

    当前吸力,本已奇强,加上云梦襄脱手飞掷之劲,只见一点朱红星光,真个疾如电掣地,向前方划空飞逝!上官明已能暗中视物,云梦襄也因内功精纯,目力之强,亦非常人可比!故而,“天蜈睛珠”所化朱红星光,虽然一闪即隐,也使他们藉着这点微光,看见了当前景物。

    前一段景物,只是黑暗洞径,毫无出奇之处。

    但数丈外的出口处,果然被一张张大了的巨蟒血吻堵塞,在珠光电掠之下,蟒口的钩牙血信,均自赫然在目!珠光一闪即隐,但跟着前途即现天光。

    这是因为那条巨蟒觉得有物入腹,便立即将张开的血盆巨口闭起-

    的巨吻张处,可以堵死洞穴出口,这一闭起,自然立透天光。

    云梦襄道:““天蜈宝珠”已入巨蟒之腹,希望它能发挥物性相-的天赋妙用,否则,仅仅这条巨蟒,便将使我们劳心殚力,大费手脚,尚不知能否除却的了?”

    上官明因那巨大吸力已无,遂急急问道:“云兄,我们是乘此机会,安然撤退,还是继续再往前进……”

    云梦襄接口道:“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踪迹既现,又被对方知晓身份,便只有向前,那有畏难后退,致贻讥诮之理?何况那条怪蟒究竟怎样巨大,是何形相?似也该看清楚,开开眼界………”

    上官明听至此处,点头笑道:“小弟心意,正与云兄相同,我们是已入虎穴,必得虎子,趁此机会,向前闯吧”话方至此,洞穴此口以外天光便复大朗。

    此时时序,虽值七月初六,空中新月一弯,未满半弦,蟾华流彩,本不甚强,但云梦襄与上官明因系身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之中,故而仍觉这星月徵辉,看去甚为光朗。

    在天光更朗之后,跟着又是一阵惊天动地之声!这阵声息,太-杂了!有叭达叭达的重物击石之声……有轰隆轰隆的山壁倒塌暨石块碎裂声………有狂号惨呼的群众受伤之声………还有一阵宛如牛吼,但却比牛吼沉重猛厉得多的奇异喘息之声………上官明听得这些奇异声息以后,心中大定,向云梦襄含笑说道:“云兄,看来“天蜈睛珠”已收相当功效,纵未能珠还合浦,也把“氤氲神君”乔大化的阴谋毒计,破坏得相当厉害,不会是平白糟塌的了!”

    云梦襄也心中颇觉安慰地,点头一笑,闪身便向洞穴出口处纵去。

    上官明心中一动,忙以“蚁语传音”功力,向云梦襄耳边,悄然叫道:“云兄,我们还是暂不现身,先藏在洞口暗处,看完这场热闹再说。”

    云梦襄也以传音答道:“好,我们暂时藏起,乔大化等,定必以为我们已被巨蟒吸入腹中,可能真有令人发噱的精彩好戏看呢!”

    密语至此,二人已悄悄掩至那洞穴出口之处。

    他们掩至洞口,向外一看之下,心中着实好生惊诧,暗觉真是大开眼界!一倏通身尽是青紫方格,成为网状花纹的巨蟒,正在洞口外一片谷地乏中,不住翻腾跳掷!这条巨蟒长度,足在十丈开外,身躯比只特号巨桶还粗,委实是个罕世难睹,从未见过的洪荒怪物!-彷-吞了“天蜈睛珠”以后,腹中难过已极,才拚命翻腾跳掷,并发出相当-厉的牛吼喘息之声。

    但凡被-翻腾撞及之处,大小山石,无不碎裂,尤其是尾部猛跳猛扫之下,有时连整座山壁,都被击得断折倒塌,故而弄得漫空碎石飞沙,直似天崩地裂!尤其洞外谷道中,竟聚有四五十名凶苗,想是“氤氲神君”乔大化的手下,手中各执有淬毒匣弩,苗疆吹箭,以及十来具不知名的黑色铁质圆筒,纷纷比准洞口,似是准备於云梦襄上官明万一不入蟒腹,能够出洞之际,加以猝然袭击!如今,巨蟒突然疯狂似地满谷翻腾跳掷起来,这四五十名凶苗便倒了大霉,转瞬间,已有二三十人,或是被纷飞碎石,洞胸裂脑,或是被蟒尾扫中,化为肉酱一般!起初他们只是束手待毙,不敢反抗,但渐渐还是觉得性命重要,於巨蟒迫近时,用手中毒弩吹射等,向毒蟒加以袭击!毒蟒身躯粗逾巨桶,皮鳞极厚,岂是区区针弩等暗器能伤?反而激得-怒发如狂,翻卷更速,转瞬间又是八九名凶苗、惨死非命!其中一名头目形状之人,高声叫道:“巨蟒突然如此疯狂,失去灵性之故,定是云梦襄上官明已被-吞入腹中,一时未死,正在捣鬼所致,我们乾脆速下辣手,连巨蟒也一齐除去,免得被云梦襄等剖腹钻出……”

    另一名头目打扮之人道:“这巨蟒是“八幡公主”请来那位老婆婆的最锺爱之物,我们怎能对-伤害……”

    先前那位头目不等他话完,便连连摇手,截断话头,高声叫道:“戚供奉曾代传谷主谕令,吩咐只要能格杀云梦襄上官明,应不择手段,不惜任何牺牲,我们再不发“子母雷霆弹”时,恐怕都要死於巨蟒尾下的了……”

    他话中所说的“子母雷霆弹”一语,把上官明听得心中一震,悄对云梦襄说道:“云兄,这“氤氲神君”乔大化,不单心机极毒,手段也高,他从那里找来的“子母雷霆弹”呢?我们如非藉着被疑已为巨蟒吞入腹中机会,躲在洞口,偷看偷听,真还不容易知道那些凶苗手中的黑色圆筒,竟是如此厉害毒辣之物!设若冒失现身,则霹雳连珠,毒火四罩,委实纵不碎骨粉身,也难免焦头烂额的了!”

    霎梦襄文武全才,见识极广,也知那“子母雷霆弹”,是种厉害无比的特制火器。

    那黑色圆筒中,装着九粒母弹,每粒母弹之中,又装着九九八十一粒子弹,均是触物即爆,爆发成一团团具有强烈粘性的毒火,不论粘上何物,均非将该物烧为灰烬,决不停止,甚至於入水能焚,根本无法将其扑灭!故而一筒“子母雷霆弹”爆发,已是满空毒火,这十来筒毒弹,若是一齐发出,无论被袭击人,具有何等超绝身法,灵若飞仙,也难逃惨祸劫数。

    云梦襄上官明正自相顾惊心之际。那条巨蟀的长尾卷处,又有两名凶苗,惨被活生生地,击成肉饼!那名凶苗头目也千钧一发地,险些那蟒尾扫中,於是他再也忍耐不住了,把手一挥,发出号令。

    号令才发,“铮铮”连响,上百粒的母弹,已从十一二具黑色圆筒之中射出,向那条巨蟒袭去。

    那巨蟒虽似腹中难过已极,形若疯狂地,不断跳掷翻腾,但因躯体过巨,目标显然,那有不被那些“子母雷霆弹”的母弹击中之理?一片数不清的“波波”声息起处,有种千古以来,可能从未见过的罕世奇观,突然呈现面前。

    那条十来丈长的巨蟒,竟似修成正果,由蟒化龙,变成一条十来丈的火龙。

    但这条火龙,却不老实,到处乱卷乱滚,以致弄得“纯阳谷”内到处都是惨绿色的火焰,甚至连山石都被烧得滋滋作响,冒出青烟。

    幸亏这一段,仍属荒谷,距离迎接宾客的“群英山房”,和“氤氲神君”乔大化自居的“氤氲楼”尚远,否则,整个“纯阳谷”内,怕不成了一片火海!蛇蟒之属,其命本长,那条巨蟒虽然内服“天蜈睛珠”,起了极厉害的-制作用,外为毒火所伤,一时仍难毕命!困兽之斗,凌厉难当,巨蟒在内外夹攻之下的拚命翻腾,自然也越来越见凶猛!渐渐,那十一二名发射“子母雷霆弹”的凶苗,也遭惨死,只剩下两名身手较高的头目,与这条火龙似的巨蟒,仍在山谷之中,互相追逐闪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