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五十五章 总裁
第五十五章 总裁



更新日期:2021-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总统套房,依旧拉着窗帘,里面幽暗、颓废。

    一个很瘦的女人,用她精致的手指,从一只精致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精致的女式烟,她的动作也很精致。

    蓝色的火苗一闪,从她精致的嘴唇间,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

    她看着沈进,笑了一下,道:“看来进三少的算盘是永远不会落空的。现在你可以去睡个安稳觉,夏远已经做了股神,不会再有任何意外了。”

    沈进道:“夏远只是成了股神,他还没坐稳第一基金总裁的位子。”

    那女人略有惊讶,问道:“不是说这一届的股神就能做第一基金的总裁吗?”

    沈进道:“话虽这么说,是因为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股神一定会是个在股市里做了很多年,经验丰富,名气很大的人,像小徐哥或者冷公子这样的角色。谁也没有想到股神会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如果你是第一基金的股东,把上千亿的资金管理权交给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你会放心吗?恐怕明天基金表决大会上,许多人要反对夏远。”

    那女人道:“那该怎么办?”

    沈进笑了起来,道:“别人或许没办法了。可是谁让夏远身份这么特殊呢!谁让夏远是夏国标的儿子呢!股神夏国标,这个名字对某些人来说,是很有感情的。明天的会上,也必定有一些说话很大声的人,站在夏远这边。”

    那女人笑道:“那不就行了?”

    沈进摇头道:“恐怕还是不行。毕竟,让二十一岁的人做第一基金的总裁,很难服众的。”

    那女人笑道:“那干脆直接让你做得了。”

    沈进笑了起来,道:“你这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当然想了,可是如果我做总裁的话,那几个说话很大声的人,估计就会对着我大声说话了。我们只能是通过夏远,入主第一基金,间接控制第一基金。”

    那女人道:“那明天表决会上怎么办?”

    沈进神秘一笑:“反对的人虽然会很多,但最有说服力的就是向所有人展示夏远的实力。明天会有一场好戏,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好戏。”

    那女人笑了起来,道:“你这样的人玩游戏,不赢才怪了。”

    沈进道:“现在唯一顾虑的是,夏远做了总裁后,他对付的人反而是我。”

    那女人咯咯笑了起来,道:“他好像确实有十足的理由对付你。”

    沈进笑道:“你也跑不了。”

    那女人道:“你对夏远了解多少?”

    沈进笑道:“他是个男人。”

    那女人道:“是的。”

    沈进道:“我对男人的研究一向不多。”

    那女人道:“可是这个你研究不多的年轻男人也许对付的是你,而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沈进笑了起来,道:“我为什么要担心?”

    那女人也笑了起来,道:“进三少玩游戏,一定早把结局想好了。”

    沈进笑了。

    金融大厦,国际会议中心,会议桌周围坐了几十个人。

    他们中,年纪有老有少,有男人也有女人。

    他们中,家族资产或者管理的资产,没有一个少于九位数的。

    他们中,包括了第一基金的大部分大股东和一些在证券市场上很有影响力的基金代表。

    会议桌一端,坐着第一基金董事长,蒋先生。

    他是温州商会的会长,他还是个看上去很和善的人。只是做商人做到他这个位置,即使再和善的面容,也会散发出一种让人绝不敢冒犯的威严。

    现在是早晨8点,外面阳光和平,可是会议厅里却弥漫着骚动和不安。所有人的私语交谈里,时常能听到一个名字,“夏远”。而所有人的目光,也时不时看一下蒋先生旁边那位年轻人——夏远。

    夏远,他太年轻了,他真的太年轻了。

    上千亿规模的资金管理权,交给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谁放得下心?

    夏远穿着笔挺的西装,坐着,没有说话,仅仅看着他面前的茶杯,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这是自信的笑容。

    蒋先生看了一眼身边的夏远,又扫了一遍所有人,道:“会议开始吧。”

    他的声音很轻,但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蒋先生道:“本届股神大赛的股神已经产生,就是坐在我旁边的这位年轻人,夏远。想必大家对他也都有所了解吧。”

    蒋先生接着道:“按本届股神大赛与我们第一基金的协议,新股神将成为第一基金总裁。不知道大家现在还有没有什么想法?”

    所有人又都开始交谈起来。显然,大家不但有想法,而且想法很多。

    蒋先生笑了一下,对古昭通、金手指、陈笑云道:“古老师,金先生,陈先生,你们三位怎么看?”

    古昭通淡淡地笑了一下,道:“蒋先生,我们以后和第一基金是战略同盟关系,并不是第一基金的股东,我们谈我们的看法,恐怕有些不大合适吧?”

    蒋先生笑了起来,道:“你们三位是证券市场里最有威望的人,你们给第一基金提点建议,我们都会很开心的。”

    古昭通点点头,道:“好吧,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夏远理所应当成为第一基金总裁。现在有些人有意见,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夏远年纪太轻了吧。怕他阅历不够,管理第一基金资产,处理事情不够稳妥。其实这是完全不必担心的。股神大赛一路下来,夏远在每一个项目上的成绩都是第一,这证明他凭借的是真实实力,而不是运气。他虽然年轻,但他是我见过的对股票理解最深的人。况且第一基金协议里说好的,股神将成为第一基金总裁,如果变卦,第一基金的信誉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蒋先生点点头,道:“做商人的,诚信要永远放在第一位。”

    蒋先生又看着众人,道:“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底下依旧是一片质疑和反对的声音。

    “夏远做总裁,我们不服气!”突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都向那个声音望去。

    说话的人,是鲁泰基金的熊大原。

    熊大原道:“夏远当了股神,这里面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况且现在大多数人都反对夏远做总裁。所以我们建议,股神大赛四强赛,重新比过!”

    “放屁!”金手指站了起来,喝道,“比赛都结束了,你还要从头来,你当你是袁世凯啊!”

    熊大原冷笑一下,又对所有人道:“或者有另外一种办法。大家都知道,我们鲁泰基金旗下有‘华尔街三剑客’和谢林,他们四位是华尔街出名的操盘手。如果夏远真的有股神的实力,那他就一定可以凭借他一人操盘,打败他们四个联手。如果他办不到,说明他这个股神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诸位觉得如何?”

    大家都普遍点头赞同。

    金手指喝道:“你老师股神夏国标也做不到!”

    熊大原看着金手指,冷冷一笑,然后就不说话了。

    蒋先生观望着会场的氛围,微微皱了皱眉头,对沈进道:“进三少,大家都是这个意见。可这对夏远是很不公平的,你有什么意见?”

    沈进微笑道:“夏远是股神,一切由他自己决定。”

    蒋先生看着夏远,微笑道:“少年股神,你怎么办?”

    夏远微微笑了一下,看着沈进,道:“股神对于挑战,有没有理由逃避?”

    沈进微微摇头,道:“好像没有。”

    夏远道:“只是这次他们这样的组合,不知道我行不行?”

    沈进笑道:“股神没有什么不行的。”

    夏远笑了,他站起来,看着所有人,道:“好,我应战。”

    说完,离开座位,走出了会议室。

    总统套房,拉着窗帘。

    一个瘦弱的女人点着一支烟,烟头上的火星在昏暗的房间里忽明忽暗。

    房门开了,沈进走了进来,又把门关上,坐到那女人身边,微笑地看着她。

    那女人吸了一口烟,冷笑一声,道:“想不到,果真想不到,鲁泰基金那三个曾经被你玩得半死的人,也会成为你的朋友。”

    沈进笑了起来,道:“你错了,我好像从来没什么朋友。”

    那女人道:“今天真是让我见到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好戏。”

    沈进笑道:“准确地说,是熊大原这个长得像猪的人,原来是个实力派演员。在这么多人面前,他的演技这么逼真。”

    那女人笑道:“进三少的演技也绝对不会输给他的。”

    沈进笑了一下,道:“你也觉得今天是场好戏?”

    那女人道:“华尔街三剑客加个魔鬼操盘手的组合,就算夏国标活着,也绝对没可能赢,更何况夏远了。你就这么有把握地让夏远应战,这一定是你设计好的了。”

    沈进道:“我也是为了让夏远能坐稳第一基金总裁的位子。你知道的,让夏远这么个大学生管理上千亿资金,第一基金的那些大股东们全都不放心。我想来想去,只有让夏远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才能让大家都彻底信服夏远的本事,让他坐稳总裁的宝座。而所有人都知道,鲁泰基金与我们交恶。这样一来,等明天夏远赢了他们,连夏国标都办不到的事,都让夏远办到了。所有的人都会彻底放心夏远的本事,夏远当第一基金总裁也就没有任何阻力了。”

    那女人冷笑道:“你总会出这种别人怎么想也想不到的牌。我奇怪的是,那三个东西怎么会和你合作?好了伤疤忘了痛,他们的记忆力可不是一般的差。”

    沈进笑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一元硬币,两根手指夹住,放在小茶几上一转,然后用力按了下去,微笑道:“很简单,利益!”

    “利益?”那女人道。

    沈进笑道:“世上一切的合作,都只是为了两个字——利益。人活在这世上,恩恩怨怨本来就是扯不清的。抓住现在的利益才是聪明人最该做的。他们三个很清楚这一点。现在夏远是股神,这已经是既成事实。他们和我联手演场好戏,把夏远顺利地推上总裁位子,这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那女人笑着道:“你不怕他们明天假戏真做,真的把夏远从股神位子上打下来吗?”

    沈进道:“我一点也不怕。”

    那女人道:“为什么?”

    沈进道:“因为鲁泰基金已经是杭城基金的战略同盟了。鲁泰基金在股神大赛期间得罪了四大基金。陈笑云一直最恨好家伙他们三个,早就联络各大基金,股神大赛一结束,就联手对付鲁泰基金了。好家伙他们三个很清楚这一点,他们现在不依靠我,还能依靠谁?现在量子基金也注入五个亿的资金,投资我们杭城基金。一旦等夏远坐稳总裁位子,我们杭城基金入主第一基金,那股市上真正有话语权的,就是我们杭城基金了。”

    那女人问道:“早上的戏,夏远知道实情吗?”

    沈进摇头,道:“不知道。”

    那女人道:“他明知他一个人不可能战胜鲁泰基金那四个人,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应战?他可是个聪明人。”

    沈进笑道:“正因为他是个聪明人,他看着我的表情就一定猜到###分了,所以他当然会应战了。我发现我和他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呵呵。”

    那女人笑道:“到底是默契还是杀气?”

    沈进笑起来,道:“放心,我能让他当总裁,当然也有办法让他不当总裁。希望他不要背叛我,毕竟他是夏国标的儿子,我真不想再做对不起夏国标的事了。”

    那女人冷哼道:“你做的还少吗?”

    沈进冷笑道:“彼此彼此。”

    那女人冷冷地瞪了一眼沈进,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