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五十三章 小徐哥的哭
第五十三章 小徐哥的哭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笑傲,这个词是一种境界。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境界?

    这是一种潇洒,还有凌驾于潇洒之上的霸气。

    什么样的人能真正做到笑傲?

    神,只有神。

    今天是股神大赛的总决赛,是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小徐哥,涨停敢死队队长,那个从来没输过的人。

    冷公子,浦东基金首席操盘手,古昭通看见他会不自觉坐直的人,一个永远只喝纯净水的人,一个永远不会笑的人。

    夏远,那个把不可能变成可能,那个能在绝境中创造希望的人。

    三个传奇的人,今天过去后,他们中间将产生一位股神,一位管理上千亿资金的总裁。

    股市中的较量,最简单的是两者间的较量,比的纯粹是技术。可三方间的博弈就微妙了。

    如果你花主要实力攻击一个人,那你接下来会被第三方轻松吃掉。

    三方争霸,不但比技术,也比心志,这是真正的大智慧。

    比赛开始了。三方都走稳重路线,只是在外围偶尔交一下手。

    一切平静,波澜不惊。平静的背后是否暗藏着汹涌?

    是的,夏远出手了。

    夏远第一个出手了。他的动作是出乎所有观众预料的。因为他一出手,攻击的就是两个人,他同时攻击小徐哥和冷公子,而且是大手笔的攻击。

    绝大多数人此时都认为夏远输定了。

    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以为小徐哥和冷公子会立即联手反击。夏远即使水平再高,以他一方的资金加股票,怎么抵挡得住两方的资金加股票的攻击呢?

    可是绝大多数人的判断都是错的。这一次夏远绝对是赚到了。

    因为小徐哥和冷公子谁也没有反击。

    因为夏远这一次的时机把握得实在太好了。

    如果小徐哥和冷公子此时反击,那么他们俩的筹码就会交缠在一起,他们俩在攻击到夏远之前,自己两方就会先斗在一起。像小徐哥和冷公子这样的高手,当然看得懂这个道理。所以他们只能忍了这一击,不能还手。

    小徐哥也开始动手了。

    小徐哥刚一做盘,夏远就对准他攻上去,一下把他压了回去。这一下进攻的时机和散户们的方向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一击的技巧不是他自己的,是他把好家伙等三人的操盘方法精华提炼后,综合成的自己的方法。他这一次的攻击,下单的方式很独特,很奇怪,却又很巧妙。

    小徐哥很轻松地退了回去,他的技术,任何时候都可以做到进退自如。

    谁也没想到,确实是谁也没想到——在小徐哥退下来的那一刻,冷公子猛然对小徐哥来了个釜底抽薪。

    谁也没想到,确实是谁也没想到。这种时刻,冷公子不抓住时机攻击夏远,吞掉两家,却反而攻击小徐哥。

    小徐哥已经被包围了,被夏远、冷公子、散户们一起包围了。

    他能怎么办?他还能怎么办?

    他什么也做不了。

    夏远和冷公子现在还在比,他们在蚕食小徐哥,比谁吃得快,吃得多。

    花花公子小徐哥,这个自诩做股票最潇洒的男人,这个从来没输过的男人,就这么,还没来得及展示一下小徐哥的风采,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踢出局了。

    确实莫名其妙,他从比赛开始以来好像并没做过什么,可是他刚想做点什么,就输了,莫名其妙地输了。

    中午。夏远以微弱的优势领先冷公子,还远不至于可以结束战斗。

    小徐哥早上却很早就走出了操盘室。

    浦东金融中心,现在正喜气洋洋。有人挂出了灯笼,有人喊着去饭店请客,一片喜气洋洋。

    为什么会喜气洋洋?

    因为小徐哥输了。

    为什么小徐哥输了会喜气洋洋?

    因为许多基金都曾被涨停敢死队欺负过。今天,小徐哥输了,而且他几乎什么也没做过,就这么短短几十分钟,比赛才刚开始,他就输了。

    小徐哥输了,大家都笑了。

    普通人,如果给他一堆钱和股票,他什么也不做,那结果是不亏也不赚。

    可是那个花花公子小徐哥,是和冷公子并称的传奇高手,还以微弱优势赢过冷公子,那个从没输过的小徐哥,可是他第一次输,却输得这么莫名其妙。

    他早上做了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小徐哥的那些技巧,那些风采,他一样都没表演过。他刚准备表演,就被夏远和冷公子夹击死了。这冤不冤?

    普通人什么也不做,收益率是零。小徐哥好像也是什么都没做,收益率却是负的。这冤不冤?

    现在,小徐哥正坐在休息室里,呆呆地坐着,一动也不动。

    他的两边坐着金手指和夏远,正无奈地看着他。

    小徐哥眼神茫然,呆呆道:“我输了。”

    金手指微微地笑了笑,和蔼又耐心地看着小徐哥,安慰道:“输了就输了吧,我不怪你的,一点也不怪的。”

    小徐哥呆呆地看着前面,呆呆道:“输得这么莫名其妙。”

    金手指微笑着道:“我知道,你从来没输过,这是第一次输,难免有些接受不了。放宽心,就当是你运气不好。”

    “什么就当!”小徐哥怒道,“明明就是!”

    金手指满脸带笑,忙安慰道:“是的,是的,这次就是你运气不好,你的水平绝对是最好的。你是涨停敢死队队长,你是小徐哥嘛,所以更要看得开啊。”

    小徐哥依旧眼神呆滞,呆呆道:“可是不管怎么样,这次我是输给了一个二十一岁的小孩子。”

    夏远微笑着劝道:“这次是我运气好,你运气不好,才输的,其实你的水平比我好多了。”

    小徐哥摇摇头,呆呆道:“我不相信的,你一定是在安慰我的。”

    金手指和夏远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样的语言,这样的语气,是十六七岁的少女向男朋友撒娇时说的。

    这么一个三十一岁的男人怎么说得出口呢?

    金手指和夏远谁也没再说话了,他们其实是没勇气再跟小徐哥对话了。不管是谁,听了小徐哥这种话,那种感觉就像看见一个四十几岁的胖女人,非得在你面前跳脱衣舞。你会是什么表情?

    小徐哥把手缓缓伸进了西装口袋,从里面缓缓拿出一张纸巾。

    他手握着纸巾,两行眼泪从他眼中流了出来。

    金手指一见,忙拍着他的背,道:“别哭别哭,不就输了场比赛嘛,三十多岁的男人,怎么好意思哭呀!”

    小徐哥突然把头转向金手指,道:“你看见我在哭?”

    金手指道:“当然看见了。”

    小徐哥道:“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哭?”

    金手指道:“不就输了嘛,人总是有赢有输的,是男人就看开一些。”

    小徐哥道:“那你看我左眼的这行眼泪,和右眼的这行眼泪,有什么不同?”

    金手指摇头道:“我实在看不出眼泪还有什么不同。”

    小徐哥道:“左边的眼泪是伤心的眼泪,因为我第一次输了;右边的眼泪是高兴的眼泪,因为终于有人可以赢我了,我也找到挑战的对手了。”

    金手指奇怪道:“那又怎么样?”

    小徐哥又转向夏远,道:“这次输给你,我不服气,股神大赛结束后,我们另外再单独比一比,你说怎么样?”

    夏远点点头,道:“好,我随时奉陪。”

    小徐哥笑了起来,可是马上又皱起了眉头,对夏远道:“可是我们两个单独公平地比操盘,需要挑选个股票,还需要几千万的资金来支持坐庄才行。你没这么多钱,我一个花花公子,花钱比赚钱快。哪去找这几千万啊?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心人愿意借给我们?”

    他们俩的目光同时落到了金手指身上……

    金手指莫名其妙,又带着满脸无辜地看着他们俩,然后用力一拍大腿,站了起来,道:“好!好得很!好漂亮的一出戏!两行眼泪就敲诈我几千万!他妈的,整场股神大赛下来,最悲惨的人就是我金手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