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五十一章 人生必有奇迹
第五十一章 人生必有奇迹



更新日期:2021-07-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总统套房,下午3点整。

    沈进斜躺在床上,看了一下手表,望着电脑前那个女人,道:“今天结束了?”

    那女人道:“结束了。”

    沈进道:“夏远赢了?”

    那女人道:“我看夏远在两点钟的时候就可以结束战斗了,后面只是让着姚琴,敷衍几下,不让她输得太难看。”

    沈进笑道:“难不成夏远这孩子对姚琴有意思?”

    那女人冷笑道:“要是换成你这个进三少,估计都会情愿输给姚琴了。”

    沈进笑了起来。

    那女人道:“你难道一点也没觉得奇怪?”

    沈进坐了起来,道:“奇怪什么?”

    那女人道:“夏远的水平对付姚琴,竟然可以做到游刃有余。即使他真的是个天才,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水平进步得这么快。”

    沈进淡淡地笑着,道:“不管他水平为什么会进步得这么快,他水平提高了,对我们来说,总是好事。”

    那女人冷笑道:“恐怕根本不是什么好事。”

    沈进道:“哦?”

    那女人道:“今天夏远操盘时,瑕疵和漏洞比从前多得多了,手感远没有以前纯正流畅。姚琴也抓住几次夏远的漏洞进行了攻击,只是大部分漏洞都没能抓住,而且夏远今天的操盘方法太有技巧性,所以姚琴最后还是输了。不是因为姚琴的水平和判断力差的缘故,而是因为她根本不能适应夏远今天的操盘方法。因为今天夏远用的三种操盘方法,是夏国标独创的。”

    沈进略带惊讶地道:“哦?难道夏国标当年教过夏远做股票?”

    那女人摇摇头,道:“绝对不可能。那时夏远年纪还小,怎么能够理解做股票的智慧?今天夏远对付姚琴用了夏国标的三种操盘方法,确实,这三种方法足以让姚琴不适应。可是如果他用同样的方法对付冷公子和小徐哥,大概每一个瑕疵和漏洞都会被小徐哥和冷公子大大加以利用。”

    沈进默不作声。

    那女人接着道:“而且夏远今天用的三种操盘方法,虽然都是由夏国标独创,看起来很有技巧,很有特色。只是这三种方法,在操盘时都有时机上的漏洞。这漏洞不是一般水平的操盘手能看得出,把握住的。夏国标自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夏国标研究出一种方法,动用很少的资金和股票,四两拨千斤,巧妙带动散户,抓住那个时机的方法,专门用来攻击这三种操盘方法。可以说,夏远今天用的这三种操盘技巧,本身就能成为巨大的漏洞。”

    沈进点起了一支烟。

    那女人又道:“当年夏国标教给你们五虎将每人一种独特的操盘方法。你猜今天夏远用的三种方法,是夏国标教给谁的?”

    沈进道:“难道——”

    那女人笑道:“好家伙、坏家伙、熊大原。夏远今天用的方法的原型是夏国标教他们三个的。只是今天的方法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优化改良的。我也实在没想到,他们三个废物的那几手破烂杂技,也可以变化得这么神奇。只是这么神奇的技巧,在时机配合上,永远都带着破绽。”

    沈进问道:“你是说,夏远今天用的操盘方法,是他们三个教的?你能肯定?”

    那女人道:“我的经验和眼光,怎么可能出错?”

    沈进喃喃道:“他们三个又在打什么主意?”

    他低下头,吸了一口烟,突然抬起头,道:“夏远战胜姚琴后,接下去的对手就是谢林。好家伙他们三个,一定会把怎么针对夏远的这一漏洞来进行反攻的技巧告诉谢林。”

    那女人点头道:“而且这几种方法夏远交换着用,衔接得不够流利,很容易受高手的攻击。谢林一旦抓住夏远操盘方法中隐藏的漏洞,散户们将全体倒戈,无论我在外围怎么挽救,都没办法改变败局。”

    沈进道:“那夏远如果不用今天的操盘方法呢?”

    那女人道:“他没办法不用,一个人,一旦学了新的操盘方法,在实际运用中,就会不自觉地运用进去。如果刻意不用,整体水平一定要大打折扣。”

    沈进站了起来,道:“我最大的失败,就是六年前没玩死他们三个。”

    那女人冷笑道:“看来这次他们想玩死你了。”

    沈进笑了起来,道:“你看就他们这么点伎俩,玩得过我吗?”

    那女人道:“现在这种情形,你还哪来这么大的信心?”

    沈进神秘地笑了起来,道:“因为我的棋子是夏远。你知道夏远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是个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人,在绝境中创造奇迹的人。而且,他是个运气特别好的人。”

    沈进站了起来,在那女人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向门外走去。

    陈笑云躺在椅子上,一支大雪茄夹在嘴里,他的鼻孔像两只大烟囱,冒出一阵一阵的烟气。

    大部分做股票的人都爱抽烟。

    连续几个小时坐在电脑前,那一种无聊和寂寞,谁能理解?

    烟,只有烟,男人最忠实的朋友,才能理解,才能打发。

    亲情会消磨,友情会反目,爱情会背叛,世上多少事值得男人相信?

    很少,烟就是很少里的一样。

    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个女人,她有女人味,也有妓女味。她比大多数女人还女人,她比大多数妓女还妓女。她叫姚琴。

    陈笑云一动也不动,头望着天花板。

    姚琴在他面前坐了下来,轻声道:“陈总?”

    陈笑云道:“你输了。”

    姚琴点点头,道:“是的,我输了。”

    陈笑云道:“红岭基金首席操盘手,对手让她二十分钟,还是输了。”

    姚琴微微点头道:“我也想不到夏远的水平会提高得这么快,我不是他的对手。”

    陈笑云深深地叹了口气。

    姚琴望着他,没说话,眼神里仿佛有些内疚。

    陈笑云望着姚琴,道:“你真的不是夏远的对手?”

    姚琴眼睛避开了陈笑云的目光,道:“是的。”

    陈笑云笑了起来,道:“你会不是夏远的对手?”

    姚琴没有说话,低着头。

    陈笑云冷笑道:“你的水平根本不比小徐哥和冷公子差,大家都以为你比他们俩差,因为你操盘时,实在太会演戏了。”

    姚琴没有说话,低着头。

    陈笑云瞪着姚琴,道:“今天夏远根本没有赢的机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姚琴道:“你觉得呢?”

    陈笑云道:“你被进三少收买了?”

    姚琴道:“我不会被任何人收买。”

    陈笑云道:“那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理由了。”

    姚琴脸色突然有些发红,道:“因为我是女人。我发现,我爱上了夏远。”

    陈笑云愣住了。无论是谁都会愣住的。

    姚琴也会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比她年纪小的人?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放弃比赛?

    是的,因为她是女人。

    她也有她的爱。

    无论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只要她是女人,她就有爱,爱一个男人,为了那个男人会付出一切。

    在大多数男人眼里,事业是最重要的。

    在大多数女人眼里,爱,有时候是说不清楚的,为了爱,她们会放弃许多他人看起来更重要的东西。

    为了爱而选择放弃,这到底是勇敢还是怯弱?

    无法评价。因为这是一种伟大!为爱成就的伟大!

    姚琴看着陈笑云,道:“陈总,对不起。我知道,私人感情问题是不能和基金利益相提并论的。可我是个女人。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感情问题是她最看重的问题。一个女人,为了感情,她会失去理智。”

    陈笑云缓缓点了点头,道:“我理解。”

    姚琴道:“你不怪我?”

    陈笑云道:“正像你说的,一个女人,为了感情,她会失去理智。我还能怪你什么呢?况且你输给的是夏远,他是夏老师的儿子,夏老师给予我的太多,这也算我回报夏老师的一种方式吧。”

    姚琴微笑着低下头。

    陈笑云道:“今天夏远的操盘,你注意到有一些问题吧?”

    姚琴道:“是的。夏远今天用的是三种不同的操盘方法,而且衔接得不流利连贯。这三种操盘方法很古怪,是我从来没遇见过的。”

    陈笑云叹口气,道:“以夏远今天的表现,下一场他和谢林的比赛,他是必输无疑了。如果最后是谢林做了股神,鲁泰基金就能成功入主第一基金,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

    姚琴道:“哦?这是为什么?”

    陈笑云道:“因为我最不愿看到鲁泰基金入主第一基金,因为我要华尔街那三个畜生没办法好好离开上海滩!”

    姚琴有些惊讶道:“陈总,你和那三个有深仇大恨?”

    陈笑云恨恨地道:“他们害死了我的老师。这几年,他们在华尔街,拿他们没办法,现在他们既然回来,组建了鲁泰基金,我一定要彻底废了他们!”

    姚琴惊讶地问道:“陈总,别人都说夏老师是金手指害死的,你怎么说是他们三个?”

    陈笑云道:“以我对金手指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当年,夏老师把杭城基金的运作都交给我们五虎将五人,夏老师自己则每天潜心研究股票技巧,很少管理基金事务了。那三个畜生,竟然偷偷把杭城基金的资产,转移到他们自己名下。夏老师发现后,当即把他们三个驱逐出杭城基金。因为这件事,他们三个的臭名传遍业内,没有一家基金愿意聘用他们。他们三个就自己组建基金做庄家,结果天天有各家基金轮流攻击他们,他们庄家也做不下去了。在中国股市根本待不下去,他们三个只好出国。在他们被赶出杭城基金后没几天,夏老师突然被人举报操纵股价;三个月后,在他们三个出国前几天,夏老师突然被害。这也未免太巧合了。”

    姚琴道:“可这也不能说明是他们三个做的啊。”

    陈笑云道:“夏老师做股票一向低调,最讲同行间的尊重体谅,从不会主动攻击同行的股票。相反,有的同行某些时候由于资金链断了,或者操盘手水平太差,他还会提供帮助。股神夏国标深得同行们的尊敬。他们三个,因为夏老师教我和沈进进攻型操盘技巧,教他们三个防守型操盘技巧,就对夏老师有怨言。被赶出杭城基金后,更是扬言要报复。整个基金界里,有理由这么做,有能力拿到夏老师坐庄操盘记录的,就只有他们三个了。”

    姚琴道:“陈总,那你打算怎么办?”

    陈笑云道:“我已经和古老师、金手指、进三少达成协议,无论四大基金哪家入主第一基金,第一件事就是用资金把鲁泰基金砸出股市。”

    姚琴道:“那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陈笑云叹了口气,道:“因为夏远今天用的三种操盘技巧,别人也许看不出,我却知道是那三个畜生的得意技术。”

    姚琴讶然道:“你的意思?”

    陈笑云道:“谢林是那三个教出来的,水平又远在他们三个之上,对那三个的方法肯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我不知道夏远怎么学了他们三个的操盘方法,我只知道,照今天的情形,夏远下一场和谢林的交手,必输无疑。”

    姚琴皱了皱眉头,焦虑爬上了她的脸颊,那是为心爱男人担忧的焦虑。

    谁让她是女人呢,她也会爱上一个男人。

    爱,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为什么的,只因为她是个女人。

    和姚琴的比赛结束后,夏远回到房间,就一直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看着今天的操盘记录。

    他手中的烟一支一支地燃烧着,从没有间断过。

    杜晓朦坐在他身后,手托下巴,望着他。

    夏远没有回头,他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印出的杜晓朦,懒懒地道:“是不是我长得太帅,让你看呆了。”

    杜晓朦叹了口气,也懒懒地回答道:“你真是个幽默的男人。”

    夏远笑了起来,回过头,道:“好在我只是个幽默的男人,而不是个长得幽默的男人。”

    杜晓朦哼了一声,道:“我问你,你今天赢了姚琴,为什么回来后一直这么沉闷,是不是你本来不忍心赢她的?”

    夏远眯着眼睛看着她,道:“你吃醋?”

    杜晓朦嘴一撇,道:“鬼才吃姚琴那种女人的醋!”

    夏远笑了起来,道:“这世上,鬼可不是一般得多。”

    杜晓朦道:“我在问你话,你别扯到其他地方。我问你,你赢了为什么反而不怎么高兴?”

    夏远笑着道:“赢就赢了,有什么好高兴的。照你的意思,我应该绕着上海滩裸奔来庆祝咯?”

    杜晓朦说了一句“不要脸”,又接着叹道:“那你也不应该这么沉闷,就这么一直坐在电脑前。”

    夏远道:“我在想一个大问题。”

    杜晓朦道:“多大的问题?”

    夏远道:“一个头、两个大的大问题。”

    杜晓朦不信地道:“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你一个头、两个大的?”

    夏远道:“除了你这个人外,让我一个头、两个大的事情真的是不多了,可总还是有几样的。比如说下一场我和谢林的比赛,就让我一个头、两个大。”

    杜晓朦道:“可是下一场比赛还有三天呢。”

    夏远问道:“你想不想做股神夫人?”

    杜晓朦脸微微发红,低下头,道:“我只是希望你做股神。”

    夏远笑叹道:“可是恐怕我做不了股神了。”

    杜晓朦惊讶道:“为什么?”

    夏远道:“因为我知道,我和魔鬼操盘手的下一场比赛,我已经输了。”

    杜晓朦道:“你怎么知道?比赛还没开始。”

    夏远道:“比赛还没开始,但我已经输了。许多事还没开始,输赢胜负就已经注定。许多人不承认,或许只是心里不敢承认而已。”

    杜晓朦道:“为什么你说你会输?”

    夏远灭掉手中的烟,叹道:“因为二十一岁的夏远太年轻了。太年轻的人总是容易上当的,何况是第二次上了一个好家伙的当呢!”

    杜晓朦望着夏远,道:“那你现在看着操盘记录干什么?”

    夏远又点起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目光坚毅地道:“盼望奇迹,等待奇迹,创造奇迹,人生必有奇迹!”

    门铃不紧不慢地响了几次。

    杜晓朦打开门,走进来的是个能让大多数女人都为之着迷的男人,沈进。

    夏远依旧坐在电脑前,盯着电脑。

    沈进拉过一条椅子,坐在夏远边上,优雅地点起一支烟。

    夏远没有说话。沈进看着他,笑了笑,道:“看样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鲁泰基金的那三个人找过你了?”

    夏远依旧看着电脑,淡淡地道:“是的。”

    沈进道:“看来他们还教了你一点东西。”

    夏远道:“你也看出来了。”

    沈进道:“你学得太多了。”

    夏远道:“多得让我都不知该怎么忘掉了。”

    沈进吸了口烟,略有迟疑地问道:“那,你觉得你忘得掉吗?”

    夏远摇摇头,道:“忘不了。”

    沈进道:“那你该怎么面对接下去的比赛?”

    夏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仅仅说了两个字:“坚持。”

    沈进笑了。

    当你处在巨大的困境中时,你能做的,只有坚持。

    沈进微笑道:“你觉得坚持就可以继续走下去吗?”

    夏远道:“不知道。”

    沈进看着他,道:“哦?”

    夏远道:“我只相信,人生必有奇迹!”

    沈进又笑了,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欣赏和佩服。

    或许许多事本没有意义去做,但有时偏偏多了这一份执著。

    这是不是年轻的意义?

    这是人生的潇洒!

    这一天,是令所有操盘手关注的一天。

    这一天,是股神大赛进行以来最激动人心的一天。

    小徐哥对决冷公子。

    夏远对决谢林。

    一个是笑傲股市,涨停敢死队的队长;一个是孤高冷傲,浦东基金的首席操盘手。

    一个是股神大赛最黑的黑马,最红的红人;一个是华尔街有名的高手,最骄傲的人。

    小徐哥和冷公子的胜负还要等到下午结束才能见分晓。

    可是,夏远和谢林的战斗早上就已经结束。

    谁也没有想到,确实没有想到。好家伙没想到,陈笑云没想到,姚琴没想到,沈进没想到,那个瘦女人没想到,谢林自己更是想不到。

    夏远仅仅用了上午两个小时的时间,就以绝对的优势战胜谢林,结束战斗。而他对付谢林的方法,却是好家伙他们三人教他的三种操盘方法。

    他吃得是很多,可他消化得也很快。

    他把他们三人的三种操盘方法,完美地融合完善了。

    三块废铁,仅仅过了三天,却被炼成了一把利剑。这怎么可能?

    可能,唯一的解释:人生必有奇迹。

    中午,沈进的办公室。

    夏远坐在沈进的对面。

    朱笛给沈进泡了杯咖啡,沈进点起一支烟,微笑地看着夏远。

    沈进躺在他的沙发椅里,笑着道:“你教会了我一个道理,这世上真的是有奇迹的,就看你有没有信心去追寻。”

    夏远点点头,道:“即使没有,也可以创造,只要你有信心。”

    沈进道:“无论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在短短三天时间里,把三种风格方式截然不同的操盘方法,融会贯通,又融合进自己的方法,彻底变成一种属于自己的技巧呢!”

    夏远淡淡地笑着道:“我也想不明白,或许唯一的解释就是,奇迹。”

    沈进笑着道:“好家伙这次又算错了。”

    夏远道:“他从来没有算对过。”

    沈进笑道:“今天真是激动人心的一天。虽然你早上的表演非常精彩,不过我估计,早上大部分人都没有关注你,他们关注的是小徐哥和冷公子。”

    夏远微笑道:“那是当然。这几天,人们都在谈论小徐哥和冷公子的这场交手。还有句话道:‘徐陆争霸成绝唱,两者必出操盘王’。”

    沈进道:“这两个股市上名气最响的人,又是两个从来没输过的人,他们的单独较量,是第一次。所有人都想见识见识这两位最传奇操盘手的风姿。”

    夏远道:“那么,以进三少的眼光来判断,小徐哥和冷公子,谁赢的机会大一些呢?”

    沈进道:“操盘比赛,两家的利润率相差5%就可以结束比赛了。你早上以绝对的优势迅速超过谢林5%了。小徐哥和冷公子一早上一直在相互僵持着,利润差从来没超过1%,现在谁赢谁负还很难做出判断。小徐哥发挥了他一贯偏好进攻的风格,进攻的主动权几乎都掌握在他手上。可是他这把完美的利剑却撞上了冷公子这块完美的盾牌。剑够锋利,可是盾牌也够坚固。现在的进攻主动权已经渐渐掌握在了冷公子手里,所以我猜测,最后是冷公子会赢。”

    夏远笑着道:“可是我却觉得小徐哥会赢。”

    沈进道:“哦?为什么?”

    夏远道:“没有为什么,仅仅是感觉,感觉而已。”

    沈进笑着摇了摇头。

    夏远道:“下午闲着没事,我们不妨以这个来打个赌,你赌冷公子赢,我赌小徐哥赢。”

    沈进笑问道:“赌注是什么?”

    夏远道:“你有什么?”

    沈进愣了一下,苦笑着叹道:“进三少有的好像只有钱和女人。”

    夏远道:“女人,满大街都是。我们还是赌钱。”

    沈进道:“钱也满大街都是。”

    夏远笑道:“一个有本事的男人,钱和女人都可以骗来。十个女人里面,至少九个半可以用钱骗来。所以,好像还是钱来得重要一点。”

    沈进笑道:“好,那赌多少?”

    夏远笑道:“你决定,只要别吓坏我就行。”

    沈进微笑道:“不会的。”

    他招呼朱笛拿支票过来。

    朱笛把支票和笔放到他面前,他要做的,仅仅是在上面填上数字。

    沈进在上面写了个“1”,又写了个“0”,然后郑重地把支票摆在夏远面前。

    “十块钱?”夏远惊讶地笑道。

    沈进点点头,道:“十块钱。”

    这回连朱笛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堂堂的杭城进三少,与别人打赌,赌的竟然只有十块钱,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沈进道:“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从不打没把握的赌,尤其是和运气好成你这样的人赌。我不爱冒险,所以,我只赌十元。”

    夏远笑了,点点头,道:“不爱冒险的人一般总走得比别人更远一些。好,我就和你赌这十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