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四十七章 寂寞的颜色
第四十七章 寂寞的颜色



更新日期:2021-07-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据说从前有一个很无聊的人,好像叫紫金陈,他写过一首关于顾余笑的藏头诗,好像是这样的:

    顾尽过往如烟暮,

    余自慢踱红尘路。

    笑宿丛中看花语,

    痴笑堪比痴情苦。

    所有人只看到顾余笑的笑,可又有几人明白顾余笑痴笑中的苦呢?

    夏远明白。可他还是顾余笑的朋友吗?

    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顾余笑本就不是个容易让人看懂的人。

    顾余笑还会是过去那个顾余笑吗?

    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

    本来,从一个人的过去猜测现在,已经是件很困难的事了;从一个人的现在猜测未来,那更是难于上青天。

    日头东升,日头西落;风往南刮,又往北吹。自然一日一日地循环着,可是人却在一分一秒地变化着。你永远没办法准确估计一个人的明天会怎么样。

    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抱在了一起,这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呢?

    无论谁,大概都没办法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那顾余笑还能是原来那个顾余笑吗?

    幽静的园子,偶尔传来一两声虫鸣鸟叫。葡萄架上的葡萄已经快要熟透,引来不知名的虫鸟。

    葡萄架下,淡淡飘着檀香,花梨木桌上,放着一壶茶。

    格雷斯?普其缓缓倒出一杯茶,品了一口。

    他的对面摆着一条藤椅,顾余笑正闭着眼睛躺在上面,似乎已经睡着了。

    格雷斯又品了一口茶,抬起头,望着顾余笑,道:“你喜欢这种生活?”

    顾余笑闭着眼睛,道:“一点也不。”

    格雷斯笑了起来,道:“那你最希望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顾余笑依旧闭着眼睛,脸上流露出微笑,道:“山坡上盛开鲜花,田野里长满稻子。男人们做完农活,躺在树下聊天。女人们在家做好了晚饭,等着自己的男人回来。孩子们在田地里欢快地奔跑追逐着。老人们坐在一起,诉说着他们当年的强壮和勇敢。”

    格雷斯道:“当今世界,恐怕已找不到这样的生活了。时间太快了,人心也太快了。”

    顾余笑叹道:“确实找不到了。”

    格雷斯道:“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可是你却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顾余笑道:“生活最原始的意义本来就是活着。无论我那十个月的生活,还是这两个月的生活,比起那些还需要为了活着而生活的人,已经是非常幸运了。所以我要懂得珍惜,懂得享受这种生活。”

    格雷斯道:“当今世界,人心难定。你难道不希望出来,展现一段辉煌的生命,让大家都记着你吗?”

    顾余笑笑着道:“我并不是什么隐士,我一直都在股市里生活。”

    格雷斯道:“可是你在股市里的生活太平淡,太平凡,太低调,几乎没人知道你。以你的才华,应该做更大的事。”

    顾余笑淡淡地笑了起来,问道:“这次,你们量子基金,是不是也暗中参与了股神大赛?”

    格雷斯笑了起来,道:“对于股神大赛这样的大事,每个集团都想从中分一杯羹。我们量子基金当然也不会例外。”

    顾余笑道:“鲁泰基金是你们手中的一个筹码?”

    格雷斯道:“准确地说,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这个你又是怎么猜到的?”

    顾余笑道:“知道我的人不多,知道我这两个月住在这儿的人更没几个。鲁泰基金那三个人却可以找到我,还知道我和夏远发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我想这都应该是你告诉他们的。”

    格雷斯点点头。

    顾余笑又道:“那你知道我住在这儿,又知道我和夏远的事,这又是谁告诉你的?”

    格雷斯笑而不答。

    顾余笑道:“你不只把筹码投到鲁泰基金一家身上,你们量子基金本来就习惯把鸡蛋分装进几个篮子里。”

    格雷斯点点头。

    顾余笑道:“你们的另一个鸡蛋放到了杭城基金吧?”

    格雷斯道:“谁告诉你的?”

    顾余笑道:“你。”

    格雷斯笑道:“哦?”

    顾余笑道:“你上一次告诉夏远,你们量子基金改变策略,准备投入香港股市五十亿美元。这是个大机密,你不应该告诉夏远的。”

    格雷斯道:“确实不应该。”

    顾余笑道:“可你还是告诉他了。因为你除了想让谢林赢之外,也想让夏远赢。无论他们两家哪家赢,对量子基金都有好处。而且你想让小徐哥和冷公子都输。可是你想不到,夏远会把这个机密告诉小徐哥和冷公子。”

    格雷斯笑道:“夏远真是个没有信用的朋友,他答应过我,不告诉别人的。”

    顾余笑笑道:“狡猾的人不需要讲信用的。”

    格雷斯点点头。

    顾余笑笑道:“知道这事的人只有四个。夏远自己不会告诉沈进,我也不会,我女朋友也不会。看来夏远这个聪明人,也没想到杜晓朦这个女人是沈进的棋子。”

    格雷斯道:“这就不是我关心的事了,我只需要最后的消息,消息的来源不是我所关心的。”

    顾余笑又道:“那你知道我和夏远间发生的故事,也是沈进告诉你的?”

    格雷斯又点了点头。

    顾余笑又道:“鲁泰基金和杭城基金之间,无论斗得再怎么火热,看来也不关你的事。只要他们中任何一家成功入主了第一基金,你的目的就达到了。那你现在看来,你这两个鸡蛋,哪一个最后会给你带来好处?”

    格雷斯道:“本来我对谢林抱了很大的希望。谢林的水平绝对比夏远、冷公子、小徐哥都要高。所以我才告诉鲁泰基金你这个人的存在,希望他们可以请到你,帮助他们顺利赢得股神大赛。可是现在看来,以谢林操盘时的心态,估计赢不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夏远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现在我希望他赢,也相信他能赢。”

    顾余笑叹了口气,神态中有无限的感慨,道:“他不再是我的朋友了。”

    格雷斯淡淡笑了笑,这是理解的笑。

    他理解,无论哪个男人,遇到顾余笑这样的事,都不会再把夏远当朋友了。

    他知道顾余笑和夏远间发生的事,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也没有问。

    活到格雷斯这样的年纪,就会明白,世上许多事,别人不想说,那就最好永远不要问。

    每个人都有秘密,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年轻人懂得尊重别人,但许多人不知道,尊重别人的秘密也同样重要。

    顾余笑道:“那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格雷斯道:“我邀请你加入量子基金。”

    顾余笑道:“你应该了解我的。”

    格雷斯道:“我只是猜想,有了女朋友后的顾余笑应该会和过去有所不同。毕竟,男人为了女人,总是不甘寂寞,愿意去奋斗,去打拼,去为女人创造她们想要的东西。这世界一大半奋斗的男人,都是为了他们的女人在奋斗。”

    顾余笑站了起来,道:“为了女人,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朋友;为了股票,我又失去了另一个朋友。”

    他看着格雷斯。

    格雷斯缓缓问道:“你的意思,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顾余笑道:“从你把我出卖给鲁泰基金的那一刻起,就不是了。”

    格雷斯略带着沧桑的感伤,叹道:“在股市这样的地方,永远交不到真正的朋友。从踏入股市的那一刻起,有的就只是寂寞了。”

    顾余笑看着他,淡淡笑了笑,道:“你知道寂寞的颜色吗?”

    格雷斯道:“枯黄色?”

    顾余笑微微摇了摇头。

    他轻轻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片绿色的落叶,缓缓道:“这是绿色。可是当这片叶子从树上掉落的那一刻起,它失去了树上所有的叶子朋友,它就变成了寂寞的颜色。寂寞本来没有颜色,它可以是红的,可以是白的,可以是黑的,可以是黄的,可以是其他的一切颜色。不是因为它是什么颜色而寂寞,只是因为寂寞的本身就是寂寞。”

    世界上有许多人,有些人总是寂寞,有些人偶尔寂寞,有谁能完全逃得过寂寞?

    寂寞就像风,人又怎么能躲得过风呢?

    寂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没有人知道,这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万丈雪山,直入云霄,山顶那一块坚固的冰石,亘古不化,这一种坚固,是不是寂寞的颜色?

    晨曦微露,池中荷叶上的那一滴露水,轻轻地滚入池中,这一种声音,是不是寂寞的颜色?

    你忙忙碌碌干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面对的却是空无一人的房间,这一种空旷,是不是寂寞的颜色?

    你和女友分隔两地,你在这里辛勤奋斗,为了你们的明天而努力,可是突然有一天,女友告诉你,她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可以替代你的人,那一刻的心情,是不是寂寞的颜色?

    你辛辛苦苦,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写了一本小说,可是却无人欣赏,甚至连看都没人愿意看一眼,你只能苦笑,这一种笑,是不是寂寞的颜色?

    寒冬深夜,你接到你喜欢的人的密友的电话,告诉你她还没回来,怕她出事。你不顾一切地冲出去找她。当你穿着单薄的衣衫,骑着自行车绕校园两圈后,突然看见,她正和另一个男生在牵手漫步,你只能转过身,点起一支烟,悄悄离去。这一缕烟雾,是不是寂寞的颜色?

    人生充满了寂寞,但更多的时候却是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这是人生多苍白的四个字!

    可是无论你多么寂寞,只要你有朋友,你都还是幸运的。即使你不愿把寂寞向你的朋友倾诉,朋友在你的生命中总能带给你慰藉和欢乐。

    人生最大的寂寞,是没有朋友的寂寞。

    当天地间就剩下你一个人时,那该是多么苍白的寂寞!

    顾余笑抬头望着夜空,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因为他是顾余笑,他只能笑。

    方璇轻轻走到顾余笑身边,柔声道:“你已经站了三个小时了。”

    顾余笑回过头,把她搂在怀里,淡淡地笑了笑,道:“这里实在太寂寞了。”

    方璇道:“那我们回去?”

    顾余笑点点头,望着远处,道:“是该回去做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