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四十三章 圈套
第四十三章 圈套



更新日期:2021-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市场,永远充满着收益和风险。对任何人都不例外。

    想要在市场里取得收益,就必须承担风险。

    高手和普通人最大的区别在于,高手能把收益最大化,把风险最小化,但也绝无可能彻底消除风险。这一大一小中,包含了高手无数个日夜对市场的钻研和理解。

    能够真正理解市场的人,即使在这次规模浩大的股神大赛里,也不会超过十个,而夏远他们几个,无疑就是能够理解市场的人。

    买卖股票这个比赛项目已经开始一个星期了。

    现在,夏远已经是股神大赛上最红的红人,最黑的黑马。

    一个谁也不会关注的股市新面孔,仅仅在这一个星期里,已经成为全国各大私募基金谈论的对象。这个星期里,他的总收益率高达21%,高出第二名冷公子两个百分点。

    在这样的比赛里,一个百分点里能排出十多个名次,夏远却成功地以两个百分点的优势,突出于群体之外。

    因为他得到了顾余笑对指数的预测。顾余笑的预测一向很准,在同等条件下,夏远比起其他人,当然有优势了。

    而对香港恒生指数的预测,最接近的也是夏远的预测报告。

    再过一个星期,等结果出来,夏远赢得这第一、第二个比赛项目,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星期六,中午。

    夏远一个人坐在古瑞茶楼里,喝着茶。

    门口进来一个穿着蓝色工装的中年男人。

    走进古瑞茶楼的,大多是衣衫整齐、气派的金融界人士,来这儿喝喝茶,聊聊天,谈谈业务。突然间走进这么一个穿着脏乎乎工作服的中年人,服务生觉得纳闷,却也不敢怠慢。

    中年人大大咧咧地在夏远身边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服务生走上前,问道:“先生,您想喝点什么?”

    中年人大声道:“啤酒!”

    服务生皱了皱眉头,道:“先生,我们这儿是茶楼,不卖酒!”

    中年人想了想,又大声嚷道:“那么,来一大碗凉粉。今天真热!”

    夏远不禁觉得好笑,哪有人来茶楼喝凉粉的?

    服务生心里更是恼火,嘴上还是尽量保持着礼貌,道:“先生,我们这里是茶楼,只卖茶,有龙井茶、红茶、茉莉花茶和各地各种名茶。”

    中年人问道:“龙井茶多少钱一杯?”

    服务生不屑地看着他,道:“龙井茶最便宜的也要五十块一杯。”

    中年人挠挠头,道:“太贵了,太贵了,我喝不起!”

    服务生想,喝不起就不要喝,还坐着干吗?他没好气地道:“先生,请你去别家喝吧。”

    中年人不满地哼了一声,道:“可我现在就很想喝龙井茶!”

    服务生正准备找经理去,中年人又突然指着夏远,道:“你去问问这位先生,看他是不是愿意请我喝茶。”

    服务生恼火地瞪着这中年人:从没见过这种神经病。

    夏远手中的杯缓缓举了起来,饮了一口,笑看着这中年人,道:“好,我请你喝龙井茶,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都算在我账上。”

    中年人得意地看着服务生,嚷道:“听见没?还不去拿最好的龙井茶来,我要喝三大杯!”

    服务生看了一眼夏远,夏远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服务生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走开了。

    夏远打量着这个中年男子,笑着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中年人道:“我是谁,你不知道。找你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只是有人雇我给你看一张纸条,说看完纸条你就会跟着我走。”

    夏远笑着道:“那么纸条呢?”

    中年人没拿出纸条,反而大笑了起来,反问道:“你说这家茶楼是不是很高档,这里的茶是不是很贵,我这样装扮的人应不应该喝得起?”

    夏远微笑道:“从某种角度说,古瑞茶楼确实是家很高档的茶楼,这里的茶也都很贵,你这样装扮的人,也确实不大容易喝得起。”

    中年人哈哈大笑,道:“那么我这样的人,进这么高档的茶楼,喝这么贵的茶,还是别人请我喝,你说我这次应不应该把三杯都喝个底朝天,然后再走呢?”

    夏远笑了起来,饮了一口茶,点头道:“应该,确实相当地应该。”

    三杯最好的龙井茶送上来了,中年人也确实喝了个底朝天。他抹了抹嘴巴,道:“最好的龙井茶,也不过是茶。”

    夏远点头道:“最好的茶也不过仅仅是茶。”

    中年人道:“我看,坐在这儿,花这么多钱,喝茶的人都是疯子!”

    夏远点头道:“这世界上有钱的疯子真的很多。”

    中年人大笑起来,道:“那请别人喝茶的一定更是疯子。”

    夏远道:“简直疯到了极点。”

    中年人大笑着,站起身,拿出一张纸条放在夏远面前,转身向门外走去。

    夏远拿起纸条,纸条上是打印的六个小字:

    “跟着他。顾余笑。”

    打动夏远的,不是前面三个字“跟着他”,而是后面三个字“顾余笑”。

    如果后面三个字不是“顾余笑”,即使写上“美国总统”,甚至真的是美国总统的亲笔签名,夏远或许还是会选择继续坐在椅子里,继续喝着他的茶。

    可仅仅是三个打印出来的字,“顾余笑”,却足以让夏远站起来,跟着他走了。

    中年人进了一辆出租车,夏远也进了他的宝马车。

    出租车在浦东各条路上绕来绕去,似乎没有具体的目的地。夏远开着车,始终不紧不慢地跟在出租车后面。

    最终,出租车在一家没有名气的小酒店前停了下来。

    中年男人向里面走去,夏远也跟着他向里面走去。

    中年人走得很快,他从一端的楼梯走上五楼,又从五楼的另一端楼梯走下来,走进了地下室,走到了地下二层的仓库间。

    仓库间中央有一间大房,中年人走了进去。

    夏远也跟着走进房间。

    这间房没有窗户,房很大,很长,前后有两扇门,都是铁门,屋子里亮着灯。

    中年人从前门走进去,夏远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中年人从后门走了出来。

    夏远却没有跟出来,他待在了房间里。

    房间正中放着一张办公桌。

    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人,正背对着夏远,缓缓地吸着烟,烟圈从他头顶飘起,又散开。

    夏远走到办公桌前,缓缓坐了下来,也悠闲地点起一支烟,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慢慢道:“你好?”

    那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只是继续吸烟,仿佛夏远根本不存在一样。

    夏远淡淡笑了笑,道:“既然你费了这么多周折,让我来到这里,难道只是看你抽烟?”

    办公桌后的那人笑了起来,笑声很奇怪。

    接着,那人缓缓站起身来,缓缓向前走去。走到后面那扇门门口时,那人大笑了起来,却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句:“再见!”

    然后他走出了门外。“砰”,前后两扇大铁门同时被关上,一秒钟后就听到铁链锁门的声音。

    那一刻,夏远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静静地坐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没有动,也没有激动。他知道现在这种时候,无论怎么动或者多么激动,都已经没有用,来不及了。既然对方设计了这个陷阱,把他关进这屋子,他做再多的努力也是逃不出去的。他能做的也仅仅是继续坐着。

    大多数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很激动,做很多努力,想要逃出去。等到一切努力过了,才想明白是逃不出去的,才会乖乖地坐下来,等待命运的安排。

    他叫夏远,所以很多时候看的、想的,都比大多数人远。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有努力逃出去的念头,他只是选择静静地坐着。

    夏远深深地吸了口烟,叹了口气。

    他掏出手机,手机上半格信号也没有。这在他的意料之中,设计这个圈套的人既然能把他引进来,自然已经考虑过所有防止他逃出去的细节。这间屋子四面都包裹着厚重的铁皮,手机信号被彻底屏蔽了。

    夏远看了看四周。

    看来设计这个圈套的人,并不想让他饿死。因为房间里有一只大冰柜,里面有肉、蔬菜、饺子、馄饨、熟牛肉、牛奶、水果、面包等食物。

    看来设计这个圈套的人,也并不想让夏远寂寞死。因为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机,一台没网线的电脑,一副扑克牌,一张舒适的大床,两条中华烟,甚至还放了一个充气娃娃。

    看来设计这个圈套的人,仅仅是想把夏远困住,困住几天而已。

    现在夏远已经躺到了床上。如果困住他一个星期,等他出来的时候,股神大赛买卖股票的项目也该出成绩了。到时,他毫无疑问会被直接淘汰出局。

    六年的努力,六年的计划,六年无数个日夜钻研的艰辛,或许这一次就会彻底宣告失败。

    坦然面对失败的人并不是最坚强的人,最坚强的人,能够面对自己的辛勤努力到头来化为流水。就像农民春天播种,流汗劳作,秋天到来时却颗粒无收,这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夏远闭上了眼睛。也许,也许这只是一个梦,等到梦醒时分,他还是躺在酒店舒适的床上。

    圈套,这么简单的圈套,却让这个最聪明的人中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