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十四章 夏远的身份
第十四章 夏远的身份



更新日期:2021-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五一长假到了。

    期中考试已经过去,为期一个半月的股票也已做完。

    顾余笑去了浙江西部贫困地区支教,杜晓朦回了家。

    可是夏远怎么回家?家,对他而言已经陌生了整整六年。酒店再豪华,再舒适,又怎比得上家中小憩片刻的宁静、幸福?一个没有家的人,一个无根的浪子,一个城市的路人,一个风景的过客,在这样热闹的节日中,心中的寂寞,又有谁能体会,又能向谁倾诉呢?

    现在夏远正坐在沈进的办公室里,点着一支烟,淡淡的烟雾,淡淡的心情。

    沈进拿着夏远这一个半月的交易清单,一连看了三遍,面露赞许,说道:“你的长线股挑了招商银行,真是非常有眼光。而你的短线买卖股票的交易记录,更是让我大开眼界。能在股市这样一路下跌的环境里,先后轮换四十八只股票,全部赢利,最后收益率达到31%,这样的水平,我想即使是股神夏国标老师在世,也做不出这样的成绩吧。”

    当听到“夏国标”这三个字时,夏远的眼睛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当然,这细微的变化绝对逃不过沈进的眼睛。

    沈进继续说道:“夏国标老师也能精确地算出庄家手中股票成本价,但他对一只股票上涨前的判断力,还是比不上你,你对一只股票该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把握得精确,已经无可挑剔了。这也是夏国标老师始终未能研究出准确判断方法的地方,竟然被你悟出来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对于这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夏远已完全听出沈进说话的意图了。他淡淡地笑了笑,微笑着问:“三少是怎么看出他和我有关系的?”

    沈进笑着道:“有能力精确计算出庄家手里股票的成本的,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你这么年轻,如果仅靠自己归纳、总结、研究,从而掌握这门本事,恐怕有点不可思议。而且你买的这些股票,无论种类还是特征,都和夏老师的风格很相似,尽管你在技术上更超越了夏老师,但风格是改变不了的。夏远,你到底是夏国标老师的什么人?”

    夏远笑了一下,道:“进三少的眼光确实厉害。”他吸了一口烟,道:“他是我父亲。”

    寂静,一片寂静,静得仿佛听得见远处西湖湖心那一个小水泡跃出水面悄然破碎的声音。他们俩就这么坐着,就这么对视着,沈进眼中似乎有零星的泪光。他眼中为什么会有泪光?夏远眼中呢,他眼中有什么?没有,什么也没有,他只是微笑着,静静地微笑着。

    这一片沉默不知持续了多久,或许很短,短得就像一缕烟雾飘散到空气中;也或许很长,十年那么长。人的心中,还有比这片沉默更久远的吗?当年的往事,当年股市里的风云争霸,当年还是毛头小子沈进初入股市,意气风发的年代。当年的一切一切,在这一刻,都浮现开来。

    最后,沈进打破了沉默,说道:“六年前夏国标老师的死,我非常意外,也非常遗憾。”

    夏远道:“我也一样。”

    沈进问道:“那么,你这次要参加股神大赛又是为了什么呢?”

    夏远没有说话。

    沈进接着问道:“为了金手指?”

    夏远依旧没有说话,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沈进问道:“你确信一定是金手指吗?”

    夏远笑着道:“难道不是吗?”

    沈进点点头,道:“夏老师是我们杭城基金的创始人,也是我的老师。六年前,我还是夏国标老师旗下的五虎将之一,那是中国股市的大庄家时代,几乎每个股票里面都有庄家。夏老师通过几次大的战役,把浙江几十个私募基金全部归到他的杭城基金旗下,实力独占华东第一的位子。而上海的古老师,本来就和夏国标老师是朋友,而且他们对待股票的理念和操作风格也截然不同,一向也没有什么大的利益冲突。”

    他又接着道:“宁波的金手指,一向与夏老师不和,在与夏老师轮番坐庄的三次战役里,宁波系基金被打得溃不成军。就在杭城基金发展到达鼎盛之时,突然有人匿名举报夏老师涉嫌操纵股价,夏老师被判刑一年半。就在入狱后的第三个月,竟在监狱中被人毒害,至今也未查出是什么人做的。这事从头到尾都没证据证明是金手指做的,但是除了他,恐怕也没人有这么大的本事。”

    沈进又问道:“你是想通过股神大赛,成为新股神,进而可以入主华东第一基金,借用第一基金的力量,彻底压垮金手指旗下的宁波基金?”

    夏远并没有否认。

    沈进微笑着道:“你买卖股票的水平已经超越了夏老师,看到你,我非常开心。可是你毕竟还是个学生,年纪太轻,股神大赛的比赛项目也不是只有买卖股票一项。股市里,更多的时候斗的是心,而不是技术。况且这次大赛,全国高手云集。上海古昭通旗下的‘冷公子’陆枫和金手指旗下的‘小徐哥’,他们俩绝对是全国身价最高的操盘手,深圳的红岭基金,实力也非常雄厚。海南、湖北、新疆,这些也都是卧虎藏龙的地方。你一个学生,几乎是不可能赢的。”

    夏远道:“我知道。”

    沈进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参加比赛?”

    夏远道:“因为我要赢。”

    “因为我要赢”,多么简单的道理!不管任何比赛,参加了当然是为了赢。那些说“为了友谊”、“为了锻炼自己”、“为了见识一下”的人,都是压根儿没有希望赢得比赛的人。只有为了赢而比赛的人,才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听到夏远的话,沈进笑了,夏远也笑了,一个是欣赏,一个是自信。

    夏远问道:“你的第一项测试已经结束了,你的第二项测试是什么?”

    沈进道:“林梅股份我已经撒网三个月了,现在到收网捕鱼的时候了。过几天,五一长假结束了,你来帮我操盘,我想看看你的操盘水平,这也是股神大赛最重要的项目。”

    夏远苦笑道:“看来我又得旷课了。”

    沈进笑着道:“你旷的课还算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