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四章 沈进的办公室
第四章 沈进的办公室



更新日期:2021-07-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星期天,天气晴朗,窗明几净。

    烟轻轻地夹在指间,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沈进站在窗前,面向西湖。

    毋庸置疑,能看得见西湖的地方,地价总是高得令人惊讶。沈进的办公室就在永泰大厦的最高层,他花三千万买下了整层楼。

    朱笛泡了杯咖啡,放在他身后的办公桌上,问道:“今天夏远会来吗?”

    “是的,”沈进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让他来,是吗?”

    朱笛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偶尔做对一次股票的学生而已,真奇怪你为什么会对他这么重视。”

    沈进捏着朱笛的手,道:“他说他可以计算出一只股票的庄家成本,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每次都能算对,至少他算准了我的林梅股份成本。有这种本领的人,过去我只见过一个。”

    朱笛问道:“谁呀?”

    沈进道:“我的大学老师,杭城基金的创始人,股神夏国标,这个人你一定听说过吧?”

    朱笛惊讶地问道:“股神夏国标?听说他六年前死了,对了,他和夏远都姓夏,难道有联系?”

    沈进轻轻把朱笛搂进怀里,笑道:“傻瓜,虽然我知道夏老师确实有个儿子,可是按你的想法,操盘手的儿子难道一定是操盘手了?做股票是要下足苦功夫研究学习的,这可不会遗传。”

    朱笛问道:“那你觉得,夏国标水平比你厉害吗?”

    沈进道:“当然,不但厉害,而且厉害得多了,我对股票的了解全是夏老师教的,我恐怕连他三分之一的水平都没学到。”

    朱笛又问道:“那你今天真打算让夏远和欧阳平比一下吗?我还是觉得很荒唐,一个不是学经济的学生,和一个华尔街的操盘手比做股票。”

    沈进笑着道:“我也觉得很荒唐,可是直觉告诉我,夏远会赢。”

    “呵呵呵呵……”朱笛笑了起来,“杭城进三少的这次直觉幸亏没有用来做股票,不然一定是要赔钱的。”

    沈进摇摇头道:“那可未必。一切事情心态是最重要的。欧阳平性格太浮躁了,沉不住气,华尔街的朋友说他能在华尔街的操盘手里排进前十,绝对是冲我面子说的,我看倒数前十还差不多。他这个人平时做做股票还过得去,可是这次全国大赛,高手云集,他去参赛恐怕最后还要大丢我的面子。夏远这个人,谈吐之间很稳健,他手里似乎永远握着一张别人看不见的底牌,我也说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至少不会太差劲。”

    “那你打算怎么比?”朱笛问道。

    沈进道:“不用比,欧阳平的水平我清楚得很,只要看看夏远各方面的水平就可以了。”

    白色丝绸衬衫,金丝边角,黄铜纽扣。夏远坐在沈进的办公桌前,看着他。

    桌上蜷伏着一条全身银白色的蛇,现在还是3月,蛇很木讷。

    “你养蛇?”夏远问道。

    “养了几年了。”沈进道。

    夏远道:“你是个冷静又有耐心的人。”

    “哦,是吗?呵呵,”沈进笑着道,“你的目光的确与众不同,通常人们看到我养蛇,第一个反应是‘你胆子真大’。”

    夏远道:“我只是多看了一步。”

    沈进道:“希望你在股市上也永远是个多看一步的人,也希望你能顺利通过我的测试。现在离股神大赛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用这段时间,分两个项目,来试试你的本领。”

    夏远道:“好。”

    沈进道:“从明天开始,你用两个账户,每个账户一百五十万,第一个账户做短线,你想怎么操作都行。第二个账户买入一只股票后,不可以卖出,放到一个半月后,我来看看你的成绩。当然,需要交易清单来提供操作证明。”

    夏远道:“一百五十万做短线一定会引起庄家注意的,不是每个庄家都像进三少你这么大方,肯直接送钱给我。”

    沈进道:“那么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夏远道:“你借我十个账户,我把一百五十万分别存到十个账户里。”

    “好。”

    夏远问:“那第二个项目是什么?”

    沈进道:“一个半月后,你过关了我再告诉你。”

    “好。”夏远站起来,转身离开。

    “等等,”沈进道,“我能不能问你个私人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夏远愣了一下,摇头道:“没有。”

    沈进笑着道:“你长得不错,而且又有钱。”

    夏远道:“恐怕这两样都远远不及进三少。”

    沈进笑着摇摇头,但他也没有否认的意思,道:“可是你这样的年轻人,却没有女朋友,还是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用的手机是联通的。”夏远补充道,“学校里几乎没人用联通的手机,和我发短信或者打电话,没几个女生耗得起。”

    沈进笑了起来,道:“我猜想,你这样的年轻人,很快就会有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