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股神 > 正文 > 第一章 大户室外的少年
第一章 大户室外的少年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长城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大户室三号房。

    星期一上午。

    离收市还有10分钟,沈进像往常一样,摆出他最舒服的姿势,悠闲地躺在他那张专用的办公椅上,看着面前的三个操盘手熟练地进行着操作。身旁坐着他的女助理兼情人朱笛。

    操盘手小陈突然转过身道:“三少,有人买了我们一百万股的林梅股份。”

    沈进摸了下鼻子,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对朱笛道:“你查一下刚才的情况。”

    朱笛的手指在键盘上清脆地敲打了几下,道:“咦,奇怪。”

    “怎么?”沈进问。

    朱笛道:“刚刚这一百万股是一个叫夏远的人买的,而且,而且他的交易地点就是长城证券文一西路营业厅。”

    沈进坐了起来,道:“你是说他就在我们门外?”

    “对,”朱笛看了看手表,道,“刚刚是11点20分,现在才过了5分钟,他应该还在外面。”

    沈进一言不发,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最近行情很清淡,营业大厅里人迹寥寥。电脑前就站了一个人,一个年轻人,他穿一件雪白而考究的丝质衬衫,一条顺滑的裤子,一双发亮的皮鞋。

    沈进走到他身边,他面前的电脑里果然是林梅股份。

    沈进微笑着问:“朋友,你对这只股票感兴趣?”

    那个年轻人回头看了看沈进,笑着道:“是的,我非常看好它。”

    “呵呵,刚巧我也买了一点这个股票,你觉得接下去这只股票会怎么走?”沈进问道。

    年轻人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不管我说它涨还是跌,都是错的。”

    “哦?这倒奇怪了,”沈进笑着道,“为什么不管说涨还是跌都是错的?”

    “因为在林梅股份的大庄家杭城进三少面前,我说它涨还是跌又有什么意义呢?”年轻人笑了起来。

    沈进心中一凛,虽然“杭城进三少”很出名,但他一向是个低调的人,很少抛头露面,认识他的人不多,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认出他呢?沈进还是笑了笑,道:“那么,如果你是进三少,你接下去会怎么做这只股票?”

    年轻人轻松地道:“当然是下午就拉涨停了。”

    “你倒是很会打如意算盘,半天时间就涨停,那钱也太好赚了,呵呵呵。”沈进虽然脸上还在笑,心里却有了个更大的疑惑。他确实计划下午就做涨停了,这件事到现在为止向谁都没提过,甚至那三个操盘手也不知道他的计划。这个年轻人是随口戏说呢,还是知道他的计划了?

    年轻人说道:“以杭城进三少对股票的阅历和眼光,下午做涨停绝对是个很好的主意。我买了一百万股林梅股份,不知道进三少是不是够大方,让我也赚点钱?不过我也不着急,进三少的平均成本比我高三分钱,如果不拉涨停,纯粹是浪费彼此的时间。我呢,每股赚五毛钱就出来了。我猜想,如果按进三少原先的计划,我每股赚五毛钱明天就能实现了,你觉得呢?”

    “呵呵呵呵……”沈进笑了起来,“正像你说的,你连进三少的平均成本都知道了,那他要是改变计划,不拉涨停,不是纯粹浪费彼此的时间吗?”

    “那,很好。我先走了。我叫夏远,或许你已经知道了,我猜想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年轻人笑着走了出去。

    沈进收敛了笑容,回过头,看见朱笛正远远地站着,挥了挥手招她过来,淡淡地道:“你找人去调查一下那个年轻人。”

    下午。

    沈进依然舒服地躺在他那张专用办公椅里,点着一支烟。作为股市里的一个大庄家,有时候很忙碌,但更多的时候却是空闲得只剩下寂寞。庄家的寂寞,就像雪域高原上的白莲,但是这样的美丽,又有几个人有资格去欣赏,又有几个人懂得享受?沈进无疑是一个懂得享受寂寞的人。

    “三少,”朱笛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查到夏远的资料了。”

    沈进看着她,笑了一下,示意她讲下去。

    “夏远,二十一岁,浙江大学城市规划专业大二学生,宁波人。对他的家庭背景我们一无所知,因为他在学校的注册资料上,家庭信息竟然是空白的。他不住校,长年住酒店,开宝马车。学习成绩一般,在学校他几乎不和任何人交往,也没什么朋友,即使他的同班同学对他的了解也非常少。”朱笛说完,看着沈进的反应。

    沈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站起身来,走到操盘手身边,淡淡地道:“现在拉涨停吧。”

    “现在拉涨停?”朱笛原以为沈进脸上会出现的惊讶表情,此刻都出现在了她自己脸上,“三少,夏远早上买了一百万股,现在拉涨停不是送钱给他吗?”

    “有些人的钱迟早是要送的,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呢?”沈进笑了笑,道,“做股票的不能把功德都给做满了,总得留点钱给别人赚赚。”

    “可是三少,你不觉得那个叫夏远的学生,身份很神秘吗?”朱笛问道。

    “确实是有点神秘,一个大学生能给我留下这么多思索空间,实在少见。可是说不出为什么,我很欣赏他这个人,我对他很有兴趣。他赚这笔钱是应该的。因为……”沈进凑到朱笛耳边,低声道,“因为他知道我的操盘计划。”

    “你是说操盘计划泄露?”朱笛低声说道,目光落在了那三个操盘手背上。

    沈进摇摇头道:“不不不,你知道,我每天的操盘计划都是我根据当天的各种情况当天决定的,连你都不知道。他们三个就更加不会知道,可是他却知道我下午计划做涨停。”

    “那他……”朱笛道。

    “高手。”沈进淡淡地道,脸上露出欣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