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我叫金三顺 > 正文 > 第十九章 要好好吃饭,要好好生活
第十九章 要好好吃饭,要好好生活



更新日期:2021-07-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跟她家人说的话

    “我可以问一下,你和我妹妹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二英的话音刚落,真贤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们打算一起好好吃饭,好好生活,一直到老。”

    “铁瓮城”(名词)——像生铁铸成的缸一样坚不可攻的山城。

    过去三个星期向真贤紧闭绿色大门的三顺家是名副其实的“铁瓮城”,不过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真贤来说,即使是“铁瓮城”他也要去攻克。

    ——我要和金三顺一起生活。

    这是真贤在洗手间吻三顺的时候下的决心。三顺说自己“不知道”,但真贤很清楚地知道,绝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真贤提前从餐厅下班回到家后径直打开自己的衣柜,道镇在母亲的指使下把晚饭给他端了进来,真贤就在弟弟面前边挑衣服边自言自语:

    “穿什么过去提亲三顺的父母才容易答应呢?现在他们对我的印象已经不太好了,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挽回一点呢?”

    “哇!哥你真要结婚了啊?你不是说婚姻是人生的坟墓吗?”

    真贤恶狠狠地瞪了在一旁说风凉话的弟弟一眼,从众多的衣服中抽出了一件穿上,然后选了一条合适的领带,开始认真仔细地打着。看到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发过愁的哥哥脸上分明写着几分焦虑,道镇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他好奇地问道:

    “你做了什么让他们对你印象不好的事?”

    “我抓着她姐夫的衣领质问他。怎么了?”

    道镇真想说“你疯了吗?”,不过他忍住了,因为他看到真贤瞬间抹去脸上的焦虑,换上一副令人厌恶的玩世不恭的表情。道镇用颇为严肃而成熟的语调劝告哥哥:

    “无论如何,你得对三顺妈妈说要带着她女儿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啊。哥哥你不是很擅长这个吗?还有你让三顺姐帮帮你呗。结婚是两个共同的事业,应该互相协助的。”

    对真贤来说,在洗手间的亲吻相当于宣告“我的心里只有你”,不过三顺也像自己一样知道这层意思吗?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找上门的时候,三顺是会和自己同心协力呢?还是会成为自己的对头?不过真贤决心已定,所有的担心只有先抛到一边了。按他的行为方式,感觉来的时候,就应该勇往直前,毫不退缩。

    于是他来到了三家绿色的大门前。今天一定要敲开这道门,不给开的话砸也要砸开它。砸不开的话就找锁匠来开。

    真贤这样暗下决心。没想到在他开始的倒计数之前,门先自己开了。

    “哦?叔叔!”

    是知悠推着小自行车出来了。看到三个星期前带自己去公园玩过的真贤,知悠一脸欢喜,赶紧对着屋里喊道:

    “姐姐爷爷!大姨!叔叔!三顺小姨的男朋友来了!”

    在听到知悠喊声的瞬间,真贤在心里做了个决定:一定要一辈子疼知悠,一辈子负担知悠的糖果钱。

    真贤跟着知悠进了三顺家,这个家比起自己的家来简直小得可怜,而且非常简陋,不过真贤对这个家一见钟情。院子里那棵枝桠密集的柿子树上硕果累累,院子的另一角则是听三顺说起过的那个有名的三顺的私人花圃。

    ——三顺花圃。

    花圃的牌子上真的端端正正写着几个字。这就是三顺即使付出延误婚姻的代价也要守住的家园。

    院子里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花圃,狗窝里趴着的傻傻的大狗,晒得到温暖阳光的大地板。

    看着眼前的三顺最珍惜的这一切,真贤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心情,而且觉得自己喜欢上她真是一种幸运。

    不过这种温馨的感受要暂时放到一边,来三顺家拜访她的父母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不由得他不紧张。三个星期前那个恨不得把自己生吞了的二姐……再加知悠,总共六对十二只眼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惟有不知是敌是友的三顺不在场。生平第一次,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滚。真该死!

    对方在对真贤仔细审视了一番之后终于发问了:

    “您在跟我女儿谈对象是吧?”

    提问的是眼前六十岁出头的男人,看起来挺和善的——他就是三顺的父亲。

    “父亲大人,您太客气了。您不用跟我说敬语。”

    听了“父亲”一词,三顺父亲满脸的皱纹稍稍舒展开来。不过坐在他旁边,留着一头波浪卷的大婶——估计应该是三顺的母亲没错——的表情可没有丈夫那么友善。

    “你看起来比我们家三顺要有福气得多啊。啧啧,这样一来我们三顺恐怕不好过啊。这孩子最近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看起来心事重生,还没结婚就让我们三顺哭得这么伤心,你让我们做父母的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你?”

    “咳,看你说的!”

    三顺的母亲不顾丈夫的阻拦,继续她的“严刑拷问”。

    “难道我说错了吗?我是看他和咱们的二女婿太像了,才会这样的担忧。大女儿二女儿这样让人心酸还不够吗?难道还要眼巴巴地看着小女儿也这样?”

    真贤额头上的冷汗越流越急。看来在这个大婶,不,母亲大人看来,自己和那位被自己抓着领口威胁过的“大哥”是一丘之貉,而且他在自己丈人家显然不怎么吃得开。

    真贤正在心里琢磨着,只听两位老人的对面传来了另一位“陪审员”的提问:

    “你打算怎样养活我姐姐?”

    问这个问题的是三顺的小弟,听说是学经营学的。他这是拐弯抹角地在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真贤何等聪明,自然听出了话外之音。看来三顺好像没有怎么跟家人说起过自己的事情。

    真贤稍作思考后答道:

    “我是开餐馆的,所以填饱肚子应该没有问题。”

    “那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三顺的母亲问了真贤的母亲问三顺时的同样的问题。看来天下的父母在“审问”自己子女对象的时候所问的问题都八九不离十。真贤暗想,如果出版一本《拜访爱人父母前必备问题三十条》的话一定能大卖。三顺父亲干咳两声,催促真贤快点回答。

    “他们经营旅馆。”

    当三顺被问到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时候,三顺不卑不亢地回答自己的父母是经营食品业,不,是经营糕点铺子的。可是真贤现在可不敢从实招来。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如果他暴露了自己家经营着全韩国最大的宾馆之一,不,只要他说了“宾馆”这二字一定会当场被从这里赶出去。其实就算他不说,坐在一旁强忍着笑的三顺的二姐迟早也会把秘密暴露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三顺的二姐突然若无其事地丢了一颗炸弹。

    “一般上门拜见老人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两个一起来的吗?可是现在三顺不在家啊。”

    真贤差点儿直接问“那三顺现在在哪儿”了,不过如果这样一来的话,本来尴尬的气氛恐怕就会雪上加霜了。于是真贤忍住好奇心,模棱两可地笑着回答道:

    “我是想自己先来拜访一下,希望能给二老留下好印象,多一分把握。哈哈。”

    真贤在心里祈祷,希望全家人听不出他笑里隐藏着的不安。

    二英看着极其不自然的真贤,突然想起丈夫跟她说应该找个机会让真贤和三顺坐在一起好好谈谈的场面,但是,当时自己毫不客气地对分居已久的丈夫说道:

    “不是你自己的妹妹不知道心疼是吧?那不等于是送羊入虎口吗?”

    二英的丈夫冷静地劝说自己的妻子道:

    “你妹妹是三岁小孩吗?她已经三十岁了,应该让她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儿,周围的人都只是旁观者。就像咱们俩的事儿,最重要的就是咱们俩的关系。别多管你妹妹的闲事了,还是先谈谈咱们俩的问题吧。”

    想到这里,二英强忍着嘴角的苦笑。几个月不见,丈夫还是老样子,嘴比谁都能说,脸色却并不好看。

    二英不由得想起了曾经跟自己说过想要爱眼前的这个男人的、马上就到三十岁的妹妹。当时她劝妹妹和这个男人保持距离的时候,妹妹是怎么说的来着?

    “我喜欢他。我知道这很疯狂,不过我就是喜欢他。姐,你就不能鼓励,鼓励我吗?哪怕就姐姐你一个人支持我也好啊。我好怕啊,不过还是想跟他恋爱,想爱他。”

    妹妹喜欢的这个男人也在自己面前一边撕着支票,一边说过:

    “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现在比喜欢钱更喜欢这个女人呢?”

    哎呀,真是不想搅混这趟水呢。二英暗自叹了一口气,不过表面上还是一脸沉着:

    “我可以问一下,你和我妹妹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

    二英话音刚落,真贤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们打算一起好好吃饭,好好生活,一直到老。”

    真贤斩钉截铁的语气,仿佛是在宣誓,不管二英展开什么样的攻势,他都绝对不会屈服。

    这个答案能打几分,无法知道,不过这是真贤当下唯一能说的话了。

    过了一会儿,金三顺的姐姐金二英诡秘地笑着对着真贤的回答发表了自己的感想:

    “三顺坐昨晚的飞机去了济洲岛,你去把她接回来吧!”

    那一刻真贤真想欢呼!耶!耶!成功了!合格了!

    在心里欢呼之后,真贤突然疑惑不解地问二英:

    “济洲岛?她去那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