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我叫金三顺 > 正文 > 第十五章 我能和你一起共享幸福吗?
第十五章 我能和你一起共享幸福吗?



更新日期:2021-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爸爸这样说过:

    因为我是爸爸的女儿,

    所以我要好好活着,嫁个好人家;

    我的姐姐们也有好好活着的责任。

    坐着聊了没多久,就开始感觉到累了,一开始并不想这样,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肩并肩地躺在卧室的床上。只脱了皮鞋和夹克,衣服还是完整地穿在身上,就和以前去录像厅的时候一样。

    对这个自己越来越喜欢同时越来越感兴趣的女人,突然间,男人问起了以前没有勇气问的问题——为什么你最近这么需要钱?

    “在我家,我没有单独的房间,却有我的花园。但是由于我爸爸给别人担保,中间被担保人出事了,我那有花园的家要被拍卖而没有了。”说着这个老土的理由,她的脸因有点不好意思而变红了。女孩笑起来的样子就像花一样。有着花一样的这个女孩儿一直喋喋不休地絮叨着自己的家人。“给我们提供花园的爸爸,整训斥我最近为什么不去相亲的妈妈,聪明漂亮、偶尔让人生气但是又非常善良的二姐,家里的顶梁柱弟弟,为照顾好生病的姐夫而去农村采药草的大姐,还有就是大姐留下的侄子。”

    “多好啊,你,能和家人一直在一起,不分开。”真贤说。这时,真贤想起了和自己已经失去的家人度过的最后的一个有着金黄色阳光的下午。关于那天下午,真贤翻来复去地想过很多次。太阳下山回家的时候,自己从看上去很疲惫的哥哥的手里接过了钥匙……如果当时自己不驾车的话,结果会是什么样呢?

    已经五年过去,他对倾听自己身世的三顺露出了自嘲的微笑后接着说道:

    “如果那样的话,哥哥和嫂子现在还活着;七岁的美周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说话,而是会在我弹钢琴的时候伴着音乐给我唱歌了;我的腿也不会像现在一样一到下雨天就刺痛难忍。”

    “离别的那天,我的脸一定显得格外的苍白。如果不是她走了,我也不会这样稀里糊涂地等着她。虽然我的身体还活着,但是我的心早已死了。如果那天我不驾车出动的话,我人生里风华正茂的时期也不会像葬礼一样的度过。”

    静静听着真贤的遭遇的三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轻声地说道:

    “但是哪有什么如果啊?”

    真贤好像同意刚刚打完嗝的三顺的话似地点了点头。确实是没有用的,但因为是他驾车出的车祸,所以尽管知道三顺说得没错,心里却仍然不能放弃那样的假设:如果那天我不去,如果我不从哥哥手里接过钥匙,如果我不从我认为的那条近路走的话,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

    真贤的沉思因躺在他旁边的三顺那柔软的手而被打断,曾经很多次都是真贤抚摸着三顺的脸,而现在却是三顺摸着真贤的脸。轻轻的,好像是告诉他不要再为此事难过了。

    “难道现在还不应该幸福地活着吗?你和我。”

    她那从容不迫的声音和温柔的手使他的眼角变湿润了。他不想让女孩子看见他哭的样子就把自己的脸埋在女孩子的怀里,两手抱着她的身体轻声地说:“你,应该好好地幸福地活着,但是我没有幸福活着的权利了。”

    那一瞬间,三顺慌了,她慌极了。第一是因为从来没有和一个男的在床上这样的靠近,这样紧紧地拥在一起。如果让妈妈或者是二英姐姐看到了,那将是……还有就是为什么真贤偏偏将头埋在她的肉最多的部位。

    这个姿势让她觉得很惊慌,再有就是关于真贤有没有幸福的权利。三顺觉得回答这个问题对自己是一个很为难的问题。这时她应该怎么回答呢?不经意说错了的话,喜欢嘲笑人的真贤说不定又会嘲笑自己。

    想了很久的三顺最后吞吞吐吐地回答说:

    “对了,我的爸爸说过,因为我是爸爸的女儿,所以我要好好活着,嫁个好人家;我的姐姐们也有好好活着的责任。”

    三顺非常认真的回答完全不像是宪法所说的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那样刻板,就这样说明自己要有幸福生活的理由还是让她紧张得满头大汗。

    “真贤,如果一直为了应不应该追求幸福这件事整日苦恼,压力很重,最后变得像老光棍一样的话,你的妈妈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不是吗?”

    就在这一刻,这一瞬间,三顺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将头埋在自己肚子上的真贤“噗”地笑了。同时三顺也感觉到了真贤均匀的呼吸。整天叫我不要这样笑的真贤现在竟然在自己的肚子上笑个不停。

    不管三顺怎样地想把真贤的头从自己的肚子上移开,真贤还是把头一直深深地埋在里边,笑到最后真贤轻声地对三顺说:

    “我真的很喜欢你,一看到你就想笑。”

    他是说我可笑吗?听到一个男的对自己说想笑是好的意思,还是不好的意思?

    真贤像是看出了三顺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笑着说:

    “是好的意思啊。”

    三顺这才放心,直到过了一会儿他的低声在她耳边响起。

    “现在我可以想像我如果抱住你会是什么样子。”

    说实话,三顺很害怕,她想起了他相亲时对来相亲的女孩子说的话。

    ——对了,你能不能想像到你和我接吻、拥抱,最终在一张床上缠绵?

    ——我不能想像在对你一点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和你接吻、做爱,最终完成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和他来到了这个宾馆是这样的突然,现在,台灯发出的光渲染成一片,一起躺着的大床,这一切都开始变得那样的令人毛骨悚然。在巴黎时和闵贤宇也有过一次是像现在这样,当时不管怎么说,逃过了一劫,但是现在?

    不知不觉地埋在三顺怀里的真贤开始慢慢地向三顺的脸逼过来。

    这不可以!三顺虽然喜欢这个人,但是她不想和正在等着别的女孩子的真贤有身体的接触。她非常紧张,她想告诉他说不行。真贤用非常严肃的神情注视着她,猛地在三顺的脸上亲一下,然后躺在三顺身旁看着天花板这样说道:“还是下次吧!”

    今天真是经历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说这句话的几秒钟之前,这个黑暗的夜晚是那样地让她极度紧张。躺在真贤怀里的三顺这样想。

    不知不觉地,三顺在混杂着面霜和香烟气息的他的怀中睡着了,好像他的怀一开始就是她的一样,哪怕她的二英姐姐看到现在的场景会被气晕。

    和这个男的在宾馆的房间里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推门出去了。这种情况在她金三顺二十九年的人生里头一次发生,虽然以前在真贤的公寓楼里一起共度过晨光,记得当时醒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脑子里只有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的想法。但是现在不同,三顺是在没有喝一滴酒很清醒的情况下,是在自愿的情况下和这个男人在同一张床上过了一夜。还有和上次不同的是现在三顺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潮。

    没有让妈妈看到现在的场景真是太幸运了。如果妈妈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她会当场就把我的头发都给剃光。幸亏这里是地球里面的月亮国。

    在旁边等着真贤结帐的三顺面前出现了那张再熟悉不过,但又不想见到的脸。

    “听说是你在我的订婚蛋糕里放上辣椒面的?”

    不管怎么说,三顺算是过了一个罗曼蒂克的夜晚,所以当她面对这个遭遇未婚夫变心的女孩儿,并且听到女子令人意外地用文静的声音这样问的时候,她的心咔嚓一下掉了下来。虽然闵贤宇是个即使流泪也不值得可怜的人,但是彩丽除了在Nantes让三顺难堪以外并没有什么罪啊!

    现在想想觉得订婚式那天的辣椒面蛋糕也实在是太过分了,三顺赶紧放下架子向自己的高中同学道歉:

    “我真对不起你。”

    “对我你当然要说对不起了,如果你还是个人。”

    这个公主式的傲慢回答让三顺刚刚的那点歉意像烟雾一样消散了。

    “我首先要说明,和闵贤宇先交往的人是我。现在我和他分手觉得幸运,但是当时他是因为你而背叛了我。”

    彩丽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向睁着兔子眼不知所措的三顺继续说道:

    “你不看CF吗?爱情是流动的,是会变的。优秀的女人永远都是和优秀的男人搭配。虽然闵贤宇有交往的女友这个事实我当时并不知道,但是即使我当时知道了,也不会介意的,更何况是像你这样的,我就更没有什么话要说了。”

    三顺感到抱歉的心情顿时不见了,心中一股怒火冒了上来。彩丽没有觉察到不知什么时候,三顺嘴角的讽刺变得和真贤的差不多了。

    “爱情真的好像是流动的,昨天看见你的未婚夫想和你结束呢。”

    三顺的一击奏效了,彩丽的表情变得像被打了脸蛋似的。过了一会儿,从她端正地抹着淡棕色口红的嘴唇里冒出因磨牙而颤抖的声音:

    “那个人已经不是和我订婚的人了,因为你,我们分手了。对了,在这一点上我得感谢你,不是因为你,我还不知道闵贤宇是个狗崽子,可能还会和他结婚。”

    从公主的嘴里毫不犹豫冒出来的这个脏字,让三顺本来就圆的眼睛变得更圆了。而这时,彩丽突然对三顺露出了奇怪的微笑,如果她不是三顺而是男人的话,可能会被这样的笑容迷惑。

    “所以我想报答你,我一直都一个消息想告诉你,你认识俞熙真吗?就是和你一起度过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以前非常爱的,甚至打算结婚的女人。”

    三顺当然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彩丽说出这个名字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名字会从彩丽的嘴里吐出来。

    “这个女人回来了,就在不久前。所以估计你的自以为是也就到这儿了,三顺。”

    彩丽轻柔的语气并未让三顺感到舒服,三顺很快领会了彩丽所说的意思,她的心脏异常快地跳动着,但是她不想让彩丽知道这个事实,于是睁大眼睛用清清楚楚地嗓音说:

    “你自己知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只是的把我所得到的都还给你,如果这样做也错了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三顺的这位高中同学仍然是脸上挂着可爱的微笑,仍然是这样轻柔地说道:

    “人嘛,特别是男人,只要女人脸蛋漂亮,别的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说这句话的时候,彩丽脸上原有的可爱微笑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愤怒。她用愤怒的脸对着三顺:

    “偶尔会有喜欢你的人,不过这只是例外。真是不能让人理解,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女人,我在你大吃大喝、悠然自得的时候,尽我所能,又是减肥,又是去美容院,又是努力学习。为什么像你这种人能遇到帅哥,你有什么地方比我优秀?”

    看着彩丽把自己贬得一钱不值,三顺真想反驳她几句——我并非像你说的那样差,我也一直在努力生活。但是彩丽对三顺会如何回答好像一点也没有兴趣,她露出很自信的表情这样说道:

    “我会尽快找到让我满意的男人的,然后和他订婚并结婚。但是我会确认一下他的身边有没有像你这样的人。那个订婚蛋糕,真是太辣了。”

    在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后,彩丽露出了邪恶的微笑。她向三顺告别,在她给她送一了一枚无法承受的巨型炸弹之后。

    结完账回来的真贤拉着三顺的手,在一楼喝了还冒着热气的早咖啡。随着身体里的咖啡因的作用,她努力地想把刚才彩丽的对她说的那番话统统地忘掉。旁边又有早咖啡又有这么好的人,是多么幸福。我是两勺咖啡,配两勺糖、三勺咖啡伴侣,但是真贤却是一般的黑咖啡。这儿的咖啡和自动销售机的咖啡味道差不多,但为什么却这么贵?难道里边放的不是糖,而是金粉。

    或者不是金粉,而是……但是不管她怎样努力地使自己想别的事,结果脑子里回响的还是彩丽的声音。

    ——这个女人回来了,就在不久前。所以估计你的自以为是也就到这儿了,三顺。

    她的肩膀被真贤猛地拍了一下,浮想被打断了。顺着真贤手指的方向,她看见了窗外的风景,不知不觉地说了一句:“啊,好美。”

    他们坐的位子的对面是一个大的玻璃窗,透过窗能看到汉拿山。飘着云彩的汉拿山的风景真是很美,真贤看着远处的山,喝了一小口的咖啡说:

    “以前一想登山时,来到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这里。”

    “那一定很累了。”

    听了这句话,真贤做了一个像海盗似的表情说道:“原先我一直在医院里接受物理治疗,医生告诉我说在我出的这种事故中受这样的轻伤已经是个奇迹了。但不管医生怎么说,我还是不相信自己能恢复。突然有一天,在电视是我看见了这座山,瞬间我有了一种冲动,就是如果我能翻过这座山,我的病就会好,我的生命会继续下去。”

    听了这句话,三顺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远山。昨天的祝词明明说这座山的高度是一千九百五十米,是韩国最高的山。“真是个怪物,我用我健康的腿跟着姐姐去爬家后边的山都那么困难。”

    三顺低声地自言自语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真贤听见了,他笑了起来。他对三顺说:

    “以后我们一起去吧,坐在山顶吹风的感觉肯定和现在不一样。比起平地,山与天空的距离更近了,那将会是一种人间天国的感觉。”

    以后,以后可能和他一起来这座山,可能成为他的女人。但是不知怎么,以后这个词对三顺来说是那样的陌生。

    ——这个女人回来了,就在不久前。所以估计你的自以为是也就到这儿了,三顺。

    三顺觉得比起以后的事情更应该解决现在的问题,所以她放下咖啡杯,看着真贤的脸一本正经地说:

    “我想了很久,关于你的脚踏两只船的问题,我觉得短期内我能够接受,但是有一个条件。”

    就像三顺以前说过的一样,现在她二十九岁,已经不是能够无条件地等一个人的年纪了。虽然知道一直等下去是一种愚蠢的做法,但是三顺这样一直等下去就是想和真贤有个这样的约定。

    “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不是说来听听,是一定要听。如果不听……”

    “如果不听呢?你是不是又来胁迫我说要卖内脏器官?”

    对敢向自己提出条件的三顺,真贤没有生气。但是他感觉这个条件听起来很沉重,所以故意装做很轻松的样子。不幸的是三顺不是那种在严肃的时候能够开玩笑的人。

    三顺说:

    “如果不听的话,我不会再见你第二次。”

    什么话,该死的。虽然真贤在心里骂道,但还是倾听着三顺的话。因为现在他的把柄被三顺握着。

    “洗耳恭听,你说吧,是什么?”

    “那个女人回来,两个人见面后,如果有和我分手的想法的话,立刻就对我说。同时既见她,又见我,或者因为她的关系而对我说谎,那样绝对不可以。”

    “我不想再一次因为男人而受打击。我不想因为别的女孩子而受到我喜欢的男孩子的伤害。”当三顺听到了真贤曾经喜欢的女孩子回来的时候,她能要求的也只有这一些。

    接着真贤问三顺说:“如果我违反了呢?让我吃放了辣椒面的蛋糕?”

    而三顺也接着反驳说:“你看起来像个聪明人,却说傻话。我明明说过不见你,你能守约吧?”

    回答很生硬,就像是锥子也穿不透似的。但三顺就是这样想的。虽然觉得三顺对像闵贤宇那样的人,用在蛋糕上放辣椒面来报仇有些刻薄,但在这种情况下,天下无敌的妖怪玄真贤也没有法子了。就像她说的,女孩子受男孩子的背叛一次已经足够了。

    “好的,我守约。”

    面对真贤的回答,三顺静静地说:

    “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