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我叫金三顺 > 正文 > 第十一章 爱情(I amour)
第十一章 爱情(I amour)



更新日期:2021-07-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关于那甜和苦

    因为甜蜜,柔和,所以轻悠;

    但与此同时又稍苦,所以深奥。

    这蛋糕里蕴含着透过真爱能明白的所有东西。

    那天晚上,三顺结束约会回家后,从她手里接过蛋糕盒的二姐眼珠子敏捷地转个不停。

    “世真集团的二儿子?我好像从哪听过。这个,就是那个男人给你买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二英觉得妹妹提的问题根本不算是问题,所以回答道:

    “怎么知道的?看看这些东西就知道了嘛!你现在是欠了差不多五千万的欠债鬼,欠债鬼哪有那么多的钱去买这些昂贵的东西呀!既然是出去和男人见面,这一大束鲜花和一大堆蛋糕应该全是从那男人手里接过来的吧?”

    “姐姐好像真的能当侦探了。”

    二英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一边笑着一边换衣服的妹妹。

    “那么这一整天你和你的假男朋友都玩了些什么?”

    “还不是一些老套的约会方式,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

    往脸上擦抹卸装膏的同时,三顺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今天约会的情景:只有撑开两只手臂才能抱住鲜花,还有和自己一起欢度约会时光的对象。

    ——我们还只是交往了三个月,这个时候也正是出于好感而涌现的兴奋在一缕一缕繁殖的时候,所以雄性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雌性,是不会嫌弃肉麻举动的。那么接受吧。

    ——不要像傻瓜一样缩着肩膀,仰起下巴光明正大地坐着。如果只有你自己,你愿意怎样喊叫都与我无关,但我的爱人是不可以这样掉价的。

    ——你认为是和一个与乞丐没什么两样的家伙交往了吗?真是很庆幸。因为早就和那个家伙分手了。

    虽然直到现在还觉得真贤是人类中的一个妖怪,但是今天这个妖怪却显得格外的帅气。三顺一边抹雪花膏一边直直地盯着镜子傻笑,姐姐二英突然问道:

    “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啊?以前你不是说他是一个晦气的人吗?”

    “仍然挺晦气的,如果用一句话表达的话——是一个长得好但好像妖怪一样的人,是一个让人全然摸不着头脑的人,但是……有时候又看起来像个好人的人。”

    就是说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但是三顺咽下了后面要说的这句话。不过,虽然三顺咽下了想说的话,二英也能猜透,因为三顺是一个把自己的想法全都表露在脸上的人。所以即使三顺的脸上涂满了雪花膏,二英也能透过雪花膏看清妹妹的表情甚至于看看穿她的心思。

    “小心点儿吧。”

    看到姐姐突然间严肃起来,不知原由的三顺感到莫名其妙。

    “什么?”

    “叫你小心,千万别爱上那个人了。这种人是不把我们这样的人看作和他们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的。如果他们认为自己是地球人的话,就会把我们看作是火星或者木星上来的外星人。虽然你已经老大不小的了,但你是一个以为用真心就能做好每一件事的傻瓜呀,我是担心你才说这样的话的。”

    这的克是姐姐因为担心妹妹而说的话。二英是这家里唯一知道妹妹的契约的人。三顺能谋求到五千万块钱的事就算不跟别人说,也得跟眼光如电的二奶说。无比聪明的姐姐不相信妹妹因为运气好而能在银行借到贷款还债的事,还威胁三顺说,如果不说实话的话就把事情告诉父母。把事情的原委都向姐姐透露后,三顺还以为姐姐会在内心里骂自己是个“疯女人”,但是姐姐并没有骂人,只是像平常一样冷静地说道:

    “不需要用一年的时间还债。像你姐夫那样的人如果回国,慰抚金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只要几个月就可以了,你就坚持到那个时候吧。不过不管怎样,你,还是小心点儿吧。”

    直到现在姐姐还是对过几天就要三十岁的妹妹不放心,一边用很不放心的眼神看着她,一边说着“小心点儿”的话。如果是平常的话,三顺说不定会用“什么小心不小心的,你太夸张了吧!姐姐”来对答,但是现在的三顺却觉得姐姐说的话格外的刺耳,她有点不高兴地说道:

    “姐姐以前不也是觉得只要用真心去对待,一切就都会顺利的吗?”

    “所以姐姐就成现在这副模样、这副德性了呀。”

    说着那种话的姐姐,脸上饱含着种自嘲的表情。就像三顺说的那样,二英曾经觉得只要用真心对待,不管和谁都会有很好的沟通的。所以,作为做糕饼家的二女儿,她和一个注视自己很久的家庭富足的男人谈恋爱,最后结婚了。但是二姐后来以某种令三顺不能理解的理由提出要和丈夫离婚而回到了娘家。现在,二英再也不说像“只要用真心付出无论什么都能做成”这样的话了。取而代之的却是“鹪鹩追鹳,追着追着腿都会摔断”这样的话了。

    对于姐姐这样的变化,三顺的心情显得错综复杂。尽管自己也一直认为和那个叫玄真玄的男人最终结局只能是你地球和火星那样分开生活,但这只是自己心里的想法,谁都没当面对她说过这样的话,这次从姐姐那儿明确地听到了这样的实话,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想到这儿,三顺突然阻止了自己的想法。等等,不是滋味?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是在真正约会,而只是一场假的约会罢了。

    “你太夸张了,姐姐那个男人是个长得像美男子的妖怪,我向他借了五千万块钱的代价只是和他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罢了。除了这个没有别的了。”

    听了妹妹的话,二英半信半疑的看着三顺。妹妹面对的不是什么姻缘,而可能是被那男人迷住后再遭当头一棒的结局,所以她一定要让妹妹头脑清醒。经受大约二十秒左右姐姐那样奇怪的眼神后,三顺开始对姐姐发牢骚,说自己的脸都要被看穿了。姐姐那平静的嗓音在妹妹的耳边响起:

    “那就好。听说世真集团的二儿子,在几年着发生的哥哥和嫂子死去,自己也被送往医院抢救的那场惨不忍睹的交通事故之前,曾经有一段非常热烈的恋情。听说是格外亲热的关系,而且在小区内都传出要订婚的消息了。嗯,对了,难怪这个名字听着耳熟。”

    对于姐姐说的话,三顺并没有感到吃惊。真贤哥嫂的去世,因为车祸到现在还不能活动自如的腿,这些三顺已经都知道了。至于他曾谈过恋爱,对于一个三十二岁的男人来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谈过恋爱的话,那才反而觉得奇怪呢。况且我现在又不是和那个人在真正的交往当中,没什么啦。

    三顺擦掉粘在脸上的雪花膏以后,作出毫不关心的样子回答道:“原来是这样啊。”但是那天晚上,三顺、姐姐和侄子三人一起睡的时候,三顺看着天花板,开始空想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来。

    “说那妖怪有一段热烈的恋情,真是难以想像。”

    三顺感到姐姐说的那热烈的恋情是那样的遥远。热烈的恋情?那会是什么样的呢?

    不管怎么样,那天晚上三顺很长时间都难以入睡。

    没睡好觉的三顺比平常更早地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打开还黑暗的厨房的灯以后,耀眼的光芒洒在了三顺的头上。三顺穿上白色工作服,围上围裙,开始往烤板抹黄油。把黄油热一热,再把又白又黄的鸡蛋打破。然后把比早晨的阳光颜色更浓一点的鸡蛋液热一热,和融化的黄油一起倒入又白又细又滑的面粉中,用搅拌机像卷龙卷风似地来回搅拌。蛋液、黄油和面粉经过均匀地搅拌后被三顺入在烤板上推进烤箱里烤。

    做完这些以后,三顺松了一口气,她从自动贩卖机那儿买来一杯咖啡,然后走到散发出面包香气的烤箱旁边,用鼻子靠近使劲闻那烤面包的香气。三顺觉得这香气是哪儿都找不到的,是和妈妈做的大酱汤的香气不相上下的。那样香的味道就像是昨晚的空想一样,使她无法入睡。在这样的感觉中,三顺忐忑不安的心逐渐地平定下来。

    人们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往往会对症下药。那么如果这种不舒服不能用药来解决的话,就要另外想办法对付了。比如无节制地睡、吃,听音乐,大喊大叫……

    金三顺为自己开发的治疗法就是早晨在工作岗位上虔诚地工作。在自己真心付出几年的时间去爱自己的男朋友,但还是遭到失恋的时候;在明白自己思念的那个男人并不是一个好人的时候;在被工作单位开除的时候;在自己面临被从花圃家中轰走的危机的时候,三顺都像是咽救命药一般地吃饭、喝酒,并且在酒劲消失之前大清早就来到了这工作的地方。

    ——可是我今天是为了什么来这儿咽救命药的呢?

    把烤得又圆又软的海绵蛋糕切成两等分,并且在被切的那一面抹上用红酒调理的果酱后,三顺默默地向自己问道。为什么自己睡不着觉呢?昨晚姐姐说的话又在三顺的耳畔响起。

    ——那就好。听说世真集团的二儿子,在几年前发生的哥哥和嫂子死去,自己也被送往医院抢救的那场惨不忍睹的交通事故之前,曾经有一段非常热烈的恋情。听说是格外亲热的关系,而且在小区内都传出要订婚的消息了。

    想到这儿,三顺摇了摇头。因为那妖怪谈了一次热烈的恋爱?那段恋情都过去几年了,即使他现在谈恋爱的话,也没理由让我睡不着觉呀!因为那男人才睡不着觉,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嘛!就算假设是因为那个男人,我对那男人也没有什么非份的想法。也不是因为嫉妒,如果说是因为嫉妒的话,也不是嫉妒那个妖怪深爱的女人。我……

    正想到这儿,三顺的耳边响起了她现在非常熟悉的声音:

    “哦?这个时候你在这里干什么呀?”

    那个声音使三顺吓了一跳。似乎能读懂三顺的心思一样,三顺一直想着的那个男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不是和平常一样穿着整洁的正装,而是一身运动服的打扮。

    “你这样的打扮到这里来做什么呀?”

    “因为家在这附近,所以每天早晨都来慢跑。偶尔也进来看看。你知道现在几点吗?现在才刚六点。我还以为会小偷逢小偷呢。说真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看不出来吗?正在干活呢。对了,说自己身体不好的人还做什么慢跑啊。”

    像担心自己想过的东西要被看出来似的,三顺故意用一种比平常更生硬的语气回答道。男人仿佛没有觉察她的故意似的回答道:

    “越不好的话越要多动,越要打打油转一转。看来你是相当讨厌运动的吧?不做运动的话,不到几年就会变成一团肉块似的老大婶了。”

    感觉男人的视线正盯着自己围裙后的五花肉般的小肚子和圆滚滚的脸蛋儿后,三顺一直在不停地磨着牙齿:

    “我,你现在没有看到我正拿着刀吗?惹火正拿着刀的人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三顺挥着切水果用的小刀吼叫起来。真贤觉得三顺看起来很可爱,忍不信噗哧一声笑了。三顺对真贤说自己从早晨开始想起了一些制作蛋糕的新方法以至于手痒痒的一大早就来了。只是偶尔有这样的日子,所以要么张开嘴第一个尝尝自己做的蛋糕,要么赶快从这个地方消失掉。真贤当然选择了后者。

    那是一种很单调的Meringue,一种用白糖和鸡蛋清做成的奶油点心,和柔滑的果汁软糖相似。三顺还在白色的蛋糕上用烧红的小铁条做了一个菱形花,在菱形花中央插上了一层层用糖酒调理过的水果。虽然一大早不吃饭就吃蛋糕有点不习惯,但是真贤还是咬了满满一大嘴三顺做的蛋糕。

    “怎么样?”

    看着好像是刚交试卷的女生模样的三顺,真贤说道:

    “又香甜又微苦。后劲很足,真是与众不同。看模样觉得和Topaz(在调和蛋白里抹上用糖酒调制的菠萝酱的蛋糕)差不多,但是味道完全不一样。有什么秘决吗?”

    对于真贤的疑问,三顺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做法不能公开。因为这可是做生意的资本。”

    事实上她用干红酒(发苦味的红酒)代替糖酒放进了蛋糕里。尽管是又香甜又微苦,她还是想使蛋糕的味道更浓点儿。如果让小气的经理知道她把昂贵的红酒倾注在这蛋糕上的话,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眉毛可能就会皱起来。“又香甜又微苦”,真贤吃了三顺按照自己想的味道做的蛋糕后说出了那样的话,三顺感到很高兴。所以对于真贤提的下一个问题三顺已经能够温顺地回答了。

    “那么取个什么名字呢?”

    “爱情。叫I’amour”

    “爱情?”

    好像相当的肉麻,三顺向摇着头满脸讽刺表情的真贤解释道:

    “因为甜蜜、柔和,所以轻悠,但与此同时又稍苦,所以深奥。这蛋糕里蕴含着透过真爱能明白的所有东西。本来是要叫作爱情的悲伤的,但是因为它的主要味道还是香甜,在既有悲伤又有快乐的含义下,就随便叫做‘爱情’了。要叫它I’amour,怎么?不满意吗?”

    真贤目不转睛地盯着从一大清早就来到厨房围上围裙工作,把面粉、白砂糖和鸡蛋混在一起像耍妖术一样做成蛋糕并赋予其宏伟意义的三顺。

    透过那妖怪男人戴着的眼镜,三顺看到他的眼神变得又柔和又细微,像是快要笑的样子。但是真贤没有笑出来,他还是与平常一样,以明朗的表情边摇头边说:

    “没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越肉麻就越受欢迎”那是生意人真贤的想法,如果把蛋糕加以花头再出售的话,真贤预测将会在作为推荐点心的那天被顾客买走的。但是就在那天下午,一件推翻他预测的事情发生了。

    黄昏时分,在热闹拥挤的西餐厅里,事情因一位看起来很文雅的中年妇女的登场而开始了。

    “欢迎光临,顾客,请问是一位吗?”

    穿一身优雅,洗练的套裙,一只手提着小皮包,另一只手提着矿泉水瓶的女人是独自一个人来的。睫毛膏抹得完美无缺的她以犀利的眼神察看着每一张西餐桌。她的眼神是窥视食物的眼神。

    总之,那位女士根本不理会前来招呼的服务员,径直向其中的一张桌子走过去,她的高跟鞋发出嘟哒嘟哒的声音。终于到了她“眼定”的目的地。她在正面对面坐着亲密地一起分享牛排和鲑鱼的一对男女的餐桌前停住了脚步。那一瞬间,男人正接过同伴女友用叉子叉着送到嘴边的烤鲑鱼,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你好啊。那东西看起来挺好吃的吧?”

    听到女士咬牙切齿的声音,男人脸上的微笑全然消失了。

    “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背着妻子偷偷地在外面和情人情意绵绵用餐的男人如果被妻子当场抓获的话,不管是谁,都会像这个男人一样脸色苍白,嗓音颤抖。曾经和自己一起吃蜂蜜慕司、保证要让生活像蜂蜜一样甘甜的丈夫,现在居然在同一个地方和一个厚脸皮的年轻女人一起吃饭,俯视着丈夫的夫人终于用发颤的声音问道:

    “在这里正干什么呢?那个不要脸的贱货又是谁啊?”

    “老,老婆,这是一场误会。这一次真的不是了。我们是……”

    “我们?你居然能跟一个什么也算不上的贱货在这里一起用餐?”

    果真,男人盘子里的牛排和女人盘子里的鲑鱼混在了一起。什么关系也没有的两个人是不可能把自己吃的东西用叉子叉着往对方的嘴里送的。男人说的那番话对夫人来说,即使是对在后面看着的女服务员仁玉来说,都是荒唐的,缺乏说服力的。这时仁玉才发现,这对经常看到的夫妻是自己曾经无比羡慕的那一对。仁玉一直这样想着他俩: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丈夫竟然能在这样的特级饭店里请妻子吃饭,那个女人应该是多么的幸福!

    和以前美丽的脸孔不一样的是现在这位夫人的脸上已经悄悄地爬上了皱纹。她把自己手中提着的矿泉水瓶的瓶盖拧开,将里面的污水全都倒在了丈夫和他的怀念人身上。

    “哇!这是什么呀!这个,你疯了吗?”

    “疯的人应该是你!你这个大坏蛋!你怎么敢背着我干这样的事?像你这样的垃圾,成为污水是够格的了!去死吧!我叫你去死了算了!”

    女士用自己的手提包狠狠地扇打着被泼了一头脏水的丈夫。这时,那个曾和丈夫一起情意绵绵用餐的情人趁男人被妻子打的时候,飞快地往外面逃跑了。真贤暗中喊来的保安阻止了这场男人和女人的搏斗。

    大约发生在十分钟以内的这样的“武打”是Rivera店开张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职员们看了都直摇头。在所谓的“上流阶层”经常来的地方,受到如此羞辱的丈夫抬起手来,作出一副要打使自己丢脸的妻子的架势。但是他的手被“妖怪”经理给抓住了,男人最后只能气喘吁吁地对自己的妻子这样说道:

    “你还是抹黑你自己的脸走人吧。太丢脸了,还是快出去吧!”

    惹事丢人的到底是谁呀?听到那个男人说的话,三顺极其愤怒地想着。对于这种连把自己的妻子和情人领到同一个地方来的危险性都没有意识到,结果被当场抓住小辫子的男人所说的话,三顺不能认同。也许那位夫人也是这种感觉。

    妻子没有跟丈夫走,相反,她在丈夫坐过的地方一屁股坐下来,抱着头不停地哭了起来。时间好像突然停止了,西餐厅里所有的人在瞬间都停止了动作,人们的视线都转移到了正伤心哭泣的女人身上。

    就在那个时候,哭个不停的女人戛然停止了哭泣,用抽噎的声音对站在旁边呆得像木头一样的仁玉说道:

    “给我叫一下在这里工作的餐饮负责人。”

    “什么?”

    “你难道听不懂韩语吗?我要你叫一下以前给我和那个坏家伙做了蜂蜜慕司蛋糕的餐饮负责人!”

    接到命令的三顺顿时迷惘了。该不会是叫围着青色围巾的厨师长吧!不可能。像这种餐饮部的负责人,一般是没有客人叫他的。一位了不起的女士板起发青的脸来叫自己,而且她刚用脏水惩罚了犯了过错的丈夫,就算没有犯什么过错,三顺也开始紧张起来。带着紧张表情的三顺一出来,女士就用冷嘲热讽的语气问道:

    “像蜂蜜一样甜,这是我丈夫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

    “你的丈夫说想让自己的夫人度过美好的时刻,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个主意,这也应该算是合作的结果吧!”

    沉着点,沉着点。三顺一边在内心里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一边沉着地回答道。

    听到三顺说的“合作”这个词后,女士露出嘲讽的微笑反问道:

    “这么说,你俩是合起来拿我开心的吧?”

    从事服务业这一行,说这种话找碴儿的客人间或是能遇到的。遇到那样情况的时候当然是又疲惫又烦恼的。但是不知为什么,三顺觉得这一次找碴儿的客人很可怜。因此与脱口而出“顾客,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的情形相反,三顺以平静的声音这样回答道:

    “不是这样的,女士。最起码这是我的一片真心。有时候男士带女伴来,如果点对方喜欢的食物的话,我会用心去做的,听到味道很好这样的话,我会感到很自豪。嗯,只不过,像顾客您遇到的情况也是我没有意料到的。”

    “像我这样的情况?像我什么样的情况呀?”

    那时,三顺从心底里呼出了一口气:我有什么理由要在这不讲理的女士面前像只胆小的老鼠一样呢?虽然三顺也知道这位女士是平均每个月光临此地五次以上的VIP,但是她认为这位女士没有理由把愤怒的矛头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因此,三顺作了一次深呼吸,一边直视对方一边用清晰的嗓音回答道:

    “男士脚踏两只般的情况。”

    对于三顺毫不客气的回答,女士的眼尾开始哆哆嗦嗦地颤抖起来。女士发现了矿泉水瓶中还剩下的一点儿没泼尽的脏水,她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把这剩下的脏水泼向捅人心脏的这个矮胖的餐饮负责人的身上。

    “所以当卖场的成员们听到男士有外遇的传闻时,还曾想过是否要在他点的蛋糕里撒上一些辣椒面呢。但是,您是知道的,在我们的卖场里,对我们的VIP顾客是不允许有这样过分的行为的。所以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用为夫人您做香甜的蛋糕来代替了那样的想法,在那一瞬间想让您感觉到甜蜜和幸福。就像蜂蜜一样香甜。”

    “辣椒面?”

    女士奇怪地问道。三顺以一副对于自己的男人脚踏两只船的事情只有女人才能理解的表情说道:

    “以前我和我的朋友让搞外遇的男人吃过放满辣椒面的蛋糕呢!”

    有大概三十秒的左右的时间,那个地方笼罩在一片静寂之中。往搞外遇的丈夫身上泼脏水的女士好长一段时间盯着这位给搞外遇的男人吃放满辣椒面的蛋糕的女人。后来那静寂的氛围被那位女士“呵”的一声轻笑给划破了。在众人的注视下,她开始是“呵呵”地笑,过了一会儿,终于发出了“哈哈”的大笑声来。笑了大半天后,那位女士无语,好像还有什么令人流泪的事似的又开始“呜呜”地哭起来,这个女人可是又哭又笑了。不管哭也好,笑也好,女士同样都流下了眼泪。现在他们呆的这个地方是以极其昂贵的饭价而有名的,并且是有口皆碑的名人经常来的场所。在别人的眼里看来,这个某集团接班人的夫人一定是一个疯女人。

    真贤向服务生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不管怎么样到了要把这位女士赶走的时候了。三顺对真贤摇了摇头。以看起来显得特别匆忙的脚步走向厨房。没过多久,她手里托着一个放着一块白色蛋糕的盘子又一次出现,而且什么话也没说就把盘子放在女士的桌前。

    “这是什么?”

    因为只顾着哭,脸上被泪水冲开的粉哗哗地往下流,脸变得如同印花邮票的女士看到入在自己面前的白色蛋糕后,摆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问道:

    “这是新做的蛋糕,您吃吧。想让您吃完后振作起来。”

    对于餐饮负责人太突然的话语,女士好像觉得很可笑地问道:

    “你以为我是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儿吗?用一块蛋糕就能哄住我使我不哭吗?”

    对着说自己不像十三四岁的女孩儿那样好哄的女士,三顺作了以下回答:

    “我想让以前对我们店里的蛋糕非常满意的顾客尝一尝我的新作。在我们Rivera店里,这种蛋糕只送给最近遭到失恋的VIP女性。除了免费品尝一块叫作‘I’amour’的蛋糕以外,还能点一首给自己的心灵带来抚慰的钢琴曲。”

    正在哭泣的女士这时停止了哭泣,站在一旁同时听着这样话语的真贤微微地皱了一下他那浓密的眉毛。为失恋的女顾客举行的促销活动?不对呀,哪里会有连社长都不知道的促销活动呢?

    真贤用凶神恶煞的眼神怒视着三顺,三顺也不甘示弱,用同样的眼神怒视着真贤。

    坐在社长与餐饮负责人的眼战中间的女士用因哭泣而变得沙哑的嗓音结束了这一场眼战。喜欢免费的东西对于VIP顾客来说,看起来也是一样的。女士满怀期待地这样问道:

    “还能点歌呀?”

    对于顾客提的问题,三顺马上回答道:

    “是的,我们的社长会给您献上一场特别的演奏。”

    真贤真想使劲地捏一把冲着他微笑的三顺那胖嘟嘟的脸颊。没跟社长我说一言半句就在三秒之内搞了一个犹如晴天霹雳似的促销活动,现在居然还让我在大众面前敲打键盘。金三顺,你这个女人也真是的!

    可是,要看真贤使劲地捏三顺脸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又过了一会儿,不知从哪儿开始发出了激励他演奏的掌声。那一刻,真贤明白周边的客人和职员们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哼,挣钱的机器、冷血动物、相亲时把女对象当作公敌的玄真贤也能弹钢琴?一定,一定,一定要看一看。

    人们露出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真贤的脑门儿。他妈的,过了这关后,我决不会放过金三顺的。

    虽然内心里那样大声地喊叫着,但是对于从事了多年服务行业的真贤来说,他还是以端正的微笑走到了钢琴的面前。今天钢琴演奏的钟点工没有来,在有小提琴和大提琴演奏者的情况下,那个可恶的女人居然让我演奏顾客随意点的钢琴曲,分明是让我难堪,真是他妈的!

    咽下骂人的话,真贤在钢琴面前坐下了,并且露出好像将要融化的甜美的微笑向要点曲子的顾客说:

    “准备好了,请点吧。”

    “Overtheraiow,这首可以吧?”

    听到被点的曲子的名字后,三顺的心房嘎吱一声塌下来。如果说是偶然的话,怎么会这么巧呢?在真贤脸上挂着的端正的自信满满的微笑,或者可以说是阴险狡猾的微笑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个男人是不能承爱自己内心的绿化带被损坏的。看到真贤对她点的曲子作出的反应,三顺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不会又是学校的钟声叮叮叮吧?不可能是这样吧?”

    不知道这个妖怪男人会做出什么举动来,如果真的失态的话……想起来都觉得害怕。

    因此,三顺飞快地走近真贤,并且在表情僵硬的真贤的耳根边儿窃窃私语。三顺在他耳边儿说了些什么样的悄悄话,除了真贤以外,再没有别人知道了。只是能看到在听了三顺的话以后,真贤那硬板的表情渐渐地缓解了。真贤坐在钢琴前面,默默地盯着键盘,然后将视线飘向门口。过了一会儿,他的视线又回到了钢琴键盘上,手指开始触及键盘了。与此同时,他的嘴里开始流淌出以下的歌词:

    渺渺彩虹之上,

    有个在摇篮曲中听到过的美丽地方。

    ……

    这首歌曲给那失恋的女士带来一丝安慰,就像那块香甜的蛋糕给她带来的安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