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烙印时光 > 正文 > 番外二 你不同于别人
番外二 你不同于别人



更新日期:2021-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

    那天,颜景在姑妈的花店里帮忙搬东西,因为是新开张,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打扫,搬运,一直忙到傍晚,姑妈捶了捶背说剩下的她自己能搞定,他把最后的一点儿活儿干完,放心地走出了店门。

    呵气成霜的冬日,计程车也显得孤零零地,来来往往就那么几辆,竟拦不到车。颜景在原地踱了半天,终于还是朝公交车站走去。

    手机在这时响起来,他看了一眼,然后撇撇嘴蹙起了眉头:“喂?”

    “阿景,你在哪儿?”

    来电的是他如今的女朋友,许梦依。当初答应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她什么都好,长得漂亮,家境好,也很可爱,可是到后来他发现她真的不是一般的黏人。

    一天至少要打十几通电话,大部分的内容都是一样:“阿景,你在哪儿?”

    尽管有些不耐烦,他还是捺着性子解释道:“刚从我姑妈的店出来,怎么了?”

    “我买了礼物送给你,我在你家楼下,你快来。”

    “这么冷你等在我家楼下?你快回去吧,明天到学校了给我也是一样。”他劝道。

    “我已经来了,你快过来就是。”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放松了眉头,把手机放进兜里,上了停在他面前的一辆公交车。车上人不多,所以空位很多,但是他看到了一个人,那是个女孩,刚刚过肩的栗色头发,穿着西瓜红的棉袄,白色围巾堆到鼻子以下、嘴巴以上的位置,正闭着眼睛靠在一旁的玻璃窗上睡着了。

    ——画面宁静而美好。

    颜景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坐到她的身边。坐下之后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扩音喇叭在这时响起来,提醒着乘客到站的信息。她睁开眼,犹自带着朦胧的睡意,他注意到她的眼角有一颗细小的泪痣。

    她突然注意到身边的男生,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那么几秒,很快就收回去。

    不一会儿,扩音喇叭又响了。

    ——花园路到了,到站的乘客请下车。

    她站起身,拉了拉围巾,颜景自觉地侧过身,让她出去,这个邂逅一点儿悬念都没有,女生很快就消失在不远处的路口,拐个弯就不见了。

    颜景坐在位子上愣了半晌,忍不住自嘲地笑笑——他在想什么?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再一次见面。

    和隔壁中学打球赛的那次,一向自信满满的颜景,整场比赛都绷紧了神经。对面组的后卫,在整场比赛中担任了控球后卫和得分后卫的双重使命,球只要落在他手中,再抢回来的几率小得可怜,不过,最后他们以一分的差距小胜。

    结束的时候,同伴们都松了口气。同时也开始讨论起对面组的新后卫,那男生颜景从前没见过,好像是近来才出来活动。

    “这场球打得好险啊!”

    “对啊,他们的后卫是个新面孔,谁认识?”

    “我不认识,颜景,你知道吗?”

    颜景摇了摇头,故作轻松地说道:“要知道的话,咱们也不可能只赢了一分了。”

    “那是。”说话的男生情不自禁地露出得意的神色。

    因为两队共用一个更衣室的缘故,颜景在更衣室里看到了对面组的后卫,他从身边走了过去,颜景叫住了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嘿,你好,我叫颜景。”说完伸出手。

    男生也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你好,我叫季栩成。”

    季栩成。颜景在心里将这个名字默念一遍。

    “你球打得不错啊,以前没看到过你。”

    “我很少参加比赛。”

    “难怪了,不过实战经验也这么丰富也很难得啊。”

    男生笑笑,说了句:“我过去了。”接着朝另一边走去。

    离开更衣室的时候,颜景捡到了一张照片,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小孩儿,像是全家福的样子。

    照片中的男孩和女孩年纪还很小,不过模样和现在没多大出入,其中一个是季栩成,紧紧蹙着眉头,另外一个女孩,记起她样子的时候颜景忍不住心跳加快,脑海中闪过公交车上的女孩,她醒来之后看到身旁坐着陌生人,因而有些惊愕的眼神。

    ——如果说这就是缘分。

    颜景赶忙追出去,他知道季栩成还没有走远,果然,出了体育馆的门,便看到他的身影,他喊他:“季栩成。”

    不远处的身影停了下来。

    “你的东西掉了。”颜景追上去,把照片递给他。

    男生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谢谢。”

    “不用。”颜景笑了笑,接着问道,“这些都是你的家人吗?”

    季栩成摇了摇头:“不是,我寄住在叔叔阿姨家。”

    “哦。”颜景指着照片中的女孩说道,“那这个是谁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事后他觉得自己的理由简直烂到极点了,这样狗血又恶俗的勾搭方式亏他想得出来,不过季栩成这个人不爱多想,他继续回答颜景的问题:“这是我叔叔的女儿。”

    [二]

    不得不承认,后来接近季栩成也是因为想要打听到关于洛子初的消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是偶然间从妹妹的口中得知季栩成是她的同班同学,于是再稍一打听,便知道季栩成还有个青梅竹马,名叫洛子初。

    对于颜景来说,青梅竹马这样的故事只存在于小说里。

    和许梦依分手的时候,她站在他们从前经常去的公园里哭得像个孩子,她不断地捶颜景的肩膀,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没有什么理由,他只是不喜欢她了。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不曾喜欢过他,是朋友们在一起起哄,正好许梦依那个时候在追他,他只是不介意,有女朋友或者没有,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差别,她看起来也挺可爱,所以他就答应她了。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她忽然抬起头来,睫毛还挂着泪水。

    颜景愣了一下,被许梦依这样一问,他忽然也有点儿不明白自己的想法,那种感觉应该是喜欢吧,他从没追过女孩,可是这次他想争取一下,于是点了点头。

    “她是谁?她有什么好?”许梦依不依不饶。

    他忽然想到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只是安静地睡在那里,他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是一种不能解释的情绪。或者说,你喜欢的人,从看到她的第一眼你就觉得她与众不同。

    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暑假的时候。

    颜景正待在家里班无聊赖,打算等到傍晚阳光不那么强烈的时候去打球,却被妹妹从沙发上拉起来,说是要去公园里玩过山车。

    “你中暑了吧!”他白了妹妹一眼,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什么呀,哥,你一定要陪我去。”妹妹坚持着,不停地挠他的痒痒。

    “喂喂,你够了,我不去。大热天的凑什么热闹!”

    “你不是说你认识季栩成吗,我朋友告诉我他在那里,你可以约他一起去打球啊!”

    妹妹的话让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故作镇定地狐疑地看着她:“既然他是一个人,那你为什么还要我去?你不想和他单独在一起吗?”

    他知道妹妹喜欢季栩成,他也不反对,那个男生很优秀,撇开成绩好不说,模样也长得不错,而且还打得一手好球,这是最重要的。

    “哎呀,我让你去,肯定是有需要你的地方,他跟洛子初在一起,你得帮我找理由分开他们。”

    “好,那这个下午我想吃什么你包了。”

    “你个大胃王,肯定要把我是荷包吃空了,你自己看着办,我钱不够就把你抵押哪儿。”

    看着妹妹阴云密布的脸,颜景得意地笑了笑。

    他和妹妹在公园里闲逛了好几圈,故意装作是巧遇一样走近了季栩成他们。

    远远地,颜景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果然叫洛子初,今天她穿着简单的牛仔短裤和T恤,栗色的头发被束起来,然后别了一朵花,柠檬黄的花瓣衬得她的皮肤很白,然而,令他感觉到不舒服的是,她的手正挽在季栩成的胳膊上。

    打招呼之后,他忍不住问道:“这是你的女朋友?”

    他看到她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他因为她这个改变而感到庆幸。

    季栩成笑着搭上他的肩膀:“我们很般配吧?”

    “是啊,连我这么精明的人都会看错,你说呢?”他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从没有尝过这样的滋味,就像喝了一口老酒,被呛到狼狈不堪。

    她不喜欢他。从奶茶店的那次,颜景就知道了。

    当他在她面前坐下来,自以为潇洒万分地想要和她聊天的时候,她却露出了十分不满的表情,可是明明她的好姐妹易昕不是这么说的,她说她善解人意,开朗大方,绝对是个好女孩,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呢?颜景不明白。

    他郁闷了好久,甚至在心里抱怨她,可是她就像在他心里生了根,无论她身上的倒刺如果扎到他,他还是忍不住想她。

    傍晚的时候,他拿起手机给她发短信,他说冷笑话给她听,他第一次尝试着讨好自己喜欢的女孩,虽然有些累,可是当看到她说“我不讨厌你”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天,颜景在帮姑妈看花店,他打算挑一束花送给洛子初,没想到她的电话会打来。

    她似乎乱了阵脚,不断求他去看看季栩成,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能安慰她不要着急,他马上就联系季栩成。

    很快他便找到了住在酒店里的季栩成。

    “阿景?”看清是颜景后,季栩成很惊讶。

    门外的男孩气喘吁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三]

    宾馆的房间里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没吸入一点儿都会让人情不自禁地绷紧神经,颜景坐在床铺上,手指扣紧床褥里不能动弹。如果非要说性格的话,他是天塌下来也会安慰别人说“不要担心,要死我们一起,你并不孤单”的那种人,也就是说也许他看起来没心没肺大大咧咧,内心认定的事却不会被轻易撼动,可是当季栩成将他自己和洛子初之间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他的时候,颜景忽然有那么一丝绝望,他在心里自嘲地笑笑,却无法掩饰如同山顶泄洪一般的失恋情绪。

    他想,他是在自讨苦吃吗?明明有那么多选择,他却偏偏把心思全放在洛子初身上,明明知道她对自己没有感觉,他却可以一再忘记这些,一心一意对她好,她求他的,他会不遗余力地去做,他努力搜寻着所有可以让她开心的笑话,只有看到她的短信里有“呵呵”这样的词时,他就会更开心,这就是喜欢一个人,掏心掏肺地付出,却未必能得到等同的回报。

    他终于明白,感情这回事,根本就不是可以用来等价交换的。

    入夜后的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彩灯,五色斑斓的光线交织了头顶的天空,颜景拿出手机给洛子初打了一个电话,听到她的声音时,他恨不得马上就跑到她的身边,质问她:“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他说道。终究是无法问出来,因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颜景。”

    “别那么客气,阿成是我兄弟,应该的。”他故作洒脱地说道,“好了,很晚了,你早点儿休息吧。”

    挂掉电话,颜景忽然感到一阵惆怅,他记起那次捡到季栩成的照片时,他自以为是地想这或许是缘分,但是他忘了,第一次遇到洛子初时,她留给他的是不曾驻足的背影。

    那个晚上,颜景告诉自己,洛子初和季栩成都是他的朋友,一定是!必须是!他知道,她会幸福的,他唯一该做的只是祝福她。

    很快易昕生病了,那段时间是事情颜景这辈子都忘不了。

    易昕患上了白血病,医生说,她还可以活两年。洛子初和季栩成分手了,那天他在医院门口碰到失魂落魄的她,她倒在他的怀里歇斯底里地哭,他没忍住把她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感受到她在剧烈地发抖时,他竟也跟着难过起来。他想:如果你喜欢我,我一定不会让你这样难过。

    可是她毕竟没有选择他。

    她在他怀里一遍遍地说:“我还喜欢他啊,怎么办,小景。”他居然也跟着她歇斯底里起来,他贴着她的耳畔说:“让我来照顾你,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可是不久后洛子初就决定要走了。

    机场送行的时候,颜景忍不住抱住洛子初,他想喜欢一个人真是无可奈何的事。

    ——你知道吗,我曾无数次希望,能早一些遇到你。

    ——那样,也许一切都不一样。

    ——真的,我相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