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烙印时光 > 正文 > 第十一章 倒数
第十一章 倒数



更新日期:2021-07-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们绕了一大圈,却无论如何也走不到终点,你在哪里,在哪里,我是不是把你弄丢了。

    [一]

    虽说只是普通的伤风感冒,但是医生说恐怕会引起感染,硬是让洛子初在医院里住了一夜,她从小就怕打针这些的,对于药水味出奇敏感,所以住院对她来说简直是煎熬。

    一夜无眠。

    早上妈妈来接洛子初的时候,颜景过来了,他很礼貌地打了个招呼:“阿姨好。”

    妈妈对于一个陌生人一直都保持着距离,这是作为市长夫人的优越感,但这次她却也回了一个慈爱的微笑,对洛子初说道:“这是你同学吗?”

    “嗯,我的好朋友,颜景。”洛子初点了点头。

    “这是不错,难道有那么多的好朋友,过去那边你又要慢慢习惯。”这话是对洛子初说的。

    “妈,你先回去吧,我过会儿就回去。”

    “好,那我先把你的东西带回去,今天你爸爸要回来,我们等你回来吃中饭。”

    “阿姨,再见。”颜景微笑着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洛妈妈朝颜景摆了摆手:“小初,有空带同学回来吃个饭。”

    “知道了。”

    洛妈妈走后,颜景在洛子初的床边坐下来:“你妈刚才说你要过去哪边?”

    “我过段时间就要出国了。”她的声音轻飘飘的,不再像过去那样没心没肺,有时候她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人真的可以脱胎换骨。

    “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出国?小初,你和阿成到底怎么了?”

    见洛子初不说话,颜景轻轻地叹息:“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怎么了,但你们是我的朋友,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明明彼此喜欢,却纠结成这样,叫我怎么看得下去!”

    洛子初看着一脸烦闷的颜景,她觉得他都要想骂人的冲动了:“好啦,我们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很多事都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

    “你是说……”颜景蹙了蹙眉,“小初,那张照片我删除了,你不要多想,也许只是角度问题。”渐渐地他像是自己都不相信似的不再说下去。

    “你看,很多事情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她忽然有些心灰意冷,“而且,我和季栩成已经分手了,如果他真的和昕儿在一起,我也很开心。昕儿是我最好的朋友,又善良又漂亮,季栩成也很好,他们很般配。”

    是的,她早就这样想了,不是吗?

    颜景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有些怜悯地看着洛子初:“那我送你吧。”

    在医院门口碰到颜璐璐,这一次她没有化妆,素颜的时候她的皮肤很好,所以也很漂亮,只是怒气冲冲的。

    “你阿里干什么?”颜景下意识地将洛子初护在身后。

    颜璐璐咬了咬牙,一把推开颜景,恶狠狠地说道:“挡什么?我还能吃了她不成。”继而转过头,“洛子初,我有话要和你说。”

    “你最近是不是挺无聊的?”颜景毫不客气地瞪着自己的妹妹。

    “我没跟你说话,你不必这样。”颜璐璐头也不抬。

    洛子初淡淡地问道:“什么事?”

    “我希望和你单独聊聊。”

    “好吧。”洛子初看向颜景,“你先回去吧,改天我让我妈妈做好吃的,你来我家吃饭,算是最后的告别。”

    颜景点了点头,接着看向颜璐璐:“你不要再捣乱了!”

    颜璐璐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

    [二]

    “你怎么不骂我,你难道不生气?”颜璐璐有些狐疑地望着洛子初。

    此时她们正坐在医院六楼的台阶上,外面在下雨,没有别的地方好去,这里比很多地方都要安静许多。唯一的缺点是,回声真的很大,颜璐璐的声音像是被放进了扩音喇叭。

    “我真是奇怪,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要是别人早就被那张图片气坏了吧,你却还能若无其事地和我坐在一起说话。”她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一向话多的她这次也不例外。

    颜景错了,颜璐璐一点儿都不无聊,她分明在告诉别人她在挑衅。

    “那张图片是假的,我为什么要相信。”洛子初也不甘示弱。

    “谁说那是假的。”颜璐璐挑了挑眉,继而有些得意地说道,“你以为是用软件修改过的?呵——”

    “我不管是真是假,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至于还为了季栩成做这种事情吧。”

    被戳破了心事的人总是显得分外狼狈,颜璐璐恨恨地看了洛子初一眼:“当然不是,我只是看不惯你,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你,连我哥哥都中了你的圈套,你明明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你到底想不想好好说话!”洛子初气得从原地站起来。

    “生气了吗?你知道生气的感觉吗,我被你抢了喜欢的人,现在还要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哥哥为你做这做那,凭什么!”颜璐璐的眼眶开始泛红。

    这一刻,她其实一点儿都不可恶,只是不讨人喜欢,洛子初还是站着,淡淡道:“你不用做那么多事了,季栩成他不喜欢我了,你哥哥和我只是很好的朋友。”这一点她坚信,“我希望你真的不是因为季栩成才这么做,如果有一天我最好的朋友和他在一起了,也请你不要这么做,你的行为只会让人觉得你很可怜。”

    她匆忙转过身去,她知道自己的脸色一点儿也不好,能强撑着和她说那么多话,完全是希望她不要再乱来了。

    “洛子初!”颜璐璐抬起头来,楚楚可怜的,“你真的不想知道这张图到底是为什么吗?”

    洛子初有些生气,为什么要一再提醒她?

    “这一刻,我不想知道。”说完她就匆忙下了楼。

    她只是有些难过,选择放弃和被放弃的感觉完全不同,她真的不是无理取闹,她只是希望她爱的人幸福,仅此而已,却被季栩成认为是卑劣,她只是为这件事感到难过而已。

    到楼下的时候,颜景还没离开,他的手插着裤子的口袋在医院门口走来走去,一抬头便看到失魂落魄的洛子初。

    “小初。”

    洛子初微微有些惊讶:“你还没走啊,是在等颜璐璐吗,她还在楼上。”

    “不是,我在等你。”他的表情难道地认真起来。

    洛子初俏皮地睨了他一眼:“你是在担心我吗?拜托,那是你妹妹,又不是什么穷凶恶极的人。”

    “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送你。”他说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的,看了洛子初一眼后又匆匆忙忙地将目光落向别处。

    有那么一瞬间,洛子初几乎要怀疑自己坚信的东西了,她在脑海中挥走了那些胡思乱想,莞尔一笑:“那好,我们走吧。”

    她本来打算去看看易昕的,如果她现在醒着的话,她还可以是她自己就快要走了,但是又心虚地觉得季栩成或许会在那里。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很想见到他又害怕见到,不断告诉自己不可以见到,快要人格分裂一般的无力。

    从医院到花园路的19路公交,再往前面走十几米就有一个站台,她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放慢了速度停在那里,然后又加快了速度开走了,却没有着急去追赶。她想也许这会儿走走路也挺好的,她想颜景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那么就这样吧。

    “小初,你知道我是怎么认识你的吗?”颜景突然说道,继而有些缅怀地露出浅浅的笑容。

    洛子初侧首,微微扬起脖子看他。

    这个角度刚好看到他右耳的那枚银色耳环,准确地是不是耳钉,而是环状的,上面缀有细小的钻石,所以才会这么闪,比较女气的样子,戴在颜景的耳朵上却显得很帅气。

    “应该是游乐园那次吧。”如果她没记错的话。

    “错。”

    “不是吗,我记得之前没见过你啊。”

    “可是我见过你。”颜景看了洛子初一眼,卖了个关子。

    [三]

    这个冬天来得很早,带着微微落寞的积雪味道,其实距今为止也只下过一场雪而已,并且在第二天上午就万分迅速地融化了。

    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呵气成霜的低温。

    “已经出来了吗,会不会很不舒服?”洛子初左手拿着手机,右手将一件衣裳放进行李箱中。今天是易昕接受化疗的日子,也是洛子初将要踏上飞机的日子。医生说这次化疗结束,易昕的病情一定会好转,这样她就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呃——就是有点儿恶心。”易昕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阿成在吗?”这段时间她一直躲着他,只要他在易昕身边她就不会过去。

    “刚才还在,这会儿离开了。”

    “哦,我待会儿就过来。”洛子初说完将行李箱的拉链拉上,然后匆匆跑到厨房里,小心翼翼地把锅里炖的参鸡汤倒进了旁边的保温瓶里。

    “妈,我去一趟医院。”她边说边往脚上套着雪地靴,把围巾又重新绕了几圈,这才出了门。

    医院里的走廊长长的,光线暗了点儿,没能照亮这里,就会让人产生永远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病房里,洛子初看到了季栩成,她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反而松了一口气。其实也只是两个星期没有看到季栩成而已,他却像变了许多的样子,头发长长了点儿,侧脸变得更坚毅了些,见她进门,他也只是瞟了她一眼,接着看向易昕:“你的点滴完了,我去喊护士过来。”

    明白人都知道他是在逃开,洛子初是明白人,她的胸口忽然就痛了一下,和以往一眼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易昕有些不安地看了洛子初一眼:“小初,你来啦。”

    “嗯。”洛子初努力让自己的脸上绽开一个笑容,“看,我自己炖的鸡汤,不知道味道好不好,你尝尝。”她说完扭开了保温瓶,从袋子里取出勺子的时候险些拿不稳。

    终于盛好之后,亲自一勺一勺地喂她。

    易昕吃了几口,眼泪忽然就流下来,她接过洛子初手中的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猛地扑到洛子初的怀里:“小初,你真的要走了吗?我舍不得你。”

    她还没有和易昕说,应该是颜景告诉她的吧。

    “我也好舍不得你,你一定要好好养病,等我回来看你。”等我放下一切,我就来看你。她抱着易昕,怀里的女孩瘦得不成样子,依旧是一头乌黑的长发,并没有像易昕所害怕的那样全都掉光,只是失去了光泽而已,“昕儿,我走了,你和他要好好的。”

    “小初,你说什么?”易昕忽然感到害怕,她紧张地抓紧洛子初的手,一脸担忧地望着她。

    “我知道你喜欢季栩成,我由衷地祝你们幸福。”

    易昕有些生气地放开洛子初的手,脑子里乱成一团,胀痛得厉害:“小初,我不许你乱说,他喜欢的是你。”

    “你应该和他在一起。”洛子初柔声说道,易昕说的是他喜欢是你,原来是真的,她喜欢季栩成。傻姑娘,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

    “你是因为这件事才走的吗?”

    “不是,就算不是因为你,我们之前也已经有很多问题了。”她老是追着他跑,她想休息一下,“你不要多想知道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的幸福我说了算,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易昕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她点了点头:“嗯,你一定要记得回来看我。”

    “一定的!”

    今天下午她就要离开这里了,告别阳川的一切,告别他们的回忆,让它尘封紧时间里。

    洛子初走的时候,易昕坚持要出院送她,她可以走路,适当的运动也是可以的,只是她病恹恹的样子总叫人很担心,为此易昕还化了淡淡的妆,气色这才好了些。

    颜景也来了,他将双手插在兜里,表情有些伤感。

    今日真不是个好日子,其实她只是离开了而已,她的朋友一个个表现得很不开心就算了,为什么天空也露出了铅灰色的面庞。

    洛子初有些无奈地锤了下颜景的肩膀,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又不是再也不回来了,你干吗露出这样的神情?”

    “小初,你一定要回来看我!”易昕郑重地说道。

    “傻丫头,我知道,你放心,我、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她摸了摸易昕乌黑的长发,它有一种病态的慵懒的美。

    “小初,让我抱一下。”颜景异常温柔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颜景她都会想到季栩成,他真的没有来,这真的不是个完美的结局,她的主角没有出现,他曾占据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时间。

    她露出有些自嘲的笑容,说道:“好。”

    颜景走上前,给了洛子初一个大大的拥抱。眼泪就在这时不可抑止地流下来,就让她这样放肆地哭一次吧。

    海天一线,城市冰冷的建筑群逐渐消失在云层里。她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亲手抛弃了自己的爱情,她此生都忘不掉的爱情。

    那个人,她曾狠狠喜欢了三年,洞悉彼此最真实的喜怒哀乐。

    记忆中的画面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清晰起来——她喜欢的人朝他跑过来,额前的刘海被雨水打湿,随着小跑的动作肆意地扬起又落下,脚上三叶草的鞋子不时地陷入浅浅的水洼里,激起莫名的小水珠,绵密的雨水将他帅气的身形勾勒出一圈透明的轮廓。

    他来到她的身边,然后脱下身上的黑色外套,抬起手臂为她圈出一方遮风挡雨的世界。

    “走吧。”他轻声说。

    “嗯!”她缓缓地笑起来,嘴角有晨雾的气息。

    [四]

    高三的毕业典礼上,季栩成代表毕业生站在学校的大礼堂里发表毕业感言。

    整个大礼堂都被布置上粉红色的气球,所以的人都显得雀跃欢腾,除了毕业生以外,还有不少低年级学生也特地赶过来观看。

    季栩成将演讲稿放在一旁,站在话筒前面从容不迫地说道:“当这一天远去,我知道我们不会忘记彼此,你将成为我心中一首未完成的歌……”

    语毕,台下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有人甚至忍不住热泪盈眶。

    从后台出来,季栩成四处搜索颜景的身影,今天约好的一起去医院看易昕,那个家伙却不见了。有几个低年级的学妹本来在墙角窃窃私语,看到他走过来,立刻蜂拥而上,其中一个被其他人推到他面前,含羞带怯地说道:“学长……能,能把你的电话,或者MSN告诉我吗?”

    他微微有些错愕,继而想了想,把MAN的帐号写在那个学妹递来的纸上,粉红色的便笺本,缭绕着淡淡的熏香,不知不觉地窜入他的鼻子,他忽然记起洛子初也很喜欢用这种本子,同样是写电话号码或者记事……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把便笺递过去,女生接过之后万分高兴地按在胸口,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地说道:“学长,以后常联系哦。”

    他冲她们露出了一个笑容,女生们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季栩成抬起头,看向碧蓝的天空,洛子初,你现在还好么……

    半个小时后,颜景才姗姗来迟,气喘吁吁地站到季栩成的面前,头发还是湿的,却俨然换了一身衣裳,他笑了笑解释道:“篮球队里的那几个家伙说什么最后一次了,应该打个痛快。”

    “你是打架还是打球?”季栩成有些好笑地揶揄道。

    6月初的天气,云层变成一片一片的飞絮,规律而有层次地列成无数排。

    “喂,阿成,你真的打算报川大吗?”颜景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他从手里提的水果袋里拿出一个橘子来。

    季栩成白了他一眼,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橘子,放进自己的袋子里。

    颜景不满地扬起下巴:“就一个嘛。”

    无视他的幽怨,季栩成大步往前走:“川大也很好啊。”怎么说也是一类大学,是国家“985工程”和“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

    “真不明白你,明明可以读北大的,却要窝在这里,待了十几年你都没待腻吗?”

    “我看你是腻了吧,你报那么远的学校干什么?”季栩成有些无奈地看向他,如果是本市的学生,录取分数会比外省的学生要低很多,颜景分数也足够在本市进一个一类大学了,他却偏要跑去那个名字都没听过的二类学校。

    “我妈唠叨死了,我不想被她管着,有时候我真羡慕你。”颜景没心没肺地说道。

    季栩成没有说话,填报志愿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并不是没想过,可是心里还是残存着一丝执念,他想如果有一天她回来了,发现他不在这个城市里,或许她真的会就此远去,即使她其实早已离开他了,但是如果让他选择,他还是宁愿相信,他们从没说过分手,那段时间只是噩梦,他的小初还在会俏皮地对他粲然一笑,用异常熟悉的语气对他说:“嘿,我逗你玩呢!”

    两年前,洛阿姨站在他面前,向他缓缓陈述着他的身世时,他就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她选择自己,他不想让她为难。

    病房里,易昕刚刚接受完化疗,唇色白得像纸一样。易妈妈一脸担忧地守在她的旁边,怔怔地看着她。

    “阿姨。”季栩成看着坐在病床边的中年妇人,微微蹙了蹙眉。

    “小成,你们来了就好,我,我先出去一下。”她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然后从病房里逃出去。

    季栩成和颜景对视一眼,忽然感到一阵悲凉,去年的这个时候,医生说易昕熬不过冬天,可是她很坚强,一直坚持到今年夏天。最近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季栩成他们去看她的时候她总是沉睡着,偶尔醒来她总是要求上网,因为洛子初的MSN是亮着的。

    病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你们来啦。”说完挣扎着坐起来。

    季栩成赶忙过去扶起她,将枕头放在她的身后,他扶着她肩膀的时候,轻得感觉不到重量。

    “你不要多睡会儿吗?”季栩成蹙了蹙眉。

    易昕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毕业典礼结束了吗?”

    “嗯。”季栩成轻轻应了一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如果说得稍微多一点儿就会吵到她。

    “好羡慕你们啊!”易昕叹道,于是转头看了窗外一眼,那一瞬间,她的眼里仿佛有什么拉远了又拉近,很快被明亮的光线覆盖,出奇的亮。

    从进门开始,颜景就没说什么话,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一样,听到易昕说这话,他忍不住走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傻瓜,你会好起来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上大学。”

    易昕淡淡一笑:“快,把我的笔记本拿来,我要和小初聊天。”

    颜景有些心酸地取来易昕的笔记本,插上电源后又帮易昕登上了MSN,洛子初果然在,她的头像很快就闪起来。

    “昕儿,今天好些了吗?”接着她发来视频邀请。

    易昕高兴地按下接受键,画面里慢慢出现了洛子初的样子,从前及肩的头发长长了,被她胡乱地束在脑后,她抬手和易昕打了打招呼。

    季栩成的心突然慢了一拍,她,似乎过得很好。

    “你都不回来看我,我怎么会好。”易昕有些委屈地说道。

    视频中的女孩微微笑一下,继而安慰道:“我快毕业了呢,等这边的事情全部解决了,我就回来。”

    易昕不住点头:“小初,阿成他们也毕业了呢,今天刚刚参加完毕业典礼。”

    “是吗,太好了,我们都是大人了呢。”她看起来很高兴。

    季栩成定定地看着显示屏,舍不得移开,她更漂亮了些,明明还是那张脸,大大的眼睛,微翘的嘴唇,眼角一颗俏皮的泪痣,赖在他怀里扬起脸看他的时候,会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他恨恨地站起身:“我出去一下。”

    他不敢再待在病房里,内心膨胀的思念就快要让他窒息,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喊她回来,他很想她,撕心裂肺地想。

    颜景见季栩成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差,于是跟过来,其实并不是担心他会出什么事只是有一种感觉,他应该和他说些什么,他拍了下他的肩膀:“怎么了?”

    “你怎么出来了?昕儿一个人在里面……”

    “这一会儿不碍事儿的,你怎么跑出来了?”

    “没什么。”

    “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颜景大咧咧地把双手放在脑后,蹙着眉头想了想,“有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

    “什么事?”季栩成头也不抬地说道。

    “小初走之前看过一张照片。”那天的事,他一直都和季栩成说,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何况还是他妹妹干的,如果让阿成知道,他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她。

    “什么照片?”

    颜景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季栩成,继而有些认命般地闭上眼睛,准备受季栩成重重挥来的一拳,可是想象中的痛楚并没有到来。他睁开眼,季栩成的眼底像燃起了一团火,熊熊燃烧着,他狠狠地瞪着他,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颜景叹了一口气,他想季栩成这回一定恨死他了,那张照片是璐璐处理过的,季栩成只是做了一个俯身的动作,被那个丫头借位拍下来,又用软件处理过,就变得异常暧昧。

    虽然不知道他和小初之间的来龙去脉,但是,这件事说起来一点儿都不小,为了维护自己的妹妹而隐瞒了这件事,他忽然觉得自己错得离谱!

    他有些失魂落魄地往病房的方向走,口袋里手机开始拼命地震动起来,拿出来一看,竟是季栩成。

    “怎么了?阿成。”他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

    “小景,昕儿他……”

    [五]

    小初,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不在这人世了。

    我一直等着你,终于还是没能坚持到你回来,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你还好吗?

    你为什么不愿意回来,是不是在生我的气,你离开的日子里,我没有一刻不在后悔,如果那一天我没有点儿头,你是不是就不会走?我很卑鄙吧,你很生我的气吧,我也讨厌自己,讨厌这样的自己,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让你走。

    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当我终于明白没有什么呢比得上你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已经离开我了,我想上天给我最后的时间是要我学会珍惜,然后让我告诉你。

    如果他还是你喜欢的人就不要再放弃了,我会在天堂看着你,我希望你比谁都幸福,你们要珍惜彼此,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你一定会答应我吧!

    我最好的朋友,小初。

    昕儿,昕儿,我一点儿都没有怪你,真的……你怎么可以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怎么可以……

    你已经在天堂了吗?那里是不是很温暖,是不是像阳川一样美丽,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是最好的朋友,你不要忘记了,下辈子我们还要做最好最好的姐妹。

    异国的公寓里,洛子初正坐在电脑前泣不成声,那封邮件的结尾是一张她们两个的照片,易昕的笑容那么灿烂明媚。眼泪止也止不住地流着。她的朋友死了,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她言笑了,她好想她,开始她该去哪里找她呢?

    过去的景象都历历在目——小时候,她们曾在一起在河水里摸泥鳅;长大一点儿她们喜欢讨论某明星的八卦,去买明显的贴纸,贴满桌子和文具盒,然后比谁的更多;再长大一些,她们会一起去逛街,买好看的衣裳和裙子;最后,她们终于迎向爱情,她们喜欢上了同一个人——这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