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烙印时光 > 正文 > 第八章 深爱
第八章 深爱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温柔的时光如同你的眼神,漫长,深邃,不可捉摸,却让人想要珍惜,纠结着过往与现在,分不开的,是你和我的心。

    [一]

    也许就这样也未尝不可。

    想要见季栩成的心情也要努力地收敛一点儿,如果可以保持每个星期见到一两次面,也许会比天天腻在一起更好。

    从转校那天开始,妈妈便向单位申请工作调度,于是洛子初只要一回到家便可以看到妈妈的身影。学校路程远,洛妈妈又舍不得女儿在校住宿,甚至请了个专门的司机——老徐,接送洛子初,这样一来,时间便显得紧张,任何时候都挤不出空闲来。

    但是如果易昕来看洛子初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即便是再想管束女儿,洛妈妈毕竟不是那种保守固执的父母,在与人交际这方面始终为洛子初留有余地,所以如果易昕一来,洛子初便可以放心地和易昕一起逛逛街看电影为由偷溜出去和季栩成他们会合。

    阳川一中对面的一家奶茶店。

    不同于其他一站式的奶茶小店,这家店里有足够大的空间放置将近十几张桌子,另外在吧台附近设置了长长的吧座,颇有些蓝调咖啡厅的味道。

    墙壁上贴着深蓝色的壁纸,用手指触摸的话可以感受到凹凸不平的繁复花纹,墙壁上一米多高的地方每隔一个位子便放一个灯箱式的艺术广告,有某某明星的签唱会海报,又或者奶茶店内部的活动海报,甚至包括阳川高中校园内的一些活动也会在这里贴上通知,还有贴心的板块上写着某某顾客生日快乐的字样。

    各种各样的信息应有尽有。

    洛子初咬着嘴里的吸管,却一口果汁也没有吸进嘴里。所以人的目光都落在颜景的身上,洛子初自然也不例外。

    “趁蔡头不注意我把他的答案拿来对了一下,错误率在20%左右吧,这次我是没问题了。”话题围绕着最近一次模拟考,颜景自信满满地说道,而他口中所说的“蔡头”指的是他们的新班主任蔡姓老师,被他们戏谑地称为“蔡班头”,最后索性直接喊成“蔡头”。

    “哥,你胆子也太大了,老师眼皮底下偷看他的答案?”说话的是颜璐璐,刷上睫毛膏的眼睛随着说话的表情一眨一眨地抚媚动人,看起来像是一直看着颜景的样子,余光却若有似无地瞟向洛子初的位置。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季栩成的位子,因为紧挨着洛子初右边的是季栩成。易昕坐在洛子初的左边,而颜璐璐则坐在易昕的对面,这样一来,视野便很轻易地将洛子初囊括在内。

    “哈哈,我是谁呀。”颜景扬起招牌式的温暖笑容,洁白的牙齿为他明朗快乐的模样增色不少,他右耳上的银色耳钉时不时折射着微弱的星光。

    “我看未必啊,没准儿你们老师忽悠你呢。”心不在焉地开着无厘头的玩笑,颜璐璐说完又吸了一口杯子里的芒果味奶茶。

    “你们已经这么快就考试啦,我们都还不见影呢。”洛子初接下话头,因为微微感觉有一些融不进他们的感觉,便觉得再不说话就好像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了一样。

    “这只是一次摸底考试啊,和我们初中一样,到时候会重新安排班级的。”易昕抬起头来,接着问道,“小初,你们学校没有吗?这种考试应该每个学校都会有的吧。”

    “不知道,还没有通知呢。”事实上她也不太关心这些事情,到新学校之后对校园生活隐隐有些丧失了兴趣,总是打不起精神来。

    “有些学校制度不同吧,可能她们学校不需要考试。”颜璐璐马上接过话来。这次聚会颜璐璐的话格外的多,她一向很活跃,这也难怪。

    不一会儿,话锋又落到洛子初的身上:“小初,你在学校有没有人知道你呀?”问话的是颜璐璐,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总之桌上的气氛一时不太对。

    “笨蛋啊你,看不出来吗?小初和小成在一起了,你迟钝啊!”颜景毫不客气地敲了妹妹一记。

    “哎呀,我不知道嘛!”颜璐璐蹙了蹙眉,委屈地嚷嚷道。

    “好了,好了,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老老实实地摆平你的那些追求者吧。”

    “喂,哥,你不要老是揭我底嘛。”

    在座的人都听得出她的话是针对颜景的前一句,毫不矫揉做作地承认自己喜欢一个人,就算知道对方已经有了女朋友也依旧不死心,不轻易放弃。

    颜璐璐白了颜景一眼,她眼底的动容被掩藏在冰蓝色的美瞳后面,白皙的面庞上很快就牵起一个毫不在意的笑容:“不要介意啊,小初。”

    洛子初没有说话,只是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然后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果汁,心里的不适感很快被果汁的酸甜味覆盖。

    她想她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这样无动于衷地任由颜璐璐对自己耀武扬威,虽然很显然她并没有什么底气,毕竟她的季栩成喜欢的是她,心里也只有她,颜璐璐这样做只是徒增可怜而已,但是一直以来的冷眼旁观,让对方对自己越来越毫无顾忌,总该让她明白一点点什么叫知难而退吧。

    “今天你们都没课吗?”洛子初转移话题,虽然是双休日,但是听说阳川高中的课外活动很丰富,这也是洛子初一直向往的原因之一。

    “我有呢,因为报了补修班所以下午有自习课。”颜璐璐皱了皱眉,一副伤脑筋的样子。

    “是吗,我也报了,我报的是化学补修。”说话的是易昕。

    “这么巧,我也是。待会儿你要是先到就帮我占个位子吧。”颜景绽开一个讨好的笑容。

    “嗯,没问题。”很显然,比起颜景易昕对这门课的兴趣要大得多,说完她转头看向季栩成,“阿成,你没课吗?”

    “本来有,现在没有了,我跟老师请了假。”“喂喂,不带这样的,优等生就可以随便逃课么?”颜景不满地嚷嚷。

    “没那么夸张,只是我要陪小初。”季栩成含着浅笑淡淡道。

    洛子初别过脸,看着季栩成问道:“真的?不上课没关系吗?”

    “嗯,今天没关系。”

    “那就好。”洛子初咧开一个灿烂的微笑。

    季栩成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没入她顺滑的头发里轻轻地揉了揉。

    “喂喂,你们也太旁若无人了吧,这样在大庭广众下眉来眼去?”颜景咬咬牙,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呵,小景,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季栩成开玩笑道。

    “是是,你就得意吧!”颜景站起身,拉起椅子上的薄外套,正欲转身离去。

    “喂,干吗去?”

    “我啊,还是去找篮球陪我吧!”说完很快便消失在门外大片的光线里。

    [二]

    颜景走后,颜璐璐也不再多留,打了个招呼后便施施然地离开了。半个小时后,易昕看了一眼手表,惊恐地发现快要上课了,接着也急忙和他们打招呼,然后离开了。

    洛子初坐在位子上表情复杂地问道:“那我们去哪儿呢?”

    “去海边吧……”

    “去海边?”

    “嗯,夏天就快结束了,慢慢地越来越冷,到时候想去倒去不成了!”

    “嗯,好!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好!”洛子初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走吧!”季栩成微笑着拉起洛子初的手。

    然而天公不作美,刚出了奶茶店的门,天空竟然飘起密密麻麻的小雨来,眼前的世界被蒙上一层淡淡的白雾。

    “下雨了,我们都没带伞,怎么办呢?”洛子初伸出手,越过棚顶的遮掩在雨中挥了挥。

    “海边去不了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嗯,也好!”

    “你在这等着,我去拦车。”

    季栩成说完,便跑到前面不远的花坛那儿拦车,很快便拦到了一辆红色的的士,只见他看着司机摇下来的窗口然后交代了几句,便又冒着雨小跑了回来。

    额前的刘海被雨水打湿,随着他小跑的动作肆意地扬起又落下,脚上三叶草的鞋子不时地陷入浅浅的水洼里,激起莫名的小水珠,绵密的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将他帅气的身形勾勒出一圈透明的轮廓。

    他来到洛子初的身边,然后脱下身上的黑色外套,抬起手臂为她圈出一方遮风挡雨的世界。

    “走吧。”他轻声说道。

    有细密的雨水砸在小腿上,冰凉凉的感觉钻进皮肤里,洛子初歪过脑袋看向季栩成。她喜欢的男孩,有异常好看的侧脸:紧抿的唇,不笑的时候可以很帅很帅,笑的时候又可以很温柔;深邃专注的眼神,明澈得如同清晨的阳光。

    只是这样看着他,一切都仿佛很美好。

    该死的天气因为突如其来的雨水渐渐冷起来,洛子初只穿了件果冻色的连衣裙,原本以为今天会是个好天气,为了美美的所以连外套都省了,此时温度骤降,她不禁感到丝丝凉意。

    “头发湿了会不会很冷?”她伸出手替他擦去额上的雨水。

    季栩成搓了搓头发,道:“还好,你呢,就穿条裙子可以吗?”

    “没办法,我不想回家,回去就出不来了。”洛子初挽起季栩成的手轻轻地靠在他肩膀上,懊恼地说道。

    “呵,那这样吧。”

    “嗯?”洛子初疑惑地抬头。

    “司机师傅,到美泰广场。”

    因为下雨的关系,美泰广场的人很少,一下车,季栩成便拉着洛子初往步行街里冲,两个人一路来到“大嘴猴”的专卖店,店里的顾客三三两两,拉开门迎面便有店员喊“欢迎光临”,季栩成看了看情侣装的地方,然后指着墙上挂的一套情侣装对店员道:“帮我们拿个合适的尺寸。”

    店员微笑地说道:“请稍等。”

    付完账之后,店员好心地把季栩成湿掉的衣服用袋子装好,然后微笑着交给季栩成:“欢迎下次光临。”

    穿着一模一样款式的衣服,他紧紧拉着她的手,洛子初看着橱窗的玻璃上映出她和季栩成的影子,嘴角不知不觉中勾起了一抹明媚的笑容。

    美泰广场的三层是电玩城,电影院在四层,就在他们踌躇着到底是该先去打电玩还是先去看电影的时候,洛子初忽然注意到,广场入口处的电子横幅上滚动着“经典重温,今天特别场《大话西游》重上荧幕,地点:美泰广场四层星华影城”的字样。

    所谓的特别场,是影院为了回馈观众,设定在规定时间内所以场次都享受半价优惠。偶尔也会有免费的机会,但是放映的大都是不是最新的电影,而这部《大话西游》更是很多人都看烂了的片子。

    看到这个名字,洛子初忽然想到很久之前,彭晏整天嚷嚷着要自己去看,那个时候洛子初对星爷的无厘头搞笑并吥感冒,所以尽管彭晏提了很多次她都没有看。一想到这里,对这部片子忽然有种亲切感,而且因为是半价,又觉得很实惠,洛子初于是提议道:“我们去看这个啊。”

    季栩成挑挑眉:“《大话西游》?”

    “嗯,你看过吗?”

    “没有,以前听颜景提到过。”

    “彭晏以前也老跟我推荐呢,半价场我们去看看吧。”

    “可是,这边有部关于吸血鬼的新片,你不想看吗?”季栩成指着一旁的那张巨幅海报。

    “吸血鬼的吗?”洛子初顺着季栩成的目光看过去,一看到电影的名字忽然又丧失了兴趣,“《暮色3》哦,前几部都没看。”

    “呃……这个片子有好几部的。”

    “你都看过啦?好看不?”

    “我兴趣不大,想到你喜欢吸血鬼题材所以问问你,既然你不想看那我们就去看《大话西游》吧。”

    “嗯!”

    偌大的电影院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电影已经开演,两人找了靠后的位子坐下来,洛子初抱着季栩成刚买的爆米花,开始饶有兴趣地看起来。

    电影的前半部分都是搞笑的片段,可是对于这部经典洛子初并没有感到很震撼,不知道彭晏所谓的“真的很精彩”这一结论是如何得出来的,看到一半的时候,洛子初甚至又看不下去的冲动,直到电影快要结束。

    紫霞仙子死了。

    孙悟空被月光宝盒带回到至尊宝和紫霞仙子刚认识的时候,他看着依旧喧闹如故的小镇,过去的那段日子好像从未上演过,所经历的一切如同一场大梦。当看到紫霞仙子和至尊宝站在城楼上的时候,他放弃了所谓的使命,刻意忘掉自己是孙悟空的事实,施法扬起漫天尘土,蒙蔽了世人的眼睛,更蒙蔽了他自己。他俯身到至尊宝的身上,给了紫霞仙子一个深长的吻。

    镜头适时捕捉到一个特写,吻着紫霞仙子的“孙悟空”紧紧地蹙起了眉,那一瞬间,洛子初的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接着,电影在一段催人泪下的音乐声中进入尾声,孙悟空离开了。

    比任何人都要想拥有你,比任何人都更想留在你身边。

    就让我这么放肆一次。

    “呵,傻瓜,怎么看这个都哭了?”季栩成抬手擦掉洛子初脸上的泪水,有些忍俊不禁地说道。

    “很感动嘛。”电影带来的揪心感,久久都难以平复。

    “这么容易就被感动?”季栩成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

    “什么呀!‘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她说我爱你,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这样的话,你会说吗?”

    季栩成摇了摇头:“不会。”

    “就说嘛,哼。”

    “因为我从没想过会离开你,我要我们一直在一起。”

    电影院的告白,如同偶像剧里的浪漫场景,昏暗的光线掩盖住了脸红,洛子初绽开一个甜甜的笑容:“我也是,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

    [三]

    出了电影院,发现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因为实在想不到可以去的地方,两个人又一头扎进了电玩城。五光十色的聚光灯切换角度变换现状,动感的背景音乐和着人声听起来嘈杂而喧闹。因为很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玩了,洛子初忍不住的有些兴奋,拉着季栩成将所有好玩的都玩了一遍。

    有些项目一局过后机器里会根据玩家的成绩,突出一定数量的积分劵,利用这些积分劵还可以去柜台兑换一些小礼品。比起其他的项目,有趣度和容易度都比较高的应该属仍篮球了,因为季栩成一向都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在两米多的距离外将篮球投进篮筐里对他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于是两个小时之后,洛子初手中的积分劵终于可以兑换一个零钱包了。

    说是零钱包,但却和普通的钱包一样是折叠式的,有放纸币的地方,身份证和卡的地方,还有侧边放零钱的地方,总之还是很精致的,洛子初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发现美中不足的是放相片的部分却还找不出可以放进去的相片。

    “季栩成,我们去照相吧。”洛子初眨了眨眼睛说道。

    不等季栩成回答,洛子初便拉着鸡中翅从另一边的门离开电玩城,径直来到一加大头贴馆。

    这会儿,大头贴馆里挤满了人,大都是情侣关系的人,成双成对地挤在一大面墙的面前,洛子初忍不住的好奇,见有几个人离开了便让季栩成先找版面,自己走过去补上空缺。

    那是满满一面墙的大头贴,应该是来过这里的客人照的,甜蜜、搞怪,各种不同的脸孔,生动活泼,让洛子初忍不住的开始在心里研究起来,待会儿该照什么样子好呢。

    不一会儿,季栩成便过来了:“选好了,走吧。”

    “嗯嗯。”洛子初点了点头,心里却还在盘算着该怎么照比较好。

    照大头贴这种事,毕竟是即兴的事情,所以洛子初想了半天该怎么照都没有派上用场,画面中的她挤眉弄眼,和季栩成勾肩搭背,总之看起来,比起恋人,他们看起来更像好朋友才对。

    因为以往和易昕在一起照相,两人绝对是搞怪二人组,摆出来的POSE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那些习惯延续到现在,以至和季栩成照出来的这版大头贴,除了个别的几张以外,其他的看起来都比较奇怪。

    打印机在“唰唰唰”地响,大头贴在这个过程中缓慢地显露出眉目。

    店里只有老板娘一个人,一时间很多人要将照片传上网,她实在太忙了,大头贴印好后好半天都抽不出身来贴膜。终于忙完了,她看着手中的照片忍不住的赞叹:“啊,拍得真好,能让我们贴在照片墙上吗?”

    “哦?”

    “贴上去的这张是不算钱的,我们店经常会挑出顾客们拍得好的大头贴贴在那面墙上。”老板娘说完,指着洛子初刚刚看过的那面墙,“可以吗?”

    洛子初看了季栩成一眼,像是在征求意见。

    “可以。”季栩成微笑道。

    “谢谢两位。”老板娘说完,很麻利地又印了一张,然后递给季栩成道,“那麻烦帅哥帮我贴上去吧,那边有点儿高我贴不上。”

    “嗯。”季栩成接过大头贴,走到那面墙跟前,轻而易举地贴了上去。

    洛子初望过去,季栩成穿着和自己同样款式的蓝色的大嘴猴外套,微微仰起的侧脸精致得如同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黑色的头发被屋内的光线映出一层淡淡的亚麻色,举起双手的样子将他的身形拉得笔直修长。

    “你的男朋友真帅啊!”老板娘凑到洛子初的耳边,眨了眨眼,语调神秘地说道。

    洛子初忍住心里的悸动微微一笑:“谢谢。”

    老板娘把照片裁剪好,递给洛子初。

    洛子初从中挑了一张最大的,可以刚好插入钱包里放相片的夹层。

    照片里,男孩将女儿圈在怀里,下巴轻轻搁在女孩细巧的肩上,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女孩幸福地咬着唇,眼角弯得像月牙一般明媚温暖。

    公交车上。

    洛子初显然是玩累了,一不小心靠在季栩成的肩上睡着了。

    40分钟的路程里,各个站上车的人渐渐挤满了车厢。

    窗户上蒙了一层水气,耳旁是雨水滴答滴答的声响。季栩成忽然记起三年前也是这样,他们第一次去旅行,因为起得太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好笑的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小心翼翼,一动都不敢动。

    握紧她的手,感觉到她均匀而轻柔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他坚信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他们在家的前一站下车。刚刚睡醒的洛子初因为陡然接触到车外湿冷的空气,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难道感冒了?”男孩边说边将女生外套的拉链拉上。

    “应该不是吧,我哪有那么脆弱。”洛子初皱了皱鼻子。

    “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着凉。”

    “嗯,那我走啦!”洛子初吸了吸鼻子,边走边回头向季栩成摆手,看到他始终站在站牌那里,眼眶忽地有些热热的。

    快要转弯的地方,洛子初加大了挥手的力度,依依不舍地看了季栩成好久,终于一转身,走上回家的那条长长的小路。

    她走得很慢,尽管她现在冻得直哆嗦,可是似乎早一点儿回家,就可以暂时忘掉季栩成似的。因为她不可以在妈妈面前露出一丁点儿异样,如果开心或失落的表情太明显,恐怕又会被怀疑吧,她不知道妈妈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四]

    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洛子初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有些错愕,虽然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但总归是很开心。

    “颜景?你怎么在这儿?”洛子初瑟缩着身体问道。

    颜景皱着眉头打量了她一眼,继而用有些责怪的语气道:“你搞什么,就穿这么点儿出门?”

    洛子初耸了耸肩:“我也没想到会突然降温,所以也没有准备啊。”

    她冷得跺了跺脚:“你怎么会在这儿?”

    “呃……”男生有些吱吾地用手挠了挠头,“走着走着就到这儿了。”

    “去我家坐坐吧,我们聊聊天。”洛子初提议道。

    “嗯。”

    洛子初按了按门铃发现没有人在家,于是从包包里掏出钥匙开门,妈妈不在,很好,免得她看到颜景又会胡思乱想。

    洛子初倒了杯热水,招呼道:“颜景,你随便坐,我去换身衣裳就下来。”

    “嗯,知道了。”

    洛子初换了一身居家的运动服,把夏天穿的凉拖甩到一边,大大咧咧地踩着棉拖鞋就下楼了。虽然气温突然接下来了,但是怎么说突然穿棉拖鞋还是有些怪怪的,这种天气让人很矛盾。算了,还是棉拖吧,刚刚在外面走了一趟,穿上棉拖暖一暖。

    洛子初从楼上下来,发现颜景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什么,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相册。相册怎么会在沙发上,难道是妈妈在看?

    “你看的那张是季栩成刚来我家的时候。”洛子初拣起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盘着腿随意地坐在颜景旁边,指着其中一张说道。

    照片里是一家四口,准确地说是看起来是一家四口。

    并不是规规矩矩的那种照片,通过周围的场景——草地、桌布、篮子,看得出照片是露营的时候照的。照片中小女孩被一个少妇抱在怀里,仰着面孔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而其中的小男孩则是面无表情,微微蹙起了眉头,中年男人坐在他旁边,将打手放在他孱弱的肩上。

    “阿成那个时候真瘦。”

    “啊,是啊,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真觉得一阵风就能把他刮跑。”女孩陷入回忆里,歪了歪脑袋说道。

    “你没怎么变。”颜景用手指摩挲着照片,笑道。

    “嘿嘿。”洛子初回以一个傻笑,“对了,你下午不是有课吗?怎么会走到我家这边的?”

    颜景合上相册:“课程提前结束了,这附近有朋友,来看看他,不知怎么就走到你家来了。”

    “女朋友?”

    “不是——”颜景无奈地拖长尾音,“是男同学,我可没什么桃色新闻哦。”

    “真可惜呀!”

    “可惜什么?”

    “像我们颜景这么好又这么帅的人,没有一个女孩能掳获你的心难道不可信吗?”洛子初作出十分困惑的表情,摇了摇头。

    “哈!说什么呢。”颜景敲了一下洛子初的脑袋,“我啊,是在守身如玉。”

    “真的?瞧我发现了什么,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通知给易昕,让她传播出去,你们学校一定有一大把的芳心要碎了!”

    “喂,别那么夸张好不好,。”颜景哭笑不得,本来有些郁结的心情被她逗得全无踪影。

    “我哪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妨告诉我是谁啊?”

    “呃——”

    “别吞吞吐吐吊人胃口嘛!”

    “不告诉你!”颜景说完仰面躺在沙发上。

    “喂!”

    那个傍晚,颜景和洛子初说了许多话,男孩从一开始的郁郁寡欢到后来又不断地讲冷笑话,让洛子初忍不住起了好几层鸡皮疙瘩。

    托颜景的福,妈妈直到晚上八点才回来,而颜景是七点半离开的,所以没有给妈妈抓到把柄,坏处是,家里没有菜了,洛子初不得不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吃。

    易昕已经一个星期没了找洛子初了,打电话给她总是在忙,据说是学校里活动太多,而易昕又身为宣传部的部长,因此忙得不可开交。晚上躺在床上和季栩成打电话的时候,洛子初突然想到,于是问道:“你们学校最近有什么活动啊。”

    男生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沙哑,从听筒传来居然有些陌生:“最近的活动挺多的,有朗读比赛还有合唱比赛,还有几个活动把,我也不太清楚,怎么了?”

    “难怪了,打电话给易昕她最近总是在忙。”闲的话似乎只剩下她一个了,“你最近都没来看我,你也参加了吗?”说到这里,语气不由得有些委屈。

    “倒不是因为这些,过段时间有数学和英语的竞赛,所以学习比较紧张。”听筒里传来笔筒落在桌子上的清脆声响,“对不起,最近课程很紧,一有空我就来看你,好吗?”

    像是在安慰小孩子的语气,洛子初忽然感到无端的烦躁,一下子找不到话接下去:“没啦。”

    “小初。”季栩成的声音很轻,哑哑的。

    “嗯?”她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也许这个词本身有魔力也不一定,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仿佛凭空生出了一种维系,将两个人悄无声息地联系在一起。

    “你喜欢什么礼物?”季栩成在电话那头有些迟疑,想到自己从来没有正经送过东西给她,而她一向什么都不缺,一时间他想不到要送她什么。

    “呃——我也不知道。”

    “那就看我的了。”

    “哈?”什么叫看你的啊,洛子初疑惑地想。

    “我下个星期一中午放学来看你,等我电话。”

    “嗯,好吧。”顿了顿,洛子初继续道,“那我睡了,晚安!”

    “嗯,做个好梦,晚安!”

    不一会儿,她便睡着了,做了一个梦,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因为总觉得自己是清醒的。脑海中全都是她和季栩成在一起的画面,有欢乐,有拌嘴,都是一些从未注意的细枝末节。但梦里的感觉很温馨,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能感受到她喜欢他。

    这个梦真好,她想。

    [五]

    “奇函数的图象关于远点成中心对称图形,偶函数的图象关于y轴成对称图形……”

    讲台上,老师正在讲重要的新知识,洛子初却早已心不在焉地看向窗外,把过几天就要单元测试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今天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云朵一团团的轻柔饱满,如同晒得恰到好处的棉花。

    一段悦耳的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合上书本,说了声“下课”之后便离开了。

    洛子初也赶紧收好书本把手机紧紧地握在手中,望着屏幕上她和季栩成的照片发呆。

    前座的同学探过头来,张开五根手指在洛子初的面前晃了晃:“洛同学,要一起去吃饭吗?”

    “不了,我等人。”洛子初微笑着回绝了。

    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季栩成便出现在教室门外,他带来了便当,是他自己在家里做好的。

    洛子初有些惊愕的打开食盒,心里顿时美滋滋的,虽然是很简单的菜,但是洛子初吃得津津有味。其实她并不计较他做了些什么,单是他为她做便当这个行为就已经很让人感动了。

    “你应该没吃饭吧。”他显得有些不自然,“快吃吧。”

    “嗯嗯。”洛子初像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待会儿我还有东西要送给你。”

    “真的吗,是什么?”

    “你快吃吧,吃完再说。”他看着她充满好奇的脸,忍不住微笑起来。

    洛子初想,也许她的季栩成真的是漫画里的王子,是那种很会制作温暖食物,然后奉送给心仪姑娘的那张温暖王子。

    “我吃完了,快点儿让我看看。”

    这是他送她的第一件礼物,一个海星形状的吊坠,其中一角缀着一颗湖蓝色的宝石,像一滴眼泪一样落左银色的装饰上。

    “好漂亮啊……”洛子初忍不住赞叹道,继而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季栩成,道,“看起来不便宜呢,是不是?”

    因为她看到吊坠背面的英文名称——L·S,Luckystar的缩写。

    这个品牌的缀饰都以纯净自然著名。设计师的灵感来源于海洋,从2004年开始退出四个系列“海洋之心”、“贝壳的爱情”、“眷恋”、“风的声音”,这四个系列的广告频繁出现在各大时尚杂志的扉页,售价一般在500到1000元人民币。

    之所以这么了解,是因为曾有一段时间,洛子初和易昕都非常关注这个品牌推出的首饰,少女情怀的促使,让她们都认为这样浪漫的首饰一定要由自己喜欢的男生送给自己,再喜欢也不一定会自己买。

    不过她终于得到了,而且是季栩成送给她的,可是,她知道虽然爸爸总会塞钱给季栩成,他却很少用,他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挥霍。

    季栩成的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好东西你都不缺,所以你就将就吧,等到以后我赚钱了再给你买更好的。”

    “这个已经很好了,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很想要。”洛子初爱不释手,“不过直到我们都工作了,结婚了,在这之前,你都不要再花那么多钱了。”

    季栩成捏了捏她的脸:“你只管戴着就好,不要担心。”

    她俏皮一笑,把吊坠捧在手上:“你帮我戴上。”

    幸福的时候也总会担心,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变得患得患失,害怕季栩成的身边出现更优秀的女孩,害怕他移情别恋,虽然明知道他不会这样,心却还是无法安定下来。

    他不喜欢说甜言蜜语,典型的一切付诸行动的人,不过洛子初也不太在意这些,说得太多她倒害怕被腻到了。

    很久以后,她回忆起当时的心情——只要有季栩成在身边,她放弃再多也没关系,她的世界里只有他,她开始不知不觉地围着他转,她可以为他的一个举动高兴很久,也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揣摩半天。

    她就像一个悬在半空的气球,满心欢喜地迎向蓝天,从未想过在悬而未决的时间里,自己会在哪一秒失去方向。

    她不知道,面对季栩成给的幸福,她已经在劫难逃。

    那一天晚上,爸爸回到家,难得地提到季栩成,他说“昨天去看小成,发现他都瘦了,唉,这孩子一定是在外面过得不好”,妈妈听完后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自从那件事后,季栩成几乎成了家里的禁忌,谁都不可以在妈妈面前提起。

    爸爸有多心疼季栩成,她看得出来,不然也不会这样平白无故地提起,无非是想让季栩成回到家,得到好的照顾。

    可是现在提是不是为时已晚了?

    洛子初生气地想。

    [六]

    那个周日,颜璐璐带着灿烂的微笑站在洛子初家的门口,精心描绘的妆容让她看起神采奕奕。这让洛子初感到意外。

    洛妈妈听到门铃声,从厨房走出来,虽然一向不喜欢化妆的学生,但是一想到是洛子初的新朋友,何况对方是个异常文静漂亮的小姑娘,洛妈妈便将她的热情展露出来。要知道,换了新学校之后,洛子初比以前内敛了许多,不再喜欢拉着同学到处去玩,因为每天都有司机接送,所以根本没有和新朋友相处的机会。

    对于这一儿,洛妈妈很抱歉。

    她热情招呼着颜璐璐,亲手削了新鲜的水果摆上盘子,还邀请颜璐璐在家里初中饭。

    “不了,阿姨,我来和小初说点儿事儿就走。”她很客气地说笑着。

    然而洛子初显然没有妈妈那么多的热情,和颜璐璐的关系有些暧昧不明,她是颜景的妹妹,颜景是自己的朋友,她也是季栩成的好朋友,所以自己也应该把她当朋友才对。可是,颜璐璐似乎不这么想,她总是存心要和自己划清界限,界限的名字叫“情敌”。

    洛子初一时不明白她来的目的。

    “过几天就是我和我哥的生日了,你会来吧。”

    “哦?”洛子初没料到她会提到这个。

    “怎么,哥哥没跟你说吗?那我说也一样的,不过并不是我哥要我说的哦,是我要邀请你的。”她眼角含笑地说道。

    “嗯,颜景没说过,你们是同一天吗?”

    “对呀,我和我哥是双胞胎,他比我大12分钟。”颜璐璐今天显得格外的乖巧,“那天我们会在KTV通宵唱歌,还有阿成他们,你也会来吧!”

    洛子初想了想,既然颜璐璐说了她也没理由不去,何况那天也是颜景的生日:“嗯,我会去的。”

    “那就这样了,到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我先走了。”

    “不如……在我家吃午饭吧。”

    “不了,我朋友还在外面等我呢。”不得不说,颜璐璐笑起来有种能感动人的力量。

    “那好吧。”

    “嗯,拜拜了,小初。”颜璐璐从沙发上拎起包包,微笑着和洛子初告别。

    妈妈从厨房出来,疑惑道:“呃,你朋友呢?”

    “她走了。”

    “怎么不留她在家里吃饭?”

    “她有事,不要紧的,妈。”洛子初说完,关了电视,起身朝厨房走去,“妈,我帮你洗菜。”

    “哎呀,不用了,你去玩吧。”

    “那我全洗一遍。”洛子初说完便从一旁的袋子里拿出几颗香菇在水龙头下认真地冲洗,心情开始莫名地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