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烙印时光 > 正文 > 第七章 勇气
第七章 勇气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知道的,就算教下有千难万险也阻止不了我走向你的脚步,你明白的,就算所有人都抛弃你,我都会在你身边。

    [一]

    妈妈把洛子初关在房间里,从外面反锁上,不让她出门,就连阳台的落地窗户也被冷酷地锁住。她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房间像一个暖色的笼子,悄悄地把她软禁在里面,强行用平常的模样伪装,欺骗她一切都没变。

    可是,一切都变了,就在刚才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很害怕,妈妈会把季栩成送去哪儿呢?

    洛子初开始在房间里翻找手机,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没有把手机带出房间,妈妈也没有特地去搜,她胡乱地翻找着,手指微微有些颤抖,柜子的抽屉里没有,枕头底下没有,床底下,对了床底下,找到了!

    洛子初快速地翻动着电话薄,想到这个时候不能打电话给季栩成,她于是毫不犹豫地拨通了颜景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短暂的忙音,很快就接通了,男孩有些惊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子初?”

    “颜景,你来看看季栩成吧,他被我妈赶出去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妈要把我哥赶出门了。”

    “你不要紧张,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被我妈锁在家里。”

    “这,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洛子初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一遍一遍重复着。

    “好了好了,你别紧张。”颜景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莫名的亲切,“这样吧,你等伯母回来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也可以。你别哭,会好的。”

    “嗯……嗯。”洛子初在电话这头不住点头,颜景的话好像充满了魔力,一下子便让她冷静下来。只是,妈妈会把季栩成送去哪儿呢?这一刻,洛子初无比盼望爸爸能回来,只有他才可以留住季栩成吧,他那么喜欢季栩成,一定不想让他走。

    这样想着,洛子初拨了爸爸的号码,电话响了好久终于通了,听筒里传来低沉的男声:“您好,我是洛市长的秘书,请问你是?”

    “我……我是洛子初。”多可笑啊,这么紧要的关头,她却还跟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大叔纠缠她是谁的问题,可是洛子初顾不了那么多,她只知道不能让季栩成走了,季栩成是个孤儿已经很可怜了,他不可以再被赶走,他一定很难过的,“麻烦你,叔叔,我想找我爸爸。”

    “啊,是市长的千金吗?市长他正在开会,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他的。”

    “那,会议要什么时候结束呢?”

    “大概还要一个半小时,请问你有很重要的事吗?”电话里的叔叔十分谨慎地问道。

    就在这时,洛子初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应该是妈妈回来了吧,她匆忙挂断了电话,不可以让妈妈把电话也拿走了,颜景还在等她的消息。

    她很快地把手机藏好,抱着膝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儿后,门被推开了,妈妈阴沉的面孔出现坐在门口。随即她在洛子初的身边坐下来,她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歇斯底里,从她把门反锁上的那一刻,她的脸上就不再有太多的表情。

    “洛子初,妈妈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总之,我不会再让你见他了。”妈妈平静地说道。

    听到这话的洛子初忍不住转头看向妈妈,她本来打算,无论妈妈问什么她都不回答,可是现在——“为什么!”洛子初大叫道,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大的声音和妈妈说话,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

    妈妈怒瞪着双眼看向她:“你还问我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说造了什么孽呀,生不出儿子就算了,生个女儿也这么不争气,如果你争气,你爸爸也不会从外面带一个孩子回来了。”

    洛妈妈小声地啜泣着,她大概是气糊涂了,想也不想把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地都说出来,也王了洛子初听了之后会有什么感受。

    好在洛子初也没想那么多,爸爸喜欢季栩成是事实,她也认了。

    她不知道妈妈口中所谓的争气是什么,如果是指成绩,那真的很抱歉,她就是不如季栩成,这辈子她也别想超过季栩成了,她就是这样想的。

    “你怎么这么不让我省心呢?年纪小小的却不学好,学人家早恋,居然还是和季栩成,如果我不回来,你们还打算继续做什么?”洛妈妈情绪激动地说,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的脸上满是泪痕。

    洛子初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因为妈妈的哭泣声如此明显,一直都是她在妈妈的面前哭泣撒娇,突然有一天角色对换,让她不知所措了。她嘢不想让妈妈上学,妈妈也是很关心她很爱她的,想到这儿,洛子初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她本来打算一直嘴硬的,就算妈妈把她骂死她也不会掉一滴眼泪,可是,看到妈妈伤心的样子她却更难过。

    她总是不想叫她失望,一直循规蹈矩本本分分地学习着,可是,她坐着自己认为是对的事,妈妈反而更加伤心。

    “妈妈,你要我怎么说?你说的我做不到,让我不见他我也做不到,让我不去喜欢他我更是做不到!”洛子初固执地说,语气里有伤心难过但没有妥协。

    洛妈妈愣怔地望着自己的女儿,她知道她的女儿很固执,可是她怎么会倔成这样呢?任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洛妈妈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身为妈妈她知道还在现在是青春期,多少会有些叛逆,所以她也不打算严加责骂了,只是撂下了一句:“妈妈说了你也不会听,你自己好好冷静地想想吧。”

    房间的门重新被反锁上,她又像一个牢犯一样了,洛子初坐在沙发上自嘲地想。也许待会儿妈妈就会上来给她送饭,或者她想要喝水她肚子饿了“咚咚咚”地敲门就会有人送来水和吃的。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突然想起来颜景让她给他打电话,洛子初从沙发上坐起来,从床垫下摸出手机,给颜景发来一条短信,让他知道妈妈已经回来了,很快就得到了回复:好了,我知道了,有我在,你别担心。

    洛子初瘫坐在地上,想到妈妈既然已经回来了,不知道季栩成现在在哪儿,她拨通了他的电话,听筒里响了好久,洛子初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为什么还没有接?难道妈妈把季栩成的电话收走了吗?又响了七八声,电话终于通了,听筒里传来令人心碎的声音:“小初?”

    “季栩成,你在哪儿?你现在怎么样?”

    “我很好,你别担心,阿姨替我在酒店里开了间房间,我暂时住在这里,这里环境很好。”电话里传来他的笑声,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傻瓜,你还在担心我吗?不要紧,这里很好。”

    “不要,我想你回来,你一个人怎么会好呢?”一想到季栩成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外面,她一定很孤单吧,被人赶出去的感觉怎么会好呢?

    “不要为我担心,子初,在外面我会更心安理得一点儿。”

    门外又传来脚步声。

    会不会是妈妈来了,洛子初紧张地拿着手机:“季栩成,我会找机会出来看你的。”

    “你怎么了?”他的声音也透出紧张。

    “我没事。”洛子初勉强笑出声,“我很好,先挂了,我会来看你的,你要等我电话!”知道他没事洛子初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挂断电话的她忍不住喜极而泣,这像什么,他们怎么那么像旧社会的苦命鸳鸯呢?

    可是,重见天日在什么时候,难道要等到长大吗?长大了他们就可以不必在意大人的阻扰而义无反顾地在一起吗?

    长大,究竟要多久?

    [二]

    爸爸回来了。

    当妈妈推开洛子初的房门时,原本精神恹恹的洛子初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很快地跑到客厅去。

    洛妈妈看着女儿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偷偷抹下了眼泪。

    “爸爸。”洛子初失神地唤着,明明是八九月的天气,踩在地上的脚却冷冰冰的,步子也因此变慢,好像不听使唤似的。

    “子初,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显然洛爸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憔悴的女儿,有些摸不着头脑。

    “咳咳。”洛妈妈在楼梯处咳嗽了两声,“小初爸爸,你上来一下,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洛爸爸也看出来情形不对,拍了拍洛子初的脑袋,跟着妈妈上了楼。

    洛子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紧张地绞着手指——她该不该趁这个机会去找季栩成?可是现在爸爸在,爸爸也许会原谅季栩成也说不定,如果她这个时候出去,被爸爸发现的话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口袋里的手机在这时震动起来——是颜景的电话。

    “喂?颜景吗?”

    “是我,子初。我在去季栩成住处的路上,你妈妈把他安排在酒店,你要不要过来呢?”

    “不,我先不过来,麻烦你照顾好他,等我有空了我就去看他。麻烦你了!”

    “哦,好,那我先挂了,你放心吧。”他的语气里满是轻松。洛子初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男孩的笑脸。

    二楼的卧室里传来妈妈激动的声音:“难道你宜家偏心到这种程度了,眼睁睁的看着坐视不管?”

    “你小点儿声音!”白白语重心长地说道。

    接下来的话洛子初听不见,不过她猜爸爸应该是站在季栩成这边的,妈妈自然是反对,不过他们会得出个什么样的结论呢?现在,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担心了,有颜景陪着季栩成,他应该会好过一点儿吧,妈妈对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他一定很难过吧。

    “你给我滚出我们家!”妈妈的话言犹在耳。

    滚出我们家,这是妈妈说的话吗?妈妈怎么会说出这么无情的话?季栩成心里会有多难过呢?他明明也是这个家的人,妈妈为什么要这样说!

    洛子初就这样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就像在等待宣判一样。

    大概半个小时过后,爸爸妈妈下楼了。

    洛子初转头,目光随着他们的身影落下来。爸爸没有说话,他脸色很难看地坐在那里,洛子初直觉不是好事。

    果然,妈妈开口了:“为了尊重你,还是和你说一下我们的决定吧。”妈妈的语气冷冰冰的,好像坐在她对面的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一个和她谈判的陌生人一样。

    洛子初紧张地看着她。

    “我们会替小成在外面租一个房子,不过——”妈妈顿了一下,“他本来考上了阳川一中,我们会考虑给他换个学校。”

    洛子初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可以,季栩成的学校成绩一直那么好,你们怎么可以给他换学校呢?而且他不是我们家的一分子么?三年前你是这样对我说的,今天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他赶出去让他一个人住?”

    听了洛子初的话后,爸爸在旁边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但是,好不容易已经和妈妈达成一致,除了一声无奈的叹息外什么也没说。

    “你们这样做对季栩成公平吗?他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学习,好不容易考上阳川一中,现在你们却要擅自剥夺他选择学校的权利!”

    “换个学校一样是读书!”

    “这怎么会一样?你们把他一个人赶出去已经很残忍了,居然还刻薄地不让他好好读书。”洛子初声泪俱下,都是她的错,她终于明白季栩成的苦衷了,他们还太年幼,很多事情根本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洛子初,你在学校学的难道就是这样和父母说话的吗?残忍?刻薄?你都在说些什么?”妈妈大概是气极了,脸色由白转青。

    “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你们母女俩也不要再吵了,洛子初你给我回房间好好反省,犯了错还在这大呼小叫干什么?”爸爸终于说话了,端起了他市长大人的架子,板着一张脸对洛子初命令道。

    “如果是因为但系我会和哥在学校碰面的话,那就换我吧,我不要在阳川一中读了,你们放过季栩成。”洛子初的声音轻飘飘的,她已经决定了,她不能让季栩成一无所有。

    “洛子初,你在说什么!”妈妈几乎是嘶吼出来的,她猛地一拍身边的沙发,眼泪止也止不住地淌下来,“你个臭丫头,你还想不想读书了,你怎么那么叫人失望呢?你怎么变成这样呢?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书都白读了吗,我生你做什么……”

    洛子初面无表情地坐着,她看见妈妈语无伦次地骂着,眼泪都流进嘴里,却仍四处摸索,大概是想找个什么东西教训她一下吧,洛子初想,可是比起肉体上的疼痛,心里的痛才更叫人无法忍受。

    爸爸在一旁沉默着,一时拿不准要怪罪哪一方。

    或者说,他觉得谁都没错,自己的妻子一心站在女儿这边,凡事为她着想,一味地想要保护她。女儿替她的哥哥着想,认为不应该把季栩成赶出这个家,不改连最好的学校都不让他上,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这也都没错。

    “就这样吧,替小初换一所学校,让小成住在外面,就这样决定了,小初你嘢不要再吵了!”爸爸终于发话了,他还是觉得洛子初说得对,不能对季栩成太不公平了。

    “爸爸,你在说什么?”洛妈妈一时有些激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要给小初换个学校?别人很重要,难道你自己的女儿就不重要了?你不关心这件事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做这么荒唐的决定!”

    “你在说什么?我的决定什么时候是荒唐的了?”洛爸爸终于生气了,一向威严的市长大人的话居然被质疑为荒唐,他强压下怒气,“好了,这件事就这样了,我会派人安排的!”

    爸爸说完,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洛子初微怔地看着妈妈,心里泛起了一阵揪心的痛,妈妈坐在哪里歇斯底里地哭着,用手紧紧地捂着嘴巴,大概是害怕哭出声音吧,怎么会这样?妈妈怎么会这么伤心,她一直在哭,眼泪留给不停。

    洛子初从没见妈妈哭得这么厉害,她一直是一个温柔又坚强的女人。她慢慢地走过去,小心地搂住妈妈,她想她或许有那么一点儿明白,妈妈不是气爸爸朝她大吼大叫,而是生气爸爸一心站在季栩成那边吧。

    尽管如此,她却一点儿都不讨厌爸爸,季栩成那么孤单,他是最有资格得到关心的人。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妈妈靠在洛子初瘦削的肩膀上,无力地哭泣道。

    眼泪无声地滑过脸颊,她像很多时候不是听话不听话的问题,这也是她第一次为了坚持自己的选择而和父母争得面红耳赤,她也始终觉得自己是对的。

    她想,这也许是成长的过程必须经历的吧。

    [三]

    妈妈生病了,病得很厉害,大概是心力交瘁的缘故,她累坏了。

    洛子初不得不守在妈妈身边,就连手机都不敢带在身上。她害怕突然有电话或者短信会吵到妈妈,所以每到晚上手机里就会有好多未读的短信,有的是季栩成,有的是颜景的,有的是易昕的。于是,到了晚上她就坐在床上一一回他们的短信。

    季栩成还住在酒店里,他说爸爸去看过他,搬到租的房子去住也大概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了。他一直叫她不要担心。她真的没担心,只有知道他还好好的就好,可是她真的好想他,想到晚上做梦都是关于他的。这样跟他说的时候,他笑起来,说傻瓜,等安定下来他就会来找她。

    她说好,她一定会等着他。

    颜景的短信也有好多,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大男孩会那么关心她,他一直嘱咐她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的,还一直询问她的境况,她努力在脑海里勾勒这个男孩的样子,穿着白T恤和沙滩裤,有明亮狡黠的眼睛和阳光帅气的笑容,模样竟不太真切,脑海中的印象也只能用阳光温暖来形容,她想什么时候应该去见见他,谢谢他。

    易昕一直问她最近怎么没来找她,说彭晏又带着蔡婷婷在她面前晃悠了,真烦!看短信的时候洛子初忍不住笑起来,她想到很多事情还没和易昕说,感到很抱歉,她嫌短信太麻烦,索性拨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嘟了一声后就通了,易昕亲切的声音传来:“是小初吗?你最近都干吗去了,都不来找我了,一定是季栩成又带着你出去玩了对不对,你们真坏,都不带上我!”

    她噼里啪啦睇像倒豆子一样地说着,洛子初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小昕,季栩成他走了。”

    “走了?上哪儿去了?回老家了吗?不对呀,他不是孤儿吗?”还不清楚状况的易昕在电话那头胡乱猜测。

    “他走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妈妈替他到外面租了房子。”不知道为什么,洛子初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声音不禁有些哽咽。

    “小初,你是不是在哭?发生了什么事?”

    她该从何说起呢?真实一言难尽呢,真要说起来,起因是因为她先喜欢上他吧,因为喜欢他,她总是烦他,缠着他,最后他也是因为她才走的。不过好在,她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意,他们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被强行分开,虽然不至于天各一方,可是想要见面也很辛苦。

    而且,季栩成还被赶出这个家,虽然他一直说着他不介意,不在乎,可是被从一直像家人一样相处的家庭中赶走,他的心里怎么会不失落。

    易昕一直在电话那头安安静静地听着,等到洛子初不再说下去了,她才安慰道:“不要紧的,你们现在还是可以见面啊,在学校你们天天都可以见到嘛。”

    洛子初一惊,学校?她还差点儿忘了。

    “易昕,我可能不会进阳川一中了。”

    “为什么呀!那你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妈妈应该会安排的。”

    “怎么这样,阳川市无论哪个学校也没有一中好啊,伯父伯母怎么想的?”

    “是我自己的决定,是我自己要这样做的。”洛子初急忙解释道,是她自己的选择,是她伤了爸爸妈妈的心。

    “我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可是,小初你怎么可以离开我呢?”

    “对不起,易昕,我也好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季栩成一下子失去太多。”

    “小初,你是个傻瓜你知道吗?”易昕叹息,片刻之后她又问道,“小初,你怎么会那么喜欢季栩成呢?”

    为什么这么喜欢?她也不知道,或许真有宿命这种东西吧,从她看到他的第一眼,从她向他伸出手的那一刻,命运的种子就播进了他们的掌心,缓慢生长出思念的藤蔓,纠缠着他们,从此他们之间便注定要发生些什么。

    [四]

    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在妈妈的安排下,洛子初进了一所据说教学质量也很不错的私立高中,和阳川一中的位置南辕北辙,离家自然也近不到哪里去,所以以后上学放学都会有司机接送。

    当妈妈开了40分钟的车把洛子初送到校门口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眼睛涩涩的。

    今天是阴天,眼前高达巍峨的校门灰蒙蒙的,新学校并没有给洛子初什么好印象,虽然气势宏伟,但更多的是陌生。一想到以后的日子没有易昕,没有季栩成,没有彭晏,胸口就有止不住的寂寞在蔓延。

    “小初,还不快进去?”妈妈在身后催促道。

    “嗯,知道了。”洛子初眨了眨眼睛,试图赶走眼睛的酸涩感。

    办理入学手续的人不多,已经有学生在上课。于是洛子初又跟着妈妈找到了她的班级,班上已经有一二十个学生,洛子初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把书本一股脑地都塞进抽屉里。

    一切准备好之后,就可以坐下来上课了,妈妈却在这时把洛子初叫到了走廊上。

    “小初。”洛妈妈抚了抚洛子初的脑袋,一脸的慈爱。

    “嗯?”洛子初歪着头,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快乐一点儿。

    洛妈妈抿了抿唇,缓缓开口道:“不要怪妈妈,我们都是为你好。”

    “不要太自责了妈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用功学习的,我要让自己快点儿长大。”这样就可以不畏大人的阻挠,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以毫无顾忌地坚持自己认为对的选择;可以不必因为要保护自己喜欢的人而伤害到同样关心爱护自己的人。

    洛妈妈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愣怔,随机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容,细白的手反复摩挲着洛子初的面颊,淡淡道:“好,在新环境要好好和同学相处,听老师的话。”不管洛子初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样说都好,她只知道她的女儿长大了,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无理取闹,她会用那样懂事的语气让她不要自责,这让她的心里充满了感动。

    妈妈走后不久就下雨了,密密麻麻的雨丝困住了整个世界。

    洛子初突然无心听课,翻弄着书本,一个早上什么也没听进去,所幸因为是开学第一天,老师也只是在复习以前的知识而已。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放学铃一响,同学们都陆续离开了教室。洛子初很快掏出手机,给季栩成还有易昕没人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们她现在在哪里。

    结果季栩成和易昕都没有回短信,洛子初都要怀疑是不是这里太远了,所以信号也变弱了。

    班上的同学大都冲向食堂了,洛子初却一点儿饿意也没有,她百无聊赖地翻动着新书本,手机里的贪食蛇撞到脑袋都晕了。

    “洛子初同学?”一个戴眼镜的女生从门外探进脑袋,带着询问的口气喊道。

    “我是。”洛子初抬起头来。

    “外面有人找你。”那女生说完往嘴巴里塞进一颗糖。

    “谢谢!”洛子初合上书本,疑惑地走到班级门口。

    不远处的走廊上,站着一个灰色T恤和白色长裤的男生,几天不见,他的头发长长了些,他的侧脸还是像以前一样帅气,紧抿的唇却不带一丝笑意。

    虽然一个上午她想了无数遍——会不会有可能一下看就能看到季栩成站在教室的走廊上,可是每当她看到窗外厚厚的雨幕下的陌生景物时,她都话告诉自己不可能。季栩成怎么会知道她在这儿呢,妈妈带她来之前她都不知道要在这么一所学校上学。

    可是现在——季栩成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是错觉吗?

    “阿成!”洛子初有些失神地喊道。

    季栩成慢慢地向洛子初走过来,停到她面前的时候,伸出手猛地将她搂在了怀里,他的声音异常沙哑,带着蛊惑人心的深情:“你这个笨蛋!”

    洛子初静静地靠在他怀里,幸福来得有点儿突然,她一时愣愣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喃喃道:“季栩成,你怎么来了?”

    “究竟是为什么,洛子初,放弃好好的一中不读,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他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和她说话——在洛子初的印象中,他总是习惯面无表情,偶尔又可以很温柔,但是从没这样激动地大声说话。

    “这里很好嘛,不比一中差哪里去,妈妈当然是为我好的,你不用但系。”洛子初笑得有些没心没肺,她努力让自己表现出不在乎不在意。天知道她心里有多想回去,她想和易昕在一个学校,想和季栩成在一起,想再去开彭晏的玩笑。

    可是这一切都被她拿去牺牲了,人不可以太贪心,季栩成可以在一中就好。

    教室外的走廊上,季栩成紧紧地抱着洛子初这样暧昧的场景引来其他同学的注目,有不少站在走廊上的其他班同学开始探出小脑袋小声议论起来。

    “这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好大胆哦,居然就在走廊上……”

    “哎哟,我觉得没什么呀,只是拥抱嘛,有没有接吻……要我说,那男生好帅呀,真的是我们学校的吗?”

    “你这个花痴,没看到人家抱在一起嘛,是我们学校的你也没机会……”

    “那个女生好像是隔壁班的哦,我刚才还看到她抱着书本从我旁边走过去,那是她男朋友吗,太帅了……”

    一群女生在一旁叽叽喳喳,被季栩成搂在怀里的洛子初开始不好一起了,一向脸皮薄的季栩成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样,继续紧紧地拥着洛子初。

    “喂,季栩成——我们去操场走走吧。”避开风头吧,她还想要在这学校读书呢,这么招摇可不好。

    “呵,嗯。”季栩成难道地笑出来。

    其实去操场走这个主意实在太坏,因为现在正在下大雨,他们必须要打着伞走在操场上。洛子初没带伞,出教室的时候走得匆忙,所幸季栩成带了,而且他的伞够大,两个人站在伞底下,完完全全淋不湿。

    他们就这样撑着伞走在雨里,一伸手便可以接住冰凉的雨水。

    就快要进入秋天的缘故,一下起雨来便觉得有些冷,洛子初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她不由自主地朝季栩成身上靠了靠,果然很快就得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有时候真觉得,被妈妈知道了不知是福是祸。

    “小初,阿姨已经决定让你在这里读下去了吗?”季栩成有些艰涩地开口,洛子初会在这里全都是因为他。

    “嗯,已经缴费了,妈妈应该不会再改变主意了吧。”

    “对不起。”他听下步子站在原地,一双眸子无比澄澈地望着她。

    “说什么呢?”

    “如果不是因为我……”

    洛子初没让季栩成说完,她抬手捂在他的嘴巴上,她知道他会感到自责,可是就像她说过的,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与人无关。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我只想看到你好好的。”

    “洛子初。”季栩成的眼神黯淡下去,他看着她盈盈的笑脸,努力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得感到心疼,这个女孩比他想象中要坚强得多:“我已经喜欢你到无可自拔了。”

    他突然的表白叫她脸红心跳,随即又感到甜蜜蜜的,她厚着脸皮问道:“真的吗?季栩成,你再说一遍。”她有一种成就感,这种感觉不是比赛得了第一名,不是又考出了好成绩,而是,而是付出了努力终于赢得了最宝贝的东西。

    “那你听着。”季栩成的表情很认真。

    “嗯嗯!”洛子初快乐得不停地点头。

    “洛子初我已经无可自拔地这上了你,为了你,我死也愿意。”

    耳边雨水滴落地面的声音如此清晰,如同季栩成所说的话一般悦耳。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不久前的阴霾彻底从洛子初的脑海里消失。

    “我收到了。”洛子初甜蜜蜜地笑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季栩成突然用食指弹了一下她的脑袋,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这个表情竟是无与伦比的帅,接着他就缓缓地凑近了洛子初……

    又一个下午被荒废了,洛子初想。

    下午三节课,有两节课的时间她的脑子里都在盘旋和季栩成的那个长长的吻,最后一节课她的肚子饿得咕咕乱叫。

    终于熬到了下午放学,校门外,妈妈的车子早早地停在了那里。

    “怎么了,看起来挺高兴的?”洛妈妈说完伸手拍掉了女儿衣服上的水珠,看着面带笑容的洛子初问道,“今天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

    洛子初将包包甩到了后座上,听到妈妈的问话后,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季栩成,嘴角的笑容更加深了:“今天很开心。”

    “呵。那就好,老徐打电话说易昕来了。”洛妈妈轻描淡写地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今天真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洛子初想。

    窗外的雨水正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她不禁为自己的措辞感到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