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大道朝天 > 正文 > 第64章 一串香蕉
第64章 一串香蕉



更新日期:2021-07-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从春末到秋初,顾清每隔十余日会来一次峰顶。

他不知道井九受伤的事情。

每次来峰顶的时候,他都会看着井九躺在竹椅上,除了第一场秋雨那天——依清容峰的请求,那天青山大阵开放,秋雨落在群峰之间,有种萧瑟的美丽,井九因为要搬回洞府里,却有些不开心。

这天顾清提着一串香蕉来到峰顶。

井九躺在椅子上,看了眼香蕉,说道:“猴子给的?”

顾清点点头,问道:“上次带过来的那些竹子就是用来修椅腿的?”

柳十岁从山村回来的时候,真的带了十几根竹子,托顾清送了过来。

听说天光峰白如镜长老的洞府外,现在也种了几丛新竹。

井九说道:“椅背也修了修。”

顾清才注意到,竹椅靠背上有些地方补着新竹片。

“以前就听过你的传闻,但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这么懒。”

他看着井九认真说道,带着几分真诚的服气。

懒成井九这样,还能在承剑大会上轻而易举地越境战胜自己。

他向来很佩服,或者说很向往这种真正的天才。

井九说道:“修行不是凡夫练武,盘膝坐着、躺着、在瀑布下面或是海边站着,其实没什么区别。”

顾清仔细一想,发现还确实是这个道理,但那只是冥想静思,吸纳天地元气的时候,难道你就不需要修行剑诀?

井九说道:“喝茶。”

听着这是他要请顾清喝茶的意思,事实却并非如此。

顾清把那串香蕉放到桌上,开始生火煮茶。

井九还是很愿意有人给自己煮茶喝,只是顾清不是柳十岁,他不便使唤,猿猴们又太笨……

一壶茶倒了两杯,顾清很自然地拿了一杯,在崖边的大石头上坐下。

那两块大石头是猿猴从崖间搬过来的。

顾清看着井九的侧脸,发现自己现在已经能够保持平静。

再如何好看的脸,只要看的次数多了……好吧,还是很好看,只是不会像最开始那般耀眼。

真正让顾清觉得耀眼的,还是井九的剑道天赋。

虽然在两忘峰的时候,过南山和那些师长对他的剑道天赋也是赞赏有加。

顾清说道:“当初我决心修道的时候,想着这一代的青山弟子总不可能全部都是无法企及的天才,那么只要我做出别的弟子做不到的努力,便一定能进入内门,成为青山弟子里的一员,现在看来这是对的,因为像你这样的人终究很少。”

井九说道:“我欣赏你的想法,而且刚好这一代弟子里没有什么真正的天才,恭喜你。”

顾清怔住了,心想难道赵腊月与十岁这样的天生道种还不算天才?还有你呢?

井九看了看那串香蕉,问道:“你有没有去洞里逛过?”

顾清摇了摇头。

他现在没有资格承剑,也不是神末峰的执事,只算暂居此地的租客,所以他很注意细节,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崖间的小木屋里冥想修行,偶尔来峰顶也只是在崖畔坐坐、给井九煮壶茶,从来不会想着进洞府看一眼。

井九说道:“去看看。”

顾清神情微怔,问道:“可以吗?”

井九说道:“租客也是客人,看看无妨。”

景阳师叔祖的洞府,顾清怎么可能不好奇。

他想了想,起身向小楼里走去。

但没过多长时间,他便像逃一般从里面跑了出来。

他看着井九情绪复杂说道:“我……我就是因为偷学剑法,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那本摆在桌上的剑谱,明显是井九故意让他看到的。

“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很好。”

井九提起桌上那串香蕉,扔还给树林里的猿猴。

接着,他走回洞里,拿出那本剑谱,放到顾清的手里,说道:“这就不是偷了。”

顾清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谢谢。”

井九说道:“不用。”

顾清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你不怎么喜欢我。”

井九说道:“你的心机有些深,但我对此无喜恶。”

顾清有些不明白,问道:“那你为何愿意帮助我?”

井九说道:“我不喜欢你哥哥。”

顾清笑了起来,说道:“我也一样。”

回到崖畔,走进已经开始生出青苔的木屋,顾清来到窗边取下挡风的树皮,借着外面的天光翻开了手里那本剑谱。

他学过适越峰的六龙剑诀,但被逐出两忘峰的时候,便被收了回去,今后不能再用。

他有些激动,因为这可能是神末峰的九死剑诀——那可是景阳师叔祖的不传真剑。

但他想错了。

顾清看着剑谱的首页,呆了很长时间。

这不是九死剑谱。

他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那本书的首页清清楚楚写着两个字。

——承天。

……

……

一场秋雨一场凉。

青山九峰与世隔绝,寒暑不显,但依然四季分明。

井九的病终于好了。

蝉声、猿啼、井咳,神末峰最主要的三种声音少了两个,顿时安静了很多。

世事并无太多变化,弟子们各自修行,很少离开诸峰里的洞府,群峰层林渐染,美景很是寂寞。

某日山外传来一个消息,浊河北的朝南城外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大妖怪。

传闻那个大妖性情残暴,喜食人肉,尤其是那些童子童女。

中秋节的时候,那只大妖忽然出现,撞毁了朝南城外的一片山崖,崖上村子里的数百民众死伤惨重。

青山宗自然不能不理此事,两忘峰弟子当夜便驭剑出发,前去除妖。

有些引人注意的是,天生道种柳十岁,这一次也在除妖的队伍里。

柳十岁现在名义上还是天光峰弟子,承剑不过半年,居然便能出外除妖,可以看出,两忘峰对他是何等看重。

事发紧急,两忘峰弟子离开的很是匆忙,九峰间没有太多人知道。

柳十岁没有去神末峰,只是托顾清转告了井九一声。

“十岁特意嘱咐我,告诉你,不要告诉别人。”

顾清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言语,继续说道:“……就是他告诉你他要离开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这两句有些绕的话里隐藏着很多意思,井九却没有什么反应,坐在竹椅里,看着崖外的群山,显得并不在意。

几天后,顾清又来到了峰顶,这一次他还是给人传话的。

“洗剑阁里有位叫玉山的师妹,还有一个乐浪郡的……”

顾清有些记不起那位师弟的名字。

井九说道:“他姓元。”

“……是的,那位元姓少年想问,三年后的承剑大会神末峰招不招人。”

赵腊月也在崖畔,听着这话,看了井九一眼,发现自己竟是忘了这个问题。

“招。”

“不招。”

她和井九的声音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顾清摊开手,表示自己只是个无辜的传话者。

赵腊月望向井九问道:“为什么不招?”

井九说道:“吵。”

赵腊月不是顾寒,也不是马华,没有被他的一字诀击败。

“我是峰主。”

她留下这句话,便回了洞府。

……

……

刚刚入冬,初雪便落了下来,数日后,青山迎来了更大的一场风雪。

依然是清容峰的要求,青山大阵开启,雪花自天空纷纷落下。

不过一夜时间,群峰便白了头,放眼望去,一片银妆素裹,很是好看。

一道飞剑破风雪而至,落在神末峰顶。

顾清浑身是雪,脸色微白。

自从被逐出两忘峰后,他便很少驭剑,在神末峰里更是从来只肯步行。

看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急事。

井九与赵腊月从洞府里走了出来。

顾清看着他们说道:“十岁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