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大道朝天 > 正文 > 第50章 散会了
第50章 散会了



更新日期:2021-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青山宗承剑大会的消息很快便在世间传开。

按道理来说,承剑大会只是青山宗内部事务,而且涉及的只是低境弟子,本不应该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但是这次承剑大会有两位天生道种参加,又忽然冒出一个剑道奇才,更重要的是……其中二人居然选择承剑神末峰,并且还成功了!

神末峰重见天日,这个消息震动了南方诸郡,很快又传到了朝歌城、更北方的风刀郡,甚至就连冥部与冰雪王国方面,都很快收到了消息,因为青山第九峰在修行界的地位本来就很特殊,毕竟这里有景阳真人的洞府。

景阳真人当年极少在世间行走,低调而神秘,但谁敢无视他的存在?

青山宗能够在正道门派里有现今的领袖地位,谁敢说与景阳真人无关?

神末峰重开,谁知道那位承剑弟子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景阳真人?

那些修道宗派和朝歌城怎能不紧张?

冥部与冰雪王国怎能不担心?

如此一来,赵腊月在修行界的名声越发响亮。

以往修行界知道她是天生道种,但年龄尚小,终究要看将来的发展,现在她成功承剑神末峰,自然另当别论。同时,也有很多人知道了那名跟着她一道登上神末峰的那名弟子,好像……叫做井九?

……

……

青山弟子们很想知道景阳师叔祖究竟留下来了些什么东西。

既然师叔祖没有带着弗思剑飞升,那么说不得神末峰顶还有什么别的宝贝,比如九死剑诀。

每每想到这点,弟子们便有些嫉妒赵腊月与井九。

当然,赵腊月在此次承剑里展现出来的勇气与决心让他们很佩服,于是,真正被嫉妒的人还是井九。

“如果不是师妹开道,他怎么可能上得了神末峰?”

顾寒满脸霜意说道:“那夜我们亲眼所见,他的手段何等样下作无耻,依我看,就应该取消他的承剑资格。”

过南山知道他的心情,但只要赵腊月没意见,谁能用这种理由取消井九的资格。

林无知看着顾寒似笑非笑说道:“难道现在你还没发现,你一直都看错了井九?”

“都不要说了。”

白如镜长老对林无知说道:“虽说你最先发现井九的天赋,也不要过于回护,毕竟你与顾寒才是我天光峰同脉。”

林无知没有再说什么。

白如镜长老对跟在身后的柳十岁说道:“你自去迎客台,稍后把客人送走,便派人护你回家。”

……

……

承剑大会的第二天,新弟子们会集合起来为前来观礼的各宗派宾客送行。这是青山宗的礼数,也是惯例。

当然,青山宗也会派出与宾客地位对等的长辈师长,过南山、林无知、顾寒这样的弟子也要出面。

昔来峰前迎客台,四周植着无数棵松树,远远望去,仿佛青色火焰,很是好看。

二十余名新的承剑弟子站在迎客台上,准备礼送宾客出山。

井九、赵腊月、柳十岁站在松影下,身周无人。

不是刻意排挤,也不是别的原因,这是自然形成的画面。

在新的承剑弟子们眼里,这三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尤其是他们望向赵腊月的视线里,敬畏仰慕之意更胜从前。

没有人知道昨夜神末峰重开的具体情形,都以为是赵腊月的功劳,现在她的脸上都还能看到伤口,可以想见登峰道路上遇着的凶险,至于井九……浑身上下看不到一点伤,就像没事人一般,哪里像是出了分毫气力。

柳十岁想要问井九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受伤,最后还是忍着了。

井九站在赵腊月身边,感受着那些视线,心想如果赵腊月没有解开那个小辫儿,这些目光会不会有所变化?

宾客陆续下了昔来峰。

果成寺律堂首席在殿内与昔来峰主说话。两位朝歌城的王公则是在与天光峰的白如镜长老叙旧,过南山在旁作陪。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用来交流感情的,各宗派的年轻弟子们自然要说话。像林无知与顾寒这样成名已久的弟子,与各宗派的弟子多有旧识,言谈自然很是自然,但像杞元良,司空宜民这样的新弟子则不免有些紧张,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结巴。

水月庵的女弟子还是像往常那样与清容峰的女弟子们站在一处。

井九想起连师妹,向那边看了一眼,不料被那些女弟子们看到,引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悬铃宗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来到柳十岁身前,对他说道:“以后去我那儿玩啊。”

柳十岁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点了点头。

那个小姑娘又来到赵腊月身前,对她说道:“姐姐你真厉害,以后也去我那儿玩啊,我给你找对好铃铛。”

井九注意到小姑娘的耳垂上系着一对银铃,心想如此小的年纪居然是银铃使者,也不知道是悬铃宗哪个大人物的后代,又听着这话,心想日后若自己要去世间行走一番,似乎也应该去弄对铃铛才是。

悬铃宗的铃铛在修道界里非常出名,绝非普通法器可以比较。

赵腊月很清楚这一点,又见这小姑娘说的真诚,说道:“那我去给你找把好剑。”

悬铃宗的小姑娘闻言眼睛一亮,说道:“一言为定。”

然后她望向井九。

井九说道:“我也想要铃铛。”

小姑娘有些吃惊,说道:“他们都说你无耻,看来是真的啊。”

井九说道:“我只是提出请求,你可以拒绝。”

小姑娘想了想,说道:“有道理,我朝姆妈要糖吃,她可以不给我吃,但不能这样就说我无耻。”

井九说道:“这个比喻很贴切。”

赵腊月与柳十岁在一旁听着,心想哪里贴切了……她只是个小姑娘,又不是你妈。

小姑娘偏着头打量着井九,说道:“铃铛我可以寄给你,但你就不要去我们那里了。”

井九问道:“为什么?”

小姑娘很认真地说道:“你长的太好看,我担心姆妈会想要嫁给你。”

井九想了想,说道:“这个理由很充分。”

悬铃宗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走了,据她说她和师叔准备借大泽的虚舟回去。

果成寺律堂首席出来了,不知道是在殿内听昔来峰主说了什么,远远地看了井九一眼。

朝歌城的两位王公来到赵腊月身前,像长辈一般慈爱看着她说道:“有什么信要带回去吗?”

赵腊月说道:“不用。”

弟子承剑成功,成为九峰亲传弟子,可以有一段假期回家看看。

这便是当初吕师答应柳十岁的事情。

赵腊月连信都不写,自然不会回朝歌城,谁都知道她一心向道,那两位王公也不意外。

柳十岁准备回村里看看,他看着井九,犹豫了很长时间,问道:“你有啥要带的不?”

井九想了想,说道:“砍几根竹子带过来,不要池塘边的,湿气太重,要山后的,如果能移栽些过来,那就更好。”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又是在弄什么?

柳十岁问道:“椅腿又坏了?”

井九点点头,说道:“椅背也破了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