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大道朝天 > 正文 > 第41章 清溪一声笑
第41章 清溪一声笑



更新日期:2021-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他现在的境界还是太低,如果看不准,可能会有些麻烦。

他盯着那道火线,抡起剑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闷响!

他的剑再次准确击中火线的最前端。

火花四溅,顾清的剑被震飞,斜斜落到溪水里,和刚才的画面没有什么差别。

伴着嗤嗤的声音,剑身四周的溪水变成白雾。

井九看了眼手里的剑,心想不错,果然又宽又厚,很是结实趁手。

不过,他不准备再给对方太多出剑的机会,踩着溪间的石头,向顾清走过去。

观战的人们震惊无语。

如果说第一次顾清是有所轻敌,没有出全力,那么这一次呢?

这次顾清用的并不是剑经上的普通剑法,而是适越峰真剑,挟雷火之威而去,为何还是落得这般结局?

“这怎么可能?”

看着走来的井九,顾清脸色苍白,喃喃说道。

溪畔,薛咏歌心想终于不是自己说出这句话了。

胜负还没有分出,剑斗自然要继续,顾清以极大毅力重新平静心神,捏剑诀召回飞剑,再次斩向井九。

依然没有任何意外,伴着一声清鸣,他的飞剑被重重击落,再次落在溪水里。

顾清大喝一声,体内剑元尽出,唤起飞剑,发起了最疯狂的一次进攻。

井九挑了挑眉。

看到这画面,赵腊月知道他有些烦了。

井九的左手落在剑柄上,变成双手握剑的姿式。

轰的一声巨响。

就像是果成寺山后那口著名的破钟,再次被人擂动。

顾清的剑飞到高空,失去了控制,不停地翻滚,发出呜呜的声音,听着就像有人在哭。

最终,那把剑画出一道弧线,变成黑点,落在了数百丈外的山林里。

无数道震惊的视线随之而去。

林里黑影乱动,尘土再起,传来猿猴们兴奋的叫声。

井九走到了顾清的身前。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再是开始时的数十丈,不到三尺。

井九拿着剑。

顾清的剑在天边。

场面有些尴尬。

这算胜负已分吗?

井九没有说出那句承让。

顾清自然也没办法自行把认输两个字说出来。

“转身。”

井九对他说道。

顾清这时候有些心神散乱,下意识里按照他的话转过身去。

啪啪啪!

井九提起剑在他后背打了三下,然后便收了回来。

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没有望向崖间某处。

“够了!”

山崖间传来顾寒愤怒的喝斥声:“你是想要羞辱我两忘峰吗!”

井九已经转身准备离开,听着这声训斥,抬头望向崖间。

他看了看顾寒,又与过南山对视了一眼。

然后他转过身,提剑在顾清背上又打了一记。

“承让。”

知道某些纠葛的人们,在井九最开始打顾清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他是打给两忘峰看的,只不过没有表明。

这一次顾寒已经开口,他还特意转身又打了顾清一记,那就是把整个事情点明了。

是的,我就是打给你看的,那又如何?

顾寒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

马华眯着眼睛,觉得好生恶心。

只有过南山保持着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是怎么做到的?”

井九听到声音望去,发现说话的人是顾清。

顾清的眼里没有怨恨,只有沮丧,更多的是茫然。

他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承意圆满,井九只是守一境界,为何最后惨败的却是自己?

如何天才,如何刻苦,顾清终究还只是个少年,如果不尽快从这种情绪里摆脱出来,剑心极有可能受损。

井九想了想应该怎么解释。

“你的剑不够快,所以我能看清楚。”

他接着说道:“而我的剑比较快。”

顾清还是很懵。

“剑道只需要极于两点,速度以及力量,其余的都不重要。对了,还有剑,应该有一把好剑。”

井九说道:“你的剑不错,比我的这把好,所以我没有与你对砍,而是用剑身砸。”

顾清想着先前剑斗时的画面,发现确实如此。

不管是抡字还是砸字,都形容井九的手法,看似粗鲁甚至不雅,实际上却是对剑最细致的控制。

“还有吗?”

“没了。”

“就这么简单?”

顾清的茫然情绪还是没有完全消散。

“剑本来就是最简单的东西,它不是别的任何事物,就是剑而已。”

井九看着他说道:“飞在天上是剑,握在手里也是剑,懂了吗?”

顾清若有所思,认真行礼,退回溪畔。

井九望向山崖,伸出右手食指,摇了摇。

他是示意猿猴们不要胡闹,赶紧把那少年的剑送回来。

但在很多人看来,他是在对着两忘峰的人们摇手指。

很多弟子都知道,两忘峰的顾寒师兄一直不喜欢井九,试图羞辱过他,只是被梅里师叔与林无知仙师拦下。

在他们想来,今天井九的连番举动自然是在向两忘峰示威,是刻意要打顾寒的脸。

云雾里,林无知看了眼站在身边的柳十岁,微笑说道:“他是在给你出气?”

他知道井九的性情,最不喜欢麻烦。

剑斗胜了,井九为何要多此一举,提剑把顾清的后背打三下?

这不是羞辱,只是回报。

一年前井九初入内门,在剑峰下与柳十岁重逢。

柳十岁喜出望外,奔跑来见,顾寒不悦,用两忘峰规矩打了柳十岁数下。

其后,柳十岁偷偷去见井九,又被打了两次。

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很久。

井九一直没有说什么。

原来,他一直没有忘记。

看着溪畔那道身影,柳十岁面无表情,显得很是严肃。

忽然,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他赶紧收敛心神,继续摆出毫不关心的模样。

……

……

看着站在溪石上的井九,人们震惊无语。

前来观礼的各宗派宾客,都来到了崖畔,看着下方的画面,低声议论着什么。

无论是水月庵的少女还是风刀教不苟言笑的使者,都被刚才的那场剑斗震撼不浅。

井九展现出的境界明明不高,为何能击败顾清?他用的究竟是什么剑法?

……

……

(摊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得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