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黑暗里,潜伏着许多无形的敌人,这些敌人就等着袭击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这时候才明白,帕尼亚警官之所以带她来这里,完全是出自他们事先的安排。他是里斯的人,都是一伙的。

  伊丽莎白还记得马克斯·霍尔农警官提过的吉普车事件发生的原因。凶手一定另有帮手。帮凶一定对岛上的地形十分熟悉。

  帕尼亚警官是如此的令人信服:

  我们的眼线遍及所有的机场和船舶、港口。

  因为里斯早就料到她会藏匿在撒丁岛了。

  你想去那里?——警察局还是别墅?

  他根本就不想让伊丽莎白到警察局去。他才没有打电话到警局,和他通话的是里斯。

  我们现在已经抵达别墅了。

  伊丽莎白知道她非逃不可,可是她已经全然失去了力量。

  她努力想睁开双眼,然而双脚却沉重得抬不起来。她突然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帕尼亚警官在咖啡里下了药。

  伊丽莎白转身走向黑漆漆的厨房。她打开一只柜子,伸手进去摸索,直到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她取出一瓶醋,倒了一些在杯里,加进一点水喝下去。只见她立刻往水槽里呕吐。几分钟之后,她觉得好过了一些,但是体能状况依然相当虚弱。现在,她的思路已经不灵光了,仿佛断电的灯泡一般,准备接受死亡的降临。

  “不行。”她坚决的对自己说,“你不能就这样死去。你要站起来抵抗。他们就要来杀你了。”

  她提高音量继续喊道:

  “里斯,过来杀我啊!”

  但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呢喃,毫无力气。

  她转身走向大门门厅,几乎是凭本能的走着。她在老塞缪尔的肖像前停下来。

  外面的风声凄厉猛强烈刮着,不断地叫嚣,嘲弄她,同时也在警告她。

  她独自站在黑暗中,面对最令人胆颤心惊的抉择——她可以逃出去,面对未知的险境;或者她该留下来抵抗里斯?

  问题是,她怎能抵抗得了呢?

  她一直想找出个头绪来解决眼前的问题,但是体内的药效使她精神唤散——意外事故又要发生了。

  突然,她记起来了,于是大声喊道:

  “他故意把事情弄得像意外。”

  你必须阻止他,伊丽莎白!

  是塞缪尔在说话吗?还是她心底的声音?

  我不能,一切都太迟了。

  她闭上眼睛,靠在冰冷的肖像旁。

  如果现在能睡就好了。然而她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她努力着去回想,但是每一个念头都稍纵即逝。

  千万别让它看起来像件意外,应该让它看起来像伴谋杀案。

  如此一来,公司就不会落入他的手中。

  伊丽莎白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走进书房,站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桌灯朝镜子掷去。她听到镜子应声而破。随后她又举起一把椅子,将椅子重重的摔成碎片。接着,她又把书柜里的书全都取出来撕碎,碎片散落一地。最后,又见她把被切断的电话线扯下来,甩到墙上。

  让里斯自己去向警方说明这一切吧!今晚可不太平静。她也不是好惹的。

  因为他们一定会动粗,而这此混乱的情景足够说明她是遭人谋害的。

  一阵狂风突然袭来,纸片漫天飞舞,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伊丽莎白好一会儿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从现在起,这栋屋子里,她不再是孤伶伶一个人了。

  ※※※

  在达·芬奇机场靠近货舱区的停机坪上,马克斯·霍尔农警官正看着一架直升机着陆。当驾驶员把门打开时,马克斯便趁势靠近。

  “你可不可以载我到撒丁岛。”

  他问。

  驾驶员瞪着他说:

  “怎么了?我才送一个人过去那儿呢!那里风刮得好厉害。”

  “你到底飞不飞?”

  “这可要花上你三倍的价钱哦!”

  马克斯毫不犹豫地坐上去。

  当他们起飞时,马克斯问驾驶员:

  “你送谁到撒丁岛?”

  “里斯·威廉。”

  ※※※

  黑夜成了伊丽莎白的盟友,让她不被敌人发现。

  现在要逃也来不及了,她要找个地方藏起来。

  她爬上楼去,想躲开里斯。走到楼上时她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到山姆的房间去。

  此刻,有一件物体突然自黑暗中飞出来,她尖叫一声才发现,原来只是窗外狂风吹打的树影。她的心跳之剧,可能连楼下的人都听得见。

  要想法子拖延他。

  她的意志下达这个命令。

  问题是该怎么做?

  她的头很重,晕个不停。

  好好想!

  她告诉自己。

  若换成塞缪尔他会怎么做?

  她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从门后取出钥匙,然后再从门外将门反锁。她把每个房门都从门外上了锁——这些就是克拉科夫市贫民窟的城墙大门。伊丽莎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只记得塞缪尔杀了阿拉姆,警方却逮不到他。

  现在,她看到一束灯光顺着楼梯往上爬,这束灯光让她的心跳更加剧烈,里斯朝这边走过来了。

  她开始爬上塔房的梯子,才爬到一半腿就软了。她滑到地板上,不死心的手膝并用,最后终于爬上楼梯顶端。她打开塔房的房门。

  塞缪尔说:

  把门锁上!

  伊丽莎白把门锁上了。即使如此,也不能抵挡得了里斯的闯入,不过至少他得把门撞开才行。这样又多了一项证据——她会更像是死于谋杀。

  她吃力的把家俱移靠到门后。黑暗像大海一般将她淹没了。她推了二张桌子、三把椅子到门旁堆高,筑起一道她和死亡之间的护城河。

  现在,她可以听到地板上传来三声撞裂声,里斯正在一间接着一间撬开房门找寻她。这是攻击的证据,警方一定知道。她要像里斯耍她一般还击他。但是令她百思不解的是,如果里斯想制造意外死亡的假象,他又为什么要把门撬开呢?

  她打开法式窗门向外眺望,风声凄厉——阳台的正下方就是海洋。已经无路可逃,只好等着里斯来杀她了。

  伊丽莎白想找个东西自卫,无奈什么也没有。

  她在黑暗中静待凶手的来临。

  里斯究竟在等什么?他为何不干脆破门而入把一切都结束了呢?

  破门而入?

  有点不太对劲。

  即使里斯能杀人弃尸,但是他又该如何解释这些暴力迹象?还有那面破碎的镜子和撬开来的房门他又该如何圆谎?

  伊丽莎白试着站在他的立场,揣测他将会如何向警方解释借以脱罪。

  只有一个办法。

  当伊丽莎白想到这个“意外”的办法时,她已经闻到浓浓的烟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