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在搬丁岛和意大利本岛的契维塔韦基亚港之间,有专载旅客和汽车的定期渡轮,伊丽莎目驾驶一辆租来的汽车入境,混杂在车阵中。

  如果是搭乘飞机经由机场出入境的话,会有乘客记录,而搭乘渡轮则没有。

  伊丽莎白混在数百名前往撒丁岛度假的旅客之中。虽然她确定自己没被人跟踪,但是心里却还是充满莫名的恐惧。里斯已经深陷犯罪渊薮,来不及回头了。现在就只有她能揭穿他的罪行,所以他一定会想尽办法除掉伊丽莎白。

  当伊丽莎白从办公大楼逃出来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将要何去何从。她只知道要尽快逃离苏黎世——在里斯被捕之前,躲藏在最安全的地方。撒丁岛是她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她租了一辆小汽车,直驶通往意大利的公路。途中,她在路上一个电话亭旁停车。她想打电话通知亚历克,结果不巧他正好外出了,于是她留话要他回电到撒丁岛来。她也联络不到乌克斯·霍尔农警官,所以也留了相同的口信给他。

  她要待在撒丁岛的别壁里。这一次,她将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警方将会派人保护她的安全。

  当渡轮来到奥尔比亚时,伊丽莎白发现她根本无需通知警方。眼前,布鲁诺·帕尼亚饕官和路易·费拉罗局长早已站在码头等她了。那一次,就是帕尼亚警官在事故之后带她丢硷视那辆吉普车的。

  他走近她的车旁说道:

  “您实在非常令我们担心,威廉太太。”

  伊丽莎白看着他,一脸惊讶。

  “我们接到瑞士警局的电话,那边要我们留意您的行踪,我们的眼线遍及所有的机场和船舶、港口。”

  伊丽莎白心中充满感激。

  马克斯·霍尔农警官!他一定收到留言了!

  帕尼亚警官看着她疲惫的倦容问道:

  “要我来开车吗?”

  “麻烦你了。”

  伊丽莎白心存感激地回答。

  她滑到旁边的座位,帕尼亚警官坐进驾驶座。

  “您想去那里?——警察局还是别墅?”

  “别墅。但我希望有人能陪我。我——我不想一个人待在那儿。”

  帕尼亚肯定地点点头,然后说道:

  “别担心!我们奉命要好好保护您。今晚我会留下来陪您。装有无线电话的警车也会在通往您家的路上巡逻。没有人能接近您。”

  他的保证让伊丽莎白松了一口气。帕尼亚警官熟练敏捷的驾车朝通往奥尔比亚市区的窄小街道,朝通往翡翠海岸的山路前进。

  眼前的景物,又在让她想起里斯。

  伊丽莎白问:

  “有没有我——我丈夫的消息?”

  帕尼亚警官同情似的瞄了她一眼,然后又专心看着前方的山路。

  “他逃走了,但是我们会逮到他的。他们预计今天早上就能逮捕到他。”

  伊丽莎白知道自己应该可以松一口气了。但是,这些话反而让她感到害怕和痛苦。他们口中的里斯,就好像待猎的动物一般。他曾经把她逼入绝境,现在他可受到报应、尝到同样的苦痛了。

  到昨天为止,她曾经是那么的相信他;她是多么信任他的爱、他的温柔和善良啊!想到这里,伊丽莎白不由得全身打颤。

  警官担心地问她:

  “觉得冷吗?”

  “不,我很好。”

  她觉得浑身发烫。这时候,似乎有一阵暖风吹进车子里,让她觉得异常不安。起初,她还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后来帕尼亚警官才说道:

  “恐怕我们遇到了一阵来自非洲的热带风。今晚可有得忙了。”

  伊丽莎白懂他的意思。

  热带风会吹得人和动物都快发狂。岛上的热带风是从撒哈拉沙漠吹来的,又闷又干燥,还夹带着风沙的凄厉,不祥的风声让人神经紧张。只要一吹起热带风,岛上的犯罪率都会上升,通常法官都会酌情判得比较轻一点。

  一个钟头之后,别墅在黑暗中出现了。帕尼亚警官把车开到车库,熄掉发动机,然后走到伊丽莎白的车门旁为她开车门。

  “我要您紧跟在我后面,威廉太太。以防万一。”

  “好的。”

  伊丽莎白回答。

  黑暗中,两人向别墅的前门走近。

  帕尼亚警官说:

  “我确定他没来这里。不过,我们还是不要冒险。请把钥匙给我好吗?还是由我来开门比较保险。”

  伊丽莎白把钥匙递给他。他温柔的把她请到一边。只见他一手紧握手枪,另外一只手插入钥匙,一会儿就把门打开了。他探手进去按下电灯开关,整条门厅走道刹时灯火通明。

  “麻烦您带我看看每个房间,好吗?”

  “好的。”

  他们开始检查屋子。

  每到一个房间,帕尼亚总是打开房里的灯,仔细察看每一个角落、柜子和窗户的内锁是否被动过,待确定房里没有别人之后,才换到另一个房间。

  当他们回到客厅时,他说: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打一个电话回总部。”

  “请便。”

  伊丽莎白领他到书房。

  他拿起电话,拨了号码。

  一会儿他说:

  “我是帕尼亚警官。我们现在已经抵达别墅了。请多派一些人手在公路出口站岗。我今晚要留守,陪伴威廉太太。”

  他听了一会儿又说:

  “她很好,只是有些累。待会儿再联络。”

  伊丽莎白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无法动弹,她紧张的不得了。她知道明天的情况将会更糟,而且糟很多。

  现在她已经安全了,但是里斯很可能会因为拒捕而遭击毙,或者被逮捕入狱。尽管他恶贯满盈,然而她还是很不忍心。

  帕尼亚警官望着她,神色显露关心。

  “我要去弄点咖啡,夫人要不要也来一杯?”

  她点点头说道:“我去煮好了。”

  她站起来。

  “您留下来,威廉太太。我老婆常说我煮的咖啡是世界一流的!”

  伊丽莎白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她很感激的坐回去。

  “谢谢你。”

  到现在为止,她还未察觉自己的情绪已经紊乱到了极点。

  伊丽莎白承认,即使在听取亚历克电话的那段时间里,她仍相信里斯是无辜的,这中间一定有误会,而且也一定有合理的解释。即使当她从瑞士逃往此地时,她还是不敢相信里斯可以在谋害山坶之后又与她亲热,接下来,又要谋害她。只有禽兽才会做出这种事,所以她还抱有一丝丝的希望。

  然而,帕尼亚警官却说:

  他逃走了。但是他跑不远的。他们预计今早就能逮到他。

  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可是她又无能为力。

  里斯为了吞并公司,他到底策划了多久?也许从他第一眼在瑞士看到那个无助的、寂寞的十五岁女孩时,他就计划要利用她来当作胜过山姆的王牌了吧?

  这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在麦克辛餐厅里的庆祝、这么多年来的畅谈心事、他的迷人风采——

  哦!多么难以抗拒的风采!

  他真有耐性——他居然可以等到她成为女人,最最讽刺的是,他甚至不必开口求婚。是她先向他示爱的。他一定为此在心中窃笑不已——他和埃莱娜在一起。伊丽莎白不明白,他们俩怎会一同卷入这件阴谋?她也担心里斯现在的处境,害怕他被捕时将会被警方击毙。她开始泪如雨下。

  “威廉太太——”

  帕尼亚警官端着一标咖啡走进来。

  “喝一点,你会舒服一些。”

  他说。

  “我——我很抱歉。”伊丽莎白说,“最近我老是这样。”

  他很温柔地说道:

  “我想您已经够坚强了。”

  伊丽莎白啜了一口热咖啡,她发现里面加了些东西。她抬头望着他说道:

  “我想——咖啡里加一点苏格兰威士忌应该可以消除疲劳。”

  他坐在她对面,沉默不语,满怀同情。

  她很感激他留下来。她没办法一个人待在这里。除非她知道里斯的下落,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他的生死。

  她把咖啡喝完了。

  帕尼亚警官看了一下表。

  “巡逻车随时都会过来。外面有两名警员会整夜守着。我留在楼下。我建议您先上床睡一觉比较好。”

  伊丽莎白又再度颤抖。

  “我睡不着。”

  虽然她嘴里这么说,但是她的身体已经有点儿开始不听使唤了。开了这么长一段路程的车,长久的奔波使她开始打起盹来。

  “也许我是该躺下来休息一下。”

  她说,几乎发不出声音。

  ※※※

  伊丽莎白躺在床上,正在和浓浓的睡意挣扎。当里斯被人追缉时,她的高枕无忧反而让她感到不安。

  只要一想到他在阴冷的黑巷里被人射杀毙命的景象时,她就不寒而粟。她想撑开沉重的眼皮,但是她实在是太困了。于是她只好闭上双眼,感觉到自己正沉沉陷入昏睡,最后终于陷入虚无之中。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尖叫声让她从睡梦中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