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苏黎世十二月四日,星期四晚上八时】

  短暂的黄昏一过,寒冷的冬夜就立刻降临。雪花片片缤纷飘落,寒风吹起如尘的雪花覆盖了整座城市。

  一片寂静中,洛氏企业行政大楼的灯火依然明亮,像是黑夜里许多淡黄色的月亮。

  伊丽莎白独自在办公室里加班,等着里斯从日内瓦开会返回。她很希望他能早一点赶回来。大楼里的工作人员早已下班,空空洞洞的气氛让伊丽莎白觉得心头更加寂寞、焦急,一直无法集中精神。

  依旧没有里斯回来的消息。此刻,瓦尔特和安娜的事一直在她脑海里萦绕。她还记得当初认识瓦尔特时,他是如此的稚气、俊秀,深深迷恋着安娜——也许是装出来的?真令人难以相信瓦尔特居然会是杀子凶手。

  伊丽莎白想到了可怜的安娜。她曾经打过好几通电话给她,电话老是没人接。她应该飞往柏林,尽己所能地安慰她。想到这里,突然响起的一阵电话铃声把她拉回现实。

  她拿起话筒,电话另一端是亚历克的声音。伊丽莎白顿时觉得心情好多了。

  “你知道瓦尔特的事了吗?”

  他问。

  “知道。太可怕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不是的,伊丽莎白。”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事情并非你所想象的那样。瓦尔特是清白的。”

  “但是,警方说——”

  “他们弄错了。瓦尔特是我和山姆第一个怀疑的人。我们调查得一清二楚,他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伊丽莎白盯着电话,困惑不已,心想:

  “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亚历克迟疑了几秒,然后接着说:

  “在电话里谈这件事实在有点不妥当。不过,伊丽莎白,我没有时间单独跟你谈了。”

  “跟我谈什么。”

  伊丽莎白问。

  “去年有人一直在扯公司后腿。先是南美洲的分厂爆炸了,再来是专利被偷。甚至连我们生产的药品包装都被误贴标签。因为我和山姆都讲好了,在时机未成熟前,绝不向第三者透露,所以,电话里不方便详谈此事。”

  地球似乎突然停止转动,时间在刹那间冻结了。一阵晕眩感向她袭来。

  电话里的声音是亚历克的,然而她却在里斯口中听过同样的话。

  里斯说过:

  有人在扯洛氏企业的后腿。凶手非常狡猾,所以最近所发生的事故,看起来都像是一连串的意外。但是被我看出其中的蹊跷。在我去找山姆谈过这件事之后,我们决定雇用侦探社进行调查。

  亚历克还继续说道:

  “当侦探社完成了调查报告之后,山姆就把那份报告带到夏莫尼克斯去。我们在电话里讨论过这个问题。”

  伊丽莎白此刻仿佛听到里斯说:

  山姆和我到夏莫尼克斯商议此事——直到找出真凶之前,我们不会把这件事情的内容透露给第三者知道。

  伊丽莎白突然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当她再度开口说话时,她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

  “亚历克,除了你和山姆之外——还——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没有了!除了山姆和我之外,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这一点很重要。据山姆告诉我,报告中指出内奸是洛氏企业内部的高级主管。”

  高级主管?里斯在霍尔农警官揭穿之前,绝口不提他曾经去过夏莫尼克斯,他的确是有意隐蹒这件事实!

  她缓缓问道,字字句句自她口中吐出:

  “山姆有可能把事情告诉里斯吗?”

  “不可能!为什么要这么问?”

  里斯只有一个办法能得知报告的内容——报告是他偷的,他之所以会去夏莫尼克斯,原因也只有一个一除掉山姆。

  伊丽莎白全然不知电话那端的亚历克在说什么,她耳朵里面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他说的话。

  话筒从她手中滑落,伊丽莎白开始感到一阵晕眩,并且在巨大的恐惧感之下挣扎。她心乱如麻,眼前浮现的影像也已经紊乱了。只是一些记忆的片断——发生吉普车意外之前,她曾留言给里斯,说明自己将到撒丁岛,电梯坠毁的那天,里斯并没有参加董事会议,直到当她和凯特独处时,他才出现。我想我该帮你忙。他说。然而,才不一会儿他就离开大楼了。他真的离开了吗?她开始发抖。这一定是误会。不!绝对不会是里斯她的内心在呐喊。

  伊丽莎白从座椅中站起来,步履不稳的走向里斯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一片漆黑。她打开电灯,失魂落魄的望着四周,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寻找些什么。

  她并不是在寻找里斯的罪证,而是想证明他的清白。实在令人无法忍受这个自己心腹的男人——拥自己入怀、肌肤相亲的爱人,居然会是冷血杀手。

  里斯的桌上有一本约会行程表。伊丽莎白翻到她九月在搬丁岛出事的那一天。他的行事历上写着“内罗毕”——肯尼亚共和国首都。她必须查证他的护照,看他是否真的到过内罗毕。她怀着一股罪恶感翻动他的抽屉,她知道一定还有其他可以证明他是无辜的证据。

  里斯桌子最下层的抽屉上了锁。伊丽莎白犹豫不决——她没有权利打开它。如果那么做的话,无疑显露出她对他的不信任,她站在抉择的十字路口上——一旦下定决心,就不能回头了。里斯一定会发现的,而她也必须把事情告诉他。

  尽管如此,伊丽莎白还是得查出里斯是否在九月份去过内罗毕。她在桌上找到了一把拆信刀,使尽力气用刀片削出一个小洞,将抽屉锁撬开。

  抽屉里有一些记事簿和备忘录,她全都搬出来。其中有一封女人写给里斯的信。这封信是几天前才从巴黎寄出来的。伊丽莎白迟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把信拆开。这封信是埃莱娜写来的。开头是这么写的:

  “亲爱的,我打电话找过你,我们必须赶紧进行我们的计划了……”

  伊丽莎白没把信看完,只见信纸在她的手中颤动不已。现在,她的眼光落在抽屉里那份原本失窃了的报告书上。

  〖山姆·洛菲先生

  极密件

  无副本〗

  她顿时觉得整个房间开始旋转起来,她赶紧扶住桌缘。她站在那儿有好一阵子,合上双眼,等待晕眩消失。

  杀人凶手已经现出原形了,而那个人居然就是她的丈夫。

  一阵持续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寂静。伊丽莎白好一会儿才察觉到电话铃声。她慢慢走回办公室,拿起电话。

  是大厅柜台的守夜管理员打来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您是不是还在楼上,威廉太太。威廉先生马上就会上来接您了。”

  难道他又想计划另一次意外?

  她的生命全操纵在里斯的手中。她实在无法装出若无其事的态度面对他。只要里斯一见到她,就会知道真相。她得赶紧想办法逃走才是。一阵惊恐之中,当她抓了皮包和大衣正想离开办公室时,才突然想到自己的护照忘了拿。她必须逃到一个里斯找不到的地方。于是她连忙冲到办公桌旁,拿了护照就奔到走廊上。她整颗心怦怦狂跳,仿佛就要爆裂开来。

  总裁专用电梯的指示灯正一格一格往上亮。

  八……九……十……

  伊丽莎白拔腿冲向楼梯,为了活下去,她拼了命奔跑。

  只要一被逮到,她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