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伊丽莎白·威廉太太。

  伊丽莎白简直无法相信,这整件事犹如梦境般虚幻,仿佛少女时代最绮丽的梦想居然成真了。

  伊丽莎白还记得,她一次又一次写在作业簿上的字:“伊丽莎白·威廉太太……伊丽莎白·威廉太太。”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结婚戒指。

  里斯说:

  “你在笑什么?”

  他坐在洛氏企业专用的波音七○七型豪华客机的一张椅子上,挨着伊丽莎白。

  他们目前的位置是在大西洋上空三万五千英尺的高空,一边品尝意大利鱼子酱,一边饮用冰镇的多姆·佩里尼翁酒。这好比一出《甜蜜的生活》版画的场景,因此伊丽莎白大声笑了出来。

  里斯微笑着说:

  “我说了什么吗?”

  伊丽莎白摇摇头。她看着他,深深为他那股摄人的魅力所激动。他们两人已经结为正式的夫妻了。

  “我只是觉得很快乐。”

  他怎么可能知道呢?她怎能说服他,并且告诉他说这个婚姻是幸福的?他永远也不会懂的。因为对里斯而言,这并不是一桩良缘,而是事业上需要。但是,她却深爱着里斯。对伊丽莎白而言,里斯一直都是她的最爱。她想跟他白头偕老,为他生几个孩子,全心全意地爱着他、拥着他。

  伊丽莎白再看了里斯一眼,苦涩的想着眼前该解决的一个小问题。

  我要设法让他爱上我。

  她心中暗想。

  伊丽莎白在和尤利乌斯·巴特鲁特会面的那天下午,就主动向里斯求婚了。和银行股东开过会后,伊丽莎白仔细梳理秀发,走进里斯的办公室,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里斯——你愿意娶我吗?”

  她看见了他脸上那种惊讶的表情,在他开口回答之前,伊丽莎白故作镇定,并且故意很冷漠地对他说:

  “这只是一项单纯的商业协议。如果你愿意接任洛氏企业总裁的职位,银行方面就可能答应让我们多宽限几天。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

  伊丽莎白害怕得声音都哑了,但是她仍然继续说道:

  “就是娶洛菲家的女儿,而我——我是目前唯一的人选。”

  她觉得脸上发烫,她根本不敢正视他。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婚姻。”

  伊丽莎白接着说:

  “意思就是说——我是说——你可以自由——随你的高兴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他只是看着她,也不搭腔。伊丽莎白希望他能开口说话,什么都行。

  “里斯——”

  “抱歉。我只是吓了一跳。”他微笑着说,“一个男人并不是每天都能遇到漂亮女孩向他求婚的。”

  他微笑着,试着不去伤害她的心。对不起,伊丽莎白,但是——

  “一言为定。”

  里斯接受了。

  刹那间,伊丽莎白觉得如释重负。她一直到现在才领悟到这件事对她的重要性。现在,她已经抢得查出真凶的时间了。只要她和里斯同心协力,必定能查出谁是幕后凶手。除此之外,她还必须跟他讲明一件事。

  “你将成为公司的总裁。”她说,“但是控股大权还是操纵在我的手里。”

  里斯皱起了眉头:

  “如果我接掌公司——”

  “我一定会让你当上总裁。”

  她再次向他保证。

  “但是控股的权利——”

  “仍旧在我的名下。我要确定股票不会落到外人手中。”

  “我懂了。”

  她可以感觉到他并不赞同这项提议。她曾想过要把决定告诉他,她也曾想过要让公司股票上市,董事们可以各自处理自己的股份。但是,只要里斯当上总裁,伊丽莎白就不怕那些野心勃勃的外来者会吞掉公司的股份。

  然而,在查出内贼之前,伊丽莎白还不能宣布这项决定。她真的很想把一切全都告诉里斯,无奈时机尚未成熟。所以她只对他说道:

  “除了股权之外,公司的一切由你全权处理。”

  里斯站起身来,静静打量她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

  “你想在什么时候结婚?”

  “愈快愈好。”

  ※※※

  除了安娜和瓦尔特因病无法到场之外,洛菲家族的人都到苏黎世来参加婚礼了。亚历克带了维维安,埃莱娜和夏尔以及西蒙内塔和伊沃夫妇都来了。

  他们似乎都替伊丽莎白感到高兴,然而伊丽莎白觉得这些都是装出来的,这一切都是在演戏。她并不是正式结婚,只不过是谈成了一桩生意。

  亚历克抱着她说:

  “你知道我衷心希望你幸福。”

  “我知道,亚历克。谢谢你。”

  伊丽莎白笑着回答。

  伊沃看来神采飞扬,他向伊丽莎白致意:

  “哦!我最最亲爱的!‘寻得财富是乞丐们的梦想,觅得真爱则是皇室的愿望。’你听过这句话吗?”

  伊丽莎白说:

  “这句话是谁说的?”

  “我。”伊沃笑着说,“我希望里斯知道他是全天下最幸运的男人。”

  “我会提醒他的。”

  伊丽莎白轻声回答。

  埃莱娜把她拉到一旁。

  “你的决定真是让人惊讶,我的小亲亲。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你和里斯的事?可不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发生的呀?”

  “这也是最近的事。”

  埃莱娜用精明、冷酷的眼神打量她。

  “是的,一定是如此。”

  说完转身就走开。

  婚礼举行之后,接着就在包拉克饭店举行宴会。

  表面上看来是一片喜气洋洋、充满欢乐,然而伊丽莎白却可以感觉得到一股隐藏在背后的汹涌暗潮。

  有一个邪恶的人就在这间大厅里,就像一道最可怕的诅咒一般,不知道要附到谁的身上去。她只知道,在他们之中有一个人恨她入骨。在她内心深处,她可以感受到这股恨意。然而,当她环视四周时,看到的却是一张张笑容可掬的面孔。

  夏尔向她举杯祝福……

  前几天收到了实验室爆炸案的报告,炸药就是巴黎市郊洛氏企业分厂制造的。

  她突然想起这件事。

  伊沃,脸上挂着快乐的微笑……

  那个企图卷款逃离意大利的政治家是被别人陷害的。有人给海关人员通风报信——那个人就是伊沃·帕拉齐。

  她又想起了这件事。

  亚历克?还是瓦尔特?

  伊丽莎白心中怀疑。

  ※※※

  次日早晨,洛氏企业举行董事会。会上一致通过任命里斯·威廉为继任总裁,同时也是洛氏企业的最高执行人。夏尔道出了每个人心中的疑问:

  “现在公司由你接手,我们可以把股票卖掉了吗?”

  伊丽莎白感觉得到,房里弥漫着一股紧张和不安的气氛。

  “控股权在伊丽莎白手里。”里斯说,“她才能决定这件事。”

  每个人都转过头去看着伊丽莎白。

  “我们公司的股票不公开上市。”

  伊丽莎白说。

  ※※※

  当伊丽莎白和里斯独处时,他说:

  “到里约去度蜜月好吗?”

  伊丽莎白看着他,整颗心怦怦跳。他立刻把她拉回现实里。

  “里约的负责人吵着要辞职。如果他真的离职了,会造成公司相当大的损失。我打算明天飞到里约把事情摆平。我想,如果不带我的新婚妻子同行,别人看来会很奇怪的。”

  伊丽莎白点头说道:

  “是的,没错。”

  她告诉自己:你这个笨蛋!这是你出的计策,你自己的安排,并不是真正的婚姻。你无权要求里斯什么。

  但是,一个声音仍然在她心底悄悄响起,它说:

  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一切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

  当他们抵达加莱昂机场的时候,天气出人意料的暖和,伊丽莎白这才察觉到里约现在正值夏天。

  一辆宾士六○○正在等候他们。司机是个黝黑瘦长的年轻人,年约三十。当他们坐进车里时,里斯问他:

  “路易斯呢?”

  司机回答:

  “路易斯病了。威廉先生。现在是由我负责载送您和夫人。”

  “请转告路易斯,说我希望他早日康复。”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说道:

  “好的。”

  半个钟头之后,他们已经来到一座海上浴场附近,沿着铺满彩色瓷砖的大道前进,旁边就是著名的科帕卡纳那海滩,一副南国风情的景色。

  他们在苏加洛阿芙饭店前停车,不一会儿,行李也送达了。

  他们进入一间宽敞的套房,总共有四间卧室、一间漂亮的起居室、一间厨房,还有一座可以俯瞰夏日海湾的大阳台。套房里处处点缀着用银瓶盛装的鲜花,另外还有香槟、威士忌和好几盒巧克力糖。

  饭店经理亲自送他们到套房。

  “如果有任何需要我们服务的地方——任何事都可以——我本人二十四小时待命。”

  他欠一欠身,退了出去。

  “他们真是亲切。”

  伊丽莎白说。

  里斯笑着应道:

  “本来就该如此,这家饭店是你的呀!”

  伊丽莎白脸都红了。

  “哦?我——我不知道。”

  “饿了吗?”

  “我——不,谢谢。”

  伊丽莎白回答。

  “要来点酒吗?”

  “好的,谢谢你。”

  她的声音连自己听起来都觉得生硬、不自然。她不知该如何自处,或是该期待些什么。突然间,里斯变得好陌生,她开始担心起他们现在正独处于蜜月套房里,而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不久将是就寝时间了。

  她看着里斯很熟练的打开香槟。不管做什么事,他总是如此灵巧,他是一个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以及如何达到目的的男人。

  他要的究竟是什么?

  里斯递了一杯香槟给伊丽莎白,举起杯子向她敬酒:

  “祝我们有好的开始。”

  “祝我们有好的开始。”

  伊丽莎白嗫嚅着。

  希望也能有美好的结局。

  她无声说着。

  他们就这样品尝杯中的香槟。

  我们是不是应该照例把杯子摔进壁炉里?伊丽莎白心想,这是庆祝的仪式。

  她把剩下的香槟一饮而尽。

  他们在里约度蜜月。她渴望拥有里斯;不仅是在此时此刻,而是永远。

  电话铃响了。里斯拿起听筒,简单回了几句。当他说完之后,他对伊丽莎白说道:

  “已经很晚了,你要不要上床休息?”

  伊丽莎白觉得“床”这个字眼听来分外醒目。

  “好。”

  她轻声回答。

  她转身走进房里,招待员已经把行李放在里面了。房间正中央有一张大型双人床。

  女招待员已经整理完行李,床也铺好了。一边放着伊丽莎白的丝质睡衣,另一边是男用的蓝色睡袍。当她脱掉衣服时,她走进满是镜子的大穿衣间,仔细地把妆卸掉。也把一条土耳其毛巾围在头上,走进浴室里淋浴,徐徐冲洗着身体,让自己感受滑润的热水流过胸前、小腹和股间,那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是被湿润的手指抚摩一般。

  她一直试着不去想里斯,但似乎是白费力气了。她想象着依偎在他怀里,以及他靠在自己身上的那种感觉。

  她嫁给里斯究竟是为了拯救公司,还是拿来当做得到他的借口?

  答案很清楚——她胸中燃烧着炽热的情火,强烈的欲念侵蚀着她。

  从十五岁起,她就一直期待这一刻的来临。这几年来,她虽然不甚清楚自己的渴望,但是现在一旦时机到来,这才发现她是如此的饥渴。

  她走出浴室,用温暖的十毛巾擦干身体,穿上丝质长袍,让秀发自然披在肩上,然后钻进被窝里。她躺在床上等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的心跳愈来愈快。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她往外看去。里斯就站在门口,穿戴整齐。

  “我现在要出去。”

  他说。

  伊丽莎白坐起来。

  “你——你要去哪儿?”

  “生意上的问题。我必须马上去处理。”

  说完,他转身离开。

  伊丽莎白彻夜未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心里百感交集,并且还告诉自己,要对里斯接受协议这件事心怀感激。但是她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的举止太过愚蠢,同时也为里斯的冷漠而忿忿不平。

  里斯回来时天已经亮了。

  他的脚步声是往房间来的,伊丽莎白闭上眼睛装睡。当他走到床边时,她感觉得到里斯的呼吸声。他站在原地,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儿。

  之后,他转身走进另一个房间。

  又过了几分钟,伊丽莎白便真的睡着了。

  ※※※

  他们在阳台一起吃早餐。里斯心情很好,一直说个不停。他告诉她这个城市在嘉年华会时的种种盛况,但他绝口不提昨晚的行踪、伊丽莎白也没问他。伊丽莎白注意到今天的服务员换人了,她并没有多想,也没注意到那些异于常态,一直在套房里进进出出的女招待员。

  ※※※

  伊丽莎白和里斯坐在浴氏企业里约分公司的经理办公室内,分公司位于里约近郊,经理是一名叫罗伯·托马斯的中年人,一张青蛙似的脸上,一直挥汗如雨。

  他正试图说服里斯:

  “您必须了解实际情形,我对洛氏企业比对我的家人还亲。我以公司为家,我离开这里就像离开家一样,我的心也会随之破碎。我实在很想留下来,这是我毕生最大的愿望。”

  他停下来擦擦额头,接着又继续说道:

  “但是,另外一家公司愿意出更高的价钱请我过去,我还得替妻儿和岳母着想,您能了解我的处境吗?”

  里斯往后倾,把腿伸长,低头说道:

  “当然了,罗伯。我知道洛氏企业对你意义非比寻常。你在公司已有好几年了。然而,一个男人必须要对家庭负责任。”

  “谢谢您。”托马斯感激地说道:“我就知道我能信赖您,里斯。”

  “那你跟公司的契约怎么处理呢?”

  托马斯耸耸肩,状似轻松地回答:

  “那只是一张纸,撕掉就成了,对吗?如果一个人的内心不快乐,订契约也没有用。”

  里斯点点头:

  “这就是我专程来此的原因。我要让你的内心感到快乐。”

  托马斯叹了一口气:

  “哎!可惜为时已晚,我已经决定另谋高就了。”

  “那家公司知道你将要坐牢吗?”

  里斯漫不经心地说。

  托马斯瞪着他:

  “坐牢?”

  里斯说:

  “美国政府最近公布从事海外贸易的公司,在过去十年来行贿的名单。很不幸的,你涉嫌重大,罗伯。你触犯了本地的法律。我们原本想保护你的——毕竟你是洛氏企业大家庭里忠心耿耿的一分子——然而你要离开我们了,我们也没有理由那么做,不是吗?”

  罗伯的脸色刹时变换着各种颜色。

  “但——但是,我是为了公司才这么做的呀!”他表示抗议,“我只是服从命令啊!”

  里斯颇为同情地点点头,并说道:

  “当然,你可以在受审时提出来呀!”

  说完,里斯站起来对伊丽莎白说:

  “我们得准备回瑞士了。”

  “等一下!”罗伯喊着,“你不能丢下我一走了之啊!”

  里斯说:

  “你大概搞错了吧?要走的人是你。”

  托马斯又在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了,他的嘴唇不住地颤抖。他走到窗户旁,向外眺望。室内一片静默。最后,他连头都没有转过来说道:

  “如果我留下来——您们会保住我吗?”

  “我们会尽一切可能。”

  里斯向他保证。

  ※※※

  步出公司大楼,他们坐进宾士六○○,又瘦又黑的司机开车送他们回城里去。

  “你这是敲诈。”

  伊丽莎白说。

  里斯点点头:

  “我们不能失去他。他要投靠到我们的敌人阵营。他知道太多公司里的事了。他会把我们给出卖的。”

  伊丽莎白望着里斯,心里暗想:我实在还不太了解这个男人。

  ※※※

  当晚,他们来到米兰德餐厅用餐,里斯是那么迷人,风度翩翩,那么的出众,伊丽莎白知道,他一直用华丽的词汇掩饰自我,让人摸不透他真正的感受。当他们用完餐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伊丽莎白想跟他独处,想跟他回饭店去。然而里斯却说:

  “我带你去见识一下里约的夜生活。”

  他们到夜总会。

  似乎每个地方的人都认识里斯。无论走到哪里,他总是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风靡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有人邀他们一起入座,接着,其他人也开始加入他们这一桌。伊丽莎白和里斯一刻也闲不下来。

  伊丽莎白觉得里斯似乎是故意如此的,他利用别人来阻挡伊丽莎白。以前,他们还只是朋友,而现在他们已经变成了——什么呢?伊丽莎白知道他们之间有一道无形的蕃篱。他究竟在怕些什么?理由何在?

  到了第四家俱乐部,又有一群人加入了里斯朋友的那桌闲聊。伊丽莎白已经受够了。她打断里斯和一个可爱的西班牙裔女郎的谈话:

  “我还没有机会跟我先生共舞,我想你一定不会介意吧?”

  里斯很惊讶地看着他,然后站起来。

  “恐怕我无法拒绝我新娘的邀请。”

  他轻声向朋友们解释。

  他扶着伊丽莎白的手臂,领她到舞池,她的身件很僵硬。

  里斯看着她的脸庞说道:

  “你在生气。”

  他说得对,她是在生自己的气。她自己订下了游戏规则,却为里斯的严格遵守而呕气。但是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真是搞不懂里斯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信守诺言,难道是出自他的荣誉感吗?还是单纯的因为他不能接受她?她一定得弄个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里斯说话了:

  “我替那些朋友向你赔不是。我们跟他们有生意上的往来。总有一天,他们会帮得上我们的,所以我也不得不应酬一下。”

  这么说来,他也能体会到她的感觉了?她感受到他的臂膀,还有他那靠在自己身上的躯体重量。

  感觉真好!

  她心想。

  她对里斯的一切都满意。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清楚得很。但是,他知道她是多么想得到他吗?

  伊丽莎白的自尊不容许自己投降,他绝对能感受到她的情意。

  伊丽莎白闭上双眼,依偎在他身上。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人,还有轻柔的音乐和这份奇妙的感受。在里斯的怀里,她可以一直舞到永远。她放松心情,把身体靠在他身上,突然间,她感觉到他身体的某一部位变硬了。她张开眼睛,仰望着他,他那种眼神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看过的,带着一种迫切、渴望,也映出了她自己相同的感受。

  他开口了。声音听起是沙哑的。

  他说:“我们回饭店去吧!”

  伊丽莎白刹时说不出话来。

  当他帮她披上外套时,他的手指触及之处引起了一阵电流般的灼热感。

  他们坐在轿车后座,各据一方,深怕碰触到对方。她感觉回到饭店的这段路程是如此的漫长,她简直无法再等待下去了。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他们紧紧相拥,一阵狂野的饥渴,如浪潮般笼罩了他们。她躺在他怀里,他胸中燃烧着她无法了解的狂热。

  他抱起她走入卧房。他们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

  我们真像小孩。伊丽莎白心想,真不明白里斯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裸体相对、紧紧相拥,还有里斯的身躯紧靠着她的那种美好感受。他们上床,彼此探索,伊丽莎白温柔的挣脱他的怀抱,开始亲吻他。她的舌尖滑过他坚实的身体,她的双唇吻着他,感受着他温柔又坚挺的结实肌肉。他的双手覆在她的臂上,将她翻转过来;他的唇吻遍她的全身,轻柔吸吮着那股蜜般的香甜。等到彼此再也无法消受的那一刻,他们便合二为一。

  他轻柔回旋着;她也开始配合他的节奏。他们的节奏就像宇宙间万物生息的韵律——那件事物好像运转得愈来愈快,最后仿佛脱离了控制,彼此的狂喜如银河星云爆裂一般激动……他们就要冲上巅峰了……

  此刻,地球再度恢复静谧与安详。

  他们躺着,紧紧相拥,伊丽莎白心中充满幸福地想着:

  伊丽莎·威廉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