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位于西尔费尔德的殡仪馆里,挤满了前来吊唁的人群。这是一栋庄严肃穆的老式大理石建筑,里面设有停尸间及火葬场。

  宽广的殡仪馆教堂里,挤满了洛氏企业的各级主管与员工。坐在后排的则是亲友代表、新闻记者以及社会各界人士。马克斯·霍尔农警官坐在最后一排,想着死亡的荒谬——当人活到巅峰时期,能发挥最大效用的时候,上天便夺走他的性命。这简直太不经济了。

  灵柩是桃花心木制的,上面盖满了鲜花。

  “无谓的浪费。”

  马克斯·霍尔农想着。

  棺材已经封上了,这一点马克斯倒能体会。

  牧师的声音听起来仿佛世界末日就要来临。

  “……在生命的旅途中逝去,带着原罪来到世间,如今尘归尘、土归土。……”

  马克斯·霍尔农集中精神,仔细观察教堂里的每一个人。

  “主赐予我们生命,神也将带走我们的生命。”

  人们纷纷站起来,开始朝出口移动。公祭仪式已经结束。

  马克斯站在大门口等着,当一男一女向他走过来时,他走向前去,对那个女人说:

  “您是伊丽莎白·洛菲吗?可否劳驾您跟我谈一下?”

  马克斯·霍尔农警官和伊丽莎白·洛菲、里斯·威廉一同围坐在殡仪馆对面咖啡厅里的一张桌子前。窗外的人们正把棺木抬进灰色的灵车里。伊丽莎白别过头去。她的眼神充满了哀伤和恐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里斯责问道,“洛菲小姐已经跟警方陈述过了,不是吗?”

  马克斯·霍尔农警官回答:

  “您是威廉先生吧?我只想查明一些细节问题。”

  “你们就不能等一等吗?洛菲小姐已经非常……”

  伊丽莎白握着里斯的手说道:

  “没关系。我也想多尽一点力……”

  她转向马克斯:

  “你想知道些什么,霍尔农警官?”

  马克斯看着伊丽莎白,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女人对他来说有如外星人一般难懂,她们善变莫测,丝毫没有逻辑可言,而且令人难以预料,行事情绪化,让人有理说不清。

  马克斯很少有绮思欲念,他很能把持得住,然而,他却相当肯定“性”的价值。性爱犹如机器运转一般,把两具分开的零件精确地结合在一起,并且一起运作,这是最让马克斯赞赏的地方。对马克斯而言,这才是爱的真谛,也是爱情最具诱惑力的地方。

  马克斯觉得,那些诗人老是抓不住重点,言不及义。热情与悸动这些名词太不精确,也不能切中要义。这些虚幻的名词连颗沙粒都无法移得动,只有合乎逻辑的东西才能让万物生生不息。

  然而,此刻的马克斯却迷乱不已,他无法相信自己坐在伊丽莎白面前时,感觉竟是如此自在、舒畅,这反而令他局促不安。

  以前,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产生类似的好感。看来伊丽莎白跟别的女人完全不同。她似乎不嫌弃他的长相,也不认为他是个滑稽可笑的矮子。他强迫自己把目光移开,这样他才有办法专心进行侦查。

  “您经常加班到深夜吗?洛菲小姐?”

  “是的。”伊丽莎白回答,“常常加班。”

  “都加班到多晚呢?”

  “不一定。有时候到晚上十点,有时候要到子夜,甚至更晚。”

  “这么说来,加班已经成了您的习惯了?也就是说,在您身边的人都知道您经常加班,是吗?”

  伊丽莎白看着他,一脸困惑地回答道:

  “我想是的。”

  “电梯出事的晚上,您和威廉先生还有凯特·埃林小姐一起加班到深夜吗?”

  “是的。”

  “您为什么没有跟她一起离开?”

  马克斯问里斯。

  里斯说:

  “我先走了。因为我要去赴一个约会。”

  马克斯盯了他半晌,继续向伊丽莎白询问:

  “威廉先生走了多久,您才离开办公室?”

  “我想差不多有一个小时。”

  “您跟凯特·埃林一同走的吗?”

  “是的。我们拿了外套之后就一起走向电梯。”

  伊丽莎白结结巴巴地继续说道:

  “当时,电……电梯已经上来了,就等我们进去。”

  经过特别设计的‘电梯快车’,那是总裁专用的电梯,开启的电梯门就等着伊丽莎白踏进去,踏进那座通往死亡地狱的电梯。

  “然后呢?”

  “就在我们一同走进电梯的同时,我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当时凯特——埃林小姐——说:‘我去接。’她便要走出电梯。但是当时我正在等一通国际电话,于是我告诉她,我要自己去接。”

  伊丽莎白停下来,热泪夺眶而出。

  “我走出电梯的时候,她还问我需不需要等我一起下去。我对她说:‘你先走吧!’于是,她按了楼层键,电梯门关上。我走向办公室,当我才推开办公室的门时,就听到一声骇人的惨叫,然后……”

  伊丽莎白无法再说下去了。

  里斯看着马克斯,脸色阴暗,愤怒异常。

  “够了没有!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件谋杀案。”马克斯心想,“有人想要除掉伊丽莎白·洛菲。”

  马克斯坐在那儿,全神贯注地回想着过去四十八小时以来,他所知道的有关洛氏企业的一切资料。

  洛氏企业霉运当头,为了缠讼已久的官司,已经付出了天文数字的代价,良好的公共形象也已遭受到了无法弥补的重创,顾客逐渐减少,又积欠了银行数笔巨款,债权人已经快失去耐性了。

  洛氏企业正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境。拥有股权的山姆·洛菲已经死于意外的山难,他生前曾是一位杰出的登山好手。现在,控股大权落在他女儿伊丽莎白的手中;她命运乖戾,在撒丁岛差点因吉普车出事而丧命,前两天,又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出了那部刚刚维修过的死亡电梯。

  “一定有人在幕后操纵这一切。”

  “有人是死亡游戏的爱好者。”

  马克斯·霍尔农警官已经找出头绪了,为此他应该高兴才是。但是,这次的案件牵涉到伊丽莎白·洛菲,这不只是个名字,它有如一道艰深难解的数学题,令马克斯困惑不已。她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马克斯迫切地想庇护她,使她免于伤害。

  里斯说:

  “我问你这到底是……”

  马克斯面无表情地回答他:“呃……这只是必要的程序,威廉先生。警方的例行公事。”

  他起身说:“谢谢两位的合作!”

  还有许多紧急的事等着他去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