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7-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柏林十一月三日,星期六下午六时】

  安娜·洛菲·加斯纳夫人不知道自己能够忍耐到什么地步,她对自己的耐性已经丧失了自信心。

  她像个囚犯似的被监禁在自己的家里。除了每个礼拜来家里打扫几小时的清洁女工之外,她根本见不到外人。要不是瓦尔特大发慈悲,他才不会答应在工人清扫房间时,让安娜和孩子们共处一室。

  现在,他更懒得掩饰自己对孩子们的憎恶。因此,平时只要让他撞见安娜躲在孩子们的房间里一起听着他们最喜爱的歌曲。瓦尔特就会火冒三丈冲进来。

  “我受够了!”

  他怒吼着。

  孩子们瑟瑟不安地蜷在角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父亲把自己最心爱的唱片砸得稀巴烂。

  安娜试着讨好他:

  “我……我很抱歉,瓦尔特。我……我不知道你回来了。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他走向安娜,眼里充满了恨意。

  他说:

  “我们要把这两个孩子处理掉,安娜。”

  天啊!他居然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

  瓦尔特把手放在她的肩上,然后说道:

  “在这间屋子里发生的事,除了我们,不会有第三者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们之间的秘密……

  这几个字眼在安娜的脑海里不停地回响。

  就在这个时候,瓦尔特用手勒住她的脖子,于是她失去了知觉。

  ※※※

  当安娜醒过来时,人已经躺在床上了。她看看床头的钟。六点整。外面的天色都暗下来了。屋里静悄悄的,似乎也太安静了一点。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孩子。一阵恐惧如浪潮般袭来。她下了床,双腿不停地抖着,步履蹒跚走向孩子的房门。门从外面锁上了。她把耳朵贴在门板上,聚精会神地听着,照理说,应该可以听到孩子们的喧闹声才是。他们必定会过来找她。

  他们是会来找她。不过这得要看他们是否还有能力走过来,他们必须还活在世上。

  她的双腿不住打颤,她根本没办法走到电话旁。

  好不容易走到电话旁,她静静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暗默祷,然后把听筒拿了起来。话筒里传来熟悉的嗡嗡声。她犹豫不决,担心瓦尔特发现之后,在盛怒之下会把她也给杀了。安娜不愿再迟疑下去,她开始拨110这个号码。她的手抖得非常厉害,以致于她连拨了几次错误的号码。她开始啜泣。时间不多了。她已经快歇斯底里了,但是她还是努力地在崩溃边缘挣扎着。她再试了一次。这一次,她努力地克制自己,尽量放慢拨号速度。一阵铃声传来,仿佛奇迹出现一般,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

  “喂!这里是警察局。我能为你服务吗?”

  安娜因为害怕而抖得太厉害,一直说不出话来。

  “喂!喂!这里是警察局!发生了什么事吗?”

  “求求你!先生!”

  安娜对着话筒哭喊:

  “求求你!警察先生,快点过来,这里是格华街,求求你们快点派人来这里。我家里出事了,快点派人过来呀!”

  不知道什么时候,瓦尔特突然出现在面前,从她手中把话筒夺了过来,狠狠地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将电话甩到地板上,气喘吁吁地又把电话线从墙上扯了下来。接着,他转过身来看着安娜。

  “孩子呢?”她低声说,“你把孩子们怎么了?”

  瓦尔特没有回答她。

  ※※※

  柏林警局指挥中心位于凯斯特卓大街2832号,坐落在一些普通的公寓民宅与办公大楼之间。警局的紧急事故处理部门对于求救电话的处理,采用的是全自动化追踪系统。除非总机自动切除,否则求救者是无法单方面停止通话的。在这种情形下,不管通话时间有多短,警方都可以进行追踪。这套现代化的全自动装备,一直是柏林警局最引以为傲的。

  安娜·洛菲的电话线被切断还不到五分钟,她的通话内容就已经被柏林警察局这套机器录下来,并且也有所反应了。

  这会儿,保罗·朗格警官正拿着一只录音机,刭办公室去见梅杰·瓦格曼警长。

  “我想让您听听这个。”

  朗格警官按下按钮,出现的是自动答录机的男子声音:

  “喂!这里是警察局。我能为你服务吗?”

  “求求你!警察先生,快点过来,这里是格华街,求求你们快点派人来这里。我家里出事了,快点派人过来呀!”

  突然间,“砰”的一响之后,接着传来“卡嗒”一声,什么声音都没了。

  瓦格曼警长看着朗格警官:

  “你追踪了没?”

  “当然,我们已经知道这个电话是从哪儿打过来的。”

  朗格警官很小心地答复。

  “有什么问题吗?”瓦格曼警长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叫中心派辆车子过去查查看。”

  “我想先征求您的同意。”

  说着,朗格警官把写着地址的一张纸条放在警长面前的桌子上。

  “该死!”梅杰·瓦格曼怒视着他,“你真的确定是这里吗?”

  “是的,警长。”

  瓦格曼警长注视着这张纸条。上面注明刚才的电话号码是用瓦尔特·加斯纳的名字登记的。瓦尔特·加斯纳,洛氏企业的驻德代表,德国企业界的巨人。

  这是一件再棘手也不过的难题了。只有白痴才会去碰这种烫手山芋。只要有半点差错,他们就得喝西北风。瓦格曼警长思索了半晌,最后开口说了:

  “好!我知道了,去查查看。我要你亲自去一趟。你他妈的给我放机灵点。懂我的意思吧?放机灵点!”

  “我懂!警长。”

  加斯纳的华宅坐落在柏林市郊的高级住宅区。

  朗格警官走的不是高速道路,而是一般的大道。路程虽然远了些,可是汽车流量较少。他开过了克莱亚街,经过美国CIA驻德的办公大楼,他顺着一道长达一里的倒钩铁丝网篱笆小心翼翼地前进。他通过了美国陆军总部,向右转驶上有德国最长公路之称的国道公路。这条公路起自德国境内的东普鲁士,一直延伸至比利时边界。在他的右侧则是著名的“统一大桥”;当年德国曾在此以苏联的间谍阿贝尔,交换美国U2侦察机驾驶员加里·鲍尔斯上尉。朗格警官驶出了公路,转向森林蓊郁的温丝山丘区。

  这里是著名的高级住宅区。盖在这个地区的房子自然是豪华又气派。每逢星期假日,朗格警官偶而会带妻子到这附近兜风,看看这里的风景或欣赏那些高级别墅。此时,坐在驾驶座上的朗格警官望着车窗外的华宅,也不由得心生钦羡。

  不一会儿,他找到了加斯纳的宅邸。他把车子驶入加斯纳家的汽车专用道。眼前这栋气势雄伟的华宅代表的不只是万贯家财;它同时也是权力的象征。洛氏制药富可敌国,想当然是官方逢迎阿谀的对象。瓦格曼警长说得对——是该放机灵点。

  朗格警官抵达门前将车停了下来。这是一栋石造的三层楼别墅。朗格警官下车,摘下帽子,按了几下门铃。他静静等待。

  屋里一片死寂,这似乎异于常情。于是,他又按了一下门铃。四周寂静无声,诡异的气氛直叫人透不过气来。就在朗格警官犹豫着是否要绕到后门一探究竟时,门居然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一名女子。她看来有三十好几了,长相平庸,穿着一伴皱巴巴的睡袍。理所当然的,朗格警官想着,这位一定是女管家。他出示他的证件。

  “我想见瓦尔特·加斯纳夫人。麻烦告诉她是朗格警官来访。”

  “我就是加斯纳太太。”

  这个女人回答。

  朗格警官差点儿就因为过度惊讶而略显失态。眼前这个女人再怎么看,也不可能是这幢华宅的女主人。

  “我……呃……我们警察总部在不久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终于开口说话。

  她看着他,面无表情。似乎对他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

  朗格警官开始觉得自己似乎无法控制住这个场面。他觉得事态有些不寻常,但是他又找不出症结所在,似乎有点儿力不从心的感觉。

  “那个电话是您打的吗?加斯纳太太?”

  他问。

  “是的。”她蜕,“我不是故意的。是我弄错了。”

  她的语气听起来太过平板而冷淡,叫人有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跟半个钟头以前那个惊慌失措、几乎崩溃的声音实在有天壤之别。

  “这只是例行检查,可否请您说明一下刚才出了什么问题?”

  她稍稍迟疑了一下,几乎让人看不出来。

  “事情是……我以为一件珠宝被偷了,还好现在已经找到了。”

  但是,紧急求救电话是专为谋杀、强xx,重大伤害之类的重大案件而设立的——得放机灵点——这句话一直在耳际回响。

  “我了解了。”

  朗格警官犹豫了几秒,盘算着该如何进到屋内查明隐情,但是他实在找不出借口;而且就他的权限而言,他这么做已经够了。

  “谢谢您!加斯纳太太,很抱歉打扰您了。”

  他觉得自己灰头土脸,眼睁睁看着大门砰然一声在面前关上。他慢慢步下石阶,钻进车内,把车开走。

  安娜站在大门后面。她转过身来。

  瓦尔特满意地点点头,温柔地对她说道:

  “做得好,安娜。现在我们到楼上去。”

  就在瓦尔特转身上楼的那一瞬间,安娜取出预先藏在睡袍里一把锋利的剪刀,迅速朝瓦尔特冲过去,并且使出浑身的力量,狠狠将剪刀戳进他的脊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