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先生是个善变的男人。他长得又高又瘦。穿起黑西装来活像一只螳螂。他像小孩涂鸦中的人物一样,双手瘦骨嶙峋,两腿又细又长,脸上的表情一成不变,永远是那么冷酷灰涩。

  现在,他直挺挺地坐在洛氏企业总部的会议室里,隔着一张大桌子,与伊丽莎白遥遥相望。

  其他在场的还有五位银行界人士。他们的外形如出一辙——黑西装、小背心、白衬衫,配上深色领带,好像穿制服似的——伊丽莎白心中这么想。他们的眼神冰冷,全都瞪着伊丽莎白。她觉得有些不安。会议开始前,凯特已经准备好香醇的咖啡以及美味可口的点心,但是他们一口也没尝。他们也婉拒了伊丽莎白的午餐约会。她警觉到这是个不好的预兆——他们聚集在这里的唯一想法,为的就是来讨债。

  伊丽莎白开口了:

  “首先,我要感谢各位的大驾光临。”

  他们含含糊糊回应了几句客套话。

  她深呼吸了一下:

  “我今天请各位前来敝公司,是为了与各位商量延长债期之事。”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突然像痉挛一般,急忙摇了一下头。

  “很抱歉,洛菲小姐。我们早已通知贵公司——”

  “我的话没说完。”

  伊丽莎白打断他,她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如果我是你们的话,我也一样会拒绝洛氏企业的要求。”

  他们全都张大了眼睛瞪着她,然后面面相觑。

  伊丽莎白接着说:

  “如你们所知,先父是非常杰出的生意人——然而,当他还在世时,各位已经相当关心洛氏企业的债务了。如今洛氏企业已经交由我这个毫无经验的弱女子掌舵,各位怎能毫无顾忌地答应延期的要求呢?就常理而言,这是不可能的。”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艰涩的说道:

  “我想您已经很清楚自己的问题了,洛菲小姐。我们并不想……”

  伊丽莎白抢着说:

  “我还没说完……”

  他们现在全都谨慎地注视她。她也一个接着一个环视他们,确定每一个人都全神贯注在听她说话。

  这些人全都是瑞士的银行家,颇有地位,而且也是让同业又羡又妒的佼佼者。他们原先那种不耐、烦躁的神情,已经被强烈的好奇心所取代了。他们的身子全都向前倾,聚精会神等着伊丽莎白说下去。

  “各位和洛氏企业都有相当深厚的渊源,”伊丽莎白说,“我想你们一定很清楚我父亲的为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相信他也一定曾经赢得各位的敬重。”

  在场有几个人点头表示赞同。

  “我猜,当各位得知我是洛氏企业的新任总裁时,一定有人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在早晨喝咖啡时呛了好几口。”

  有一位银行家露出了微笑,继而大笑出来。然后说道:

  “没错!您猜对了,洛菲小姐,我无意冒犯。不过不只我会有此反应,相信在场的每个人都会……您是怎么说来着?——对了,我们早上喝咖啡时全都呛着啦!”

  伊丽莎白一脸纯真无辜状,甜甜地笑着:

  “我不会怪你们的。因为若换成是我,我的反应一定也会和你们一样。”

  另一位银行家接着说:

  “我非常好奇,洛菲小姐。既然我们已经依约前来与会了……”他夸张地伸出手来,“总得给我们个清楚的解释吧?”

  “各位前来参加这个会议,”伊丽莎白说,“是因为这是一次为世界顶尖银行大亨所召开的会议。我万万不相信各位今天之所以有如此崇高的地位,是因为各位凡事都以金钱为着眼点而得来的。假设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各位的会计师一定可以轻易取代你们的地位。我相信你们的成功一定有其他的因素。”

  “当然。”

  一位银行家咕哝着:“但是我们是实业家,洛菲小姐……”

  “洛氏企业本来就是和别人做生意,它是一个大企业。直到我接任先父的职位之后,我才了解到它的规模之大,还超乎我的想象之外。我无法估计全世界因洛氏企业而得以存活下去的生命有多少,也无法形容洛氏企业对于医药界的贡献有多大;更不用提有多少人的生计系于洛氏企业。如果说……”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打断她的发言:

  “对于洛氏企业卓越的贡献,我由衷的感到敬佩,但是我们似乎已经离题了。我知道曾经有人向您提议公开出售股票,只要您将部分的股票公开上市,洛氏企北就能获得足够的能力偿还债务了。”

  他犯了一个错误。

  “恐怕早就有人先向你这么建议过了吧!”

  伊丽莎白如此暗想。

  让股票上市的提议是在洛氏企业的董事会里提出来的,而董事会议中的内容一向都列为最高机密。很显然的,这些谈话内容是自己人暴露出去的。这个人想借这些银行家的索债行为对她施加压力。她一定要逮到他。不过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伊丽莎白说,“如果我们能付清货款,您会去追查钱的来源吗?”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端详着她,脑海里盘算着该如何回答她这个突如其来,而又令人感到唐突的问题,以免中了她的圈套。

  他终于开口说了:

  “不会。只要我们能把钱拿回来。”

  伊丽莎白倾身向前,一本正经地说道:

  “也就是说,不管是用我们公司的盈余支付,或是用卖出股票的钱偿还都一样?”

  停了一下,她又接着说:

  “相信在场的先生们都知道,洛氏企业的股票是不卖给外人的。今天不卖,明天不卖,以后更不可能出售。所以我才请求各位多宽限一段时间。”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舔了一下干燥的双唇,接着说道:

  “请相信我,洛菲小姐。我们很同情您的处境,也很清楚您所承受的哀痛有多沉重,可是我们无法因此就……”

  “三个月!”

  伊丽莎白说:

  “九十天。连同延期利息一并偿清。”

  会场一片静默,气氛令人不安。伊丽莎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冷漠的脸上带着敌意。

  她决定放手一搏。

  “我……我不知道现在就宣布这个消息是否言之过早……”

  她故意让自己听起来很犹豫不决。

  “所以我恳求各位务必守口如瓶。”

  她环视在场的每一个人,她知道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了。

  “洛氏企业目前将要研究成功的一种药品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它将会创造医药界上史无前例的奇迹。”

  她停下来,故意制造现场的紧张气氛。

  “本公司将公开一种前所未有的产品。将来它的销量会远远超过今天市面上任何一种药品。”

  她明显的察觉到局势已经改观了。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是第一个上钩的人。

  “您是说……呃……是那方面的……?”

  伊丽莎白摇摇头:

  “很抱歉,尤利乌斯·巴特鲁特先生。我似乎已经透露太多了。我只能告诉你,这将会是医药史上最惊人的发明。因此,我们需要倾全力投资在这项计划上面。可能会增加到目前的二到三倍。或许,到时候也需要各位的融资帮助。当然,我们也会另辟财源。”

  在场的银行家们默不作声。只以眼神交换着无言的讯息。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终于打破了沉默:

  “如果我们答应给贵公司九十天的宽限期,希望您也能允诺我们,让我们成为洛氏企业主要的往来银行。”

  “那是当然的。”

  他们又互换了几个眼色。好像非洲人在丛林里以鼓声示意似的——伊丽莎白在心里偷偷这么想。

  “同时,”尤利乌斯·巴特鲁特继续说下去,“我们希望三个月后您能将所有的偿务都还清,您做得到吗?”

  “我保证一定还清。”

  尤利乌斯·巴特鲁特先生坐在席位上,凝视着前方。他看看伊丽莎白,又看看其他人,交换了彼此的讯息。

  “就我而言,我同意延期。我相信延期……嗯,加上额外的利息。对我们应该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其他人纷纷点头。

  “如果你觉得妥当,尤利乌斯……”

  就这样,事情解决了。

  伊丽莎白靠向椅背,尽可能掩饰她如释重负的喜悦……

  她为洛氏企业争取到九十天的宽限期。

  从现在开始,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