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没有人比伊丽莎白更清楚她所担负的重责大任,只要她在位一天,数以万计的员工便得仰赖她生活。她极需别人的帮助,但却不知该向谁求助。亚历克和里斯是她最信任的人,然而时机未到,仍不能向他们透露半点风声。

  她把凯特·埃林叫进办公室。

  “有什么事吗?洛菲小姐?”

  伊丽莎白迟疑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启齿。凯特已经为他父亲效劳多年了,她应该也学会了处变不惊的本领。她对公司台面下进行的计划应该都了若指掌才是。她懂得山姆的心理,以及一切计划。或许,凯特·埃林应该能成为她最有力的助手。

  伊丽莎白开口:

  “我父亲有一份极机密的文件,你知道这件事吗?”

  凯特皱起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摇摇头说道:

  “他从来没跟我提过这件事,洛菲小姐。”

  伊丽莎白换另外一种方式问:

  “如果我父亲想进行一项极秘密的调查,他会委托谁去办?”

  这一次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们的安全部门。”

  安全部门?这可能是山姆最后的一着棋。

  “谢谢你。”

  伊丽莎白说。

  结果,她还是找不到适当的人可以商量。

  ※※※

  她桌上有一份最近的财务报告,她翻着翻着,愈看愈觉得离谱,于是她决定把公司的财务长找来。财务长的名字叫威尔顿·克劳斯。他比伊丽莎白预期中的年龄要小了许多。聪明、野心勃勃,一副盛气凌人、恃才傲物的模样。大概是华登学院的高材生,要不就是哈佛的毕业生,伊丽莎白心里这么想。

  伊丽莎白开门见山地问道:

  “像洛氏这样庞大的企业,怎么会面临如此艰难的财务危机呢?”

  克劳斯看了看她,耸耸肩。很显然,他并不习惯向一个女人报告事情,他假装谦虚地说道:

  “呃——一言以敝之,这或许不是……”

  “请直接讲重点。”

  伊丽莎白毫不客气。

  “直到两年前,洛氏企业还有相当的盈余,不是吗?”

  她看着他脸色突变,尽力想克制自己。

  “嗯……没错,小姐。”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又怎么会欠银行这么多钱呢?”

  他咽下口水,接着说:

  “几年前,公司要拓展业务、扩大厂房设备,令尊和董事会一致认为,向银行借支短期货款是最好的方法。前前后后加起来,我们公司一共积欠银行的货款有六亿五千万美元。其中有些已经到期了。”

  “是过期了。”

  伊丽莎白纠正他。

  “是的,小姐。过期了。”

  “我们付一分利,外加逾期的利息罚款。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能还清那些过期的货款?就连本金也还没偿还!”

  现在,他吓得瞠目结舌:

  “因为……呃……最近一连串的不幸事故,公司目前可周转的资金比预期中少了很多。一般说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可以要求银行延长偿还期限。然而,就我们目前所面临的处境来说,这个问题是困难重重。除了那些不幸的意外,还有几笔庞大的诉讼费用、实验室的呆账……以及……”

  他愈说声音愈小。

  伊丽莎白坐在那儿,全神贯注地分析眼前这个人——他究竟是哪一边的人?她再次仔细地阅读财务报表,试着找比其中可疑之处。在“其他支出”那一栏,上面记载着让支出金额多出原来四分之三的庞大诉讼费。

  她的脑海中浮现了那次发生在智利的大爆炸,和那幅惊心动魄的慑人场面、有毒物质直冲云霄的恐怖情景。她仿佛听见了遇难者临死前的哀号——十二个人因此丧生,好几百名居民住院急救。他们的苦难和哀痛,最后只能用金钱来打发,他们的悲哀只换来了写在收支薄上“其他支出”栏的一行数字。

  她抬头看着威尔顿·克劳斯。

  “根据你的报告,克劳斯先生,我们的问题只是短时间的。毕竟我们是洛氏企业,我们的信誉仍然是世界上一流的,银行也还根欢迎我们。”

  这次轮到他百思不解了。他看着伊丽莎白,他的锐气被削减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机警与谨慎。

  “你必须了解一点,洛菲小姐,”他小心翼翼地说道,“制药公司的信誉是重于一切的。”

  这句话好像在那里听过,是山姆说的?还是亚历克?她记起来了。是里斯。

  “说下去。”

  “我们处境艰难已经是公开的事实了。同行之间的明争暗斗很可怕!如果你的敌人知道你受到了打击,他们必定会伺机而入,甚至致你于死地。”

  他思索了一下:

  “没错,他们会致你于死地。”

  “换句话说,我们的竞争敌手也和那些银行有所往来吗?”

  他报以赞许的微笑,然后说:

  “完全正确!银行的贷款额度是有限的,如果他们判定借钱给A比借给B所冒的风险还要大……”

  “他们是这么想的吗?”

  他用手指拨拨头发,看起来很不安。

  “自从令尊去世之后,我已经接到好几通尤利乌斯·巴特鲁特先生的电话了。他是债权人推出的债权代表。”

  “巴特鲁特先生的意思是?”

  其实她知道答案。

  “他想知道谁是继任的总裁。”

  “你知道是谁吗?”

  伊丽莎白问。

  “不清楚,小姐。”

  “是我。”

  她看出来他极力想掩饰他的惊讶。

  “你想巴特鲁特先生会有什么反应?”

  “他会断绝我们的生路。”

  他冲口而出。

  “我会跟他谈的。”

  伊丽莎白说着躺向皮椅,对他微笑。

  “要不要来杯咖啡?”

  “啊?呃……谢谢您的好意。好的,谢谢您。”

  伊丽莎白看他已经松懈下来了。事实上,他可以感觉得到伊丽莎白一直在试探他,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过关了。

  “我想听听你这位专家的建议。”伊丽莎白说,“如果站在我的立场,你会怎么做?克劳斯先生?”

  办公室里的气氛又开始变得不安了。

  “嗯!”他充满自信地说,“很简单。洛氏企业有足够的资产。如果我们把一部分的股票公开上市,我们就能轻而易举应付那些银行了。”

  现在,伊丽莎白知道他站在谁那一边了。

  这个男子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