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21-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当伊丽莎白睁开双眼时,她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了,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亚历克·尼科尔斯的身影。

  “屋子里没有吃的东西。”

  她轻声说着,然后开始哭了起来。

  亚历克的眼神充满了痛苦,他抱着她,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嗫嚅道:

  “没关系的,亚历克,没事了。”

  的确。她满身瘀伤,但是她还活着,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记起了吉普车冲向山崖时的情景,这让她背脊感到一阵寒意。

  “我躺在这里多久了?”

  她的声音很微弱而且沙哑。

  “他们送你进来两天了。你一直昏迷不醒。大夫说你能活过来是个奇迹。根据每个见过车祸现场的人说,你根本就难逃此劫。当地服务队恰巧在现场碰到你,于是他们便火速把你送来这里。你有脑震荡和一大堆瘀伤,哦!感谢主!至少没有其他更严重的伤口。”

  他看着她,一脸迷惑。

  “你到防火巷里做什么?”

  她告诉他事情的经过,亚历克脸上充满了恐惧之色,仿佛当时他就坐在车上。

  他不停地呢喃:

  “哦,我的老天!”

  当伊丽莎白说完时,他的脸色更加惨白。

  “这真是个要命、愚蠢的意外!”

  “这不是意外,亚历克。”

  他看着她,一脸困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怎么可能懂呢?他又没看过那份报告。

  伊丽莎白说:

  “有人在刹车上动过手脚。”

  亚历克用力摇头: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害你?”

  “因为——”

  她不能实话实说,时机还未到来。她比谁都信任亚历克,但是她还没有准备把文件的事情也说出来。

  “我也不知道。”她避重就轻地说道,“我只知道这一切全是经过刻意安排的。”

  她望着亚历克,亚历克的表情很明显的有了变化。他从原先不相信的表情转变成困惑,进而表现出满脸的愤怒。

  “哼!我们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

  他拿起电话,几分钟后,他就和奥尔比亚市的警局局长通话了。

  “我是英国国会议员亚历克·尼科尔斯。”他说,“我——是的,她很好,谢谢您!……谢谢,我会转告她的,我想问问她的吉普车现在怎么样了,您能否告诉我那辆车现在在哪里?……能否麻烦您把它留在那里?另外,我想请您帮我找一位优秀的技师,我一小时之内会赶过去。”

  他放下听筒。

  “车子在警局的车库里,我待会儿就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

  他不敢置信地瞪着她。

  “大夫说你至少还要在床上静养一两天,你现在不能——”

  “我要跟你去。”

  她很坚持。

  尽管伊丽莎白满身瘀伤,有些地方也肿得不像样,但是她还是在医生的严重抗议之下离开医院。

  四十五分钟之后,她和亚历克已经在前往警察局的路上了。

  路易·费拉罗是奥尔比亚市警局的局长。他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小腹微突,走起路来有点外八字,他是当地人。

  站在他身旁的是布鲁诺·坎帕尼亚警官,他比局长高一个头,坎帕尼亚警官约莫五十多岁,身体结实,看来精力充沛、干劲十足,他站在伊丽莎白和亚历克的旁边,看着技师检查那辆被起重机顶上来的车体下盘。

  左边的档泥板和冷却器已经压烂了,上面留有树液的痕迹。

  伊丽莎白在看到车子的刹那,突然觉得一阵晕眩。她不得不把身子靠向亚历克,免得倒下去。

  亚历克很担心地看着她。

  “你确定你还要待下去吗?”

  “我觉得还好。”

  伊而莎白说谎。她觉得虚弱不堪,而且精疲力竭。但是她得亲身处理这件事。

  技师在一块油腻的布上抹了两把,走向他们。

  “这辆车真是不简单,你找不出第二辆了。”

  “谢谢老天。”

  伊丽莎白想着。

  “换成是其他车子,现在已经是一堆破铜烂铁了。”

  “刹车怎样?”

  亚历克问。

  “刹车?好得很!一点问题也没有。”

  伊丽莎白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什么——什么意思?”

  “刹车性能完好如初。这场车祸并没有毁掉刹车器的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辆车真是不简——”

  “不可能!”

  伊丽莎白打断他说话:

  “这辆吉普车的刹车早就坏了。”

  “洛菲小姐怀疑有人在刹车上做了手脚。”

  费拉罗局长说。

  技师摇摇头说道:

  “不可能,先生。”

  他走到车旁,然后往下指。

  “只有两种方法可以——”

  他看了伊丽莎白一眼:

  “对不起,小姐,我是说把刹车弄松。你可以切断刹车线或是把这个螺帽弄松……”

  他指着底下的一块小铁片:

  “这样刹车才会失灵,你可以过来看看,刹车线结实得很,那块金属螺帽也拴得很紧。”

  费拉罗局长试着劝慰伊丽莎白:

  “我能体谅你会有如此的……”

  “等一下。”

  亚历克打断他,然后转向技师说道:

  “有没有可能是……有人剪掉刹车线之后又装了新的上去,或者弄松金属钮之后,又拴回去呢?”

  技师很坚决地摇摇头:

  “先生,这些刹车线不可能被动过手脚。”

  他拿起那块擦手的碎布,小心擦拭着刹车器上的那块小金属螺帽。

  “看到了没有?如果有人在上面动过手脚,一定会留下新的扭痕。我可以保证,至少有六个月以上没人碰过这个螺帽。它们根本没问题。不信我可试给你们看。”

  他走到墙边,按下一个钮。顿时车房里响起油压升降机的转动声,吉普车被放了下来。他们看着技师走过去,把车子倒退出来。当车子快碰到墙壁时,他猛然将车子换成一档,并踩下油门。顿时,车子飞也似的冲向坎帕尼亚警官。伊丽莎白失声尖叫。在距离坎帕尼亚警官只有一英寸的地方,车子戛然停止,技师对警官的怒色故意视而不见,并说道:

  “看吧?刹车性能好得不得了。”

  他们全都瞪着伊丽莎白看。她知道他们正在想些什么,但是这些都不能改变她当时确实经历过的恐怖经验,她仍然能感受到踩踏失控的刹车时那种无力感。然面,技师却推翻了她的说法。莫非这个技师也是“他们”派来的?那么说,局长也有一份?我快变成偏执狂了。伊丽莎白心中如此想着。

  此时,亚历克沮丧地说道:

  “伊丽莎白——”

  “我驾驶这辆车的时候,刹车真的失灵了!”

  亚历克看了她一会儿,便转向技师说:

  “我们假设刹车真的被人做过手脚。如果是真的话,有没有第三种可能的方法呢?”

  坎帕尼亚警官开口了:

  “有。只要把刹车线弄湿就行了。”

  技师点点头说:

  “他说得没错。唯一的办法就是——”他转向伊丽莎白,“你在启动车子的时候,刹车还灵光吗?”

  伊丽莎白想起她在车房倒车,以及她在第一个弯道时刹车的景象。

  “没错,”她说,“还很灵。”

  “问题就在这里,”技师得意地说道,“您的刹车被雨淋湿了。”

  “等等!”亚历克表示反对,“也可能是别人在她开车前就弄湿刹车了呀!”

  “答案还是相同的。”技师很有耐心地说着,“如果是那样的话,她一次都煞不成。”

  局长对伊丽莎白说:

  “雨水是很危险的,洛菲小姐。尤其是在这些狭窄的山路。这种事情常常发生。”

  亚历克看着伊丽莎白,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她觉得自己像傻瓜,恨不得立刻消失。

  这只是一件单纯的意外事故。她看看局长。

  “很——很抱歉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

  “别这么说。我很高兴能——我——我是说,很遗憾发生了这种不幸的意外,但是我仍然乐意为你效劳。坎帕尼亚警官会开车送你回别墅去。”

  ※※※

  亚历克说: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要告诉你,你看起来气色糟透了,我的大女孩。现在,我要你马上钻进被窝,好好待上几天,我会打电话去订一些必需品来。”

  “如果我一直待在床上,谁来做饭呢?”

  “我。”

  亚历克拍拍胸脯道。

  当天晚上,亚历克准备好晚餐,并且还为伊丽莎白送到床上去。

  “我不是一个好厨师。”

  他一边很愉快地说着,一边把餐盘端给她。

  说亚历克不是个好厨师,未免也太夸奖他了。伊丽莎白想着。亚历克根本就是个差劲透顶的厨师。每道菜不是焦了,就是煮得太老,要不就是放得太咸。尽管如此,伊丽莎白还是勉强吃下去,一方面她真的是饿到饥不择食的程度了,另一方面是她不想伤亚历克的心。他坐在她身边,兴致勃勃闲聊着。但是他绝口不提她在车厂验车时所出的洋相。为此,伊丽莎白真的很感激他。

  ※※※

  接下来的几天里,亚历克都待在别墅里陪她。他整天忙得团团转;忙着煮饭,又忙着念书给她听。这段期间,电话铃声似乎从来没有间断过。伊沃和西蒙内塔天天都打电话过来询问病情;埃莱娜、夏尔还有瓦尔特也一样,甚至连维维安都打来了。他们都说要赶过来看她。

  “我真的很好。”她告诉他们,“再过几天我就会回苏黎世了。”

  里斯·威廉也打电话来了。直到听见他电话中传来的声音,伊丽莎白这才领悟到自己有多么想念他。

  “听说你想跟埃莱娜比赛车,而且还要比出个高下!”

  他说。但是伊丽莎白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关切之情。

  “不,我只是把车子开上山,然后再冲下来而已。”

  她对自己居然能自我解嘲觉得不可思议。

  里斯说:

  “很高兴你没事,伊丽莎白。”

  他的语气、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温暖着她的心房。她怀疑现在他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如果有,也一定是个绝色美女。

  去他的!

  “你知不知道你上了头条新闻?”

  里斯问她。

  “不知道。”

  “亿万千金死里逃生,在她父亲落难后仅隔数星期——接下来的其他内容你自己可以想象得出来。”

  他们在电话里聊了半个钟头。说完之后,伊丽莎白已经觉得好多了。里斯似乎对她有意思,对她的关心更是不在话下,她怀疑,是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对他会有相同的感觉。或许这就是他的魅力之一。

  她仍然记得他们一起过生日时的情景。

  “伊丽莎白·威廉太太。”

  亚历克走进卧房。他说:

  “你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

  “是吗?”

  天底下也只有里斯才有办法让她的心情开朗起来。

  或许,我该把机密文件的事情告诉里斯。

  她想。

  ※※※

  亚历克已经安排好返回公司的飞机了,随时都可以启程前往苏黎世。

  “我实在不想这么快就带你回去。”

  他歉然说道:

  “但是有些紧急的事情必须做决定。”

  下了飞机,早就有一大群记者守候在机场大厅了。没想到在这里,伊丽莎白也无法得到片刻的清闲,记者们穷追不舍地采访她。她只是简单描述了一下意外发生的情况。当亚历克好不容易将她护送到私人轿车上之后,他们便直驱总部。

  所有的董事都到齐了,里斯也在场。会议已经进行三个多小时,房间里的空气因雪茄和香烟的味道而令人窒息。伊丽莎白惊魂甫定,头也还在痛——没什么大事了,洛菲小姐。等到脑震荡的情况稳定之后,头痛自然就会消失。大夫如此告诉她。

  她看着屋里那一张张紧张、不耐烦的脸孔。

  “我决定不让股票上市。”

  伊丽莎白把心中的决定说出去。

  他们认为她过于专横、冥顽不化。谁都看不出来伊丽莎白自己有好几次都快要把持不住了;但是情势改变,现在已经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改变她的心意。在会议室里,有一个人正在觊觎洛氏企业的江山。如果她就此罢手,岂不让小人得逞了?

  他们说得口干舌燥,为的就是要说服她。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

  亚历克企图以理服人:

  “洛氏企业最需要的就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总裁,伊丽莎白。尤其是目前的情形。”

  伊沃运用他惯用的魅力说道:

  “你是个美丽又年轻的女孩,我最亲爱的。全世界都是你的。你一定不想变成毫无情趣的钱奴吧?你正值青春,应该好好享受,出去旅行……”

  夏尔采用高卢式的论证法:

  “在一次不幸的意外之后,你碰巧成了洛氏企业的掌权者,如果这就表示你是总裁最佳人选的话,也未免太不合逻辑了,公司正值多事之秋,你的掌权只会让情况更加恶劣。”

  瓦尔特更是口无遮栏:

  “公司已经够倒霉了。你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目前的严重性,如果现在不卖的话,将来想后悔都来不及。”

  伊丽莎白觉得自己好像在做困兽之斗。

  她聆听他们的发言,仔细分析他们每一个人,并且考量他们所说的一切。每个人都说,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公司整体的前途——但是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却想毁了洛氏企业。

  起码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他们都要她滚蛋,好让他们卖掉自己的股份,引狼入室。伊丽莎白知道,一旦有外人加入搅局的话,她便永远查不出是谁出卖了洛氏企业,除非她继续待下来,否则悬案永远无法水落石出。她一定得忍到那个时候。

  过去跟在山姆身边三年,她并不是一无所获,有山姆精心培养的智囊团来辅佐她,她一定能贯彻山姆的经营政策。董事们的强烈抨击,只会更坚定她的决心。

  她决定结束这个会议。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伊丽莎白说:

  “我不会一个人独揽公司的运作,我有自知之明。因此,以后要多方仰赖各位,我们携手合作,任何问题终会迎刃而解。”

  她坐在主席的位子上,脸色因为身体尚未痊愈而显得有些苍白;看起来是那么的年轻,又不堪一击。

  伊沃灰心地摆摆手说道:

  “有谁能跟她说道理?”

  里斯对伊丽莎白说:

  “我想每一个人都会全力配合我们这位小姐的意思。”

  “谢谢你,里斯。”伊丽莎白看着其他人,“还有一件事,既然我现在已经接下了我父亲的职务,我想我有必要把这个消息发布出去。”

  夏尔瞪着她:

  “你是说——你想当总裁?”

  亚历克艰涩地说道:

  “伊丽莎白已经是总裁了,她只是表现她的风度,给我们台阶下。”

  夏尔停顿了几秒,然后接着说道:

  “好吧!各位,我提名并支持伊丽莎白担任洛氏企业的总裁。”

  “无异议。”

  瓦尔特说。

  于是全体一致通过这项决定。

  这年头当总裁的都会倒大霉,“他”感叹地想着,唉!这个大小姐或许也逃不过被暗杀的命运吧!

  会议室里依旧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烟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