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更新日期:2021-07-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伊丽莎白下了飞机之后便招来出租车前往别墅。

  别墅里没一个人,因为她并未告知他们她将来此度假的消息。

  她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走来走去,仿佛头一次到这个地方似的。她并不知道其实她对这个地方一直有着很深的眷恋,她童年时仅有的一些美好回忆都在这里发生。空无一人的别墅好像迷宫,没有昔日的喧嚷声,也没有十几个仆人上上下下忙着打扫、备餐的热闹景象。只有她独自一人,守着过去的回忆。

  她提着行李上楼,而把山姆的手提箱留在门厅里。多年来她已经养成一上楼就往自己房间跑的习惯。她的房间在走廊中央。这时候,她突然停下脚步,在开门的一瞬间,她几乎本能的以为山姆就在里面,甚至相信立刻就可以听到他熟悉的声音。

  房里空无一人。这是当然的。景物依旧,但物是人非。房里摆设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张大双人床、华丽的高脚橱、一张梳妆台、两把舒适的沙发椅,壁炉前还有一张长沙发。

  伊丽莎白把手提箱放下,走到窗户旁。为了遮去九月炙热的秋阳,铁制百叶窗已经关上了,窗帘也已拉下。她把窗户全打开,让凉爽的山风吹进来,金风送爽,叫人遍体舒畅。伊丽莎白决定晚上就睡在这个房间里。

  伊丽莎白下楼到书房去。她坐在一张舒适的皮椅上,双手轻轻摩娑着扶手。这张椅子是里斯最爱坐的。每次跟山姆谈公事时他都坐这儿。

  一想到里斯,就忍不住希望他此刻就在这里。她还记得多年以前,里斯在巴黎为她过完生日后,她回校时在纸上写了一遍又一遍“伊丽莎白·威廉太太”。一时心血来潮,伊丽莎白走向书桌旁拿出笔来,又开始写着“伊丽莎白·威廉太太”。

  她看着那行字,放开嗓子大声嘲笑自己:

  “我实在很好奇,现在还有多少傻瓜会跟我做着同样的蠢事呢?”

  她想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但是里斯的影像依旧在她内心深处,让她整个心暖暖的无法释怀。

  她站起来,到房里四处逛逛。她打开厨房的门。那是一间老式的厨房,里面有一只烧柴的大炉子和两只现代化的炉子。

  她打开冰箱,里面什么也没有。她早该想到的,整栋房子封起来大概也有一段时间了。她突然觉得很饿,打开壁橱,发现里面只有二罐鲔鱼、半瓶雀巢咖啡和一条还没拆过的苏打饼干。如果想在这儿度过一整个周末,她得好好计划一下该买些什么食物。与其餐餐都出城吃,她宁愿到卡拉迪沃去采买这几天所需的食品。

  车房里应该有一辆小吉普车才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那儿。想到这儿,她打开厨房后门走向车房。

  吉普车果然还在。伊丽莎白走回厨房,在放杯子的橱柜后面找到车钥匙。于是她再走回车房。不知还有没有汽油?她转动钥匙,踩了一下油门,一瞬间,引擎就开始隆隆运转了。油箱里应该还有汽油。明天一早,她就可以到城里采买一些必要的日用品了。

  她随即走回别墅。当她走过铺着瓷砖的会客室时,她听到自己脚步声的回音,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听起来格外寂寞。她希望亚历克会打电话过来。这个念头还没消失,电话铃正巧响了起来,这让她吓了一大跳,她走过去拿起话筒。

  “喂?”

  “伊丽莎白吗?我是亚历克。”

  伊丽莎白忍不住卟哧一声大笑出来。

  “什么事那么好笑?”

  “如果我告诉你的话,你才不会相信。你在那里?”

  “我在格鲁斯特。”

  伊丽莎白突然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把心里的决定全都说出来。但是,在电话上说似乎不太妥当。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亚历克?”

  “当然可以。”

  “你这个周末可不可以赶过来?我有一些事想跟你商量。”

  亚历克迟疑了一两秒钟,立刻就说:

  “没问题。”

  他从来不提自己会因此而将多少的约会给延误掉,也绝口不提这会有多麻烦,他永远只会回答她:

  “没问题。”

  这就是亚历克。

  伊丽莎白强迫自己说了一句:

  “带维维安一起来嘛!”

  “恐怕她没有办法过去。她——呃——她在伦敦有事,抽不出时间。我明天一早就会赶过去。可以吗?”

  “好极了。到达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会到机场接你。”

  “我自己搭出租车过去比较方便。”

  “好啊!真是谢谢你了,亚历克。”

  当伊丽莎白放下话筒时,她突然觉得好过多了。

  她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山姆猝然而逝,没能来得及另外指定继承人。

  伊丽莎白心想,究竟谁会成为洛氏企业的总裁?董事会一定会选出新的人选来,如果站在山姆的角度来想,他又会指派谁接任总裁呢?

  第一个闪过她脑海的就是里斯·威廉。公司里人才济济,但是对整个企业有通盘了解的就只有里斯·威廉一人,他聪明干练、办事效率极高。

  唯一的问题出在他不是洛菲家的后代,她不是洛菲家的女婿,因此,他连参选的资格都没有。他根本不能加入董事会,除非他也娶了洛菲家的女儿。

  伊丽莎白走进门厅,不经意瞄到放在桌上的公文包,她迟疑了一下,现在她已经没有必要去管这些东西了。明天一早交给亚历克处理就是了。话虽如此,如果里面有一些山姆的私人用品而不是公司的文件呢?于是伊丽莎白走进书房,把公文包放在桌上,将四侧的锁都打开。公文包里有一只很大的公文袋,是密封的。伊丽莎白拆开它,发现里面有一盒硬纸盒。伊丽莎白把上面的一些纸张拿起来后,赫然发现纸盒上印着几行字:

  〖山姆·洛菲先生

  极密件

  无副本〗

  很显然的,这是一份机密文件。但是奇怪的是,上面并没有署名是何人所写。

  伊丽莎白匆匆看了这份报告几眼,然后再放慢速度重看一遍。

  她突然停了下来。她根本无法相信上面所描写的一些事实。她拿起文件坐在躺椅上,踢掉鞋子,把脚蜷起来,准备仔仔细细的把这份文件看完。

  这次她真的是全神贯注、逐字逐句的阅读。看完内文之后,她不禁觉得背脊发凉、全身打颤。

  这是一份极机密的文件,记载了过去几年来所发生的一连串骇人的事件,而且企业里潜藏着一个恶魔。

  洛氏企业的智利分厂曾经发生爆炸,好几吨的有毒物质外泄,殃及附近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十几位无辜的居民因此遇难了,为此而伤重住院的更高达数百人。所有的牲畜都一命呜呼,农作物也被毒物污染。当地居民不得不撤出这个危险区域。光是因打官司败诉而不得不付出的赔偿费就高达好几亿美元。但是更骇人听闻的,就是这起爆炸案居然是人为引发的。也就是说,这起惨绝人寰的悲剧并非偶然,而是蓄意制造的。

  文件写道:“智利官方的搜查行动非常草率。他们认为反正洛氏企业富可敌国,而智利人民又十分贫苦,就让洛氏负责赔偿一切损失就是了。”

  这份文件的撰写人指出,经过调查分析显示,搜查小组一致认为这是内贼的蓄意破坏,公司里有人偷了塑胶炸药。

  由于智利政府的不合作,这样的假设到最后还是无法得到证明。

  对于这起惊人的爆炸案,伊丽莎白仍记忆犹新。

  各大报纸、新闻媒体纷纷大肆抨击洛氏企业,指责他们不顾商业道德、草菅人命。那些触目惊心的受难者照片,以及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严重损害了洛氏企业的形象。

  报告的第二部分,是有关洛氏企业的科学家们近几年来所进行的主要研究。

  达份报告上列出了四项计划,每项都具有无法估量的发展潜力,这些研究计划一共要花上五千万美元,然而出人意料之外的是,已经有竞争敌手率先将研究出来的药品向政府申请专利了;而且该药品所使用的配方,和洛氏的一模一样,报告上写着:

  “如果这种情形只发生过一次的话,我们可以把它当成巧合。同行里的竞争如此激烈,可能同时有好几家企业都在针对同一种产品进行研究开发。但是,在过去短短的数月之中,就有四起这样的案子发生。我们一致认为,洛氏企业里一定有人把研究的药品出售或送给竞争公司。由于这些研究计划均在极机密的状况下进行,每项计划均在不同的实验室里独立作业,有极完善的安全系统监视。很显然的,无论是谁在幕后操纵,或许参与这项阴谋的人不止一人,他一定能自由进出这些研究机构。因此,我们一致认为,指使这项计划的人一定是洛氏的最高级主管之一。”

  不幸的消息还不止这些。

  一批有毒的化学药品被贴错了标签,在没来得及更改时,货已经被运送出去,并且造成了好几起死亡事件。如此骇人的消息,对洛氏企业的公共形象不啻是雪上加霜。没有人知道那些错误的标签是打那儿来的。

  一批能致人于死地的有毒药品,从一个警备森严的实验室里消失了。一个小时不到,一位身份不明的男子把消息透露给各大报社,于是记者们便开始针对这则消息,大加鞭挞洛氏企业的过失。这种报导更让一般大众对洛氏企业的形象,再度打了折扣。

  ※※※

  夕阳斜照,不知不觉间,黑夜又要降临了。一入夜,气温就遽降许多,但是伊丽莎白却丝毫不觉。她仍然全神贯注地阅读手中的报告。

  夜幕低垂,书房里也变得一片幽暗,她把灯打开,继续阅读那份报告,愈看愈让她感到毛骨悚然。

  这份报告的文字简洁,语气平缓;即使如此,所呈现出来的事实仿然非常惊人。有一件事是不容否认的,有人正企图一步一步腐蚀整个洛氏企业。

  内贼是洛氏的高级主管。但是,会是谁呢?在报告的最后一页空白处,有一行清秀端整的字迹,那是山姆加上的眉批。

  “想对我施加压力好让股票公开上市?愿那忘恩负义的畜牲不得好死!”

  伊丽莎白想起了山姆遇难前不久,总是愁眉不展的模样。他一副有苦难言的表情。事实上,他就是为了不知道还有谁值得他信任而感到苦恼。

  伊丽莎白又看了一眼封面上的字。

  〖无副本〗

  她确定这是一份委托外面的调查公司所做的报告。当然,除了山姆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份报告内容。现在伊丽莎白也知道了。洛氏企业的叛徒似乎还不知道他的阴谋活动已经开始露出马脚。山姆知道谁是背叛者吗?山姆在出意外之前曾经跟他起过冲突吗?伊丽莎白无法得知。她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洛氏企业之中有内奸。

  内奸是洛氏企业里的高级主管之一。

  一般的员工不可能如此神通广大,对各方面的业务都能造成如此惨重的损失。难道这就是山姆拒绝把股票上市的原因吗?莫非山姆想先把内贼给揪出来?因为,如果先将公司的股票上市,那么追缉内奸的行动就得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了。如此一来,一定会打草惊蛇,永远也捉不到那个内奸。

  伊丽莎白想起了日前的董事会议,以及他们咄咄逼人的恶形恶状。

  他们全是一丘之貉。

  伊丽莎白突然觉得孤单无依。

  电话铃突然晌起,伊丽莎白差点儿跳了起来。

  “喂?”

  “伊丽莎白吗?我是里斯。我刚刚才收到你的留言。”

  听到里斯的声音让她安心不少。一时之间,伊丽莎白突然忘了自己为何要通知里斯。对了,她原本是要告诉他,她准备签字把公司卖了。

  然而,在过去短短几个小时内,情势已经完全不同了。伊丽莎白往门厅望去,塞缪尔的肖像就挂在那里。他创立了洛氏企业,为了洛氏鞠躬尽瘁。伊丽莎白的父亲不遗余力的拓展业务,让洛氏企业变成横跨全球的制药王国。为了洛氏他奉献了一生。

  “里斯,”她说,“星期二我想召开董事会议,下午两点。麻烦你请大家准时到场好吗?”

  伊丽莎白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

  “没有了,就只有这件事。谢谢你。”

  伊丽莎白慢慢放下话筒。她已经准备好要向他们挑战了。

  ※※※

  她和山姆正在攀登一处危险峭壁,她紧跟在山姆身边。

  “别往下看!”

  山姆再三叮咛。伊丽莎白头也不敢回地往上爬。下面是几千英尺深的山谷,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沉闷的雷声从天际传来。突然间,一道闪电像银白色的利箭般,向他们直射过来。闪电击中了山姆的安全索,绳索立刻就着火了,同时,山姆也突然向万丈深渊坠落下去。伊丽莎白看见山姆的身躯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消失在幽暗的山谷之中,伊丽莎白开始尖叫,她的惨叫声淹没在隆隆的雷声中。

  伊丽莎白惊醒过来,她的睡袍被冷汗浸湿,她的心跳剧烈,让她喘不过气来。雷声隆隆传来,她抬头看看窗外,窗外正下着倾盆大雨。狂风把雨从敞开的法式木门打了进来。伊丽莎白连忙跳下床,把门紧紧关上。天空乌云密布,银色的闪电消失在地平线的彼端。

  她还在想着方才的梦境。

  ※※※

  天亮时,暴风雨已经过去了,只剩下蒙蒙细雨。伊丽莎白希望亚历克不会因雨而延误行程。在看完那份报告后,她极需找个人谈谈。首先应该把那份文件藏到安全的地方才是。塔房里有一个保险箱,放在那里应该很安全。

  伊丽莎白洗了澡,换上一条旧的软呢裤和毛衣,然后才下楼到书房去拿那份报告上来。

  然而,那份报告已经不见踪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