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7-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伊丽莎白觉得害怕极了。

  以前她也常常到山姆设在苏黎世的总部。但是她当时的身份是参观者,整个企业的大权操纵在山姆手里。现在,要轮到她来发号施令了。她环视了一下宽敞的办公室,觉得自己像个冒名顶替的骗子,颇有罪恶感。

  在名设计师恩斯特·霍尔的精心设计之下,办公室里的装潢气势雄伟。房里的一角摆着一个伦琴式公文柜,柜子的上面有一幅米勒的风景画。有一只壁炉,壁炉前摆置一组羚羊皮制沙发、一张大咖啡桌及四把舒适的椅子。

  四周墙上挂着雷诺阿、夏加尔、克利等名家的画作,另外还有两幅库尔贝早期的作品。

  办公桌是坚固的桃花心木制成的,旁边一张大桌子上则是通讯器材——一排能直接跟世界各大主要公司总部通话的专线。还有两部装有频率干扰器的电话,一部复杂的内部通讯联络系统,一部传真机以及其他装备。书桌后方悬挂着一幅塞缪尔·洛菲的画像。

  一扇隐密的门直通大更衣间。衣橱是西洋杉木制成的,抽屉的刻工极为精细。

  山姆的衣物已经被收起来了,免得伊丽莎白触景伤情。她走进铺着瓷砖的浴室,里面有一只大理石浴缸,淋浴处则被隔开来,架子上放着一些干净的土耳其浴巾。放药品的地方是空的。所有属于她父亲的东西都已经被移走了。也许是凯特·埃林弄的,伊丽莎白漫不经心地想着凯特是否对山姆有异样的感情。

  总裁专用套房里有一套芬兰式的大蒸汽浴室,还有设备齐全的健身房、理发室,以及可容纳上百名宾客的餐厅。当贵宾在此用餐时,他们可以看到餐桌中央的盆花上插着他们国家的国旗。

  除此之外,山姆还有一间私人餐厅,布置得相当高雅,四面墙上都是壁画。

  凯特·埃林告诉过她:

  “白天这里有两个管家可供您差遣,晚上则有一名。如果您要招待十二位以上的客人,请在两小时之前通知他们。”

  伊丽莎白坐在办公桌后方,看着堆积如山的文件、备忘录、统计表和各种报告,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开始看起。她想象着过去山姆坐在这里的情景,一时之间,怅然若失的哀愁涨满了她的心胸,山姆是那么的杰出、能干。她现在多么希望能有他的鼎力相助啊!

  ※※※

  伊丽莎白希望在亚历克回伦敦之前跟他谈一谈。于是她安排了一次会面。

  “慢慢来。”亚历克安慰她,“别让其他人吓着你了。”

  看来他颇能体会她的感受。

  “亚历克,你认为我应该把股票上市吗?”

  他微微一笑,笨拙地说道:

  “恐怕是的,我的大女孩。我也有我自己的立场啊,对不对?除非我们卖掉股票,否则对我们没有半点好处。现在就让你自己斟酌吧!”

  ※※※

  伊丽莎白独自坐在亦公室里,细细回想着和亚历克的谈话。此刻,她突然有一股很强烈的欲望,想打电话告诉亚历克她已改变主意,决定把股票卖了。那么她就可以拍拍屁股,离开这里。她并不属于这个地方。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格格不入。

  她望着左手边密密麻麻的按钮。她看到其中一个按钮上面写着里斯·威廉的名字。她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按下了那个钮。

  ※※※

  里斯坐在她对面,看着她。

  伊丽莎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们都是一丘之貉。她在这里好像是多余的。干脆辞掉这份工作吧!她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今天早晨你真的是让大家跌破了眼镜。”

  里斯说。

  “让大家心情不好,我很过意不去。”

  她说。

  里斯露齿一笑:

  “何止心情不好?你让他们的心情都跌到谷底啦!原本他们以为可以轻易过关的。对外发表的声明也已经拟好了。”

  他端详了她一会儿:

  “你为什么不签字呢?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怎能告诉里斯,她所凭借的只是一种感觉、一种直觉呢,他听了一定会嗤之以鼻的。再说,山姆一直不肯公开出售股票必然有他的道理。而伊丽莎白要想办法查出来。

  里斯一面揣测伊丽莎白的想法,一面说道:

  “你的高曾祖父订下了不得让外人加入董事会的规矩,但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那时候的公司规模并不大。我们现在掌控的是一个制药王国。不管谁接管你父亲的职权,他都得做出抉择。这是身为总裁所必须挑起的一项重大责任。”

  她看看里斯,心想这是不是他在暗示自己要识相一点,早日抽身呢?

  “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

  她问。

  “你知道我会的。”

  她突然觉得如释重负。现在她才知道,她一直是那么地信赖他。

  “我看最好还是先带你去四处参观。”里斯说。“先让你了解一下公司的结构。你对这方面的认识有多少?”

  “不是很多。”

  她说谎。凭她过去几年随着山姆四处开会的经验,她对洛氏企业早有清楚的认识了。但是她想从里斯的观点来看洛氏,听听他的意见。

  “事实上,我们不只制造医学药品,伊丽莎白。我们也制造化学产品、香水、维生素、杀虫剂甚至还有发胶。我们还生产化妆品和生化制品。我们有仪器部门,也有肥料部门。”

  这些伊丽莎白早就知道了,但是她还是佯装不懂。

  “除此之外,我们还出版医药研究月刊,生产强力胶、大楼外墙专用防水胶以及塑胶炸药。”

  里斯愈谈兴致愈高,几乎已到了浑然忘我的境地。她听得出来,他的语气中隐含着一股骄傲。这使她想起了父亲。

  “洛氏企业在超过一百个国家的土地上建有工厂和分公司。每一家子公司都必须向总部负责。”

  他停下来,确定伊丽莎白是否听懂一切。

  “老塞缪尔只用了一匹马和一根试管就走入这行。现在遍布在全世界各地的分厂已达六十家,光是研究中心就有十所,更甭说我们有成千上万的男女员工和业务员了。”

  伊丽莎白知道那些业务员得经常拜访医生和医院,以保持良好关系。

  “美国去年一年,光是花在药品上的金额就高达一百四十多亿美元——我们的产品就占了大多数。”

  既然如此,洛氏企业怎么还会面临破产呢?其中必有蹊跷。伊丽莎白想。

  ※※※

  里斯带领伊丽莎白参观总部的工厂。

  目前,苏黎士总部内有十二家制造厂,在占地六十英亩的土地上,有七十五栋建筑物。规模就像是一座小城市,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他们参观了制造厂区、研发部门、毒品研究所以及仓库。里斯还带她去参观制片厂,里面正在拍摄要送往全世界各地的广告片。

  里斯告诉她:

  “我们这里用掉的底片比好莱坞制片厂还多。”

  然后他们又到分子生物部门和液体中心。里面有五十座巨大的不锈钢槽,高高的从天花板上往下悬吊着。从上面的玻璃板可以看到里面装满的都是待装瓶的药水。

  他们还参观了制造药片的厂区,从粉末一直到药片,全部由机器操纵,完全不经过人手的触碰。一片片药片上面都印着洛氏药厂的字号。从制造到包装、贴标签,完全是自动化生产。有些是处方药,不准公开贩卖,有些则在药房就能买到。

  在主要的大楼旁边还有许多较小的建筑物。在这些地方出入的都是科学家——分析化学家、生物学家、有机化学家、生理学家、病理学家等等。

  “这里有超过三百名以上的科学家。”里斯告诉伊丽莎白,“他们大多数都拥有博士学位。对了,你想不想看看‘亿万美元间’呢?”

  伊丽莎白点点头,充满好奇。

  那是一栋独立的大楼,有一名佩枪的警卫在外面巡逻。里斯出示了安全识别卡后,方获准进入一条长廊尽头的铁门。警卫用两把钥匙才打开这扇门,里斯和伊丽莎白便走进大楼里。这栋房舍没有窗户,四面墙边都设有高达天花板的架子,架子上堆满了瓶瓶罐罐,还有许多试管。

  “为什么称呼这里叫‘亿万美元间’呢?”

  伊丽莎白问。

  “因为公司花了数亿美金。看到架子上的化学药品没有?它们没有名字,也没编号。这些都是实验失败的实验品。”

  “那为什么还要花上那么多——”

  “那些具有疗效的药品,通常都是拿这里的东西研制出来的。有些药研究了十年之久,还是不能成功。有时在研究了五年或十年之后才发现失败了;甚至有时候还被对手抢先研究成功,让我们的业绩受到影响。所以,我们不会将这些东西任意丢弃。因为总有一天,一定会有后起之秀把这些东西变成无价之宝的。”

  花费在这里的金钱和人力实在是相当惊人,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投资吧?

  “来。”里斯说,“我带你去参观‘损耗间’。”

  那是另一栋建筑,门前并无守卫。和前面那座房舍一样,放的只是一些堆满了瓶子、试管的架子。

  “我们在这里花了许多心血,却都血本无归。”里斯说,“不过那正是我们的目的。”

  “我不懂。”

  里斯从架子上取下一只瓶子,上面标示“大肠杆菌”。

  “你知道美国去年有多少件大肠杆菌引起的中毒事件吗?有二十五件。但是我们却花了数百万美元在这上面。”

  他随手拿起另外一瓶液体。

  “这是狂犬病的解毒剂。这个房间里充满了治疗稀有疾病的药品——有治蛇咬的、误食有毒植物的。我们把这些开发出来的药品免费奉送给军队和医院。”

  “我很同意这种做法。”

  伊丽莎白说。老塞缪尔一定很高兴,她想。

  里斯接着带她到胶囊制造部门。

  输送带上有成列的空罐子。当它们出厂时,瓶子已经过消毒杀菌,然后装满胶囊,贴上标签,塞入棉花,最后便把瓶口密封起来。完全自动化。

  此外,这里设有玻璃厂、专门设计新大楼的建设部门,以及负责买卖工厂用地的房地产部门。在一栋大楼里还有一群人专门负责把宣传册子翻译成五十种文字,并将它们印制成册。

  有些部门让伊丽莎白想起乔治·奥韦尔的作品《一九八四年》。无菌室笼罩在怪异的紫外线灯光下,一间接着一间漆成白、绿、蓝等不同的颜色,里面工作人员的制服颜色也依室内颜色的不同而搭配。每当他们要进出一个房间时,都必须经过消毒,身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整天都关在里面。如果他们想出去吃饭、上厕所或是休息,就必须先脱掉衣服,到绿色区域去,那就要换上绿色制服。如果他们要回到工作岗位上,还得按照反过来的这个程序做。

  “我想你会对接下来的很感兴趣。”里斯说。

  他们边谈边走进一栋大楼的灰色长廊里。他们走到尽头,有一扇门上面标示着“禁止入内”四个字。里斯把门推开,他和伊丽莎白便一同走进去。打开第二道门之后,伊丽莎白看见的是一个昏暗的房间,里面有好几百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动物。房里又湿又热,她觉得仿佛置身在丛林之中。当她的眼睛适应了这里的光线后,她看见笼子里有许多不同的动物;有猴子、大颊鼠、猫和小白鼠;有些动物头上的毛发被剃掉了,在脑里植入电极。有些动物尖声嘶叫,要不就闷在一旁吼着,或在笼里踱来踱去;有些则接受了麻醉注射,昏昏入睡。这里的噪音和恶臭简直叫人难以忍受,和地狱没两样。伊丽莎白走向前去,看着一个关着一双小白猫的铁笼子。它的脑壳被剥开了,取而代之的是布满数十条金属线的透明塑胶盖。

  “这是在——在做什么?”

  伊丽莎白问。

  一个高高瘦瘦,满脸络腮胡子的人正在这只笼子前面写记录。他向伊丽莎白解释说道:

  “我们正在研究一种新的镇静剂。”

  “我希望你们研究成功。”伊丽莎白虚弱地说,“也许我用得上。”

  趁着还未呕吐出来之前,伊丽莎白急急忙忙离开了这个房间。

  里斯陪着她返回走廊,他问她:“你还好吗?”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我很好。有必要那么做吗?”

  里斯看着她,然后回答:

  “这些实验能救活数以万计的人命。十九世纪时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靠着现代药物才得以存活下来的,你想想看。”

  伊丽莎白仔细想了许久。

  ※※※

  这趟厂区之旅总共花掉六天的时间,让伊丽莎白感到精疲力竭,光是想到它的占地之广就能让她头晕目眩。但是,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散布在世界各地几十座分厂呢!

  说起所有的相关统计数字,那才是惊人。

  “研发一项药品要花费三到五年的时间,而且还要从两千多种混合液中筛选出来。我们平均只能得到三项成功的药物……”

  “……洛氏在苏黎士光是控制产品质量方面的员工就超过三百人……”

  “……遍布全球,洛氏企业员工总数超过一百万人……”

  “……我们去年的总收入是……”

  伊丽莎白用心聆听,试着消化里斯丢给她的那堆惊人的数据,她知道洛氏是个大企业,但是现在她知道,“大”还不足以形容。它是无数的人力和财力堆积起来的帝国。

  伊丽莎白躺在床上,回想她几天来的所见所闻。她觉得很不舒服。

  伊沃说:

  “相信我,亲爱的,最好把一切都交给我们来处理。你不懂这些东西的。”

  亚历克说:我想你能了解,我也有我的立场。

  瓦尔特说:你干嘛要趟这滩浑水呢?你大可以带着钱,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他们是对的,伊丽莎白想:我决定退出,把公司全部交给他们!我不配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

  在她作出决定的瞬间,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于是,她立刻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是星期五,周末假期就要来临了。当伊丽莎白到办公室时,她想把里斯找来,并且宣布她的决定。

  “威廉先生在昨天晚上飞往内罗毕了。”

  凯特·埃林告诉伊丽莎白。

  “他吩咐我转告您一声,他星期二晚上会回来。您需要找别人帮忙吗?”

  伊丽莎白思索了一下:

  “那就麻烦你找亚历克爵士过来。”

  “是的,洛菲小姐。”

  凯特迟疑了一下,接着说:

  “警方今天寄了一个包裹给您。里面是令尊到夏莫尼克斯登山时所带的一些私人用品。”

  一听到是山姆的遗物,伊丽莎白心里一阵酸楚,不禁悲从中来。

  “警方说,他们对于无法把这个包裹转交给您的代理人觉得很抱歉,因为他们想直接给您送来。”

  伊丽莎白皱起眉头:

  “我的代理人?”

  “就是您差他去夏莫尼克斯领取包裹的那个人。”

  “我没有吩咐谁到那里去啊!”

  这显然是有人听错了,行政上的错误。

  “东西在哪儿?”

  “我放在您的柜子里。”

  那是一个韦东牌的手提箱,里面有山姆的衣服,还有一只上锁的小公文包,上面还附了一双钥匙,或许里面装的是公文。这就交给里斯处理好了。她突然想起里斯不在。于是,她决定也离开这个地方去度度周末。看了小公文包一眼,她想:

  或许里面是山姆的私人物品,我应该先打开来看看。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是凯特。

  “抱歉,洛菲小姐。亚历克爵士并不在他的办公室里。”

  “那请你帮我留话,就说我要去撒丁岛的别墅。也麻烦你把消息传给帕拉齐先生、加斯纳先生还有马泰尔先生。”

  当她回来时,她就要宣布放手退出的消息;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如愿以偿地把股票卖了,爱怎么做都行,最后是皆大欢喜。

  她盼望着假期的来临。撒丁岛上的别墅是她的避风港,一个舒适又安全的家,在那里她可以好好静一静,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最近这一连串的事件让她措手不及,她几乎没办法从各种角度来衡量当前的局势了,山姆的意外——伊丽莎白拒绝想到“死”这个字,接掌洛氏企业的大权;意外遭受股票上市难题,还有公司本身都值得她仔细思考。洛氏企业规模之大远超乎她的想象,任何人都无法在短期间内控制这个制药王国,更何况是年轻的伊丽莎白!

  当天下午,伊丽莎白便飞往撒丁岛了,她把那只父亲遗留下来的小手提箱也一同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