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伊丽莎白刚认识里斯·威廉时才十五岁。

  当时是她在瑞士的女子学校就读的第二学期。里斯到学校找她,并且把山姆送给伊丽莎白的十五岁的生日礼物转交给她。

  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

  “他原本想亲手交给你。”

  里斯试着让她接受。

  “可惜他真的忙得走不开。”

  伊丽莎白企图掩饰自己的失落和寂寞,但是里斯一眼就看出来了。

  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强烈的孤独感。楚楚可怜的她,仿佛禁不起一点风吹雨打。她的孤立无援、自卑闭塞的痛苦,深深感染了里斯,于是他说道:

  “要不要和我一块儿吃晚餐呢?”

  这个主意实在是再糟也不过了,伊丽莎白心中想着,她可以想像得到,当他们两人一同走进餐厅时,别人对她指指点点的窘境。他的外表英俊挺拔、风度翩翩,而自己呢?自己却是一个戴着牙套,臃肿不堪的小怪物。

  “不,谢谢您。”伊丽莎白很僵硬地说着,“我——我还有事。”

  然而,里斯根本不给她推辞的借口。他想起了自己过去无数个寂寞的生日,那种滋味是非常难熬的。于是他征得了女校长同意,带着伊丽莎白踏出校门共进晚餐。他们乘着里斯的私人专车到机场去。

  “纳夏泰尔应该在另一边。”

  伊丽莎白跟他说。

  里斯看着她,装出毫不知情的样子。

  “谁说我们要去纳夏泰尔的?”

  “我们要去哪里?”

  伊丽莎白不解的问道。

  “马克西姆饭店——要好好庆祝十五岁生日就只有到马克西姆饭店。”

  于是,他们搭乘洛氏企业的专机到达巴黎,享用了一顿高级的晚餐——有松菇烤鸡、龙虾浓汤,柚汁脆皮鸭以及马克西姆饭店的招牌色拉。最后的重头戏当然就是一瓶上好的法国香槟和生日蛋糕。

  饭后,里斯开车载着伊丽莎白到香榭丽舍大道兜风。一直玩到深夜,他们才意犹未尽地回到瑞士。

  那是伊丽莎白毕生最难忘的夜晚。

  里斯用尽一切办法让伊丽莎白尽兴,而所留下的美好回忆也真的让她永难忘怀。

  当里斯送伊丽莎白回到学校时,她对里斯说:

  “我真的不知道该要如何谢你——这——这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一天。”

  “该谢的人是你父亲。”里斯灿然一笑,“这全是他出的主意。”

  话虽如此,伊丽莎白却比谁都清楚,里斯这么说只是为了安慰她而已。

  伊丽莎白觉得里斯是她见过最完美的男人。无疑的,也是最有魅力的男人。

  当晚就寝时,伊丽莎白还一直念念不忘,里斯的身影一直索绕在她的脑海中,令她难以入眠。于是她起身,坐在窗前的书桌旁,拿出一枝笔和一张纸写着:

  “伊丽莎白·威廉太太”。

  她怔怔看着这行字,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

  其实,当晚里斯原来要去赴一个美丽的法国影星的约。因为伊丽莎白的缘故,使得这个约会整整延迟了一天。里斯却一点也不在乎,当里斯和那位女明星一同在马克西姆饭店用餐时,他不禁想起与伊丽莎白在此庆祝生日晚宴的情景。昨晚的庆祝生日晚宴比今天的饭局有趣多了。

  伊丽莎白多少都有些影响力,这是迟早的事。里斯想着。

  伊丽莎白自己也不清楚是谁改变了她的生活态度——是塞缪尔,还是里斯?不管是谁,那个人都使得从小自卑沮丧的伊丽莎白重新拾起了信心。

  她不再饮食无度,原本臃肿的身体也日趋窈窕。她不仅开始运动,在学校也表现出高昂的学习兴趣。她很努力的想打进女孩们的小圈圈,这些举动使得其他同学惊讶不已。

  她们过去也曾邀请过伊丽莎白参加“睡衣晚会”之类女孩的聚会,但是她从来未参加。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有一天晚上,当伊丽莎白出现在睡衣晚会时,会引来这么多惊奇的眼光了。

  这次的聚会在一间四人同房的寝室里举行。当伊莉沙白出现时,所有的女生都目瞪口呆,个个面露怀疑之色。

  “天啊!看看谁来了!我们正在打睹你不会来呢!”

  “我——我不是在这里吗?”

  伊丽莎白回答。

  房间里弥漫着香烟浓郁刺鼻的味道。

  伊丽莎白知道,这里的女学生有不少人都在抽大麻,她自己却一直不愿尝试。一位名叫勒内·托卡的姑娘凑近她,嘴里叨根粗短的纸烟。她深深吸了一口,把烟递给伊丽莎白。

  “你抽不抽这个?”

  言下之意是一定要伊丽莎白吸一口。

  “当然。”

  伊丽莎白扯了个谎,她接过烟,迟疑了几秒钟,把烟夹在唇间,狠狠吸了一大口。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色发青,而且肺也开始不听使唤了。但是伊丽莎白仍然强颜欢笑,喘着气说道:

  “哇!帅呆了!”

  勒内一转身,伊丽莎白整个人便瘫在长椅上。她只觉得头晕目眩、两眼昏花。但是她又好奇的吸了第二口,这次她开始觉得比较舒服,甚至还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

  伊丽莎白听人描述过吸食大麻的感觉。只要吸上几口,包你快乐似神仙,什么烦恼和束缚都能获得解放。她又吸了一口,这次她吸得更用力,而且开始有了飘飘然的感觉,全身酥软,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她知道房里的女孩正在吱吱喳喳的谈天,但是她们的影像却开始模糊起来,声音听起来好遥远、好遥远,灯光也变得好刺眼,于是伊丽莎白闭上双眼。在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身子变得好轻、好轻,仿佛穿过了学校的天花板,往上飘浮,直到瑰灿的星空里。她飞过了白雪皓皓的阿尔卑斯山,飘进了软绵绵的云海里。直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才跌回现实世界。

  她吃力的撑开双眼,看见勒内一脸好奇端详着她。

  “你还好吧?洛菲?”

  伊丽莎白缓缓绽开笑靥,懒洋洋地说道:

  “好得不得了。”

  她觉得通体舒畅,随口说出实话:

  “我以前没吸过大麻。”

  “大麻?你说什么大麻?那只是一般的香烟啊!”

  ※※※

  在纳夏泰尔村的另一头有一所男校。

  伊丽莎白的同学们总是用尽千方百计,一心想溜过去和男生们幽会。男孩是她们永远不变的话题。她们无所不谈,从男生的体格到他们的宝贝大小,她们都要一一评论。甚至于连她们跟男生做爱的细节,也都成了茶余饭后的话题。伊丽莎白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被一群饥不择食的色情狂所包围。性对她们来说,是最刺激不过的事了。

  她们私底下最喜欢的游戏叫做“弗洛拉荷”——个女孩赤裸裸躺在床上,任凭其他女孩抚摸她的胸部和双臂。完事之后,负责取悦那位女孩的人,可以得到村里精制烘焙的糕点作为奖赏。通常长达十分钟的“弗洛拉荷”可以得到一个糕饼。经过十分钟的爱抚之后,女孩们通常都会达到高xdx潮。如果未能达到高xdx潮的话,主事者还得再试一次,但是她可以因此再得到一块饼。

  另外一种深受女学生喜爱的“休闲活动”则必须在浴室进行。学校设置的传统式澡盆很大,墙上附有活动式莲蓬头,女孩们坐进澡盆面向莲蓬头,当热水源源不绝的喷出时,她们便把莲蓬头放在双腿之间轻轻摩擦。

  伊丽莎白从来不曾做过“弗洛拉荷”或者是浴室里的水把戏。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性方面的渴求却愈来愈强烈。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有了意外的发现。

  伊丽莎白班上有个名叫尚塔尔·哈里奥特的老师。她娇小苗条,年纪还不到三十岁,看起来活像仍在就学的学生。她长得非常迷人,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妩媚。在所有教师之中,她是最温柔体贴的一个,因此伊丽莎白对她有极深的好感。每当伊丽莎白感到沮丧时,她都会找哈里奥特老师倾诉。哈里奥特老师也一直扮演着绝佳的倾听者。她在静静听完之后,总会亲切的拉起伊丽莎白的手,一面温柔的抚摸着,一面述说自己的看法,并且还让伊丽莎白享用热腾腾的巧克力和饼干,就这样,所有烦恼似乎都在她轻声细语中烟消云散了。

  哈里奥特老师教的是法文,同时也上服装课。她总是一再强调色彩的协调和得体的佩件两者之间的重要性。

  “记住哦!女孩儿们。就算你身上穿的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服装,但是一个最不显眼的小佩件也可能会破坏整体的美感。”

  “佩件”这个字眼,俨然成为哈里奥特小姐的口头禅了。

  伊丽莎白只要坐在澡盆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哈里奥特老师的一颦一笑、她们聊天时的情景以及哈里奥特老师轻柔摩挲着她双手的感觉。

  只要不是上哈里奥特老师的课,伊丽莎白的思绪一定会飘到她身上,想着她把手臂放在她肩膀上的感觉,她安慰人的样子,还有她轻碰伊丽莎白胸部的模样。

  起初,伊丽莎白觉得那些碰触并不是刻意的,但是随着次数日趋频繁,她发现哈里奥特老师做出那些举动时,眼中总是闪烁出异样的神采,仿佛在责问伊丽莎白的木然。

  在脑海中,伊丽莎白可以勾勒出哈里奥特小姐的倩影、她坚实的胸部、修长的双腿。她不禁想看看哈里奥特小姐赤裸躺在床上的模样。伊丽莎白为自己的想法突然感到一阵惶恐。

  她是个同性恋。

  她对男孩一直兴趣缺乏,她反而比较注意女孩。当然不是她那些傻楞楞的同学,她喜欢的是哈里奥特小姐那种温柔敏感,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孩。伊丽莎白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她们同床共枕、彼此抚慰的画面。

  从许多文章中,伊丽莎白了解到同性恋是不容于现实社会的,想要共同生活更是困难重重。同性恋有违自然之道,但又何错之有呢?伊丽莎白在想;难道全心全意爱一个人,温柔待她是不对的吗?那么,爱男人和爱女人又有什么差别呢?真爱的存在与否,不是更值得重视吗?难道说,一个毫无感情可言的异性婚姻,会比真心相爱的同性恋者更好吗?伊丽莎白不停的思索这些问题。

  伊丽莎白不难想象,如果她的父亲发现真相,那将会是什么样的局面。总而言之,今后她得自己独立面对现实的考验了。她必须调整对整个人生的看法,因为从今以后,她恐怕无法再过正常人的生活了,也不能跟其他女孩一样结婚生子。不论她到哪里去,都会成为众矢之的,甚至是一个不被社会所接纳的异类。最后,她只好跟哈里奥特老师——尚塔尔租一间小公寓,或一间小房子住。整个房间漆成轻淡柔和的颜色,所有装饰品布置得恰到好处。有优雅的法国家俱,墙上挂着几幅雅致的画。在挑选图画方面,或许父亲能帮她忙——哦!不!她得自力更生才行,而且在事发之后,他一定会跟她断绝父女关系的。

  伊丽莎白考虑自己的装扮。或许她是个同性恋没错,但是她不想打扮成那种样子——身穿软呢斜纹的衣服和裤子,或是合身的西装加上一顶夸张的男用帽子——这些都会破坏了女人原有的魅力;她应该让自己更女性化。

  伊丽莎白决心学得烹调的秘诀,好下厨为她的哈里奥特小姐——尚塔尔煮几道她爱吃的菜。她仿佛看见她们在一间小公寓或小房子里享受着伊丽莎白准备的烛光晚餐。先上桌的是一道奶油洋芋浓汤,和一些可口的色拉。再来是虾子甚至大龙虾,或是烤猪排,最后则是一些可口精致的小点心。饭后,她们一同坐在温暖的炉火前,欣赏着窗外飘落的雪花。

  雪花?那么这一定是在冬天。

  伊丽莎白急忙更换了幻想中的菜单。在这么寒冷的天气里,不能喝冰凉的奶油洋芋汤,应该来些热腾腾的、美味的洋葱,或许用奶油煲起来会更香一点。点心则是蛋白牛奶酥。她得多花点心思学做这些菜。

  然后她们坐在炉火旁,一同欣赏T.S.艾略特的诗,或是V.J.拉贾登的作品。

  〖时间是爱情的敌人,

  总在不知不觉中

  偷走了我们相处的美好时光。

  我无法理解,

  为何相恋的人们

  总喜欢以时间来丈量快乐的多寡,

  因而我们的爱情呀,只能蕴含在

  欢乐、叹息和泪水之中。〗

  哦!是的,伊丽莎白可以看到在她们眼前的美好未来,这幅甜蜜的景象开始模糊起来,笼罩在金色的光圈中。

  就这么想着、想着,伊丽莎白进入甜甜的梦乡。

  伊丽莎白日夜期盼着美梦成真。但是,当它一旦发生时,却又让她惊谔不已。

  一天晚上,她被潜入房间的人弄出来的声音吵醒。她听见那个人轻轻把门关上。伊丽莎白张开眼睛,在皎洁的月光下,她看见一个人影靠近她的床边。一束月光洒在她的脸上,那是哈里奥特小姐——尚塔尔的脸,伊丽莎白的心狂乱不已,仿佛无法呼吸。

  尚塔尔低声呢喃:

  “伊丽莎白。”

  站在床边,很快褪下了睡袍。只见她全身一丝不挂。

  伊丽莎白的喉咙涩得说不出话来。她日日夜夜都在梦想着这一刻的来临,而现在美梦成真了,她反而感到惊慌失措。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更不懂得该如何进行。她不想让自己在心爱的尚塔尔老师面前看起来笨手笨脚的。

  “看着我。”

  尚塔尔以沙哑的声音命令她。

  伊丽莎白照做了。她让自己的眼睛放肆的在搜寻着尚塔尔老师的每一寸肌肤。尚塔尔·哈里奥特并不如伊丽莎白想象的苗条而丰满。她的Rx房像两只绉巴巴的苹果向下垂挂。她甚至还有一点突出了的小腹。她的臀部则松驰而下垂。

  但是这些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尚塔尔的心——她敢异于常人的勇气,以及和整个世界为敌的决心。更重要的是,她想和伊丽莎白分享这一切。

  “靠过去一点,我的小天使。”

  尚塔尔低哼着。

  伊丽莎白照她的话做了。于是哈里奥特小姐就滑进伊丽莎白的被窝里,尚塔尔身上的味道很浓,像只动物。她面向伊丽莎白,抱住她说:

  “哦!我的甜心!我梦想这一刻的来临已经好久了。”

  接着,她狂吻着伊丽莎白娇嫩的双唇,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伊丽莎白的嘴里,并且还发现急促的呻吟声。

  毫无疑问的,伊丽莎白从来没有那么舒服的感觉。她静静躺着,身体微微战栗,尚塔尔的手伸到她胸前,轻揉着她,再缓缓向下游移,顺着小肚往下轻抚,进到她的股间。其间,她的嘴唇一直没有离开过,紧紧吸吮,像饥渴的野兽一般。

  时候到了。这将会是最美妙的一刻。

  如果能够合为一体,我们就能一同翱翔在广大无垠的宇宙里摇撼天地和星辰。

  伊丽莎白这么想。

  哈里奥特小姐的手继续往下摸索,爱抚着伊丽莎白,在她两腿间摩娑。

  突然间,伊丽莎白努力想把炉火前两人的美好夜晚、烛光晚餐和蛋白奶油酥,以及她俩梦幻般的未来和眼前的这一切结合在一起。但是,她的努力似乎是白费的。伊丽莎白无法将脑海中的影像和现在肉体上的刺激结合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听使唤似的。

  哈里奥特小姐一直在呻吟:

  “哦!小甜心!我想要你!”

  而伊丽莎白脑海中出现的只有——这可能有点儿困难吧!我们两个人之中有一个人身上的“佩件”不对。

  于是,伊丽莎白开始歇斯底里地又哭又笑。哭的是那些闪耀温馨烛光的梦境已经破灭,笑的是知道自己是个身心健全的女孩,她已经得到解脱了。

  因为她感觉到,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对劲,很令她倒胃。

  第二天,伊丽莎白便试着开始用莲蓬头来解决自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