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朱门血痕 > 正文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瓦尔特·加斯纳柏林九月七日,星期一上午十时】

  安娜·洛菲知道她绝不能让自己再尖叫出来,否则瓦尔特会立刻回来杀了她。在卧室的一角,安娜浑身颤栗不已蜷缩成一团,等待死神的来临。

  刚开始,一切都像童话般美好,现在却变成了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

  她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认清一个事实——她的丈夫原来是个变态的杀人狂。

  在遇见瓦尔特·加斯纳之前,安娜·洛菲从未爱过任何人,包括她的父母和她自己。

  从小,安娜一直就是个身体虚弱、杂病缠身的孩子。仿佛被诅咒一般,她一直遭受莫名的晕眩之苦。在记忆中,安娜似乎没有一天离开过医院,身旁也总是围绕着一群护士和从各地搭机前来诊治她的医学专家。

  由于安娜的父亲是鼎鼎大名的亚伦·洛菲——洛氏企业的董事之一——因此,世界各国顶尖的医学专家,都不远千里搭机前往柏林,随侍在安娜的病榻之侧。但是当他们为安娜做完种种检验后,他们对这种神秘病症的了解,并不比刚来的时候清楚多少。也就是是说,他们仍然一无所知,根本无从诊断起,更遑论找出病因了。

  安娜无法像其他小孩一样正常上学,于是把自己从现实生活中抽离出来,逃避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幻想世界里,一步也不容许别人进入。她用自己的方式勾勒出人生的美梦,因为她实在很难去接受现实生活中的冷酷与无情。

  安娜十八岁时,晕眩的老毛病突然不医而愈,就跟它当初莫名其妙的开始一样神秘。

  但是,这并未替她的生活带来一丝曙光。同龄的女孩不是订了婚,就是已嫁作人妇,安娜却连初吻的经验都还没有。安娜告诉自己她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能远离尘嚣,活在自己编织的梦幻中,就能让她心满意足了。

  到了约莫二十五岁时,登门求婚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其中包括一位瑞典的伯爵、一位意大利籍的诗人,以及许多来自贫穷国家的王子。然而,他们贪图的只是她的万贯家财,因为任谁都知道洛菲家族是世界上最显赫的家族之一,而安娜·洛菲则是财产继承人。在三十岁生日当天,安娜曾经很感慨地说:

  “我这辈子恐怕到死也无福享受儿孙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了。”

  除了显赫的家世,在安娜平凡无奇的外表下,拥有的是一颗充满热爱、诗意、音乐、敏感而勇敢的心。

  ※※※

  在三十五岁生日时,安娜前往奥地利的吉兹堡度假。就在这里,她邂逅了当时担任滑雪教练,比她年轻十三岁的瓦尔特·加斯纳。

  第一眼看到瓦尔特,安娜胸中的悸动就无法平息。当时他正从非常陡峭的汉南坎比赛专用坡道上敏捷轻盈地滑下来,那是安娜至今所见过最优美的画面。她向滑雪道下方移近,以便能再看清楚这位神乎其技的滑雪者——他就像从天而降的天神。安娜光是站在远处看着他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当时,瓦尔特也已经注意到安娜投向他的赞叹的目光。

  “你也在滑雪吗?我亲爱的小姐。”

  她只是摇摇头,默不作声,深怕自己说错话,然后,瓦尔特带着微笑说道:

  “可否赏光一起吃中饭?”

  安娜就像小女生一般惊惶失措跑开了。从这一刻起,瓦尔特就已掳获她的芳心。

  安娜知道自己既不漂亮,也不比别人出色,她只是个平凡的女子。除了姓氏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可以吸引男人的特点了。

  或许就是因为安娜本身一点都称不上美丽,因此使得她对一切美的事物都有着深深的崇拜。光是目不转睛欣赏图书和雕像,就能让她花上好几个小时在大博物馆里流连忘返。当瓦尔特·加斯纳翩然出现时,安娜仿佛看见了艺术作品中众神的化身。

  第二天早晨,当安娜在田纳夫饭店的阳台上用餐时,瓦尔特·加斯纳突然在她的餐桌旁出现。他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尊年轻而又有活力的天神。轮廓端正而清晰,细致的五官,柔和中不失阳刚之气。被阳光晒得黝黑的脸庞,更显现出牙齿的洁白与平整。他有一头金黄色的美发和浅灰色的双眸。当安娜隐约看到在他滑雪衣底下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的胸肌时,突然有一阵颤栗流窜过安娜的细腰。她偷偷将手藏到餐桌下,因为她害怕让瓦尔特看见她那满布斑点而又不细嫩的双手。

  “我昨天下午在滑雪城道那边四处找你。”

  瓦尔特说。安娜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不会滑雪,我很乐意当你的教练。”

  然后又带着微笑加了一句:

  “完全免费!”

  瓦尔特带她到初学者专用的赫斯堡坡道开始她的第一课。事实证明,安娜根本就不是学滑雪的料。她老是重心不稳,不停跌跤。但是她咬紧牙关,一试再试,怕的就是瓦尔特会瞧不起她。然而,瓦尔特一点儿都没有因此而轻视她。相反,在安娜跌了十次之后,他扶起她,温柔地说道:

  “滑雪这种运动实在不适合你这么高贵的淑女,你应该去做一些更好的事情。”

  “什么事?”

  安娜问道,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今晚吃饭时我再告诉你。”

  他们不仅一起享用晚餐,翌日还一起共进早餐,就连当天的午饭、晚餐也都在一起。

  为了陪安娜进城,他把所有的滑雪课程都停掉了。他带安娜到德高登瑞夫的赌场狂欢,带她乘雪橇、购物、郊游,坐在饭店的阳台上一个小时接一个小时谈心。

  对安娜而言,这段时光简直就像梦幻一般美好。

  在他们结识后的第五天,瓦尔特牵起安娜的手,对她说:

  “安娜,我的心肝,我想娶你为妻。”

  他的这句话把一切都搞砸了。他错在不该把安娜从美丽和童话世界中带出来,逼使她不得不去面对残酷的现实生活、正视自己的身份——一个毫无吸引力的三十五岁老处女,却是追名逐利者的头号目标。

  她想转身离开,但是瓦尔特立刻握紧她的手阻止她。

  “我们彼此相爱,安娜。你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她无助地听着他编织的美丽谎言,而她也很清楚这些可能都是谎言,他接着说:

  “我以前从未爱上过任何人。”

  她是这么急切地想信任他,这使得瓦尔特轻轻松松就得逞了。

  当他们回到安娜的房间后,安娜开始和他谈起彼此的心事,起初她还有戒心。但是,当瓦尔特向她倾诉自己的遭遇之后,她不仅对所听到的一切深信不疑,对于两人竟有无比类似的乖离命运,更感到不可思议。

  正如同安娜一样,瓦尔特一直找不到值得去爱的人。由于自己自一出生就像小猫小狗一样被人抛弃,他认为,自己也会被这个世界摒弃在外,就像安娜为了她的病症而必须离群索居一样。他在孤儿院长大。

  他十三岁时,出众的外表开始让院里的女孩们想尽方法要获得他。

  当夜幕低垂,她们就把瓦尔特带到房里,领他上床,教他如何取悦她们。事后,这个小男孩就可以得到一些额外的点心作为奖赏。所谓的奖赏,也不过是一些食物、肉片,和一些用真正的砂糖制成的甜点。

  他得到了一切,唯独没有爱情。

  当瓦尔特大到可以逃出孤儿院时,他发现外面的世界和孤儿院相比根本没什么差别。女人还是想利用他的外表,只不过像佩戴勋章似的带他四处炫耀。她们送他金钱、华服、珠宝,但是从未将自己完全交给他。安娜终于领悟到瓦尔特是她心灵上的伴侣、她的灵魂。

  于是在小镇的礼堂中举行过简单的仪式之后,他们就正式结为夫妻了。

  安娜原本希望她的父亲能一同分享她寻得夫婿的喜悦;然而,他不但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暴跳如雷。

  “你这个笨蛋!没用的蠢东西!”亚伦对他大声咆哮,“你嫁了个一无是处、利欲熏心的小人。我派人查过他的底细,他是个吃软饭的家伙,一辈子都靠女人吃饭——但是他一直找不到一个笨到愿意嫁他的女人。”

  “不要再说了!”安娜哭喊着,“你根本就不了解他!”

  亚伦·洛菲知道自己对瓦尔特·加斯纳是再清楚也不过了,于是他把这位新女婿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

  瓦尔特环顾四周,颇为赞赏地看着漆黑的镶板和墙上的古画。

  “我喜欢这里。”

  瓦尔特说。

  “那当然,我敢说这里比孤儿院好多了!”

  亚伦回他一句。

  瓦尔特用犀利的目光盯着他,眼神看起来很机警。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女儿半毛钱也没有。你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瓦尔特灰色的眼眸似乎在刹那间化成石头。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想告诉你,我女儿身无分文。如果你事前多下点工夫的话,你应该知道,洛氏企业完全是私人所有。”

  “也就是说,公司的股份绝不会对外抛售。我们的生活挺安逸,但也只是这样而已。你绝对没办法从我女儿身上榨出半点油水来,更别想藉此发一笔横财。”

  亚伦探了探口袋,拿出一个信封,丢到瓦尔特面前的桌上。

  “这些就算是给你的补偿。我希望你在今晚六点以前滚出柏林。我不要安娜再听到任何有关你的消息。”

  瓦尔特很镇定地说:

  “你真的一点儿都没想过,或许我是真心爱安娜才娶她为妻的吗?”

  “没有!”

  亚伦有些嘲讽地说:

  “难道你自己想过了吗?”

  瓦尔特看了他一会儿后说道:

  “现在让我们来瞧瞧我的身价如何。”

  他撕开信封,数了数里面的钞票,然后抬起头看着亚伦·洛菲。

  “我自认为我绝不止两万马克这个价钱。”

  “要不要随你,就这么多了。好自为之吧!”

  “我会的。”

  瓦尔特答道:

  “如果你想听真话,我倒认为自己挺幸运的。谢谢你!”

  他将信封往口袋里随手一放,迅速步出门外。

  亚伦·洛菲觉得如释重负。

  虽然他知道这是唯一的解决之道,但仍然无法不对自己刚才的作为感到厌恶和些许的罪恶感。安娜可能会因新郎遗弃她而怏怏不乐,但总比日后才发生来得好。他会亲自监督,直到安娜找到与她年纪相当的对象,就算对方不爱她,最起码也要懂得尊敬她——一个真正对她感兴趣,而不是垂涎因为她的身世背景所带来一大笔财富的人,一个不会被区区两万马克收买的男人。

  当亚伦·洛菲回到家时,安娜急忙上前迎接他,眼眶里噙着泪水。他轻轻拥她入怀,搂住她说:

  “安娜,我的心肝宝贝,事情终究会过去的。你一定会忘掉他的——”

  当亚伦从她的肩上望过去时,赫然发现瓦尔特·加斯纳就站在门口。安娜举起她的手指,伸到父亲的眼前说道:

  “您瞧,瓦尔特买了什么给我!这是不是您见过最美丽的戒指?它价值两万马克。”

  ※※※

  最后,安娜的父母也只好面对现实接受瓦尔特·加斯纳了。不但如此,还买下一座位于温丝的庄园,送给小俩口当结婚礼物。大宅里的家俱全是法国进口货,处处摆满珍奇的古董、舒适的长沙发和坐椅。书房里除了有罗特根名牌书桌外,还有一排排靠墙站的书橱。楼上的家俱则全是从丹麦和瑞典进口的十八世纪珍品,布置得典雅高贵,恍如置身于十八世纪皇亲贵族的宅邸中。

  “已经够了!”

  瓦尔特告诉安娜。

  “我不要你父母或你再送我任何东西了。我想靠自己的力量买一些好东西给你,我的亲亲。”

  他像个大男孩似的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接着又说:

  “可是我一毛钱也没有。”

  “你当然有啊!”

  安娜说。

  “从现在开始,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

  瓦尔特听了这句话笑得很甜,然后对她说:

  “真的吗?”

  在安娜的坚持之下瓦尔特看来颇为勉强似的听安娜解说她的财务状况。

  她有信托基金可供自己衣食无虞,但大部分的财产是与洛氏企业其他股东共同持有的股份,若未经过董事会的匿名投票赞成,就绝不可能擅自变卖。

  “你的股份值多少钱?”

  瓦尔特问道。安娜也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他简直无法相信。于是他又要求安娜再告诉他一次财产的总值。

  “你真的没办法动用那些股票?”

  “嗯!山姆堂兄绝不会答应的。他拥有大部分的股票。但是……”

  有一天,瓦尔特表示他想进入洛氏企业工作,但是亚伦·洛菲不赞成。

  “一个只会滑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混混能为洛氏企业做什么事?”

  他问道。但是,到头来他还是为了女儿而让步——让瓦尔特在公司的管理部门工作。

  瓦尔特在工作上的表现进步神速,同时也证明了他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才。在安娜的父亲过世两年后,瓦尔特·加斯纳终于成了董事会的一员。

  安娜很为他感到骄傲。他不仅是个称职的丈夫,更是个完美的情人。他经常买花或小礼物送给安娜,似乎待在家里与妻子共度夜晚就能让他心满意足。安娜觉得自己真是太快乐、太幸福了。所以,当她一人独处时,常常闪着泪光在心中默祝:

  “感谢主,赐给我如此幸福的人生!”

  为了讨好瓦尔特的口味,安娜开始下厨亲手做羹汤。一些香脆可口的德国泡菜和细腻的马铃薯泥,加上一块鲜嫩多汁的烟熏猪排,还放了一点儿美式、德式香肠,就成为美味可口的纽纶堡香肠了。另外,还有用啤酒烹调,加入茴香子调味而成的猪排,上桌时再配上一颗去皮去核还塞满了红莓的烤苹果。

  “你是全天下最棒的厨子。我的亲亲,我还舍不得吃呢。”

  瓦尔特总会这么说。安娜害羞腓红的双颊有掩不住的骄傲。

  在他们婚后的第三年,安娜怀孕了。

  怀胎的前八个月,安娜极度不舒服,但是她仍然满心喜悦地撑了过来。其实,真正令她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这是从某一天吃过中饭后发生的。当时安娜正一边替瓦尔特织毛衣,一边在脑海里幻想着他们美好的未来。突然,瓦尔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的天啊!安娜!黑漆漆的,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暮色已笼罩大地,原来是接近黄昏了。她低头寻找原本放在大腿上的毛衣,但是天色已经暗得看不清了。从此之后,同样的状况一再发生。安娜开始怀疑,这种不知不觉就陷入不省人事的怪毛病会不会是一个凶兆——预告自己的死期将近。她不怕死亡,但是一想到要离开瓦尔特,就会让她感到一阵椎心刺骨之痛。

  在预产期前几周的某日,由于神游于白日梦中,心不在焉,安娜在上楼时踩空一步,从阶梯顶端摔下来。醒来时,发觉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瓦尔特坐在床边,握着安娜的手。

  “你真的快把我吓坏了!”

  他说。

  孩子呢?

  安娜突然惊觉到,腹中的小孩已经不在了。她伸手一探,肚子果然是平的。

  我的孩子呢?

  瓦尔特紧紧抱着她。

  “您生了一对双胞胎,加斯纳太太。”

  医生告诉她。

  安娜转向瓦尔特,看见他热泪盈眶。

  “一男一女,我的亲亲。”

  他说。

  安娜快乐得差点没昏过去,她等不及要把她的宝贝们抱在怀里了。她一定要立刻看到他们,摸摸他们可爱的小脸蛋,拥他们入怀。

  “等你身体状况好一点再说。”

  医生说:

  “否则不行。”

  院方告诉安娜,她的病情已大有进展,但是她心里的疑虑和恐惧却一天一天加深。一些令她无法理解的怪事正在她身上发生。

  每当瓦尔特来探病时,离去之前总会握住她的双手向她道别。安娜总会很惊讶地说:

  “怎么你刚来就要……”

  话还没说完,抬头一看时间,原来已经过了三、四个钟头了。她一点都不晓得这些时间是怎么过去的。她蒙蒙胧胧记得,院方似乎曾把小孩抱到床边过,然而当时她正在睡觉。她记不起太多的细节,却又不敢开口问人。没关系,她想。反正瓦尔特带她出院就能看到小孩了。

  令人期待的日子终于来临了。虽然一再坚持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安娜还是坐着轮椅离开医院。事实上,她仍然觉得非常虚弱,但是一想到就要见到自己的宝宝,她就难抑兴奋之情。瓦尔特带她回到家中,正要挽扶她上楼到卧房时,安娜说:

  “不,不!先带我到婴儿房去!”

  “你现在必须先休息一下,亲爱的。你还太虚弱,不……”

  没等他说完,安娜早就挣脱瓦尔特的怀抱,冲进育婴室。

  百叶窗已经拉下来了,房间里一片漆黑,安娜一会儿才适应过来。满腔的兴奋与期待,让她觉得有些许的晕眩。她真怕自己会昏过去。瓦尔特尾随她进来。他向她喃喃说了些话,好像想解释些什么,但是无论他说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就在那里——安娜的宝贝们在婴儿床里甜甜的睡着。为了不吵醒他们,安娜轻轻将身子挨近,站在一旁俯视他们。这真是安娜有生以来所见过最漂亮的婴儿。即使是现在,她仍然能看出她的儿子将来会有像瓦尔特一样俊秀的五官和浓密的金发。女儿则像是精雕细琢的洋娃娃,拥有柔顺的金发和小巧的瓜子脸。安娜转身对瓦尔特说:

  “他们真漂亮。我——我实在太高兴了。”

  她的声音有些哽塞。

  “来吧!安娜。”

  他搂住他的妻子,深深拥抱她。此时,他内心感到一股强烈的渴求,安娜也开始有些兴奋起来。他们已经好久没有如此的销魂时光了。瓦尔特是对的,以后多的是时间来照顾他们的儿女。

  她为儿子取名彼得,女儿叫柏姬。他们不仅是她与瓦尔特的结晶,更是美丽的奇迹。能时时在婴儿房里陪他们玩耍、说话,就是安娜最大的快乐。虽然他们年纪还太小,不懂人世。但是安娜知道,他们一定能感受到她的母爱。有时候,在陪孩子们玩耍时,安娜不经意地回过身子,看见瓦尔特就站在房门口——他才刚下班回来,安娜赫然发觉,白天的时光已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

  “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嘛!”

  她会这么说。

  “你晚饭弄了没?”

  瓦尔特问她。刹那之间,一阵罪恶感掠过心头,于是她下定决心要多关心丈夫一些,不要把全部的爱都给了孩子。然而,同样的情形仍然会在第二天上演。这对宝贝就像磁铁一样,牢牢系住她所有的心思。安娜仍然深深爱着瓦尔特,她告诉自己孩子们也是瓦尔特的一部分,企图以此减轻心中的罪恶感。每天晚上,当瓦尔特入睡后,她便溜下床,蹑手蹑脚溜进育婴室去看孩子。直到曙光初现,趁瓦尔特还未醒来之前,才急急回到床上。

  有一次,瓦尔特将她逮个正着。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问道。

  “没什么呀!亲爱的,我只是——”

  “给我回房去!”

  他以前从来没这样对安娜说过话。

  早餐时,瓦尔特说:

  “我想我们该去度个假,暂时离开这里对我们都有好处。”

  “但是,瓦尔特,孩子们还太小,不能长途跋涉啊!”

  “我是说只有我们两个。”安娜摇摇头,“我放不下他们。”

  他牵起她的手说:

  “我要你忘掉孩子!”

  “忘掉孩子?”

  她的声音充满了惊讶与不解。

  他深深望着安娜的双眸说:

  “安娜,还记得在你怀孕之前的那段快乐时光吗?我们多么逍遥自在啊!只有我们俩独处,没有第三者打扰的日子不是很好吗?”

  这时安娜才了解,瓦尔特是在嫉妒那两个孩子。

  时间飞也似地流逝,瓦尔特却一直不愿接近他的子女。当小孩过生日时,安娜总会选送他们可爱的小礼物。然而瓦尔特老是借故出城洽公。安娜无法再如此自我欺骗下去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瓦尔特一点儿都不关心孩子。安娜觉得,这可能要归咎于自己花了太多的心思在孩子身上了。

  “鬼迷心窍!”

  瓦尔特则是这么说她。

  他要求安娜去看心理医生,安娜去了,不过那仅仅是为了让瓦尔特高兴而已。那个心理医生根本就是个蒙占大夫,当他开口说话时,安娜早就将他摒弃于心房之外,只任凭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直到她听到他说:

  “我们的时间到了,加斯纳太太,下星期见好吗?”

  “没问题。”

  自此她就再也没回去过。

  安娜觉得这不仅仅是她本身的问题,相对她,瓦尔特也要负起一半的责任。她错在给了孩子们太多的爱,而瓦尔特则是爱得不够。安娜学会了不在瓦尔特面前提起孩子的事,但是她几乎等不及送瓦尔特出门上班,好让自己早些到育婴室里去陪她那两个宝贝。他们已经不再是嗷嗷待哺的小婴儿,她的儿女已经满三岁了。在他们身上,安娜已经可以揣摩出他们长大成人后的模样。跟同龄的孩子比起来,彼得高多了,身体结实犹如小运动选手,与他的父亲如出一辙。安娜常把他抱在腿上,对他说:

  “啊!彼得!将来会有多少女孩为你神魂颠倒啊!你可得好好待她们哦!知道吗?”

  彼得总会害羞地笑着搂住安娜。安娜转身面向柏姬。她一天比一天出落得更甜更美,她看起来不太像她的父母。头发如金丝般耀眼,肌肤细致得有如陶瓷娃娃。彼得继承了父亲的坏脾气,安娜有时候不得不轻轻打他几下屁股来惩罚他。柏姬就不一样,乖巧可人,像天使一般。瓦尔特出门时,安娜就会放音乐给他们听,并且念一些故事。孩子们最喜欢的是《一零一童话集》,他们总是一再央求安娜说那些会吃人的妖怪,小精灵、巫婆的故事,而且还百听不厌。夜深时,安娜抱他们上床,然后轻轻哼起摇篮曲:

  “睡吧!我的心肝宝贝,睡吧!让爸爸来照顾你的羊群……”

  安娜常祈祷,希望时间能软化瓦尔特对子女的态度,他的态度果然改变了,然而却是每况愈下。他痛恨这些孩子。起初,安娜以为瓦尔特之所以如此,是为了独享自己的爱。但是,渐渐的,她发现瓦尔特的所作所为不是因为爱,而是出于他对自己的憎恨。她的父亲是对的。瓦尔特是觊觎她的万贯家财才娶了安娜。孩子对他来说无疑是一大威胁,他甚至恨不得早日摆脱他们。瓦尔特一再向安娜提起卖掉公司股票的事。

  “山姆没有权利阻止我们!我们可以带着钱远走高飞!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她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那孩子们呢?”

  瓦尔特的眼睛因怒火中烧而布满血丝:

  “不!你好好听着。我们必须甩掉孩子。这对我俩都好,一定得这么做!”

  从此刻起,安娜才算真正看清了瓦尔特疯狂的真面目。她真的吓坏了。除了一个星期来一次的清洁妇外,瓦尔特将所有的佣人都解雇了。安娜和孩子们必须跟瓦尔特独处,任他摆布。瓦尔特需要帮助。或许现在还来得及治疗他的心病。十五世纪时,所有心智不健全的人都被集中到“纳纶号”——愚人之船内。但现在是二十世纪,医疗技术如此发达,一定能找到可以舒解瓦尔特病症的灵药。

  ※※※

  虽然现在是金风送爽,和煦的九月天,但是安娜却蜷缩在卧房一角,一直坐在那儿不停地发抖。瓦尔特把房门锁上了,安娜只有束手待毙。为了瓦尔特好,更为了她自己和孩子,安娜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踉踉跄跄的走向电话旁。迟疑了几秒后,拿起话筒,准备拨号通知警方。

  陌生的声音从电话彼端传来。

  “您好,这里是柏林警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救救我!”

  安娜喉头发紧。

  “我——”

  这时,不知从那儿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抢走了握在安娜手中的话筒,并将它狠狠掷到摇篮里。安娜向后退了好几步。

  “哦!求求你!”

  她低声哀求着。

  “拜托!不要伤害我!”

  瓦尔特一步步向她逼进,双眼异常明亮,声音轻柔地几乎让安娜快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我的亲亲,我不会伤害你的,知不知道为什么?”

  说着伸出手来抚摸安娜。一阵战栗宛如电流般通过她的身体。

  “因为我们都不喜欢警察来这里,对不对?”

  安娜猛摇头,惊惶地说不出话来。

  “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那两个该死的小鬼,安娜。我们现在就去摆脱他们,我——”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瓦尔特停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铃声又再度响起。

  “给我好好地待在这儿!”他说,“我马上就回来。”

  安娜呆若木鸡般望着他走出门外。瓦尔特转身锁上了卧室的门,安娜可以听到钥匙转动时的卡卡声。

  他说他马上回来,安娜想着。

  瓦尔特·加斯纳急急下楼去,走向大门打开它。一位身着灰色制服的信差站在门前,手里拿着一个密封的吕宋纸信封。

  “这里一封给加斯纳先生、夫人的专函。”

  “我就是。”瓦尔特回答,“请把信给我。”

  他关上门,看了看手中的信封,很快的撕开它。他仔细看着信中的每一个字句。

  “很遗憾通知您,山姆·洛菲先生在一次登山事故中遇难。

  请务必于星期五中午十二点整,参加在苏黎士所举行的董事会紧急会议。”

  底下的署名是“里斯·威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