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音容劫 > 正文 > 第九章 琴音破壁
第九章 琴音破壁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且说许剑仇一式鲤鱼穿波,向那水帘射去。
  这一射之势,既快且猛,穿透水帘,只觉空洞洞的,疾刹身形一看,果然是一个石窟,这一射竟然穿入洞径三丈有多,忙收势落地。
  洞径深邃黝暗,苔藓遍布,钟乳低垂,寒意袭人。
  洞的直径,当在五丈左右。
  许剑仇略一思索之后,便顺着洞径缓缓欺入。
  这里是否万妙医圣隐迹之所,不得而知,但整个峡谷,除了这一个偶然发现的洞窟外,其他没有任何处所可以资隐迹。
  如果,这个穴是空无所有的话,就算彻底的绝望了!
  时间──只剩下短短的三天,蒋婷就得心脉断绝而死。
  许剑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直朝里淌进。
  二十丈之后,洞径忽显干燥,苔藓钟乳已不复见,四面平滑如镜,虽然,越朝里越显黑暗阴森,但许剑仇凭着深厚的功力,眼神如电,仍可清晰辨物。
  如果这洞穴真的是万妙医圣隐居避世的地方,自己是有所求而来,这样冒闯,岂不失礼?
  心念之中,停下了脚步,运足丹田内力,朝里喊道:“江湖后进许剑仇,有事求见医圣前辈!”
  连叫三遍,得到的是空洞的回音──
  前辈──前辈──辈──
  失望,从心底升起,这是一个无人的荒洞。
  他想到三天之后蒋婷就要香消玉殒,不禁打从心的深处发出了一声叹息。
  心里如此想,脚步却不停,仍茫然的向洞的深处走去。
  再行约十丈左右,估计入洞已五十丈之多,洞径忽地一变为三,依然黝暗死寂,寒意逼人,丝毫也没有发现人住的痕迹。
  他略一迟疑之后,朝居中的洞径闯入,行不数丈,又是数条岔道,他任意的走着,怀着万一的希望,能寻到万妙医圣。
  岔洞愈来愈多,错综纷岐,当他发觉已经陷身一座迷宫似的千岔百岐的洞窟之时,已经迟了,他无法再找到原来行过的洞径!
  走!
  转!
  沙!沙!沙!──
  脚步的回声,从不同的方向传来,显得分外的恐怖阴森!
  他在绝望之中,渗和了焦急,他无法走出这迷洞!
  他发觉已走到一个垂直下降的断层边缘,下望一片漆黑,不由骇然止住脚步,正想回身之际──
  一个苍劲但却透着阴冷的声音倏告传来:“何人大胆,擅闯老夫居所?”
  洞壁回音嗡嗡不绝,根本无法测知声音发自何处。
  许剑仇不由大喜过望,这洞中竟然有人,但不知这发话的是否自己要找的人,当下诚谨的道:“老前辈是否万妙医圣前辈?”
  那声音突转凌厉道:“你是谁?”
  “晚辈许剑仇!”
  “哼!没有听说过!”
  “晚辈出道不久!”
  “来此何为?”
  “求见万妙医圣老前辈!”
  “嘿嘿嘿嘿!”
  “老前辈是否就是──”
  “不错,正是老夫,老夫已二十多年未出江湖,你怎会知道老夫隐遁在此?”
  “偶然碰上的!”
  “偶然!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好一个偶然,娃儿,老夫隐迹这水帘千幻洞自谓决无人知,想不到你竟然会闯了来,一面你对老夫说出此来目的!”
  许剑仇徐徐回过身来,眼前一无所见,他知道万妙医圣必定隐身在近处的孔洞之中,但密如蜂房的洞穴,根本无法确知是在哪一洞,只好向空处道:“晚辈专诚叩谒老前辈求药!”
  “求药!”
  “是的!”
  “什么药?”
  “回天再造丹!”
  “回天再造丹?哈哈哈哈,回天再造丹!”
  许剑仇被笑的心里发毛,恭声道:“晚辈也知道这回天再造丹必是稀世奇珍,但晚辈是为了救人,所以只好厚颜请求赐赠一粒!”
  “一粒?”
  “是的,晚辈永感大德!”
  “一粒──哈哈哈哈──”
  笑声如颠如狂,激荡震吼,洞壁回声,使人耳膜欲裂,血气翻涌。
  许剑仇大惑不解,对方莫非是精神失常,抑是──
  笑声敛处,万妙医圣厉声道:“你受什么人指使而来?”
  许剑仇不由吃了一惊,道:“晚辈为了救人求药,并没有受任何人指使!”
  “你骗不过老夫!”
  “晚辈句句是实!”
  “小子,你究竟有多大道行,胆敢公然找上门来!”
  许剑仇愈听愈不对劲,他本倔强冷傲的人,但此刻为了有求于人,只好强捺住性子,仍然和声道:“老前辈误会了!”
  “误会?老夫居处除了那恶魔之外,无人得知,纵然他残狠绝世,又岂能奈老夫何,水帘千幻洞就是你师徒埋首之所!”
  “晚辈完全不懂老前辈的意思!”
  “嘿嘿小子,你用不着再装佯了,你那魔鬼师父呢?为什么不和你一道来?”
  “晚辈没有师承!”
  万妙医圣似乎恨极,咬牙切齿的道:“小子,独臂神魔妄想以老夫仅有的一粒回天再造丹去接好他的那只缺臂,无异是白日做梦!──”
  许剑仇一听话风不对,敢情对方误会自己是什么独臂神魔的徒弟,这简直从何说起,自己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独臂神魔其人,当下大声分辨道:“老前辈误会了,晚辈还不曾听说过独臂神魔其人──”
  “哈哈哈哈!误会?”
  许剑仇再次强捺心火,道:“老前辈,晚辈志切友人的生死,她还有三天的活命,只有回天再造丹能挽回她死亡的命运,务请老前辈赐赠,晚辈终生感德!”
  “小子,任你舌灿莲花,也休想骗过老夫,现在你马上离开,否则──”
  许剑仇急气攻心,忍无可奈,愠声道:“否则怎样?”
  “你永远埋骨此间!”
  “老前辈一定不肯相信晚辈的话?”
  “老夫要你离开,少费话!”
  “晚辈此来不达目的不休!”
  “嘿嘿嘿嘿,你准备怎么样?”
  许剑仇向外走了三步,沉声道:“晚辈志在必得!”
  “你想用强!”
  “如果老前辈相逼过甚,晚辈只有出此下策!”
  “那就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           ×           ×

  了字声落,一股其强无比的劲气,暴卷而来。
  许剑仇背向洞壁一贴,避过这骇人的一击,道:“晚辈礼让一招!”
  “用不着假惺惺了,老夫不会放过你的!”
  又是一股更强猛的劲道,以雷霆万钧之势,旋涌而来,洞径本窄,更增加了掌势的威力,上下左右,全为劲气溢满,除了还手反击,别无他路可循。
  许剑仇骇凛之余,双掌划起数圈诡异的弧线,用穿心透穴掌中的震字诀,以十成功劲反击过去。
  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处,传来一声惊“噫!”
  许剑仇也在同时被震退了三步,心中这一骇非同小可,穿心透穴掌罕世奇功,自己以震字诀反击过去,竟然有这么大的劲波反震回来,这证明了万妙医圣的内力修为,已到了骇人的境地。
  两个照面已过,许剑仇还没有发现对方匿身之处。
  哈哈狂笑声中,如涛劲气,又告袭来!
  许剑仇怒火冲天,无法遏止,冷哼一声,迎着劲风,全力反击。
  轰隆!有若山崩地裂的巨响声中,许剑仇但感气翻血涌,不由自主的又退了两步,堪堪退到那无底断层的边缘。
  但他懵然未觉。
  只要再后退半步,非跌落那洞中之洞不可。
  万妙医圣嘲弄般的声音道:“小子,果然了得,可惜你投错了师,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事逼处此,老夫只好成全你了,为武林减去一分魔焰,何尝不是件功德!”
  许剑仇不由啼笑皆非,恨怒不得,对方始终认定自己是独臂神魔的传人,不容辩解,看来除了用强,别无他途。
  但对方功力可能在自己之上,而且洞径千岐百岔!
  心念未已,一声暴喝传处,势逾万钧的奇猛劲道,倏告压体而来。
  许剑仇恨极而发出一声冷哼,双掌齐扬,挟以毕生功劲,力封而出──
  劲风相触,发声轰雷巨响──
  许剑仇身形向后一挫,顿觉一脚踏空,如涛劲气,使他无法稳住身形,脑内电似一闪,他想起身后便是那无底深洞,登时惊魂出窍,“不好!”两字尚未喊出,人已被劲气卷落洞中,直往下坠。
  “哈哈哈哈!──”
  是万妙医圣得意的笑声。
  许剑仇但觉身如殒星下坠,这一瞬间,他感到死神已向自己拥抱──
  求生是人的本能,他在下落十丈左右,急运提气凌虚功,缓住下坠之势。
  但这洞似乎是一个无底深渊,久久仍不着实地。
  洞中寒气袭人,愈来愈盛──
  提气凌虚,全凭一口真气,时间一久,真气转浊,下坠之势又趋疾速,最后,终至不能凝气缓势,成为加速度下落──
  完了!
  死亡的阴影,已袭上心头。
  无数的事,电般闪过脑际──
  自己死了!
  三天之后蒋婷也将香消玉殒!
  身世成谜!
  血仇成谜!
  一切恩怨情仇都将在瞬息之间归于幻灭。
  ──
  这些意念,像走马灯似的,在脑中一闪而逝。
  “砰!”背部如受万斤锤击,他失去了知觉。
  就在许剑仇被震落洞中之后,三丈之外一个小洞里现出一个貌相清矍的老者!
  他──正是万妙医圣。
  万妙医圣前行数步,望着那深不可测的洞中之洞,一声冷笑道:“独臂老魔当想不到他的传人已永沦九幽──”
  话声未落,忽然传来一阵极轻微的沙沙之声,接着是一阵阴森刺骨的怪笑。
  万妙医圣脸色大变,一闪身,从岔洞之中隐去。
  一个鬼魅似的人影,出现了,身形要比普通人大上半倍,红发碧眼,朝天鼻,血盆大口,口角如露出半寸长一颗獠牙!左袖虚飘,显然这怪物只有一条胳臂,右手中却持了一只血迹淋漓的手臂。
  那似人非人的巨型怪物走到方才万妙医圣消失的地方不远处立定身形,声如狼嗥也似的道:“小老儿,我已取到一只胳臂,快来给我接上!”
  “哈哈哈哈大笑独臂老魔,你在做梦!”
  敢情这怪物正是那独臂神魔!
  独臂神魔双眼碧光乱闪,杰杰!怪叫道:“小老儿,你不怕老夫毁了你的窝?”
  “毁吧,老魔,有本领你把这座峰全部毁去!”
  “老夫震坍你的洞口,把你活埋在内!”
  “老魔,这水帘千幻洞出口不下十处之多,你封堵吧!”
  独臂神魔果然被这话说得一怔。
  万妙医圣又道:“老魔,你的得意门人在洞中之洞等你去聚首!”
  “门人?老夫生平从未收徒!”
  这下可轮到万妙医圣发怔了,如果老魔所说是真,那自己可冤枉断送了一条人命,当下沉声道:“老魔,你当真没有传人?”
  “没有!”
  万妙医圣不由自语道:“奇怪,这娃儿怎么会知道这洞径呢?我还以为──”
  “小老儿,你在鬼哼些什么,有种的现身出来,凭着这些鬼洞隐隐藏藏算哪门子的英雄,亏你还名列正邪十尊,嘿嘿嘿嘿!”
  “老魔,失陪了,老夫没有时间和你歪缠!”
  “小老儿别走,咱们从长计议!”
  “有什么好计议的!”
  “你替老夫接上断臂,老夫送你一件武林异宝!”
  “武林异宝?”
  “不错,稀世之珍!”
  “你说说看是件什么东西!”
  “天蟾目珠!”
  “天蟾目珠?”
  “不错,怎么样,天蟾目珠水火不侵!”
  “老魔,这东西你得自何处?”
  “这个你不必管!”
  “但老夫知道!”
  “你知道?”
  “不错,你是否得自剑堡,总管恶屠夫郑永之手?”
  “噫!小老儿,被你说中了,你愿不愿意交换?”
  “你要我替你接上断臂?”
  “不错!”
  “你如果两臂俱全,武林中还有谁是你的敌手,你更可为所欲为──”
  “小老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夫此举何异助纣为虐,势将成为武林公敌!”
  “嘿嘿嘿嘿,小老儿,有老夫在武林中没有人敢动你一毫一发!”
  “可是我的良心?”
  独臂神魔面色陡变,狞声道:“小老儿,你别得巧卖乖,什么叫良心,老夫生平从未向人低头,现在对你可说是破天荒的事了!”
  万妙医圣不禁犹豫起来──
  天蟾目珠是自己爱徒所有之物,理应得回,但如果替这老魔接上那只断臂,耗去这仅有的一粒回天再造丹不说,自己助长魔焰,势将成为武林千古罪人!
  该?不该?
  使他一时委决不下。
  独臂神魔见对方久久不答,意似不耐的道:“小老弟,你答是不答?”
  万妙医圣寻思良久之后,终于沉凝万分的道:“好,我答应你,你稍待片刻,我去取用具和药物来!”
  独臂神魔闻言之下,不由发出一声狂妄的怪笑,从今以后,他将不是独臂,称尊武林舍我其谁。
  片刻之后,万妙医圣果然现身出来,他虽然名列正邪十尊,但面对这不可一世的老魔,仍不免有不寒而栗之感。
  “现在我们开始,你盘膝坐下!”
  独臂神魔把手中一只尚在滴着鲜血的胳膊递与万妙医圣,然后盘膝而坐,他那本已丑恶无伦的面孔,因为兴奋而扭曲得更加不堪入目。

×           ×           ×

  万妙医圣先以一种黄色药水,涂抹独臂神魔断臂之处,然后取出一柄解腕尖刀,在那断臂之处横切一刀,复把那手臂也同样的切得和那断之处一样平整。
  迅快的往那血淋淋的口上合去。
  抹药,包扎!
  又以一粒白色丹丸,纳入独臂神魔的口中,道:“好了,三日之后,你将是一个双臂俱全的人!”
  独臂神魔晃悠悠的站起身来,碧绿的目芒朝万妙医圣一扫,道:“小老儿,后会有期!”
  “且慢!”
  “什么事?”
  “你不能说了话不算数!”
  “什么话?”
  “天蟾目珠!”
  “杰杰杰杰!小老儿,老夫见面不杀你已是你天大的造化,你还敢向老夫索取天蟾目珠?”
  万妙医圣面上毫不动容,似乎早已料到对方会有这一着,淡淡的道:“阁下要食言而肥了?”
  独臂神魔碧眼一翻,裂开血盆大口杰杰一笑道:“小老儿,你别不识相!”
  万妙医圣冷冷一笑道:“那阁下的令名,仍可维持久远!”
  独臂神魔丑脸一变道:“小老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人不愿作武林千古罪人,担一个助纣为虐之名!”
  “什么?你敢戏弄老夫?”
  随着话声,蒲扇大的手掌电抓而出──
  万妙医圣早已料到对方会来这一手,不待对方出手,身形一闪,隐入岔洞之中,话虽如此,独臂神魔这一抓之势,其快如电,寸许之差,几乎脱不了身。
  “擦!”的一声,石粉纷落,独臂神魔这一抓,把洞壁掏了一个石槽。
  “小老儿,老夫决不与你甘休!”
  左肩一震,把那条包扎臂上的胳臂摔脱,厉笑声中,右掌一圈一划,一道怪风卷处,声如霹雳雷震,碎岩石屑齐飞,近身处的三个小岔洞口,立被崩石堵封。
  这种功力,确属罕闻罕睹。
  “阁下,老夫失陪了,你自个儿消遣吧!”
  声音却从另一个小洞中传来。
  水帘千幻洞岐洞百出,密如蜂巢,洞洞相连,老魔自知无法追及对方,但这一口恶气,如何能吞得下。
  暴喝如狂之中,独臂不停的抡动──
  股股怪飚,涌出如涛,一路出洞而去。
  所经洞里,面目全非,崩岩碎石几乎阻塞了所有的洞径岐道。
  就在独臂神魔离去不久,一条纤纤白影,踉踉跄跄的进入了水帘千幻洞。
  她是谁?
  她正是重伤将死,功力全废的蒋婷。
  蒋婷对这洞径似乎极为熟悉,熟路轻车,跌跌撞撞的盘绕而入。
  只见她粉面煞白,钗横发乱,衣衫不整,狼狈至极。
  行到一间石室之前。似乎余力已竭,惨唤了一声:“师父!”
  娇躯迳朝石室之中扑跌进去。
  “婷儿,什么回事?”
  万妙医圣从石室中的石榻上一闪落地,疾快的托住蒋婷前倾的娇躯,随手一按索之下,惊叫道:“婷儿,你怎的被人封死真元,击成重伤?”
  蒋婷似遇到了亲人,“哇!”的哭出声来!良久才止悲道:“师父,有一个叫许剑仇的少年来求药没有?”
  万妙医圣把蒋婷放置椅上,愕然道:“你说什么?”
  “一个少年来此求药没有?”
  “一个身负长琴,腰佩断剑的少年?”
  “不错,正是他──”
  “他来求药是为了救你?”
  “是的,他人呢?”
  万妙医圣摇摇头,叹了一口长气,道:“为师真的误会他了!”
  “误会?”
  “为师误以为他是独臂神魔的传人,所以──”
  蒋婷摇晃着从椅上挣扎站起,激颤的道:“师父,他怎么了,你没有给他?”
  “他──唉!为师的深感歉疚,这可能是我生平唯一憾事!”
  蒋婷似已预感情形不妙,急声道:“师父,他究竟怎样了?”
  万妙医圣且不说明,反问道:“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恩人!”
  “朋友?恩人?”
  “是的,转送给徒儿先父母的遗掌,使徒儿得悉仇踪的正是他,之后,徒儿一时不慎,被霹雳骷髅怪废去了功力,落入仇家之手,他冒死相救,并把徒儿托交给搜魂魔姬母女,来此求药!”
  “哦!”
  万妙医圣听得激奇不已,插口道:“你的功力并未被废!”
  蒋婷杏目圆睁道:“真的?”
  “你只是被一种极其诡异的手法,封阻了真元,使真气无法突出气海而已!”
  “啊,师父,徒儿一直认为功力已被废了呢?”
  “霹雳骷髅怪算来已是百岁开外的人了,想不到还在人间,你怎么会闯在这魔尊手里?这真是大出意料──”
  蒋婷约略的把为了探究三绝书生的生死下落,闯入破庙的经过说了一遍,接着又把落入剑堡一节也说了,然后话归正题道:“师父,许剑仇到底如何?”
  万妙医圣十分为难的道:“死了!”
  “什么?他死了?”
  “是的,可能活不了!”
  蒋婷顿时芳容惨变,跌坐回椅子之上。悲声道:“他死在师父您的手里?”
  “可以这样说!”
  蒋婷再也忍不住那孕满眼眶的泪水,像断线珍珠般滚落。
  许剑仇为了救自己而死在自己师父的手里,不禁芳心如割。
  “师父,他的尸身呢?”
  “为师的怀疑他是独臂神魔的弟子,把他迫落洞中之洞!”
  蒋婷突地站起身来,悲怆的道:“师父,弟子要入洞一探!”
  “什么?你要进入洞中之洞?”
  “是的,否则弟子问心难安!”
  万妙医圣激动的道:“婷儿,你疯了,这洞中之洞,深不可测,四壁平滑如镜,为师在此数十年,连想都不敢想,难道你要陪上一命?”
  “但,他是因弟子而死,这叫──”
  “我且问你,你如何入洞?”
  蒋婷不由愕然怔住。
  万妙医圣把蒋婷按回椅上,沉声道:“婷儿,为师的对这件不幸的误会,深感歉疚,但,事已如此,还有什么办法,我不能眼看你盲目的去送上一条命,现在为师的先替你打通被阻经脉,恢复功力,治愈你的伤,然后再寻思一个妥善的计较──”
  蒋婷万分无奈的点了点头,珠泪又滚滚而落。
  万妙医圣叹息了一声之后,道:“婷儿,你的杀父仇人有了下落了?”
  “是的!”
  “谁?”
  “恶屠夫郑永,现任剑堡总管!”
  “哦,为师的替你探悉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你父母因之而失掌送命的那对天蟾目珠已有了下落!”
  她正是重伤将死,功力全废的蒋婷。
  蒋婷对这洞径似乎极为熟悉,熟路轻车,跌跌撞撞的盘绕而入。
  只见她粉面煞白,钗横发乱,衣衫不整,狼狈至极。
  行到一间石室之前。似乎余力已竭,惨唤了一声:“师父!”
  娇躯迳朝石室之中扑跌进去。
  “婷儿,什么回事?”
  万妙医圣从石室中的石榻上一闪落地,疾快的托住蒋婷前倾的娇躯,随手一按索之下,惊叫道:“婷儿,你怎的被人封死真元,击成重伤?”
  蒋婷似遇到了亲人,“哇!”的哭出声来!良久才止悲道:“师父,有一个叫许剑仇的少年来求药没有?”
  万妙医圣把蒋婷放置椅上,愕然道:“你说什么?”
  “一个少年来此求药没有?”
  “一个身负长琴,腰佩断剑的少年?”
  “不错,正是他──”
  “他来求药是为了救你?”
  “是的,他人呢?”
  万妙医圣摇摇头,叹了一口长气,道:“为师真的误会他了!”
  “误会?”
  “为师误以为他是独臂神魔的传人,所以──”
  蒋婷摇晃着从椅上挣扎站起,激颤的道:“师父,他怎么了,你没有给他?”
  “他──唉!为师的深感歉疚,这可能是我生平唯一憾事!”
  蒋婷似已预感情形不妙,急声道:“师父,他究竟怎样了?”
  万妙医圣且不说明,反问道:“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恩人!”
  “朋友?恩人?”
  “是的,转送给徒儿先父母的遗掌,使徒儿得悉仇踪的正是他,之后,徒儿一时不慎,被霹雳骷髅怪废去了功力,落入仇家之手,他冒死相救,并把徒儿托交给搜魂魔姬母女,来此求药!”
  “哦!”
  万妙医圣听得激奇不已,插口道:“你的功力并未被废!”
  蒋婷杏目圆睁道:“真的?”
  “你只是被一种极其诡异的手法,封阻了真元,使真气无法突出气海而已!”
  “啊,师父,徒儿一直认为功力已被废了呢?”
  “霹雳骷髅怪算来已是百岁开外的人了,想不到还在人间,你怎么会闯在这魔尊手里?这真是大出意料──”
  蒋婷约略的把为了探究三绝书生的生死下落,闯入破庙的经过说了一遍,接着又把落入剑堡一节也说了,然后话归正题道:“师父,许剑仇到底如何?”
  万妙医圣十分为难的道:“死了!”
  “什么?他死了?”
  “是的,可能活不了!”
  蒋婷顿时芳容惨变,跌坐回椅子之上。悲声道:“他死在师父您的手里?”
  “可以这样说!”
  蒋婷再也忍不住那孕满眼眶的泪水,像断线珍珠般滚落。
  许剑仇为了救自己而死在自己师父的手里,不禁芳心如割。
  “师父,他的尸身呢?”
  “为师的怀疑他是独臂神魔的弟子,把他迫落洞中之洞!”
  蒋婷突地站起身来,悲怆的道:“师父,弟子要入洞一探!”
  “什么?你要进入洞中之洞?”
  “是的,否则弟子问心难安!”
  万妙医圣激动的道:“婷儿,你疯了,这洞中之洞,深不可测,四壁平滑如镜,为师在此数十年,连想都不敢想,难道你要陪上一命?”
  “但,他是因弟子而死,这叫──”
  “我且问你,你如何入洞?”
  蒋婷不由愕然怔住。
  万妙医圣把蒋婷按回椅上,沉声道:“婷儿,为师的对这件不幸的误会,深感歉疚,但,事已如此,还有什么办法,我不能眼看你盲目的去送上一条命,现在为师的先替你打通被阻经脉,恢复功力,治愈你的伤,然后再寻思一个妥善的计较──”

×           ×           ×

  蒋婷万分无奈的点了点头,珠泪又滚滚而落。
  万妙医圣叹息了一声之后,道:“婷儿,你的杀父仇人有了下落了?”
  “是的!”
  “谁?”
  “恶屠夫郑永,现任剑堡总管!”
  “哦,为师的替你探悉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你父母因之而失掌送命的那对天蟾目珠已有了下落!”
  蒋婷芳心一震,讶然道:“天蟾目珠,原镶嵌在一对指环之上,由先父母各挂一只,削掌害命的凶手,分明是恶屠夫郑永,难道这天蟾目珠又另有得主?”
  “不错,这对天蟾目珠现在独臂神魔的手中!”
  “奇怪,这可能吗?”
  “这老魔得自剑堡,为师的虽不曾眼见,但谅来不会假!”
  “师父怎么知道?”
  “独臂神魔,曾经数度前来骚扰,目的要取得为师仅有的一粒回天再造丹,好接续他的断臂,则才不久,这魔头又现身,还持了一只鲜血未干的手臂,声言以天蟾目珠换取为师替他接好断臂。”
  “师父答应了?”
  “是的,但手臂接好之后,他却食言反悔──”
  “他不肯交出来?”
  “为师的也早料到此点,那老魔的缺臂,也不曾替他接上!”
  蒋婷秀目之中,泪光晶莹,道:“有一天徒儿会从老魔手上取回这一对天蟾目珠,以慰先父母在天之灵!”
  万妙医圣点了点头道:“婷儿立意虽佳,但恐不易办到,这老魔功力已臻化境,远超出正邪十尊任何一人之上,放眼当今武林,除了霹雳骷髅怪之外,恐怕找不出敌手!”
  蒋婷幽幽的道:“徒儿不惜以命相搏!”
  “好,这是以后的事,暂且不谈,现在先让为师的给你疗伤吧!”
  蒋婷默然。
  师徒两人转入另一间石室之中。
  回笔叙及落入洞中之洞的许剑仇。
  许剑仇悠然醒转,但觉全身骨痛如折,寒气刺骨砭肤,有若置身玄冰窖中,四周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冷──
  冷得他牙齿打战,四肢麻痹。
  第一个浮起的意念是自己还活着。
  他恨恨的自语道:“我许剑仇如能脱出生天,首先要杀的便是万妙医圣!”
  接着,他想起了垂毙待救的蒋婷,不由一阵急痛攻心──
  她完了!
  她将如此含恨而殁。
  他略一转侧之下,身旁响起一阵哗哗之声,恍悟自己得以不死,原来跌在一潭地底水泉之中。
  他摸索着向边上爬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爬出水外,斜倚在一根倒立的钟乳柱上。
  他闭目喘息了之后,睁开眼来,运极目力,约略可看出自己置身之地──
  审一个五丈方圆的地窟,居中一个两丈大的水潭,四周全是锋利嶙峋的石钟乳,犬牙交错,像一排排的剑林,不由大喊侥幸,如果不是巧又巧的跌落正中的水池,此刻怕不早已骨碎肉靡。
  仰首上望,是无尽的黑暗。
  湿濡濡的衣衫,贴在身上有如利刃戳肤,虽然他内功精湛,但仍抵不住这地底寒流,下意识的朝身边摸索──
  突然──

×           ×           ×

  他手指触及那向上的三颗霹雳人头,不由心头巨震,这真是巧之又巧,如果是摔落在水边的钟乳林中的话,单只这在颗霹雳人头就足以使洞壁倾坍,而自己无疑的也是粉骨碎身。
  洞中──
  错昧黝暗,像是无尽止的漫漫长夜,许剑仇仅能凭精湛的视力,来分辨所处的环境,他发现这是一个垂直深入地底的窟洞,要想脱出生天,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这里,没有时间!
  可以预见的将来,他将冻饿而死,埋骨在这永不为人知的地穴里。
  在绝望中,死神已向他发出狞笑!
  这种等待死神最后的召唤的况味,几乎使他发狂。
  往事──
  一幕一幕涌现心头。
  三绝书生──
  黑衣蒙面女──
  白发怪老者──
  断肠人──
  可能先自己而死的蒋婷──
  与自己有过合体之缘的追魂倩女!
  ──

×           ×           ×

  这些似乎都已非掌遥远,但又是那么清晰,如在目前。
  身世──
  血仇──
  像两枝利簇,射穿他的心,使他的心滴血。
  他用力绞扭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的狂呼道:“我不能死,不能,不能──可是,我却无法脱出死神的掌握!──”
  经过一阵激动之后,他想,他必须要绝处求生!
  他开始绕着洞壁摸索试探,希望能发现一线生机,但,最后,他仍然失望了,嶙峋的钟乳,冷硬的岩壁,此外便是无尽的黑暗。
  他颓丧的坐了下来!
  想!
  穷极思虑的想!
  但,事实摆在眼前,除了奇迹出现之外,他无法破壁而出。
  饥饿──
  酷寒──
  像两只毒虫,在啃啮着他的身心,他拚命的狂饮那水中冰寒得使人呼吸闭阻的水,暂时压抑那熊熊的饥火。
  在绝望和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下意识的抽出了那半截天芒断剑。
  这被视为武林瑰宝的天芒断剑,关系着他的身世和血仇,但,到如今仍然是一个谜,而这个谜,将要和他永远的沉沦了。
  根据白发怪老者等人的推断,他可能是冷面秀士和阴风鬼女所生之子,可是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身世,单凭这一柄断剑,不能遽下断语。
  如果是的话,黑衣蒙面女慕容兰将是他的未婚妻,而三绝书生许继宗可能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可是,他隐约记得天目老人说过他有一个哥哥许天祥,天目老人是唯一知道他的身世的人,说的话当然不会假,这一点又推翻了白发怪老者的推论,而天目老人,三绝书生许继宗都已先后作古,这件公案成了疑案。
  如果说不是的话,那这天芒断剑何来,天目老人说他姓许,难道这是巧合?抑是──
  许剑仇下意识的翻弄着这半截断剑,心里思潮澎湃不已。
  他把目光凝注剑身之上,字迹宛然,他知道这就是天芒五式的口诀,但这天芒五式这半截之上仅有一半,另一半却在剑尖那一段之上,如果不能全剑合壁,也是形同废物,他当下不遑去细察那口诀究竟是些什么──
  突然──
  他发现剑柄似有松脱的迹象,想来是坠入此窟之时,被猛力碰击所致,用力旋扭之下,那剑柄竟然应手而脱──
  眼前陡然一亮,原来剑柄中空,滚出了一粒龙眼大的珠子,毫光四射,照得石窟一片空明。
  许剑仇激诧不已,这真是意料不到的发现,他拣起珠子,放在掌心之中,反复细看,除了毫光四射之外,不见其他异处,也不知此珠何名。
  再一审视剑柄,其中赫然还塞着一个纸卷,忙掏出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天芒神珠,
  留赠有缘,
  得者服之,
  功力倍添。
  镌刻剑身,
  逆诀倒参,
  五五归一,
  许剑仇激动得全身簌簌而抖,想不到自己在无意之中发现了这剑柄中的秘密,天芒神珠服下之后,可使功力倍增,而所谓天芒五式照后面的四句话看来,要依照剑身所刻的口诀,倒转参悟,五五归一,难道仅有一式不成?那所谓天芒五式是纯属惑人耳目的了。
  如果不是这意外的发现,即使得到了另外的半截断剑,还不是白费,看来昔日剑主人留这剑时,确实费了一番苦心安排。
  意外的发现,使他惊喜莫名。
  神珠──
  诀解──
  同属不世之珍。
  但当他想起目前所处的绝境时,一团高兴顿时化作幻影淡烟。
  即使,他功力又平添了一倍,到底有何用处,他不能生出这地穴,等于平白的糟蹋了这一粒天芒神珠。
  不由苦笑一声道:“天既赐我缘,却不永我寿,奈何!”
  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一阵思忖之后,终于忍不住把那粒天芒神珠纳入口中,神珠入口,立化津液,顺喉而下,鼻中冲起一缕清香。
  片刻之后,丹田之中,升起一股热流,穿经走脉,透穴过宫,登时寒意全消,周身温暖如春。
  那股热流愈来愈烈,终至灸热如烤,汗出如潘,流窜之势,也告加剧,流转数个周天之后,突地冲向生死玄关。
  许剑仇咬牙苦撑,全身巨震之下,竟然冲开了天地之桥,登时气机大畅,真元滚滚如涛,原来昏昧的洞穴,此刻看来,竟然不殊白昼。
  许剑仇一喜之后,随即又跌回痛苦的现实中,他纵然功力通天,也与事无补,他出不了这地穴,一切都是空的。
  他没有盼望!
  生命,是那样的渺茫和空虚。
  他下意识的解下背上的鬼琴,这曾经使他的生命一度熠耀光芒的鬼琴。
  这琴包含了他短暂的过去,和一个凄绝人寰的故事。
  三绝书生死了!
  张素娥死了!
  自己,也将提早结束生命的路程!
  难道这琴是不祥之物?与琴有关的人,都得到这种悲惨的结局!
  于是──
  他茫然的把琴向膝上一横,指拨琴弦──
  “咚!咚!──”
  琴声──
  唤起了他的家情。
  整个地窟,被琴声充满,他自己像是置身在狂涛逆浪之中,颠簸震晃。
  魔琴一叠──
  魔琴二叠──
  那垂悬的钟乳,纷纷折断碎落,洞中央的小池,被激荡得翻滚沸腾,水花四溅。
  天芒神珠使他的功力进入了一个更高绝的境界。
  琴声戛然而止,他无法再往下弹奏,他仅懂一二两叠,魔琴三叠连三绝书生本人,穷十年之功,还未参透,他只从他那里学到了口诀。
  在有限的生命里,我何不试行把魔琴第三叠参透!
  心念之中,他暂时忘记了现实,全神贯注于魔琴三叠的口诀中──
  想!
  想!
  想!
  没有丝毫的干扰!
  也没有时间的意识!
  渐渐,他进入忘我之境,神思游驰于那奇幻艰深的口诀之间,合目垂帘,像是老僧入定──
  突然──
  许剑仇双目电睁,两道奇光,逼射而出,俊面泛起一层薄薄的光晕,身形也在微微的颤抖,激动无已的狂呼道:“我参悟了,我参悟了!魔琴三叠,这的确是骇绝武林的奇学,哈哈哈哈!放眼武林,谁能当此惊天动地的短短一曲!”
  毁灭吧!
  用琴声把这石窟震坍,让自己伴着这鬼琴毁灭吧!
  颤抖的手指,终于触上了琴弦──
  琴声──
  如轰雷遽发,海啸山崩──
  整个地穴,随着琴声晃动起来,像是巨浪中的一叶扁舟。
  钟乳纷折,岩石崩落,像是宇宙的末日来临。
  许剑仇已时入了疯狂状态,加紧摧动琴声──
  隆然一声巨响,一方数丈的岩石壁向外滚落,强烈的天光,蓦然透入。
  琴声止了──
  许剑仇愣愕住了──
  奇迹,这是奇迹,想不到这地穴靠右的一边竟然是直径不到一丈的岩壳。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这是多么不可思议,也不可能发生的事啊!
  瀑布下泻的轰轰之声,由洞孔传入许剑仇的耳鼓,隐约中还可看到那喷珠溅玉的水沫,他无法再怀疑这铁一般的事实。
  意外的惊喜,使他不自觉的滴落两点清泪。
  他又重见天日了!
  死神,又一次离他而远去,他可说是祸中得福,无意中服下了天芒神珠,使他功力较原先增加了一倍,等于已具备近两百年的修为,这是武林中千年不一闻的奇迹!
  他参悟了骇绝武林的魔琴三叠!
  这对武林是祸?是福?
  当他的神智由茫蒙中苏醒的时候,忽地撮口一声清啸,身形有若一缕淡烟,轻如无物的飞闪出穴,这一飘之势,足有二十丈远近,连他自己也不由咋舌。
  俊目扫处,这破壁而出之处,正是谷底飞瀑的下方,峰头上,就是万妙医圣隐居的水帘千幻洞。
  许剑仇想起求药不遂,被迫落洞中之洞,险些丧命的恨事,不由冷哼出声,正待展开身形扑上峰头找万妙医圣算这一笔帐──

×           ×           ×

  一声惊“噫!”起自身后。
  许剑仇缓缓转过身来,一看之下,赫然是一个貌相清矍的长髯老者。
  这发惊“噫!”之声的,正是发自这老者之口。
  这老者满面惊疑的看看那被震开的石窒,又看眼前的许剑仇,好半晌工夫,才迸出一句话道:“你──你没有死?”
  许剑仇冷漠的面上,倏然罩起一层恐怖的杀机,他从声音认出了眼前的人,正是那万妙医圣冰寒至极的道:“不错,我没有死,但现在,你却死定了!”
  说着前欺三步,星目之中,射出两道使人窒息的电芒。
  万妙医圣被对方骇人的神芒逼的向后连退,他做梦也估不到眼前这少年,落入洞中之洞竟然不死,而且破洞而出,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惊视稍定,又道:“老夫日前之举,纯系出于误会──”
  许剑仇冷哼一声,截断对方的话道:“误会?哼!如果我不幸埋骨洞中,你这误会两个字又向谁去说,告诉你,万妙老鬼,今天我非杀你不足以消心头之恨!”
  万妙医圣名列正邪十尊之一,辈份不低,他本待说出蒋婷一段经过,被对方这一激,不由怒意横生,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冷冷的道:“娃儿,你有多大能耐,敢出言无状?”
  “能耐多大,一试使知!”
  许剑仇入水帘千幻洞之时,曾与万妙医圣交过手,他的功力较之对方要逊一筹,当然,对方无论如何决想不到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变了另外一个人。
  万妙医圣不屑的道:“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许剑仇想起蒋婷此刻怕不早已香消玉殒,说起来,这老儿也该负一半责任,心念动处,杀机陡起,以同样不屑的声口道:“万妙老儿,你纵有不世灵药,通天医术,今天可救不了你自己的命!”
  万妙医圣大声喝道:“娃儿,你当真要找死?”
  许剑仇身形再进三步,双方距离不及两丈,一字一句的道:“老匹夫,如果你能接得下我的三掌,算你拣回了一条老命,否则的话,我毙了你之后,还要毁去你那龟洞。”
  他这话并不夸张,以魔琴三叠的威力,足可把水帘千幻洞全部震坍。
  万妙医圣虽然心里有一百个疑问,何以对方被逼落其深不可测的洞中之洞竟能不死,而且能破壁而出?这洞中之洞的底部,会在峰脚瀑布之下,这是他意想不到的。是巧合吗?还是──
  这事令人无法想像。
  但对方步步时逼,口气又狂傲无伦,使得他忍无可忍,当下哈哈一笑道:“娃儿,老夫接不下你三掌?”
  许剑仇冷冷的道:“不错,也许不用三掌,就请你一命归西!”
  “如此怪不得老夫心狠手辣了!”
  万妙医圣了字方落,双掌倏扬,一股憾山栗岳的劲气,暴卷而出。
  许剑仇冷哂一声,单掌不经意的一圈──
  万妙医圣心忖,这一掌劈出,对方多少非受点伤不可,焉知事情大大的出科意料之外,对方还手一圈之间,竟然把自己十成功劲的一掌,消卸得一干二净,心中这一骇非同小可,这娃儿似乎变了另外一个人。
  许剑仇在卸去了对方一掌之后,冷喝一声道:“老匹夫,接第一掌!”
  掌随声出,劲势之强骇人听闻。
  他深知对方名列正邪十尊,武功并非泛泛,而且自己说过要三掌取对方的性命,也不敢十分托大,这一掌用了八成功劲。
  万妙医圣论名望地位,当然不能说连一掌都不敢硬接,当下一咬牙,双掌以十二成功劲推出──
  波!的一声震天巨响,四周激气成涡。
  闷哼声中,万妙医圣踉踉跄跄的退到八尺之外,身形摇摇欲倒,鲜血,染红了他口边的灰白长髯。
  这一掌之下,他意识到自己确实无法接对方的三掌!
  如果此刻他说出蒋婷回山的一切经过,和他与蒋婷之间的关系,许剑仇决不会再下杀手,但,他能这样做吗?
  武林人为的是一个名,争的是一口气。
  许剑仇杀机不泯,一顿之后,喝声:“万妙老儿,接第二掌!”
  人随声进,掌随声出,其快逾电。
  这一掌,他再加了一成功劲!
  惨嗥之声,破空而起。
  万妙医圣连举掌都来不及,便已被震得飞泻而出,半空喷出一股血箭,墩成一蓬血雨洒落。
  砰!的一声惨号摔落三丈之外,寂然不动。
  许剑仇冷笑一声,一弹身,落在万妙医圣的身前,忖道:“难道他死了?”
  心念未已,万妙医圣身躯一阵蠕动,颤巍巍的站起身形。
  只见他面容凄厉,长髯上的鲜血,还不断滴落。
  许剑仇恨声道:“老匹夫,你愿意再接一掌,还是自决?”
  万妙医圣面上的肌肉一阵抽搐,举掌便向自己的天灵拍去──
  这瞬息之间,许剑仇反而感到有些不忍,因为对方并不是穷凶极恶之辈,但,他当然也不会出手阻止。
  眼看万妙医圣就要自决当场──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
  一声女人的尖叫,破空传来。
  万妙医圣上举的手,不由一窒。
  接着一条白影,电闪泻落,一把拉住万妙医圣的手道:“师父,不可如此!”
  许剑仇也不由一怔神,定睛细软看之下,愕然退了三个大步,目瞪口呆。
  这突如其来的女子,会是那自己以为必死的蒋婷?
  她分明伤重垂死,被自己托付给搜魂魔姬母女代为照应七日,怎么会在此现身?而且他称万妙医圣为师父?
  她决不是蒋婷!
  但,她与蒋婷完全一模一样!
  蒋婷转过身来,她也怔住了。
  许剑仇终于忍不住道:“姑娘是──”
  蒋婷“噫!”了一声道:“你不认识我么?”
  “你是蒋姑娘?”
  “难道会有假的?”
  “这可能吗?你──你无恙么?”
  蒋婷不由破颜一笑,把经过向许剑仇一述。
  许剑仇恍然而悟,忙走到万妙医圣身前,深深一礼道:“前辈,晚辈太放肆了!”
  万妙医圣苦笑一声道:“事怪老夫逞一时的意气,不把事实说明,同时,老夫因误会你是独臂神魔的传人,所以才失手把你迫落洞中,老夫甚感愧疚。”
  “前辈言重了,那独臂神魔是何等样人?”
  “独臂神魔,功力高绝,远超出正邪十尊之上,当今武林,恐怕难以找到敌手,而且生性残毒,好在露面江湖的时间不多,这老魔天生独臂,为了要接续那只断臂,曾经数度前来索回天再造丹,所幸水帘千幻洞奇幻迷离,他无法得手!”
  许剑仇心中暗道:“有一天我必要斗斗这老魔,看他功力究竟高到什么程度!”当下点了点头。
  蒋婷在一旁道:“许少侠被家师迫落洞中之洞,怎么又会──”
  许剑仇微微一笑,把琴声破壁的经过说了一遍,但略去了天芒神珠一节不谈,听得两师徒咋舌不已。
  万妙医圣慨然一叹道:“小友的功力,使老夫叹为观止!”
  “前辈谬赞了!”
  许剑仇忽地想起一事,忙自怀中取出从剑堡得来的那一只指套环圈的手掌,递与蒋婷道:“蒋婷姑娘,这可是三绝书生托在下交与你的那黑布包中之手?”
  蒋婷粉腮大变,秀目之中,立时孕满了泪水,双手接过,悲声道:“这是家父母的遗体,少侠得自──”
  “那日与姑娘一同脱险时,得自剑堡!”
  蒋婷把那一双人掌,放置怀内,恨声道:“剑堡总管恶屠夫郑永,就是我的血海仇人,因了一对天瞻目珠,先父母被害命取掌──”
  “天蟾目珠?”
  “不错,天蟾目珠能避水火,先父母把它镶成指环,各佩一只,而现在天蟾珠又落入独臂神魔之的──”
  蒋婷许声未落,了阵杰杰怪笑,倏然破空而来。
  万妙医圣面色陡变,惊悸的道:“独臂神魔!”
  许剑仇和蒋婷同感一震,齐齐转头朝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条巨大人影,电寻而来!顾盼之间,已泻落场中。
  只见来人身高丈二,独臂,满头红发,朝天鼻,血盆巨口。两颗獠牙露出口外半寸,狰狞之态,使人不寒而栗,几疑是山魈木客现形。
  这怪物正是独臂神魔。
  独臂神魔朝万妙医圣嘿嘿一笑道:“小老儿,你离了那庇身的鬼洞,何异鱼上沙滩,杰杰杰杰──”
  万妙医圣此刻还来不及疗伤,而且他本来就不是对方的敌手,惊愕的向后退了三步,硬起头皮道:“老魔,你准备怎么样?”
  “嘿嘿,你先交出回天再造丹,然后再说其他!”
  蒋婷知道师父业已受伤,无法出手,当下不顾一切的横身拦在万妙医圣的前面,娇声斥道:“回天再造丹,你说得倒是轻松!”
  独臂神魔眼中碧芒一闪,直射在蒋婷的脸上。
  蒋婷被对方的眼神一逼,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
  独臂神魔声如狼嗥也似的道:“女娃儿,你是小老儿的什么人?”
  “他是家师!”
  “嘿嘿嘿嘿,好极,今天你师徒结伴西游,当不会寂寞了!”
  蒋婷不由柳眉倒竖,杏目圆睁,厉声道:“老魔,你敢!”
  独臂神魔沉哼一声,道:“鬼丫头,你胆敢出言无状,老夫先打发你──”
  万妙医圣急叫一声:“婷儿退下!”
  许声未已,独臂神魔巨灵般的五爪已告抓出,其疾如电,诡奇无比,蒋婷意念都来不及转,右手腕脉立被扣个正着,不由亡魂皆冒。
  这老魔的身手,确已到了不可思议之境。
  独臂神魔杰杰一声怪笑道:“丫头,你先小老儿一步走──”
  “撒手!”
  声音冰寒得使人为之股栗。
  独臂神魔只觉得一只手掌已贴在自己命门大穴之上,他做梦也估不到三十年老娘倒崩孩儿,会被人欺近身来制住,登时气得碧芒乱闪,浑身直抖。
  无奈之下,只好松了蒋婷,背后的手掌也告倏然移开。
  回首望处,除了那冷漠的少年外,别无他人。
  难道会是这黄口小儿?
  堂堂独臂神魔竟然会栽在一个二十不到的小子手里,令人难以置信。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鬼琴之主!”
  “鬼琴之主?哈哈哈哈,巧极了,万年石胆,天芒断剑,外加鬼琴,哈哈哈哈,老夫不虚此行!”
  许剑仇方才乘对方不注意之时,一式飞魔幻影欺到对方身后,轻易的解了蒋婷之危。但他心中仍是忐忑的,对这不可一世的巨魔,他不知自己的功力是否可以匹敌对方,当下仍面冷如霜的道:“你说的本人全带在身边,只看你有没有这本领!”
  万妙医圣到这时才注意到许剑仇腰间的半截断剑,不由一阵激动。
  独臂神魔狂妄的一笑道:“小子,你是何人门下?”
  “这个你管不着!”
  独臂神魔横行一世,黑白两道闻名胆落,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今天可算是破题儿第一遭,他不是怒简直是奇了。
  好半晌才狞声喝道:“小鬼你找死!”
  独臂一抡,一道怪异的掌风横卷而出。
  许剑仇有心要试对方的功力,不闪不避,举掌相迎。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震过处,双方各向后退了一步,劲波横溢,迫得万妙医圣和蒋婷几乎立不稳身形。
  独臂神魔怔住了!
  许剑仇也怔住了!

×           ×           ×

  彼此都感到对方的功力高得骇人听闻。
  更奇的是万妙医圣和蒋婷,他和她先后都见识过许剑仇的武功,想不到在短暂的时日里,他前后判若两人,功力之高,超越了武林常轨。
  独臂神魔虎吼一声,再度出掌。
  这一掌挟以十二成功劲而发,势如滔天狂澜,风云为之失色。
  许剑仇心里有数岂敢丝毫大意,功集双掌,用得自霹雳骷髅怪的穿心透穴掌疾震相迎。
  又是一声震天巨响,砂飞石走,地动山摇,四外的林木,枝残叶落。
  万妙医圣师徒,被劲风带的连连摇晃,退了五个大步,方始稳住身形,心里的震惊骇异,就别用说了。
  许剑仇在这一击之中,退了两个大步。
  独臂神魔多挫了半步,心中震惊莫名,他生平第一次遇上了劲敌,而这劲敌却是个二十不到的娃儿,  更有甚者,他发觉对方掌劲之中,有一种极其诡异的力道,逼入自己的以穴,幸亏他功力深厚,及时闭住穴道,但已噱出了一声冷汗。
  这是什么掌力?
  那一门那一派的功夫?
  他无从忖拟,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
  许剑仇也暗自骇凛不已,如果自己不是服下天芒神珠,使功力平增一倍,绝对不是老魔之敌,极可能不堪对方一击。
  独臂神魔眼中碧芒闪烁,他对这自称鬼琴之主的美少年困惑极了。
  许剑仇冷搜搜的道:“天蟾目珠是否已被你得手?”
  “不错!怎么样,小子,难道你──”
  “那是这位蒋婷姑娘家传之物,你最好能交出来!”
  “交出来?哈哈哈哈──”
  笑声如轰雷乍发,裂石穿云,激荡撕空,一阵紧似一阵,引起四山齐应,有如海啸山崩──
  万妙医圣师徒那样精湛的功力,也感到耳膜如割,气翻血涌,面现痛苦之色。
  许剑仇豪情大发,撮口一声清啸,穿越笑声之上。
  笑声乍敛,独臂神魔阴恻恻的道:“小子,你竟然要起老夫的天蟾目珠来了,老夫除了要你身上的三件东西外,还要你的小命饶上呢!”
  许剑仇冰冷的道:“你恐怕办不到!”
  “无妨走着瞧!”
  独臂神魔瞧字出口,身形疾如鬼魅飘风,一闪便到了许剑仇身前,五指箕张,抓向许剑仇腰间的天芒断剑。
  快!
  快得不可思议,放眼武林,恐怕很少有能躲过这一抓。
  许剑仇但觉对方的一抓之势,不但快,而且诡,角度部位,大异常轨,使人有闪避格封无从之感。
  他快,许剑仇更快。
  许剑仇目前功力,已到了动在意先的地步,就在对方一爪抓来之际,他的右掌,已快捷无俦的按向对方左胸。
  如果独臂神魔取得天芒断剑的话,他的左胸就得全卖给许剑仇。
  这魔头功力确属不可思议,在极快的一瞬,五指一缩,竖肘疾撞对方按来的腕骨。身形随着一偏。
  许剑仇一掌按出,收势不及,急切里左掌并指如戟,电闪戳向对方右肋。
  独臂神魔心头大震,就竖肘之势,平掌向外一翻,横扫对方左掌,就他这一格之际,许剑仇右掌已告撤回。
  人影霍然而分。
  电光石火之间,双方交换了两招三式。
  看得一旁的万妙医圣师徒胆战心惊,眼花缭乱。
  许剑仇冷笑一声道:“如何!”
  独臂神魔想不到自己睨视江湖一生,却收拾不下一个后生小子,这就等于栽了,而且栽得很惨,被许剑仇有意无意的这一嘲弄,登时凶性陡起,暴喝一声:“小子,领死吧!”
  独臂疾振,掌影飘摇,漫天匝地,卷向许剑仇。
  许剑仇但觉自己周身要穴全在对方攻击之下,而且那掌影飘摇之间,一波波的怪异劲风,使人鼻息皆窒,登时被迫退了五个大步。
  万妙医圣师徒,为他捏了一把汗,一颗心提到了口边,如果许剑仇不敌的话,他两师徒,决无法幸免。
  许剑仇连退五步,已缓过势来,双掌疾扬,连劈出九掌之多,掌掌俱有开碑裂石之威,劣势立时扳转,老魔也被奇猛的掌风,震得后退不迭。
  双方互不相让,拚斗在一起。
  刹那之间,只见──
  人影闪晃飘忽,有若幽灵鬼魅。
  掌风呼轰如九天雷震,五丈之内,使人无法立足。
  砂尘滚滚,石射土飞。
  以万妙医圣的功力修为,竟然不能完全看清双方的身法招式。
  这是一场武林罕见的搏斗,骇人听闻的拚战。
  转眼之间,双方已交换了五十多个回合兀自分不出高下。
  许剑仇不耐久战,奋起神威,喝叱声中,挟以毕生功劲,连拍一十二掌。
  “砰!”夹着半声惨哼。
  独臂神魔被击中了一掌,张口一股血箭,喷了许剑仇满头满脸。
  许剑仇被鲜血喷面,有目难睁,攻势顿窒,身形疾退。
  独臂神魔果然不愧一代枭魔,在重伤之下,犹未能忘怀目的,就在许剑仇一窒的瞬间,手出如电,一把将天芒断剑抓到手中,弹身飞遁。
  许剑仇蓦然惊觉,立劈一掌,但,他迟了一步,待到发觉一掌劈空,勉强睁开眼睛之际,老魔已飞遁无踪。
  他这一急非同小可,天芒断剑关系着自己的身世血仇,岂能失去,正待──
  万妙医圣将身一横道:“现在追之不及了,老夫有话问你!”
  许剑仇只好卸去一口真气,道:“前辈有话请讲!”
  “冷面秀士是你什么人?”
  许剑仇不由一怔神道:“这个,晚辈无从答复!”
  “为什么?”
  “目前无法确定有否关系!”
  “那你的天芒断剑何来?”
  “晚辈正在竟力查证之中。”
  “老夫与冷面秀士交相莫逆,无时不以他的失踪为念,断剑望然在你手中,不能说毫不知情!”
  “晚辈身世不明,这断剑是自小随身佩挂的,至于实情,已无法记忆了!”
  万妙医圣顿时陷入沉思之中,他忖不透这个谜。
  久久之后,才悠悠的道:“小友身负绝世武功,当能解开这个谜,这断剑听说是冷面秀士偶然巧获,希望有一天谜底揭晓之后,小友能使老夫得知!”
  许剑仇点点头道:“晚辈会记住这名话!”
  万妙医圣又道:“昔年老夫,天目老人,冷面秀士等三人交相莫逆,后来冷面秀士因与当时的一代女魔阴风鬼女来往,逼得前妻林玉翠携子出走,我们的来往也就渐疏──”
  许剑仇心里一动道:“前辈与天目老人也是知交?”
  “不错,你认识他?”
  “晚辈自小就蒙他老人家收留──”
  “哦!他好吗?”
  “他老人家死了!”
  “什么?他死了?”
  “是的!”
  “如何死的?”
  “死于天南魔宫四使者云梦四怪之手!”
  万妙医圣激愤无已的道:“天南魔宫何以要对他下毒手?”
  “为了这天芒断剑!”
  “魔宫人何以知道断剑在天目老人的身上?”
  “这就不得而知了,晚辈正准备赴魔宫一行!”
  “为天目老人复仇,老夫义不容辞──”
  “凶手已经伏诛,但首恶该是魔宫之主五毒神君,晚辈誓要取他项上人头,并要踏平魔宫!”
  “如此说来你是天目老人的传人了?”
  “不,他老人家执意不肯定这名份,同时武功方面也仅传了些粗浅之技,用以防身他老人家一再告诫,要晚辈另觅奇缘,练成绝技,因晚辈仇家太过厉害,我纵得了他全部所学,尚不足以谈到报仇!”
  “嗯!他对你的身世只字未吐?”
  “他仅说晚辈姓许,身负血仇,其余只字未提,要待艺成之后才告诉!”
  万妙医圣略一思忖之后,正色道:“孩子,以老夫判断,你就是冷面秀士和阴风鬼女之后,你的父母可能已遇害,而天目老人是唯一知道内情的人!”
  许剑仇激动的道:“晚辈也有这种想法,但目前真相未明,冷面秀士夫妇,并非无名之辈,江湖传言他两于十多年前无故夫踪,但没有任何有关遇害或寻仇的传言,同时天芒断剑是他所得也仅属传言,没有人能确切的证实,晚辈姓许也有可能是巧合,所以──”
  “你说的不无道理,目前你准备怎么办?”
  “竭力打开身世之谜!”
  万妙医圣也激动无已的道:“老夫也准备重入江湖,查探知友冷面秀士夫妇失踪之谜!”
  一旁的蒋婷突然开口向万妙医圣道:“师父,弟子立刻要下山!”
  “做什么?”
  “重入剑堡,找恶屠夫郑永报父母血仇!”
  万妙医圣一皱眉道:“婷儿,你有这个把握吗?”
  蒋婷怆然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虽肝脑涂地,又何所惜!”
  “好!为师的不阻挡你,你回洞收拾一下就登程吧!”
  蒋婷道了一声:“谢恩师!”复又转向许剑仇道:“许少侠,容再相见!剑堡事了,我仍然要赴那古庙一行,探究他生死之谜!”
  说完,身形一弹,如星莲跳掷般上岸而去。
  许剑仇暗暗一叹道:“好一个痴心的女子,三绝书生并不死在那破庙之中啊!”他想向她说明前情,但她已走了!
  怔了片刻之后,向万妙医圣一揖道:“晚辈告辞!”
  “小友珍重!”
  许剑仇疾逾奔马的出谷而去。
  身世之谜!
  断剑之失!
  像两块铅板,重重地压在他的心头。
  我真的是冷面秀士和阴风鬼女所生吗?
  他自己问自己。
  他的行程,仍指向剑堡!
  他要看一看张素娥,虽然她疯了,但他必得去探查一次,为三绝书生尽最后的一分心意!同时,他盘算着能助蒋婷一臂之力,了却她的血仇。
  剑堡事了,他就直趋天南魔宫,一方面希望为自己的身世寻出些端倪,另一方面,他要替恩养自己十多年的天目老人报仇。
  一路昼行夜驰,剑堡又已在望。
  他记起断肠人曾告诉自己的话,张素娥的居寝在剑堡最后一重,靠近峰脚之处。
  于是──
  他驰向那剑堡后面的峰头。
  由峰头下望,剑堡房舍密如鱼鳞,他在盘算如何入堡去见张素娥,她已经疯了,她还能认识自己吗?如果她确实神经已失常的话,就让她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吧!
  断肠的往事,将不再摧残她的身心。
  如果自己入堡去见她而被堡中觉察的话,将有什么的后果?将为她带来什么样的干扰?同时,她的居寝到底在鳞次栉比的房舍中,是哪一间呢?
  他踌躇了──
  这时,在许剑仇立身之处不远的从树之后,伏了一条黑影,两点如寒星般的眼神,正一不稍瞬的注视着许剑仇一举一动。
  突然──
  灵机一动,他想起了从前三绝书生为张素娥每晚弹奏,连续了十年的那支定情曲!我何以不以定情曲使她现身,虽然她疯了,相信这支曲子决不会从她的意识之中抹去,同时也可以测出她是不是真的疯了!
  心念之中,盘膝而坐,琴一横,手指拔动之间,一缕悠悠琴韵,破空而起。
  如怨!
  如慕!
  像喁喁私语!
  又像是梦呓般的倾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