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三寸日光 > 正文 > 第十章 流光堪惜
第十章 流光堪惜



更新日期:2021-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学校放暑假了。

    我抱着重重的一摞书,慢吞吞地往家里走。

    树荫浓密,阳光碎成无数粒晶莹剔透的钻石,落在我的肩膀上。

    “流蓝!”身后,浅陌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暑假打算怎么过?有什么度假的计划没?”

    “在家里窝着吧!”我想了想,说道,“我家里你知道,一定不会给我钱去度假的啦。”

    “这样啊……”浅陌一脸的遗憾,“学校有个夏令营,还想叫上你和田一起参加呢。”

    “呃,田去不去?”

    “他说你去他就去哦。”

    “努力说服他,田耳根子软,说不定你多在他面前念念,他就肯去了。”

    “流蓝。”浅陌泄气地看着我,“述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接受田,连放暑假都要把他支开?”

    被看穿了……

    我抹了抹额上的汗,无力地说道:“不是这样的……”

    “你明明也对他有好感,为什么还要这么坚持?述不会回来了!你明不明?”浅陌对着我的耳朵吼道。

    “我知道,可是……田并没有说要和我交往啊。”我揉了揉耳朵,轻声说道。

    这几个月来,我几乎和田形影不离。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就这样无所不在地充斥着我的生活,努力地逗我开心,努力地帮助我遗忘那些不开心的事。

    然而,却再也没有提及过和感情有关的事。

    就如同最亲密的朋友,兄妹。

    那样亲密,却又那样疏离。

    “什么?”浅陌瞪大了眼睛,“他喜欢你就连打扫厕所的阿姨都知道,怎么可能没有向你表白,别开玩笑啦……”

    “我的确没有说过,因为那会给流蓝带来困扰。”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回头一看,高大的少年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表情依旧是淡淡的,波澜不惊的神色,然而握着自行车把手的手指的关节却因为用力而泛出淡淡的白色。

    “看了努力得还不够,暑假不想看到我,对吗?”他走到我面前,低头问道,眼睛里有分辨不清的深深浅浅的光影。

    “我不是那个医生,只是……不想你因为我而没法去度假而已。”

    “你不在的地方,有什么意思呢?”

    “哇……”浅陌在一旁一脸的陶醉,“田好温柔,比漫画里的男主角还温柔哦。”

    田笑笑,拍了拍自行车的后座:“上来吧。”

    我坐上车,又回过头对浅陌喊道:“浅陌,夏令营记得给田报名——啊!田,你干什么?”

    周田突然加速,我没坐稳,差点儿从车上摔下来。

    “我哪儿都不会去,就在潼水市守着你。”风里传来一句明显带着不悦的话。

    回到家,推开门,却看到多日不见的爸爸坐在沙发上。

    爸爸回来了!

    比起上次来,爸爸精神好了很多,然而却仿佛有什么心事,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连我进家门都没发觉。

    阴霾了很久的心突然掠过一丝晴朗,然而一开口,还是淡淡的一声:“爸爸。”

    爸爸仿佛从梦中惊醒,身子一震,看向了我:“流蓝,你回来了。”

    平淡的语气,然而,却仿佛透着一丝面前压抑的情感。

    “嗯。”我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往楼上走去。

    上次做的事肯定很伤爸爸的心,最近这段时间表现又不会,爸爸肯定不太想见到我,还是直接上楼好了。

    “流蓝,你过来。”爸爸突然开口说道。

    脚步微滞,我转过头去看着他,想从他的面容上看出点儿什么来。没有想象中的冷酷和威严,只有复杂难辨的神色。

    “几个月前,我收到了一封信。”爸爸缓缓开口,看向我的目光复杂中带着歉疚,“信里说了很多关于你的情况,你妈妈怎么对你,你在家里过着怎样的生活,都说得很详细。”

    我惊愕地看着他。

    “一开始我不信,没有理会,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又收到一封信,信里面有一些照片和一张光碟。”爸爸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我,叹了一口气,“有些事,由不得我信了。”

    我拿起信封,一叠厚厚的照片掉落了下来。

    各种各样的场景,主角都是我。

    第一张,我挽起袖子坐在天台上,费力地洗着一大盆的衣服,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

    那是妈妈说大家的衣服不能混在一起洗,让我自己洗自己的衣服,后来才知道,只是我的衣服不能和他们的混在一起洗而已。

    第二张照片,透过狭小的窗户,可以看到我正躺在房间的小床上,因为身上盖的被子太薄,而将自己用力地蜷缩成一团,尽管这样,我的嘴唇还是冻得发紫。

    下一张照片,是同样的时间,默睡在自己干净整洁的卧室里,身上盖着好几床柔软温暖的鸭绒被。

    还有半夜的时候,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客厅里吃泡面。

    烈日下,我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修建草坪,妈妈和默坐在草坪的太阳伞下逗狗玩。

    做错了事,妈妈扬起手来要打我,我一脸木然的样子。

    这些……

    我一张张看过去,脸色愈加苍白。

    有一个猜测颤抖着浮上心头,几乎令我窒息。

    是述……这些照片一定是述让人拍的!

    “这张光碟里,是一些你的生活片段。”爸爸握住我的手,长叹一声,再抬起头来,竟然已经红了眼眶,“流蓝,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我只是呆呆地坐着,看着一边摇头一边擦着眼泪的爸爸,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地往外涌,然而嘴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爸爸不好,爸爸一直以为,你和妈妈在一起,会得到很好的照顾,以前每次回来也都只觉得你沉默了点儿,生活上应该没有大问题,想不到……”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想不到你妈妈竟会这样对待你,对待我的女儿!”

    “妈妈……”我茫然地开口,“妈妈在不在……”

    在此刻,我想到的仍然是妈妈听到了这些话,会不会生气。妈妈生气的话,那等爸爸一走,我的苦难又要开始了吧。

    “她不在,等她回来,我要狠狠地扇她一个耳光,要她向你道歉!爸爸还要因为上次的事情向你道歉,爸爸冤枉你了,不改听信你妈妈胡说!你的成绩单我都看到了,游泳比赛得到的奖章我也看到了,爸爸很欣慰,替你感到骄傲,你是爸爸最优秀的女儿!”

    喉咙紧紧的,一开口,就会发出低沉的呜咽,嘴唇也在微微地颤抖,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爸爸……终于回到我身边了。

    好高兴,最爱的爸爸,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终于没有再抛下我,终于回来了!

    述,是你做的吧,我知道是你做的。

    你一定还在关注着我的生活,你一定不曾远离。

    你一定还在思念着我,就好像我在思念着你一样。

    就好像我知道,你已经下决心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轮船缓缓地靠岸,我提着重重的行李箱,走上了人来人往的码头。

    这是一个美丽的港口小镇。

    整洁的街道两旁,排列着雅致而美丽的红顶小楼房,楼房的外墙边,栽种着美丽的爬藤植物,大朵的牵牛花像一个个彩色的小喇叭,挂满路边人家。

    蓝天,碧海,阳光。

    跟潼水市一样这是一个安逸而风景优美的地方。

    不同的是,岛上还吹拂着咸湿的海风。

    “爸爸在圣玛岛有一栋小房子,是你爷爷留下的遗产,破就破旧了点儿,但是日照充足,风景优美,暑假你如果愿意,可以去那里度过。爸爸有愧,要不是这封信,爸爸甚至不知道你还有一个海边小屋的梦想。”

    我按照手中的地址,找到了爸爸说的小房子。

    那是一栋门前有小花园,屋后有菜圃的两层木质小楼,坐落在半山腰。房子显然有人定期来打扫,看上去整洁舒适,窗明几净,床上铺着干净的床单,桌上还摆着才栽下不久的鲜花。

    “呼——终于到了。”

    我松了一口气,今年的暑假,就在这里度过了!

    我放下行李,站在窗口远眺大海,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手指缓缓地伸出来,放在阳光下,柔和明媚的阳光落满了掌心。

    三寸日光。

    仿佛久远得像是前世的记忆。

    如果不是此刻的阳光这样温暖地横躺在掌心,我甚至都要怀疑,我是否曾经和述坐在阳光下,谈论关于三寸日光的梦想。

    心里突然一阵难过。

    我缓缓地坐下,坐在干净的地板上,拿出背包里的小刀,慢慢地,在阳光照射到的那一块地板上刻着——

    第一个梦想,跟你相遇,已实现。

    第二个梦想,和你相爱,已实现。

    第三个梦想,与你厮守,已成空。

    圣玛岛的阳光十分充足,种了没多久的石蒜已经打着小小的花苞,艳丽的红色,娇艳欲滴。

    石蒜,又叫彼岸花,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我小心地铲着土,一边擦着额上的汗。对人明知雪绒花不可能在这样湿热的条件下盛开,但还是很想弄一株来种种。

    如果能养活,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呢。

    “为什么要种这种花?”一盘小小的白色花朵递到我面前,伴随着一个曾经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熟悉声音,“把这个种上试试。”

    握着小铲子的手随即僵硬,手指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如果养不活,我们可以专门替它修建一个花房。”我站起来,转过身。

    阳光下,述的面孔依然白皙如月,眼眸深如苍穹,左耳上的钻石耳钉光芒耀眼。依旧是我最喜欢的,他的模样。

    六个月,半年的思念,在这一刻化作尘埃。

    他脸上温暖的笑容,那样亲切,让我觉得他仿佛从未曾离开过。

    “我,我先把它移植进去。”我接过他手中的小花盆,语无伦次地说道。

    “砰!”一个空置的花盆被我撞翻!

    我连忙弯腰去扶,又听见“砰”一声,脚边的水壶被我踢翻,满壶的水顿时倾泻了出来。扶起水壶,脚一滑,又按死了一株刚栽下的小苗儿!

    终于狼狈地停下了手,只听见心跳声,“怦怦怦”,一下比一下剧烈。

    述来了……

    述来找我了!

    “见到我很紧张?”他走过来,小心地将被压折的花茎捋直。

    “没,我先把它栽进土里。”我只能用忙碌来掩饰自己的手足无措以及内心的慌乱。

    “雪绒花的生命里很顽强,不会那么容易死,就像对你的想念,”他在我身后缓缓开口,“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遗忘的理由,所以放纵自己来找你,还在生气吗?流蓝。”

    末尾的“流蓝”两个字,带着浓烈的思念,仿佛把所有的情感,都倾注到了这两个字里头。

    我站起身往屋子里走去。

    “半年前,你坐在杜珊酒店弹奏那首《来不及》的时候没玩就已经没有生气了。”

    很早以前就已经原谅你了啊!

    述,如今我担心的是,你愿不愿意原谅我,原谅我这个已经不干净的人。

    “那么,为什么没有出来和我道别?在广场上等了你很久。”

    “我出来了,但是走错了路,又被小孩子绊倒,跑到广场的时候,正好看到你的车开走。”

    那样的错过,几乎铸成了一生的过错。

    进了屋,我却站在屋子里不知道该干什么,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一直背对着他。害怕一转身,就忍不住伤心,忍不住落泪,忍不住扑入他的怀里,号啕大哭。

    这么久的思念与煎熬啊……

    “你出来找过我?”

    “嗯。”

    一双手臂突然从后面伸过来,一把将我搂入怀中。藿香与鸢尾混合的熟悉香味,猝不及防地侵入鼻孔。

    “为什么那天没有再多等五分钟?只要五分钟,一切都会不同。”声音里仿佛带着叹息,“六个月,对我来说像过了六百年。”

    “述,你是来找我和好的吗?”我倚在他的怀里,开口问道。

    “跟你分开,才发现曈的影子在我的记忆中已经很淡很淡,脑子里每天想的都是你,时间越久,思念就越是煎熬,所以,追来圣玛岛,想请求你回到我身边。”低低的声音,带着温热的气息,缭绕在耳边。

    暧昧而温情。

    “可是,我已经……”

    述握住我肩膀的手指陡然收紧:“不要再提那些让人不开心的事了,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在意,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哪怕你心里装着别人,我也可以忍受。”他紧紧搂住我,“流蓝,回到我身边来吧,我再也不想失去你。”

    泪水终于忍不住,顺着面颊缓缓流下。

    述,我要怎么做,怎么弥补,才对得起你这份令人感动的情感……

    “对不起,我曾经说过那么多伤害你的话,做过那么多伤害你的事,对不起对不起……”除了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都过去了,流蓝,以后,我们好好地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我轻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如果在面对田的时候,觉得迷茫,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不是喜欢;那么在面对着述的时候,强烈的心跳,倏然发烫的面颊,以及手足无措的姿态,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了我。

    我喜欢他,深深地喜欢着眼前的少年,哪怕时光流逝,记忆褪色,对他的感情也不会变。

    他是——生命里第一个喜欢的人,第一个深深烙进记忆中的人。

    “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

    “都没有带行李来吗?”我站在房间里,头疼地看着述。

    “查到了你所在的地方,立刻就飞了过来,上了飞机才想去一件衣服都没有带。”

    “那我们先去买一些好了。”

    暮色降临,我和述并肩沿着石子路往山下的商店走,两旁的餐厅和小酒馆已经亮起了温暖的灯光。

    有行人和游客在路上悠闲地散步,湿湿咸咸的海风从海面上刮过来,湿润而凉爽。

    走着走着,述突然牵住了我的手。熟悉的温度,从掌心缓缓传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温暖的感觉了。

    我的掌心,真的空旷太久了。

    石子路上还有一些悠闲的居民和游人,我们这样手拉手一路走过去,有很多人投来惊艳的目光,那目光大部分集中在述身上。

    没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我们,也没有人认识我们,在所有人看来,我们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对情侣。

    如同刚从囚牢中被放出来的囚徒,我觉得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张,都在大声喊着:“我很幸福!”

    “流蓝,进这里看看。”述突然拉着我,进了一家小店。

    进去一看,才发现是一家卖手绘T恤的小店铺。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成品,雪白的T恤上画着各式各样的图案,有很多情侣图案。

    “买这个吧。”述的手放在一间T恤上,我看过去——是一套情侣装。

    T恤胸口位置上,画着卡通图案的太阳。男款的是天蓝色,女款的是粉红色。

    “述,你喜欢这个图案吗?”

    “你不喜欢?”他抬起头来看着我。

    “没有啊,要是你喜欢就买下来就好啦。”

    虽然真的不太好看……

    付了钱,述这家伙竟然直接在店里就换上,而且要求我也换上。两个人穿着傻傻的白T恤走出店门,忍不住相视而笑。

    “不要笑,你穿上很可爱的。”

    “我是笑你啦,这么成熟的一个人,穿上这么幼稚的衣服,看起来怪怪的。”

    “可恶,我才过完十八岁的生日好不好……”

    “拜托,那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情了!”

    “你嫌我老?”

    “呃……也不是很老啦,稍微有一点儿而已……”

    “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述,来尝尝我做的海鲜粥……”我端着热气腾腾的粥从厨房跑出来,却看到述站在窗口,望着远处,眉宇间有着复杂的神色,“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述回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我,海风从窗口刮进来,吹拂着他柔软的栗色头发,他俊美的面容在被风拂乱的发丝中若隐若现。

    “只有一张床,晚上怎么睡呢?”

    “呃……你是客人,你睡床,我谁沙发好啦,很好解决啊。”

    他走过来,突然一把将我拉入他温暖的怀里,随后,低头用力地吻住了我的唇。

    热烈而霸道的吻。

    跟以往不同,这次的吻,如同骤变而来的风暴,没有一点儿以往的温柔。

    我后退了两步,还来不及有任何表示,身子已经悬空,述把我抱起来扔到床上,随即身子覆下来压住我。

    我惊恐得瞪大了眼睛,立刻抬手,用力地推着他的胸膛:“述,你干什么?”

    他的唇在我的唇上反复流连,一边微喘着气说道:“前面两个愿望,是谁帮你实现的?”

    “什么两个愿望?”我费力地闪避着,“述,不要闹了,快放开我!”

    “三寸日光……我曾经对你说过的三寸日光,谁帮你实现的前两个愿望?说!”

    滚烫的唇已经移到了我的锁骨,如同烙铁一般在脖子和锁骨烙下一连串的烙印。

    狂乱的气息,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眸,危险似乎在渐渐逼近。

    “是你!”我下意识地说道,随即,用力地将他的身躯往后退,“你看到了?”

    他看到了我刻在地上的字?

    狂风骤雨一边的吻倏然停下,述抬起头,俊美的面容上有一抹红晕,他的眼眸如同星辰一般明亮:“真的?”

    我凝视着他,半晌,才缓缓点头。

    “为你实现那两个愿望的人,真的是我吗?”

    “一直都只有你,没有别人。”

    他俯下身来,轻轻的吻烙在我的脸颊:“以后,你都是我一个人的,第三个愿望一定会实现,我来帮你实现。”

    这一刻,仿佛听到天使的翅膀在头顶挥动的声音。

    “好。”

    在圣马岛的日子,美好的像是置身天堂。

    “述,我捡到一个好漂亮的贝壳!”我从及膝深的海水中直起腰,举起手中的贝壳对着不远处的述喊道。

    贝壳在阳光下发出熠熠的光芒,如同掉落人间的星辰。

    “你看,它还在发光。”

    述从不远处走过来,拿过我手里的贝壳,贴着我的脸颊比一比,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比不上流蓝的眼睛亮。”

    “嘴巴怎么变得这么甜。”我嘴里这么说着,脸上却已经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小坏蛋,已经减了大半桶贝壳和海螺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收工回家了?”述扬了扬手中的红色小桶。

    “好,我们比赛,看谁先到码头。”说着,我已经拔腿往码头跑去,及腰的长发在风中翻飞,如同蝴蝶的翅膀。

    “好”

    踏着海浪,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冲到了码头,踩着凸起的石块,却发现还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儿,够不着码头。

    正在想办法,一个修长的人影已经一个漂亮的翻身,干脆利落的爬上了码头。

    “看来身高不够真的是很困扰啊”述蹲在码头上,撑着下巴看着我。

    “快拉我一把!”

    述伸出手,将我的手包入掌心:“踩稳脚下的石头。”

    我的身手还算敏捷,三两下就上了码头,只是姿势稍微难看了一点儿。

    “可恶,述,你怎么能张那么高呢!”

    这半个月来,他又长高了许多,跟他说话更加吃力了。

    “想变得跟我一样高吗?”他微笑着俯身,看着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他突然一把将我抱起,两手放在腋下,将我举过头顶:“你看,这样不就比我高了吗?”

    “好痒,快放我下来”

    “就这样举着你回家好不好?”

    “不要,快把我放下来啦。”

    “不放”

    海浪拍击着海岸,发出动人的声响天地间的每一个细微的声音,都成了美丽爱情的伴奏。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世界这样美妙过。

    突然,述的脚步停了下来,随即,他轻轻的将我放了下来。深邃的眼眸看着我身后,漫天的温柔陡然变作冷冽的冰雪。

    我的心一沉,回过头看向他目光所及的方向——

    穿着米色风衣的周田站在码头的尽头,静静地看着我们。

    “田来了。”

    我的手突然变得无比冰冷。

    在这样海天一色的背景下,田的身影如此寂寞,他就那样站在猛烈的海风里。

    述拉起我的手,向他走去。

    “为什么不回我的信息?”走到近前,周田看着我,轻声问道。

    那声音轻柔的仿佛怕惊扰到睡着的人一般。

    “信息?”我连忙掏出裤兜里的手机,按开一看。

    “我已登机,宝贝,两小时后见。”

    是三个小时前发的信息。

    “如果你说不要我来,我会立刻坐上返回的航班。”他的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可是我觉得那微笑里,分明透着难以言喻的伤感,“这样,就不会看到我最不想看到的情景。”

    “田,好久不见。”述站过来,挡在我面前,隔绝了我看向周天的视线。

    “是,好久不见,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

    “我曾经也这样认为。”述的语气礼貌而冰冷,他不在把田当做最亲密的朋友,“这段时间,谢谢你对流蓝的照顾。”

    “即使没有你的感谢,我依然会照顾她,让他过开心的生活。”

    “田,我可以不管你们曾经有什么,但现在已经结束了,我和流蓝已经重归于好,希望你以后和流蓝来往的时候注意分寸。”

    “结束”周田嘴角的笑缓缓扩大,如同曼陀罗在夜空下静静盛开,“从来没有开始过,有哪里来的结束!”

    我站在述身后,心疼的看着他。

    为什么,明明是微笑着在说话,我却可以感觉到他的难过和忧伤,那么浓烈,那么纠结?

    “田,对不起!”

    低头,说出内心深处这句最想对他说的话。

    就算他曾经对我我也没有怪过他,因为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害我的事情。

    永远都那么温柔细腻,视我如珍宝。

    “没关系,不用向我道歉。”依旧是带着微笑的声音,带着令人动容的宽容。

    “田,我想单独和你谈谈、。”

    “不必了,我说完想说的话就走,”周田站在原地,声音仿佛被风撕碎一般,断断续续的,“述,流蓝喜欢吃抹茶蛋糕里的那层冰激凌,喜欢芒果味的甜品,喜欢穿浅黄和粉红色的衣服,喜欢看伍尔夫的书,喜欢英国明星裘德洛,喜欢可爱的比熊犬。

    “高兴的时候会说很多话,难过的时候会沉默,如果看到她掉眼泪,那一定是她最难过伤心的时刻,那种时候,要带她去人多的地方,要逼她说话,要一直一直陪着她

    “她的身体不太好,有一点儿低血糖,所以一定要按时吃饭,而且不能太累,带她出去吃东西,不要点太甜的食物,她不喜欢。”

    “她睡觉的地方很阴冷,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给她布置一间阳光充足的卧室。

    “如果她开口告诉你,她喜欢你,那么你一定要珍惜,因为如果不是对你的感情到了刻骨铭心的程度,她绝不会开口说这几个字。“

    “也许有的人守望了一辈子,也换不来这简单的四个字。“

    我看着远处的礁石和海浪,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酸涩的味道在口中缓缓弥漫开。

    田,田。

    够了,不要再说下去。

    为什么,你不愤怒的大吼,愤怒的说出你的失望和不甘?

    直到此刻,看到我和述穿着情侣装,手拉手的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依然是这样温柔、平静。

    你让我觉得自己多么恶劣,多么无情。

    “还有,我要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那天晚上我并没有碰她,她还是纯洁无暇的流蓝。”

    什么

    大脑一片空白,我从述的身后站出来。

    “你再说一次。”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看着他。

    “流蓝,我已经清楚你的选择,没有办法让你爱上我,是我的过错。”他轻轻捧起我的脸,眷恋的目光一遍又一遍的扫过,“这么美好的你,这么卑微的喜欢这述,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我又怎么忍心占有你,夺去你最珍贵的东西?”

    “田,你这个混蛋!”我一头扑入他怀里,放声大哭,“为什么要骗我?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恨你?恨不得杀了你!”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人,让我这样内就过!

    我曾经对他那样冷漠啊

    “我这辈子只喜欢过一个人,那就是谢流蓝。只是,说过永不放弃的我,现在终于决定放弃了,因为我的退出,会让你更幸福。”

    “流蓝,勇敢的生活,不要屈服,不要妥协。”

    “在述的身边,幸福温暖的生活下去。”

    他微笑着取下挂在脖子上的耳机,塞进我的耳朵里,然后转身离开。

    耳机里,是一首男生翻唱的老歌——

    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

    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

    求时间趁著你不注意的时候

    悄悄地把这种子酿成果实

    我想她的确是更适合你的女子

    我太不够温柔优雅成熟懂事

    如果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

    你也就不再需要为难成这样子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

    看著她走向你

    那幅画面多美丽

    如果我会哭泣也是因为欢喜

    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

    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仍感激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

    啦啦啦

    啦啦啦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