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三寸日光 > 正文 > 第七章 快雪时晴
第七章 快雪时晴



更新日期:2021-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越来越喜欢浸泡在水中的感觉。涌动着的淡蓝色的液体,紧紧的贴着皮肤,隔着空气,也隔开那些无谓的喧嚣。冰凉的水底,是一个静谧的世界。

    “流蓝,你在水中的姿态越来越美妙,我敢说,这次参加比赛的选手中,可能会有很多人游的比你快,但是绝对不会有人有比你更漂亮的姿势。”年轻的教练站在岸边,由衷的赞美道。

    我从水底浮上来,抹了抹脸上的水,目光不受控制的投向左边——栗色头发的少年坐在轮椅上,朝我绽放着温暖的笑容。

    我知道,述一定很喜欢看我游泳的样子。

    正趴在浮标上发呆,突然,有东西猛烈撞击到我背上!重重地力道,一阵剧痛传来,让我险些松开手中的浮标,沉入水底。

    还没来得及回头,熟悉甜美嗓音已经从身后传了过来。

    “抱歉,踢到你了。”戴着泳帽的少女从水中浮起来,泳镜下露出的下颚圆润甜美。

    是藤藻。

    “没关系”

    “泳池本来就不大,如果不想训练的话,就别站在这里发呆,影响其他人训练。”她靠近说道,“反正以你的水平,参加这样的比赛也不过是凑数而已,训不训练无所谓。”

    “现在说这些似乎还为时过早。”我轻声说道

    “这么自信啊?”她将泳镜推到头顶,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我,“述回来了,说话底气都足了些。不过,麻雀就是麻雀,再怎么闹腾也还是麻雀,你那德行,永远都不可能变成凤凰。”

    “你也参加了比赛吗?”不想搭理她,但是看到他的一身装束,还是忍不住问道。

    “本不想参加,但是听说你参加了,就申请了资格。”她微笑着说道,“如果你预赛就被淘汰了,那我就当来看戏,如果你侥幸进了决赛,那我就亲自上阵,把你拉下去,横竖不让你夺得名次,不要想着借这次比赛出名,谢流蓝,在维川中学你翻了身的。”

    “那就试试吧。”我无声的潜入水中,双臂用力,划开沉静的水面,转瞬之间,已经游出去数米。

    如果之前面对他们的挑衅,以为的志向息事宁人的话,那么现在,就应当勇敢面对了,因为我不想成为述身后的影子,我要拥有足够的资格,和他并肩站立。

    “如果藤藻跟你说了什么,不要介意,他的水平和你不相上下,不必畏惧他。”更衣室外,披着浴巾的周田拦住了我。

    “我知道。”我朝他笑笑,“我会尽力的”

    周田的头发湿漉漉的,黑色的刘海儿垂在眼前,遮住狭长的眼眸,只有鼻翼上那颗镶钻的蔷薇,一如既往的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辉。

    “流蓝最近变化很大。”

    “呃,有吗?”

    “好像变得比以前开朗好多。”

    “那是因为述一天天好起来,心里放下了重担的原因吧!”我微笑着说道。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突然,他伸出一只手按在墙上,将我圈住:“可以吻你一下吗?”

    我呆住了,看着他额前的头发垂在鼻尖上,淌下细细的水流,散发着致命的妖魅气息。

    “田,你疯了?”

    述就站在不远的地方,随时都可能看到。

    他低下头去,一抹笑缓缓爬上他的嘴角:“是不是很可笑,明知道的你的魅力是因为另一个人绽放,却仍是无法控制的为你着迷。”

    我的心“咯噔”一下。一瞬间,一个几近肯定的猜测缓缓发浮上心头。

    周田喜欢我!

    他一直都喜欢我!

    “田,你先放开我”尽管早有隐约的预感,然而此刻,仍是有些心惊。

    “从你对藤藻说‘给我一份早餐’起的那一刻,流蓝,我就已经喜欢你了。安静却坚强勇敢的你,任何伤害都无法击败的你”他靠近,嘴唇几乎贴上我的耳垂,吐出温热的气息,“就算你永远沉默寡言,眼神永远冷漠讨人厌,永远都这么木讷沉闷,我都很喜欢,那些让别人讨厌的缺点,却无比的吸引我,就是这样的喜欢迷恋着你,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他。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最动人的情话评比,那么周田说的这些话,一定可以进入前三名。

    “别担心,我不会给你带来困扰,我知道你心里喜欢的人是述。”他俯身,在我的面颊上轻轻印下一吻,“只是,如果那天你们吵架了,或者是分手了,记得往后看,我会一直站在原地,等着你走向我。”

    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被周田这样深深地感动了。他永远都有着强烈的感染力,让人无力抗拒。

    长得这么好看,有这么温柔,会说好听的情话,会做好吃的食物。

    真是妖魅一样的男生。

    如果没有述,那我可能会被他吸引,深深地喜欢上他吧!

    “不用这样感动的看着我。”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其实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很自私,想得到他,只是因为没有办法让你喜欢上我。所以,才说了这么大度的话,想在你心里种下一根刺,让你知道在任何时候你都有退路,这样你才不会不顾一切的去喜欢他。”

    说完,他将修长的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地按了按,然后转身离开。

    周田转身离开的背影,却不像她的笑容那样洒脱,反而是有着淡淡的寂寥和落寞。

    “我觉得扩张的速度不要太快,似乎要给自己一个消化和吸收的时间,站稳脚跟了,再把手伸向其他的猎物比较好,不过我也不确定啦”我低头看着述给我的企划案,认真说道。

    “好吧,那否决这份吞并CFI公司的企划案。”

    “呃我这只是一个提议,要不要再和其他人商量一下?”

    “不用了,你的话很有道理,一口吃不成大胖子。”

    “那好吧,再看看下一个”我低头看着另一份文件,皱眉说道,“这个,很复杂啊”

    述站起身,从背后搂住我:“以后都这样好不好?我面临的每一个问题,你都给我提出意见,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面对。”

    握住文件夹的手一僵,我沉默片刻,才说道:“述,你真的这样信任我吗?”

    “流蓝也许还不了解自己,即使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弃我而去,你也不会背弃我。”述身上好问的香味,若有如无的钻入鼻孔,“这是你性格中很执着的部分,也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原来述这么有自信啊”我微笑着说道。

    “难道不是吗?”

    “我不知道”

    “那是你太迟钝的缘故。”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我鼻子上捏了一下,“最紧要准备比赛,又要替我分担这些琐事,还要照顾我这个病人,都把你累坏了,等到放暑假,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什么地方?”

    “先不要着急着打听,总之你一定会喜欢。”

    “透漏一下嘛。”

    “亲一下。”他将脸凑过来,优美的嘴角外翘,带着柔和的笑,“亲一下就告诉你”

    蜻蜓点水一般的在他面上啄一下,我不受控制的红了脸。

    “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天,还是会害羞吗?看来有必要加强锻炼要一下了。”薄唇凑近,眼看就要落下。

    我连忙躲开:“不要,我不问了。”

    低声笑传来,带着几分宠溺:“寡言少语的流蓝也有很可爱的时候呢。”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照的雅致的病房里一派柔和,宁静,温馨。

    很久以后回想起来,那竟是我生命里最初的温暖。

    新落成的游泳馆,坐落在校园的北侧,巨大的圆弧形,顶部设计成贝壳的形状,有大面大面的玻璃窗,远远看去,晶莹剔透,华美壮观。

    游泳比赛已经开幕,全国各地的选手和观众都涌入了维川中学的校园,风景优美的校园里,四处都是观光的游客。

    “好美的游泳馆!只有维川中学才有资格举办这样盛大的比赛啊!”游泳馆门前,快门‘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

    “如果没有这个游泳馆,维川中学是申请不到举办资格的。”

    “那当然了,这可是维川中学最帅最优秀的述少爷投资修建的!”由本校的女生说道。

    “啊哈,那他一定是很热衷游泳运动了!”

    “才不是呢”故意的压低声音,“听说是因为某个女生加入了游泳队,所以述才专门为他修建了整个东部地区最大的游泳馆。”

    “啊!想不到世界上有这么痴情的男生存在!那他喜欢的一定是个优秀到近乎完美的女生了!”

    “哼,优不优秀,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我穿着宽大的训练服慢吞吞地走在路上,对于周围的各色目光以及议论纷纷,早就已经成麻木状态。和述那样的人沾染上关系,想低调都很难。

    “快看快看,她就是谢流蓝!”

    “啊,很普通的女生啊,又冷漠又高傲的样子,”

    “述就喜欢人家这个拽上了天的样子,有什么办法呢?”似乎是无可奈何的语气。

    “拽也要看是怎么个拽法,向她这种什么资本都没有,还整天揣着个架子的,不叫拽,叫装。”甜美却轻蔑的声音,身后跟着一大堆女生的藤藻出现在游泳馆门口。

    我站在台阶下仰头看着她,阳关微微有些刺眼,只看见藤藻雪白的训练服里。露出火焰一般鲜红的泳衣。

    预赛已经结束,我和藤藻双双进入了两百米蛙赛的决赛,而今天,就是决赛的日子。

    预赛的成绩,我领先藤藻0、3秒。

    我慢慢的走上台阶,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听到她如同耳语一般的低声说道:“谢流蓝,你一定会输。”

    我的脚步顿了顿,随后,看着她挑起嘴角笑了笑,然后低头上了台阶,进了游泳馆。身后,针刺一般的目光几乎将我射穿。

    走进更衣室,我放下手中的袋子,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流蓝,过来一下。”

    抬头一看,是浅陌。

    “浅陌,你来了!”她一定是来为我加油打气的,我高兴地朝他跑去。

    “那个,流蓝”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

    “算了,你先比赛。”

    “浅陌,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就是你和述已经已经一起睡过了吗?”她的脸涨得通红。

    滴汗浅陌这家伙居然这时候跑来问这种事。

    “没有了!”我在他头上拍了一下,“你这丫头,想到哪里去了!我不会那么乱来的!”

    “学校里很多人传,说你趁述住院的时候”

    “我是一直都在病房里,不过就是照顾他而已。浅陌,你应该不会相信那些无聊的传闻啊。”

    “嗯,那我就放心了,那个,流蓝,加油哦!”

    “一定。”

    换好泳衣,走出更衣室,看到述已经坐在一个隐蔽而不显眼的位子上,一件贴身的水红色衬衣衬得他的皮肤如同象牙一般白皙润泽。他领口微敞,露出好看的锁骨,双臂环胸的坐着,朝我露出鼓励的笑容。

    那笑容如同一剂强心针,让我原本有些慌乱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视线再缓缓转过去,看到穿着雪白帽衫的田坐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即使隔了很远的距离,依旧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穿过茫茫的人海,如同烙印,深深地烙在我身上。

    身为游泳队的优秀队员,他们都没有参加比赛。或许,他们已经不需要这样的比赛来证明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站在了预定的位置上。八个赛道,我和藤藻分别站在两端,中间几乎隔了整个泳池,这让我稍稍放下心来。如果相邻的话,难保他不会做出什么小动作。

    场内坐满了人,然而却鸦雀无声,令人窒息的安静。

    “砰——”发令枪响!

    我俯身,用力往前一跃,进入了水中,然后如同剑鱼一般在水中穿梭前行,快而无声。片刻之后,我从水里冒出头来,撑开双臂,以最完美的蛙泳姿势向前游去。

    没有闲暇再去看周围的人,我只是不停的张臂,划水,蹬腿,换气,尽全力的做好每一个动作。然而——

    细密的疼痛突然从我背部缓缓的弥漫开,以背脊为中心,每一次肌肉的挥动,都牵扯着紧绷的皮肤,如同无数的钢针扎在身上,四肢百骸,仅是一圈一圈扩散的,让人惊恐的疼痛!

    怎么回事?

    解说员的声音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在耳边回荡。

    “8号运动员的姿势十分优美,如鱼得水,然而体力似乎是个大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在游到塞到中央以后,她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1号运动员在以惊人的速度赶超,他已经超过了8号排列到第三”

    动作无可避免的慢了下来,仿佛又粗糙而布满尖刺的岩石用力磨在娇嫩的皮肤上,背上的皮肤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尖锐刺骨的疼痛着。

    仿佛闻到了水中有血液甜腥的味道。

    藤藻已经超过我了!她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往前,一直往前!

    如同垂死的人突然遭遇强大的电流,我仰头深吸一口气,随随后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拼尽全身力气往前游去。

    背部的皮肤仿佛已经千疮百孔,鲜血淋漓的伤口被冰冷的泳池水刺激着,痛到令人眩晕。耳边的声音都已经听不清,只听见“咕噜,咕噜”的水流声。脸埋入水中又抬起,吸气,再次埋入。永无止境的循环。

    痛楚伴随着激烈的运动,意识渐趋麻木。

    终于,灰色的泳池必出现在前方。

    我耗尽最后一丝力量,用力地一蹬腿,手臂划出最优美的弧线,指尖冰凉的触感,是对疼痛最有利的慰藉。

    触到了!

    伴随着尖利的哨声响起,我的手脚软软垂下,无声的划入了深蓝色的水底。

    比赛结束了。

    晕眩过去的最后一瞬间。我看到丝丝缕缕凄艳的红色,如同烟雾一般缓缓的升腾至头顶

    “把衣服剪开。”

    一个压抑着怒气的冷漠声音如同一把利剑,无声的刺入了迷蒙的梦境里,让我猛然清醒。

    “咔嚓,咔嚓。”

    背部紧贴着的衣服被剪开,赤裸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微微感到有些冰凉。

    “天哪!”身边有女人发出低低的惊叫,空气越发冷凝。

    我艰难的睁开眼,转过头去——

    述站在我身边,面对着身旁那个拿着剪刀的医生,脸上凝结着隐忍的怒气。

    “要一根一根的拔出来吗?”

    “是,需要一些东西,我马上去拿!”医生匆忙转过身去。

    述看着我,脸上一副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我的头发凌乱的垂下来,遮住了眼睛。他竟没有发现我已经醒过来,只是安静地看着我。

    目光扫过我的背部,深邃的眼眸里,是心疼的无法言语的情绪。突然,他俯下身来——温暖而柔软的唇轻轻印在赤裸的皮肤上。沿着那些隐隐仍痛的伤口,一路往下,气息流转,缠绵温柔。

    灼热的吻仿佛带有抚慰的力量。手指不自觉的收紧,全身的肌肉在瞬间紧绷起来。

    这样亲密的接触,从没有被人这样亲密接触过

    我隐藏在长发下的脸,突然滚烫似火。

    “述少爷,东西已经拿来了——啊!对不起!”医生走到门口,又立刻红着脸尴尬转身。

    “进来吧。”灼热的嘴唇离开了,述转过头,脸上依旧是平静如水的神色,只有耳垂微红,泄露了刚才的情不自已,“有没有麻醉剂?”

    “不用了。”我开口说道,低低的声音,如同我的四肢一样虚软无力。

    “流蓝,你醒了!”述轻轻拨开拢在我额前的散发。

    我挣扎着用手臂支起身子,扭头看向自己的背部,“我背上怎么了?”

    “不要看,一些小刺而已。”述抬手遮住我的眼睛,然而却被我轻轻的扯开了。

    雪白的皮肤上,纵横交错的血红伤口,如同被鞭打后的血痕,错落的分布在细瘦的背部,密密麻麻,有的地方还扎着极细的刺,狰狞的令人心惊。

    怎么会这样?

    “不要怕,都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的,”述将我的头搂入怀里,柔声说道,“我们先把那些刺拔出来。”

    我胡乱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直一直往下沉。泳衣被人做了手脚!心脏几乎要在瞬间冻结成冰。

    泳衣一直都在我手里,唯一离开的时间,是浅陌叫我的那几分钟

    “可以开始了。”

    述点点头,示意医生向前,然后抱着我不让我往后看:“真的不用麻醉剂吗?”

    我摇摇头:“述,比赛结果怎么样?”

    “知道么?流蓝,你排名第三。”

    “第三”

    这样出乎意料的名次!原本以为以我的水平,能进决赛已经万幸了,想不到,竟然还能获得名次!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夺得这样的名次,流蓝,你很棒呢。”述的眼睛里有了骄傲的光芒。

    我轻轻地笑了笑。

    “最后冲刺几秒,你在水里拼命冲向前的样子”我第一次再述的眼中看到这样迷恋的神色,“那是我见到的,流蓝最美丽的样子。”

    旁边的医生一边小心的准备着工具,一边用惊愕的眼神注视着我。

    “述,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呢?”

    “算吧!”述的语气里有一些冷然,“只是‘祸’是谁带来的,还有必要查清楚。”

    我不吭声,浅陌不会这样做的,看到我受欺负会委屈流泪的浅陌,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一定是别的地方弄错了。

    “要裹纱布了,述少爷,你是不是要回避一下?”

    述轻叹一声,起身走出门外。

    浅蓝色的门打开的瞬间,我分明看到门外周田双手插在口袋里站立着,脸上的神情恬淡而哀伤。

    人来人往的走廊上,一群惹眼的女生笑闹着走了过来,最前面的,就是身穿一袭米黄色坠亮片吊带裙,头发上绑着蕾丝蝴蝶结的藤藻。

    我穿过人群,走到他们面前,停下脚步。喧嚷声戛然而止。

    “是我们的游泳比赛季军呢。”藤藻停下脚步,大而亮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我,用她甜美的声音尖声说道:“看这架势,是想打架不成?”

    我冷冷地注视着她:“泳衣里的那些小刺,是你放的吧?”

    “号外,号外,述少爷的绯闻女友!本届游泳比赛季军的谢流蓝,和维川中学二公主对上了!精彩好戏,大家快来看,错过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激动的同学在走廊上来回奔告。

    立刻,各个教室里涌出无数围观的同学,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整个走廊。

    “没有证据就不要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放了?“藤藻镇定自若。

    更衣室不可能有监控录像,她是吃准了这一点。

    “我没有看到,不过有人看到了。”

    一个学妹从我身后站出来,愤怒的指着滕枣身后的一名女生:“我看到了,就是她放的!”

    藤藻上前一步,瞥了小学妹一眼,嗤笑一声,说道:“刚进来没多久,不懂分寸,姐姐不跟你计较,不过小妹妹,维川中学可不是一个乱说话的地方,说了什么话,可都是要自己承担后果的。”

    “威胁一个刚进校的学妹有意思吗?”我看着她精致的如同玩偶般的面孔,缓缓说道:“为了不让我超过你,在我的泳衣夹层里埋下无数小刺,让我受伤,哪怕是维川中学全军覆没,也不让我夺得名次,这样做,就不怕再维川中学呆不下去吗?”

    “啊?有这种事?“周围响起一片吸气声

    “谢流蓝,不要以为有述给你撑腰,你就可以血口喷人了,证据呢?拿证据来给我看看!”

    “本来我不想说的,可是看到流蓝学姐受着那种痛苦,还拼了命地拿到这样好的名次,换了我们游泳队的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我忍不下去了!”小学妹站出来,脸涨得通红,胸脯气得一鼓一鼓的,“藤藻学姐太坏了,就是你指示那位学姐去放的,我都看到了!”

    “喂,我们要的是证据,证据呢!”被指证的那名女生喊道。

    “我以我最爱的蜡笔小新发誓,如果现在说了一句假话,我和蜡笔小新都出门被车撞死!”

    蜡笔小新……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谢流蓝,你是叫了这个小学妹来搞笑的吗?”藤藻冷笑着说道。

    “还有我看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愕然回头,身着黑色制服的周田穿过人群,缓缓走了过来,高大的身材,英俊迷人的面孔,站在一群高中生中间,如同鹤立鸡群一般不凡。

    他的目光如同凝胶一般胶着在我身上,始终不曾移开。

    “亲眼所见,藤藻,在流蓝泳衣里做手脚的人,就是你身后的那位女生。”

    “连周田都说看到了,那看来是有这回事了!”

    “我看也是。”周围有人窃窃私语。

    藤藻的表情瞬间变了,如果之前是淡定和得意,那么现在就是震惊和气急败坏:“田,为什么你总是要帮谢流蓝?”

    “他不是帮我,他只是不喜欢你这些恶劣的行为。”我开口替田回答了她。

    “好吧,那我问你,田,当时你为什么会去女更衣室的?”

    “你又怎么知道泳衣是在女更衣室里做的手脚?”我开口问道。

    “我……”藤藻一下子说漏了嘴,愣了两秒,随即说道,“猜测而已,难道凭这个就能断定我也参与其中了吗?”

    “因为喜欢着谢流蓝,所以会有一些过分的想法,列如……进入女更衣室,观赏她换衣服的过程。”周田的脸上带着惯有的无所谓的笑容,然而那双狭长而深邃的眼眸里,却有着隐藏极深的……颓靡。

    “天哪!”

    这话一出,周围一片哗然!家境富有、俊美洒脱、无数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周田,竟然会偷窥女生换衣服!而且,这是这个月以来,第二个当众表示喜欢谢流蓝的男生!

    藤藻呆立在原地,脸色铁青。

    我也呆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周田。

    我换好衣服出来后,明明看到他坐在观众席上,我和他之间,隔着整个游泳馆。

    他为什么……要编造这样的谎言?

    “田,你竟然为了谢流蓝……”藤藻瞬间红了眼眶。

    “周田不可能看到,当时他在游泳馆的另一边,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帮我而已。”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

    周田……你这个宇宙无敌大白痴!

    “怎么可能看不到呢?我还看到流蓝的背上,有一片红色的胎记。”他微笑地注视着我,那笑容一如既往地美丽动人,然而却让我觉得冰冷彻骨,“还需要我说得具体一点儿吗?”

    有女生捂着嘴看着周田,满脸的难以置信。

    心目中一直像天神一般存在的人,那么多人的偶像,梦中的情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田,你疯了!”我咬牙说道。

    他却只是朝我笑笑,那笑容里,有着不可救赎的哀伤。

    “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丢人!”藤藻意识到局面已经无法挽回,立刻回过身对身后那女生说道,“立刻滚出这里吧!跟你做好朋友我深觉耻辱!”

    “藤藻……”那女生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舍卒保车吗?”我看着她说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朋友的?”

    “要你管!”

    “我不仅看到了她对流蓝的泳衣做手脚,还看到了她向你汇报情况,所以,幕后主使应该是你才对吧?”周田走过来,和我并肩而立,“还有,上次在流蓝的铅笔盒里放小纸条的女生,已经承认是受你的指使了。藤藻,心眼坏到这个地步,不要再继续待下去了,维川中学……已经容不下你。”

    “田,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吗?”藤藻脸色苍白。

    “田说得没错,我们绝对相信就是你主使的!”终于,有人站出来大声说道,“上次你还害得高一部的一个学妹被勒令退学!”

    “对!我的脸上就是被你还有你那帮‘好朋友’打的,到现在还留着疤痕!”

    “还有……”

    如同火苗被扔进了火药库,周围的人群突然沸腾,一个接着一个跳出来,指控藤藻对她们犯下的罪行。

    藤藻后退了两步,勉强的镇定终于无法维持,她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们,你们在胡说什么!”

    “我们受够了!你根本不把我们当朋友,有什么坏事都指使我们去做,一旦露陷了,就出卖我们!”她身后的女生中也有人开口说道。

    “对!家里有钱了不起吗?同样是富家小姐,许悠就比你强一万倍,你脸她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女生们越说越愤怒,周围的人不断逼近,有按捺不住的人竟想对藤藻动手。

    “维川中学的同学们,就这么容易被煽动吗?”淡定从容的声音,永远优雅的姿态,一身白衣的许悠缓缓地从人群后面走出来,如同一株美丽孤傲的白莲。

    喧嚷声停了下来,接下来是一阵令人窒息的安静。

    “谢流蓝,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藤藻对朋友不好呢?如果没有浅陌,她们又怎么有机会在你的泳衣上做手脚。”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我的心瞬间冰冷下去,如同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心头。

    浅陌……开朗乐观的浅陌,毫无心机的浅陌,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浅陌……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你们不用太愤怒,藤藻会离开这里,只是,日后如果有一天,那么想起了藤藻的好,你们中间这些接受过她的恩惠的人,都要记得,是谁把她赶出维川中学的。”许悠美丽的眼睛扫了我一眼,“谢流蓝,这一回合,你又赢了,但游戏还没有结束。下一次,你不会有这样的好运。”

    言毕,她转身离开。

    藤藻跟在她身后,面如死灰。走到一半又回过头来看了周田一眼。那眼神里,分明盛满了怨愤、眷念、不舍,以及不甘。

    人群渐渐散开,只有我呆立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如果介意,就去找她问清楚吧。”周田站在我身边,轻轻开口。

    空荡荡的餐厅,浅陌坐在我们常坐的位子上,低头认真地写着作业。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就像阳光下的精灵一般,轻盈而灵巧。

    我在她对面坐下。

    在笔记本上飞速移动的笔尖停下了,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来,对我露出熟悉的微笑:“我知道你会来找我。”

    “浅陌,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我艰难地说道。

    我把脑子想破了,也想不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我说是为了你好,你会信吗?”

    “我信。”我凝视着她,这个开朗正直的女生,维川中学里唯一一个不曾轻视过我,不曾疏离过我的……朋友。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信,可是……你要给我理由。”

    “我不想让你夺得名次,我甚至不想让你再游泳。”

    “原因。”

    “因为不想让你的美丽,展露在述的面前。”

    “这和述又有什么关系?”

    “你什么都不知道,对吗?”

    “浅陌。”身边的周田突然开口,“你只需要说你的理由。”

    “对,我只需要说我的理由,我就是不想你和述在一起,我不想看你就此傍上述这棵大树,从此再也不用自己努力就可以过上梦想的生活。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她的语气有些激动,“你说你想考一个很好的大学,然后找一份很好的工作,赚到了钱之后去海边买一个四面都可以找到阳光的房子。”

    “我记得……”

    “可是跟述在一起,你可以直接跳过中间的所有步骤,你现在就可以立刻住到这样的房子里去,从此锦衣玉食,生活无忧,这就是你跟述在一起的目的对不对?”

    “浅陌,你怎么会这样想?”我震惊地瞪大眼睛。

    “这都是看得到的事实,一开始和你做朋友,是欣赏你的勤奋努力,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她合上书,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

    “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是第二次,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

    “浅陌,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对。”

    要怎么说呢?

    温柔的述,为我挡住汽车的述,控制欲很强的述,俊美优雅得像希腊王子一般的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述,每一点儿,都是我喜欢他的理由。

    我喜欢的,并不是他可以给我的富贵奢华生活啊……

    “我还以为,你已经足够了解我了。”我黯然地低下头。

    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是被自己深爱的人误解和伤害吧!否则,我也不会在这样的几句话面前,热泪盈眶。

    “够了,浅陌,让流蓝知道你没有恶意,你的初衷是为她着想就行了,不用再说其他。”周田在旁边说道,声音里有着明显的袒护。

    “流蓝,我,我并不想对你说这些,总有一天,你会理解的!”声音的末尾,也有了些微的哽咽。浅陌收起桌上的书,几乎是逃跑一般地离开了这里。

    “昨天一整天都没有来看我,去了哪里?”一走进述明亮而整洁的房间,我立刻被他拥入怀里,他身上淡淡的香气,立刻充盈了我的鼻息之间。

    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述也早已经出了院,回到了家里修养。

    “一直都在学校哦。”

    “晚上也在吗?”

    “嗯……”

    “撒谎。”

    我的面孔陡然滚烫,只要一撒谎就会脸红,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昨天晚上,心情抑郁的我和田去了一起去过的那座山散心。

    “我……”

    “不用解释,我知道流蓝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只是一整天不见你,很想你。”

    “我也很想述呢。”

    “有多想?”

    “想得睡不着觉。”

    述微笑,刮了刮我的鼻子:“只要是你说出来的,哪怕是谎话,我都喜欢听。”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过来片刻又抬起头来:“述,我去找了藤藻。”

    “因为泳衣的事情吗?”

    “述都知道了?”我震惊地问道。

    “你能找到那位小学妹,我也可以找到啊!傻瓜,只是怕你说我干涉你的生活,放手让你自己去处理而已。”

    “藤藻……今天退学了。”

    “还要继续对她进行惩罚吗?”

    “不用了!”

    只要回想起藤藻最后看周田的那种眼神,心里就会涌起心疼的感觉。她做那么多坏事,那样子针对我,也只是因为得不到田的爱吧!在那样浓烈的情感驱使下,才会失去理智,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付我。

    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得不到爱的坏小孩而已……

    “你去找藤藻的时候,田出现过吧,对他说的那些话,有什么看法?”仿佛是漫不经心问出来的问题,却让我的神经陡然紧张起来。

    “我一个字都不会信!换了衣服出来,我明明看到他坐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就算插了翅膀,他也不可能飞得那么快。”

    “不是问你信不信,而是问你感不感动。为了你,不惜这样损害自己的名誉。”述的一双黑眸仿佛可以看穿我的内心,“怎么说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昨天被他父亲在电话里训了两个小时。”

    心里的难过一分一分地扩大。

    田,你这个大傻瓜,你总是有办法让我内疚和心疼。

    “如果觉得心疼,可以去找他,我不会把你拴在这里。”述转过身,站在窗台前磨着咖啡豆,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

    “我要留在这里陪你。”虽然觉得很别扭,但还是说了这样的话。

    这时候如果真听他的去找周田,他一定会发脾气吧!

    唉,口是心非的述。

    果然,话一出口,述就转过身来,嘴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笑:“咖啡喜欢苦一点儿还是甜一点儿?”

    这家伙,变脸比翻书还快。

    “述,我们现在这样,算是在恋爱吗?”我走到他身旁,轻声问道。

    “你认为呢?”

    “我不知道。”

    述突然俯身,吻住了我。温柔的吻,比起一起的粗暴和掠夺,这个吻就像清风拂柳一般轻柔,浅浅地流连,带着浓烈的爱意,令人沉醉。

    我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

    “看到你开心,我就会跟着开心起来;看到你受伤,信就会很痛;看到你流眼泪,就恨不得去杀了那个让你流泪的人。和你亲吻的时候,心跳会不受自己控制。”述认真地说道,“流蓝,我已经在恋爱中了。”

    那么我呢?

    “可是跟述在一起,你就可以直接跳过中间所有的步骤,你现在就可以立刻住到这样的房子里去,从此锦衣玉食,生活无忧,这就是你跟述在一起的目的对不对?”

    “我喜欢述,但是,如果述不那么优秀,更加平凡普通一些,我会更加喜欢。”

    “哦?你是这样想的吗?”

    “因为那样,我们就可以像普通的情侣一样恋爱,每天牵手走在阳光下,一起骑自行车上学,一起去吃路边摊,一起去打工赚零花钱。还有像你说的那样,冬天卖烤地瓜,夏天卖冰棍。那样的日志,听起来好像也很幸福开心呢。”

    “那好,以后我不再要司机接送,每天骑自行车接你一起去学校。”他一把将我拥入怀里,收紧手臂,“我们也可以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只要你喜欢的,我都陪着你。”

    “那如果有天我想去摆地摊,你也会跟我一起去吗?”

    “会。”

    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在述的发梢闪烁,他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成为了淡淡的浅金色。

    我脸上浮起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

    “述,三寸日光的梦想,就快要实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