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幕终
幕终



更新日期:2021-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白玉忘风尘,离人弦上语;

    何当弦绝日,便是玉碎时。

    圣王八年初冬,十月初四,苏晋安拿着一小卷桑皮纸,低吟上面那首小诗,拍着栏杆,外面是这一冬的第一场雪。

    他沉默了很久,撕碎了那张纸,随手让那些碎屑混入细雪间。

    “大人……”廊下,戴着斗笠的人站在苏晋安背后。

    “是陈都尉的诗啊,真是好诗,读起来像是一个人走在园子深处的浅吟低唱,安安静静的不悲伤,又像是已经悲伤了千百年。他本不该是一名缇卫吧?若是诗人,本可以活过这个年代呢。”苏晋安叹了口气。

    “他死前问人要了笔墨,把这首诗写在板壁上,属下不知他的意思,就抄回来给大人看。”戴斗笠的人恭恭敬敬地说。

    “何当弦绝日,便是玉碎时……其实没什幺意思,他就是想让我再读读这首诗罢了。”苏晋安笑笑,“除了这个,他还有什幺话留下幺?”

    “没有,属下找到他的时候,他坐在那里一个靠窗的位子上喝酒,看见属下只是笑了笑,题了一首诗,把最后一杯酒喝完,自始至终也没有反抗。”

    苏晋安点点头,“他不会反抗的。他是缇卫五所卫长陈重,对于我们的规矩,他再熟悉不过,也知道这个结果。他逃了一个月,已经很幸福了,不是幺?人一生能有多少时间是安安静静的靠着窗子喝酒的呢?说起来我在八松的时候,也曾有这样的幸福,只是太贪婪,把一生的福分都在那两年用尽了。”

    他从袖子里抽出烟袋,默默地填上一袋烟,戴斗笠的人上前一步,为他点燃烟草。苏晋安深深地吸了一口,微微点头,拍着栏杆,沿着走廊,缓步走远了。

    “染青,带上陈重的人头,和我一起去觐见大教宗。你这次做得很好,大教宗现在需要的正是你这样的人,再多几个这样的人,何愁那些鼹鼠一样藏在黑暗里的天罗不灭?”苏晋安幽幽地说。

    “属下是为白发鬼来帝都的。”戴斗笠的人看着他的背影,一字一顿地说。

    “我明白你是为了报仇,我听说叶赫辉是个很好的哥哥。没有问题,我会给你亲手杀死白发鬼的机会。只是,我们先得找到他。”

    “谢大人!”叶染青提起血迹干涸的包袱,迎风摘下斗笠。四尺青丝在风雪中如名家笔下的一泼浓墨,她的眉如青翠的刀,鲜而怒,像是要割开雪风和……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