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27节
第27节



更新日期:2021-07-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二十七

    “那……那是?”屋外聚在一起的护卫们和缇卫们一齐惊呼。

    原子澈推开他们,奔到屋檐下,看见周围一片房舍的屋顶上都闪出了漆黑的人影。他们全身裹在黑衣中,手中利器闪着冷冷的寒光。

    “六个人……六柄刀!”原子澈低声惊呼。

    他是缇卫七所屈指可数的精英,从习剑开始就从无数的典籍中汲取关于天罗的知识,把那个阴影中的组织设想为他的敌人。但是他所知的案例中没有任何一个,天罗出动了六柄“刀”!他意识到屋顶上的六个人都是来自天罗本堂的精锐,都是第一线的杀人者,这支力量如果善加使用甚至比一支军队更强,而天罗把这样的力量集中在了一起。

    刺客们都把手中黑色的皮囊扔在屋顶上,一刀割破皮囊后,里面漆黑的油流淌出来。

    “火油!”原子澈大吼。

    火星落下,大火升腾。六名刺客同时以手弩射出了绳箭,那些力道强劲的弩箭后面连着黑色的丝索,所有箭的目标都是一处——兰凝小舍二号房的入口。六个黑影悬挂在丝索上,悄无声息的滑下屋顶,那些丝索仿佛一张巨大的蛛网笼罩了这片屋舍,得手的蜘蛛急不可待地扑向猎物。

    “圈套……苏大人!”原子澈知道自己已经赶不及了,他们所有人都被吸引在白鹤清舍这边,苏晋安那里的防御是——

    空白!

    易小冉知道这是他一生里最后一次看见小菊儿了。

    最后一瞬间,这个总拿竹鞭抽打他们的女孩儿对他喊了一声“快跑”,她心里大概还以为易小冉是她的同党。

    现在她在火焰里旋转起舞,她把着火的白袍抖开,赤裸着身体,染了鲜血的地方是红的,没有染血的地方是白的,对比鲜明刺眼。燃烧的白袍点燃了周围墙上的字画,点燃了脚下的席子,点燃了帷幔和竹帘,火势已经不可阻挡。易小冉知道自己该走了,可是脚下挪不开步子。他的视线模糊了,他面对着小菊儿舞蹈的、赤裸的身体,觉得那一切美得让人无法呼吸,却又悲伤得让人想要号啕大哭。

    飘飖周八泽。连翩历五山。

    流转无恒处。谁知吾苦艰。

    他脑海里再次回想起这句诗来,他想所有人都是飞蓬……都是飞蓬,没有人有办法逃离这个杀人的乱世。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

    “走啊!”苏铁惜拉他。

    “都是飞蓬。”他低声说。

    一支漆黑的羽箭从窗外射来,洞穿了小菊儿的心脏,终结了她的舞蹈。她倒在自己点燃的大火里,很快被火焰吞噬了。

    易小冉用袖子掩住脸,转头往外冲。

    最先落地的刺客以手弩对准二号房射击,三枚弩箭穿透窗户,第二个立刻从窗户上的破口向里面投掷了散发毒雾的焰筒。六柄刀汇齐,两个人在门口,两个人在屋顶,两个人在窗外。屋顶的人发起进攻,他们中一人猛地一刀切断了屋梁。整个屋顶下陷,两名刺客向着屋里坠落。就在同时,控制了窗户和屋门的刺客也涌入。

    屋里没有人,桌上有一瓶还未打开盖子的酒。

    “情报错误!”刺客们立刻背靠着展开戒备。

    “他没有走远!找出他来!”为首的下令。

    六柄“刀”立刻向着不同的方向散去。

    此刻隔着一片池塘,缇卫七所的精锐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整个酥合斋已经被熊熊火焰笼罩了,欢好中的男男女女赤裸着身子从不同的屋里跑出来,惊叫着,像是没头的苍蝇那样瞎撞。

    易小冉冲出白鹤清舍,抬头对上了原子澈冷冷的目光。原子澈肩膀微动,剑架在了易小冉的脖子上。

    “怎么?刺客已经死了!我完成了任务。”易小冉大惊。

    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得在值夜人换班之前赶去和天女葵汇合。

    “刚才刺客偷袭了兰凝小舍二号房,那是苏大人所在。”原子澈的瞳子里映着火光。

    “怎……怎么会?”易小冉无需伪装惊慌,心跳快得如击鼓。

    他意识到有什么地方错了。他叮嘱过苏铁惜不要点燃兰凝小舍那边的线香,难道苏铁惜弄错了?

    苏晋安被杀了?那样也许更好吧,这样再没有人知道天女葵的身份……可是那个孤独又深不可测的人真的被杀了?

    “但他们失手了,苏大人早已怀疑你的忠诚,更换了屋子!”原子澈说,“你果然出卖了我们……参与行动的人里只有你和我知道苏大人的确切位置,那么,我们中必然有一个是内奸,会是我么?”

    “不是我……”易小冉说。

    他嘴唇发干,手心出汗,在原子澈的剑下步步后退。他以眼角的余光四顾,背后是李啸溪,周围是全副武装的缇卫,还有鸿胪寺的十几个护卫,他已经陷入了天罗地网。

    苏晋安那个狡猾如狐狸的男人早已觉察了他的异心么?是什么错误暴露了他的心思?也许他不该和苏晋安说那些要回晋北老家的话,他的心还不够狠,不够稳,不该轻信那个男人的孤独和承诺。这让他无比的后悔。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他猛地下蹲,原子澈的剑锋从他头顶掠过,切下了几茎头发。他以肩膀撞在原子澈的胸口,顺手抢过他腰间的佩刀,借着冲劲往前几步,鱼跃而出。

    落入池塘水面的瞬间,他听见原子澈冷冷的声音,“你这才真正暴露了。”

    一股冷气从易小冉的头顶心一直滑下,笼罩了全身。他这一步才真正错了,断送了他一直以来的筹划。他没有时间犹豫,鱼一样转动身体潜入深水,头顶传来了弩箭穿入水面的“扑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