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26节
第26节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二十六

    箭啸声穿透了一切,笔直地扎入脑海。

    小菊儿如扑火之蛾冲着大鸿胪卿而去的瞬间,每个人都惊得站了起来。那个女孩儿的长发飞扬,双手被缚,嘴里咬着的刀刃上,巴掌长的寒光流转。易小冉明白那柄刀藏在哪里了,那是一柄漆黑的刀,和头发一样的颜色,就藏在小菊儿高梳的云髻中,只有开刃的一线会反光发亮。在她的头发披散下来的瞬间,她把自己同时暴露给易小冉和缇卫了。

    李原琪立刻拔刀,但是小菊儿仿佛一条鱼似的翻身在他的刀刃边闪过,李啸溪也拔刀,但是他的距离太远了。

    箭来自窗外,漆黑的箭,凌厉地拦截在小菊儿和大鸿胪卿之间。那是埋伏在池塘对面屋顶的长击弩,是苏晋安用来确保不失的利器。

    小菊儿无法靠近大鸿胪卿身边。

    她猛地旋身,嘴边的薄刃割开了桌上灯笼,切断了其中的油芯,火焰燎着了小菊儿的额发,一闪而灭,屋里陷入了黑暗。

    “刺客!”李原琪惊呼。

    “保护大人!”李啸溪暴喝。

    “鬼啊!”易小冉嘶声尖叫。

    外面的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箭啸再一次穿入耳中,易小冉背后的板壁发出裂响,外面的缇卫正在全力突入。

    易小冉站了起来,他听见黑暗里衣带当风的声音,刀刃破风的声音,妈妈惊恐的喊叫,突进的沉重脚步声。这黑暗里所有人都在行动,为了各自的目标,灯再亮起来的时候不知谁能实现目的。

    易小冉无声的笑了起来。他心里狂喜,想要感激小菊儿,最后一瞬间,小菊儿超出了他的预料,也超出了缇卫的控制,让这屋里陷入了黑暗,让局面一下子回到了易小冉的掌握中。

    帮他完成最后一步!

    一只手从黑暗里伸过来抓着易小冉,易小冉凭感觉知道那是苏铁惜。他把苏铁惜推向角落,从鞋底缓缓拔出了一枚黑色的、巴掌长的短刃,和小菊儿咬在牙齿间的短刃一模一样。他从天罗的装备里得到了这件武器,一直珍藏在身边,终于要派上用场。

    他为自己的计划增加了最后一步,让自己在最后一步里变成一个杀手。

    杀李原琪!

    这是藏在他心底的最后一个目标,他甚至没有告诉天女葵。他知道这很危险,但是他不能克制自己。当他看见李原琪白扇紫衣踏入这间屋子的瞬间,他想起那片凄冷的月光下,这个赤裸的男人从天女葵白白小小的身体上爬起来。他想自己的人生其实还差一步才圆满,他要和自己心爱的女人远走高飞,他还要把曾经那个错误弥补掉。

    如果错误本身不能消除,那就杀掉犯错误的人!

    他闭上眼睛,把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耳朵上,他要在这片嘈杂混乱里寻找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如银质的铃铛,清脆悦耳,那是李原琪刀柄上那枚银珠在空腔里震动!这柄晋北产的名刀将把它的主人引入地狱!

    他猛地睁开眼睛,无声地突前。他结结实实地拥抱了一个人,和他胸膛抵着胸膛,夹在手指间的短刃狠狠的送了进去。

    古蝮手·龙形!

    仿佛银质铃铛的声音依然那么清脆,随之而来的是铁刀落地“铛”的声音。这些在易小冉的耳边,仿佛天籁。他一手压住对方的伤口,以手指夹着那柄短刃往下慢慢拉动,这会把对面胸膛里的那颗心完完全全地剖开,而这柄短刃薄得就像柳叶,所以血不会立刻喷出,让他回去的时候仍然有一身干净的白衣,而死在这柄刀下的李原琪,无论如何看都是死于天罗刺客之手。

    他充满了快意地想象在李原琪的胸膛里,鲜血从还在搏动的心脏里被挤压出来,流入这个人污秽的脏腑里。

    那些血也滋润了易小冉的心,慢慢地填补了那里的一个缺口,让他觉得温暖快乐。

    他猛地把李原琪的尸体往前推出,在鲜血尚未射出之前回退,把短刃也留在了那里。做完了这一切,甚至他的手都是干燥的,没有沾上一滴血。他从没有想此刻那么感激那个教他古蝮手的人,虽然他一度深恨老师的冷酷。

    他再次感觉到苏铁惜伸手拉他,这次他没有拒绝,和苏铁惜紧紧交握。

    屋里忽然恢复了寂静,所有人都停下了。

    “谁带着火种?点灯!”李啸溪暴喝。

    “我……”妈妈战战兢兢地说。

    “点灯!”李啸溪再次咆哮,“灯亮之前!外面的人不准进来!如果有其他刺客,必然在我们之中!”

    “其他刺客?”易小冉心里猛跳。难道李啸溪在黑暗里也能察觉他的行动?作为古蝮手的传人他很难相信,这门武术最讲究的就是潜行和速度。或者李啸溪远比他们想得更强,也是精通暗杀武术的好手?他再度紧张起来,心跳加剧。

    灯亮了起来,火苗慢慢飘高,整个屋子都被照亮了。

    易小冉看清楚周围的第一瞬间,心里猛地一痛,仿佛被人在那里刺了一刀。小菊儿整个人被穿在李啸溪的长刀上,她的双手抓着刀身,血染红了白袍,染红了她纤细白皙的手腕。她就要死了,易小冉看得出来。

    李啸溪冷冷地四顾:“大人怎么样?”

    “我们是七所的缇卫,奉命保护大人,大人一切安好。”三个侍酒的女人组成人墙,把大鸿胪卿胖大的身体遮挡在屋子角落里。

    李啸溪转头看着小菊儿苍白的脸,脸色狰狞,缓缓地把刀往外拔。血浆喷涌出来染红了他的手,他却不断地拧动刀柄让刀身在小菊儿的身体里搅动。易小冉和身边的苏铁惜双手扣住,苏铁惜的手劲大得吓人,易小冉的眼里慢慢涌出泪来,苏铁惜默默地低下头去。

    李啸溪猛地撤出了刀,垂死的小菊儿在这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快走!”浑身是血的女孩儿站在屋子中间,对着易小冉喊出了最后的话。

    她以袍袖扫过刚刚点燃的灯,大袖立刻被火焰包裹了。那绝不是普通衣料点燃的效果,火焰一腾起来,立刻蔓延,小菊儿笼罩在一团火焰里,逼退了李啸溪。

    “她要放火!带大人走!”李啸溪对着那三个女人大吼。

    三个女人试图搀起背后软瘫成烂泥的男人时,忽然一齐发出惊呼。声威赫赫的大鸿胪卿已经是一个半死的人了,一截漆黑的刀刃从他背后显露出来,插在颈椎的侧面,那一刀的创痕是平的,彻底地截断了大鸿胪卿的颈椎。大鸿胪卿还有呼吸,却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的死亡,再高妙的医生也无法接回被切断的椎骨。大鸿胪卿胖大的身体正往外不断涌出鲜血,身体已经积了漆黑的一滩。

    “不……不可能!灯一灭我们就围住了大人。”女人中有一个脸色惨白。

    她们的前途已经完了。

    就在大鸿胪卿的尸体对面,心口被纵剖开来的李原琪瞪大无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