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24节
第24节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二十四

    一个侍酒的女人取代了天女葵的位置,弹着阮,另两个女人侍酒,大鸿胪卿搂着小霜儿和小菊儿,妈妈已经去里屋殷勤的铺设被褥。

    易小冉不愿意去看小霜儿和小菊儿的脸,偷眼看了窗外。很快了,月亮就要到达第七根飞檐,时间就要到来。他看着半酣的李原琪,眼角不自觉的跳了跳。

    苏铁惜捧着一坛新酒回到了屋里,李啸溪仔细地检查了,才呈了上去,看动作他还是个验毒的行家。苏铁惜回到易小冉的身边跪坐。

    “葵姐走了么?”易小冉蚊虫般低语。

    “都照你说的做了。”

    “好,”易小冉轻轻呼出一口气,“女人已经安全了,剩下的……大戏就要开场。”

    屋外的箫声断绝,男女欢笑声和柔靡的阮乐控制了整间屋子的气氛。易小冉抬起头,目光冷冷,视线里小霜儿和小菊儿在大鸿胪卿的大手里被揉搓得像是两个小小白白的面人,白皙的肩膀上印下了一道道红痕,勉强的笑脸和大鸿胪卿醉中的欢笑对比鲜明。

    “原琪,离了贼窝得了美人,怎么有点郁郁寡欢的样子?”大鸿胪卿问李原琪。

    “心里有点不安,不知道为什么。”李原琪皱了皱眉,“我不该扫大人的兴,也许是最近几日太劳累了。”

    “我可以把准备给自己的礼物送给你一个。”大鸿胪卿笑。

    “怎么敢掠世伯之美?”李原琪受宠若惊,称呼上亲密了许多。

    大鸿胪卿大笑:“男人横行天下,不缺礼物,我和你父亲有兄弟之谊,你不惜冒险为我刺探顾西园的虚实,我应该给你奖励。”

    他捻起小霜儿和小菊儿的脸儿各看了看,把小霜儿推到了李原琪怀里:“这个看起来更像你明天要迎娶的妾室。”

    两个人相对而笑,大鸿胪卿兴起,双手拉开小菊儿的袍襟,忽地把她上身的衣服完全褪到了腰间。小菊儿惊得双手护胸,肤光致致的身体却已经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目中,她的黑发散落下来,搭在楚楚可怜的双肩上。男人和女人都更大声地笑了起来。

    易小冉眉峰猛地一跳。在小菊儿袍子被扯开的瞬间,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不是小菊儿的胸口,而是一道金属的寒光!

    那道铁光隐藏在什么地方他没有来得及看清,但是显然在小菊儿身上某个地方,恰好在他的位置,那件铁器反射了桌上的灯光,分外的刺眼。他迅速打量小菊儿赤裸的背影,但是没有找到那件铁器,但他毫不怀疑那是一件武器,刃口大约只有一掌长,但是已经足够杀死一个成年男人。小菊儿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躲避着大鸿胪卿的拥抱,李原琪的眼神也变得欲火中烧,易小冉的背脊却有一道冷汗滑下。

    他无法判断这个局面了,小菊儿显然怀着别的身份,或许她就是今夜的刺客。那么她在易小冉还未送出情报之前就进入了这间屋子,是迫于妈妈的威压不得已,或者早已知道了大鸿胪卿要来的消息而做好的一切准备?如果是后者,那么小菊儿是“刀”,他就是这柄“刀”的“守望人”。而这柄刀在他身边已经半年,他却从未察觉?如果天罗觉察了他的身份,无数次小菊儿都可以用刀刺穿他的心脏而不是用竹鞭把他打醒。

    他的脑子里一团混乱,猛地抬头看向窗外,月亮即将到达第七根飞檐!

    阿葵已经上车了吧?他想。这个念头一起,他立刻安静下来。这时候他必须做出最准确的判断,每一步错判他都可能身死当场,只有步步成功,才能通向他和天女葵的美好结局!他不能失去控制!

    “我给大人跳个舞吧。”小菊儿慌慌张张的从大鸿胪卿身边逃开,重新拉起袍子遮蔽了上身。

    “跳舞?好!我喜欢看人跳舞。”大鸿胪卿已经醉了。

    小菊儿在屋子中间默立,弹阮的女人换了悠扬的调子,仿佛风吹过竹林。小菊儿随着音乐慢慢踮起脚尖,仰望屋顶,像是天鹅对着低垂的天空舒展脖子。她开始了舞蹈,就以那件宽大的白袍为舞衣,一头漆黑的长发为飘带,跳一支晋北地方的舞蹈,婉转起伏。

    易小冉从不知道她会跳舞,也从未意识到她那么美。小菊儿的稚嫩中逼出了一股撩人的艳丽,她的眉宇飞扬,长发也飞扬,赤裸的双足在席子上起落,白白小小的足踝曼妙地转动,长袍起落中暴露出修长挺直的小腿,让易小冉想起第一次他被竹鞭打得低下头,天女葵向他走来的那一刻。他一瞬间很茫然。

    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如果小菊儿真的是刺客,那么他应该按照天罗雇主的计划扑上去对大鸿胪卿补刀么?或者,他应该厉声尖啸说:

    “鬼!”

    这样原子澈他们会在瞬间扑进来,就在他的眼前制服小菊儿。

    他记得天女葵那句仿佛叹息的话,“你、我、小铁,小霜儿和小菊儿,我们就像是姐姐、弟弟和妹妹,冬天冷了,家里却没钱买炭,会抱在一起取暖的兄弟姐妹。”

    如果小菊儿真的是他的妹妹,他会像保护天女葵那样暴怒的拔出刀来么?如果他手中还有刀的话。

    他的头很痛,心里乱极了,音乐也乱极了,小菊儿的舞蹈也乱极了。她呼吸急促,香汗淋漓,白皙的脖子上泛起美好的嫣红,汗水从那里流淌到圆润的肩上。她的眼神在这一刻妖媚得胜过了天女葵,眼角的浓妆妖红胜血。

    易小冉看见小菊儿在旋舞中看向他,可他看不明白小菊儿的眼神,只觉得那眼神浓烈却又悲哀,绝望而冷厉。

    这是一个刺客该有的眼神么?

    侍酒的两个女人也随着阮乐一起扭摆腰肢,她们款款而舞,靠近了小菊儿。她们中的一人,手里赫然拿着一截金色的链子,那是刚刚从她自己腰带上拆下来的。阮乐忽的止住,拿着链子的女人一把抓着小菊儿的双手用链子扣住!两个女人像是喝醉了似的吃吃笑着贴在小菊儿身上,让她分毫不得动弹。

    “不要只是跳舞啊,小雏儿怕大人么?金链子拴住了带回去给大人好好摸摸你的小身段儿。”扣着小菊儿双手的女人笑着,眼睛亮得逼人。

    “好!好!”大鸿胪卿和李原琪都在醉意中笑了起来。

    小菊儿败露了,天罗会如何?缇卫会如何?局面正在滑脱易小冉的掌控。

    他猛地扭头看向窗外!月亮掠过第七根飞檐!门口那盏没有点着的灯笼中忽然爆起耀眼的火光!

    小菊儿扭头,长发飞扬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