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19节
第19节



更新日期:2021-07-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九

    圣王八年八月十五,傍晚。

    白衣枯瘦的人站在小巷里,靠着酥合斋的外墙,压得很低的白色斗笠遮住了他的脸。易小冉低着头,双手袖在袖笼里,踢着满地落叶慢慢地走近他。一阵风扫过,满地落叶哗啦啦的滚动,易小冉停下脚步,距离他的雇主四五步的距离。

    “你不肯走得更近一点……是对我有敌意?还是你怕了,想临阵脱逃?”天罗雇主说。

    “都不是,”易小冉斜眼看他,“我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两百个金铢的大生意就在今晚,你现在应该集中精力想想,别在大鸿胪卿的护卫们面前露出破绽。”雇主淡淡地说,“做完了这一票你就该远走高飞,还谈什么生意?”

    “我有个情报,卖两百个金铢,现在付清,你们买么?”

    “情报?”雇主似乎起了点兴致,“这么贵的情报我还很少买,不过我们喜欢买贵的东西,只要有价值。”

    “我今天下午听酥合斋里的人说,上次大鸿胪卿被刺,险些丧命,保护特别严密。负责保护他的人是缇卫七卫长苏晋安,今天夜里他也会来酥合斋,但是不会公开露面。”

    雇主沉默了片刻:“苏晋安?”

    “苏晋安!”易小冉一字一顿。

    “苏晋安论军衔不过是个骑都尉,品级比大鸿胪卿差得太远,大鸿胪卿的命在我们这里也只卖两百金铢。你这消息怎么值一样的价钱?”

    “别骗我,大家都是聪明人,玩花样就没意思了。你上次不是说么,苏晋安已经成为你们棘手的敌人,你们会不想杀掉他?”易小冉舔了舔嘴唇,“今天晚上可是难得的机会。我在酥合斋里门路熟,又是个孩子,里面的人都不防着我。如果我探听到苏晋安的位置,告诉你们,你们就可以一刀杀了他。这情报,值不值两百金铢?”

    “值,”雇主低声说,“甚至值更多,大鸿胪卿在我们眼里不过是头猪,任何时候都可以下手,苏晋安,却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那么成交?”易小冉问。

    “你见过苏晋安的身手么?”雇主问。

    “见过。”易小冉想起露华大街那一夜苏晋安拔刀的瞬间,弧刀在手他整个人的气宇一下子就变了,像是亮出爪牙的野兽。

    “他是罕见的好手,一把弧刀上的功夫不亚于最优秀的本堂刺客,而且他比一条狐狸还要狡猾,一点点风吹草动甚至脚步声都会让他警觉,如果我们失手,他会以十倍的凶狠反扑,这时候他又会像一条狼那样嗜血。所以要杀他,我们必须有绝对准确的情报,绝对准确!”

    “有差错,你们还不要了我的命?”易小冉哼了一声,“我敢做这个,就知道代价!但是我有个条件,我要预付,全部!包括杀大鸿胪卿的钱!”

    “用一个还未到手的消息换四百个金铢?”雇主失笑,“你的胆子很大,敢这么跟我们开价的人不多。”

    “我有理由担心我的报酬,一旦你们杀掉苏晋安,肯定会急于逃走。这件事情牵连很大,我也不得不赶快逃走,那时候我怎么找你们兑现报酬?”易小冉说得振振有词,“人人都说落袋为安,空口许诺的钱,我不信的。”

    雇主低低地笑,从腰带里摸出个东西,向易小冉抛了过去。易小冉入手一沉,被黄金的光扎了一下眼睛。那是一块足色金铤,怕有三四两重,没有任何标记。易小冉用牙齿轻轻一咬,确定是真货,点了点头。

    “天罗的黄金?”他冲雇主晃了晃那金铤。

    “是,本堂铸造的,没有人能追查到它的来历,你可以随便在东陆任何一个地方花。”雇主说,“看你咬黄金的模样,活脱脱一个贪财的宛州商人。不过也是,你这样拼命的人,心里一定贪婪,对钱、对名誉、对女人……情报何时能送到我们手里?”

    易小冉伸出握拳的手,缓缓摊开,手心里是两盘线香,“这种晋北产的线香,一盘烧完正好是一刻钟。今晚大鸿胪卿指名要听葵姐弹琴,我是剑侍,不能随便走动,但我会在大鸿胪卿和苏晋安的屋子前的灯笼里各挂上一盘这样的线香,一边点燃,一边插在油芯里。酥合斋里有个规矩,可以待客的屋子,前面的灯笼是点亮的,若是姑娘服侍客人睡下了,灯笼就是熄灭的,不能打搅。但是贵客来的时候为了隐秘,从不点灯。你们就要留心那些没点的灯笼,如果有灯笼自己亮了,那么先点燃的那个灯笼,在大鸿胪卿的门前,后点燃的那个,在苏晋安的门前。你们可以按照原计划,先刺杀大鸿胪卿,埋伏人手在苏晋安的屋子附近,大鸿胪卿那边出事,苏晋安一定惊慌,会冲出来观察,那时候他不会防备自己的背后,你们的人轻轻松松就能要他的命。”

    “一石二鸟?”雇主沉思了一会儿,笑了,“听起来很好,这样我们动手的时候,你还在屋子里捧着柄剑呆坐着,他们也不会怀疑你。那么,我们只要等着灯笼亮起来喽?”

    “未必不会怀疑,你们的人动手的时候,我就准备要逃亡了。做了这样的大案,不得不亡命天涯。这钱不好赚,我知道。”

    “带着一个花魁亡命天涯?太难了。”雇主摇头。

    “这用不着你管。”

    “也许是你我最后一次相见了吧?”雇主说,“那我预祝你香车美人,浪迹天涯。”

    “好!谢谢你吉言。”易小冉把那块黄金塞进腰带里,拍了拍,“金子落袋,人也胆大。”

    他转身离去。

    “人总以为钱要落袋为安,不过收钱并不是结束,”雇主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还得有机会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