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17节
第17节



更新日期:2021-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七

    天女葵对着银镜,最后一次整了整妆容,然后合上镜匣,拎着裙裾起身。

    今夜又是平临君顾西园的酒宴,大概又得让她弹琴歌唱到后半夜,她心里有些倦,却不能不去。她回来的时候是傍晚,易小冉已经不在床上了,床单上残留着他睡过的痕迹,于是她趴在那里轻轻地闻着他的气息,很久才起来,弄乱了小霜儿花了一早上梳好的长发。

    她吹熄了灯,走到门边,扣着门扉,站在黑暗里。走出了这扇门,她又得戴上如花的笑颜,然而那张青春美丽让男人蠢蠢欲动的面孔正在悄无声息地老去,她心里清楚的,每一次卸妆时扫落脂粉,她都心惊胆战的,害怕看见镜子里的人忽然变得鸡皮鹤发。

    门“砰”地一声大开,一个黑影撞了进来,一把在背后把门合上。天女葵想要惊叫,却被人紧紧地捂住了嘴。她被直推到墙上去,一双男人的手死死的搂着她的腰,燥热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胸脯,叫她丝毫不得动弹。她的嘴唇被封上了,男人疯狂地咬着她的嘴唇,吮吸她的舌头。

    天女葵想要挣扎,竭力伸手出去想要摸索什么武器,却闻见了熟悉的体味。她愣了一下,心里软了,身体也软了。她不再咬紧牙关阻止男人伸进来的舌头,反而伸手揽住了他的腰,身体一下子软如绵,身上也隐隐地烫了起来。

    仿佛死里逃生的吻持续了很久,男人松开了天女葵,窗里透进来的月光照亮他一张尚显稚嫩的脸。他剧烈地喘息着。

    “小冉,怎么了?”天女葵爱怜地为他擦汗,眼里透着惊慌。

    “没事,我只是刚刚想清楚了一件事,”易小冉抱着她的双腿,慢慢地坐在地下,“我等不及,想找你,就冲了进来。”

    天女葵把他的头抱在自己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别担心,你想找我的时候,我总是在的,哪一次我不在呢?”

    易小冉闻着她身上诱人的乳香混合着衣服上熏的沉香,心里渐渐平静。他把面颊贴在天女葵的心口:“葵姐……我听着你的心跳呢,你告诉我,你喜欢我的,是不是?”

    天女葵的手停住了。静了很久,她轻声说:“我喜欢小冉的。”

    易小冉觉得自己真的听见那颗柔软的心脏在天女葵的怀中咚咚急跳了几下,他微微闭上眼,露出略带傻气的笑容。

    “葵姐,我也喜欢你。”他从自己的后腰里摸出那柄苏晋安赠的短刀来,不由分说塞进天女葵手里,让她握紧,“我是八松易家的子弟,祖上是皇帝封的男爵,我说话是算数的,我要娶你!如果有一天我辜负你,你就用这把刀把我的头砍下来。”

    天女葵按住他的嘴,蹙着眉摇头:“别说这个,我信你的。”

    “你也不会辜负我的,对不对?葵姐你告诉我。”易小冉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叫我阿葵……”天女葵说,“我不会辜负你。”

    易小冉看着她那双有时妩媚撩人有时雾蒙蒙的眼睛,看了很久,然后张开双臂,紧紧地把她搂进怀里,面颊紧贴她的面颊:“我想找个好女人,跟她生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两个人一起平平安安地生活。”

    “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你总说要出人头地,要重振你们八松易家的威严。”天女葵猫儿一样蜷缩在他怀里。

    “那时候我是个傻子,那时候我还没有你。”

    “我给你生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天女葵轻声说。她的眼泪无声地涌了出来,被她偷偷用袖子擦去了,很多年前她说过同样的话,那时候她只有十六岁。

    “我们逃走吧!”易小冉双臂用力。

    “嗯!”天女葵紧紧咬着嘴唇。

    易小冉抚摸着她锦缎般柔滑的长发:“我有了全盘的计划……今天下午,天罗的人又来找我,刚才,我去找了苏大人!”

    天女葵身子一震,猛地坐直了:“天罗的人……又来找你了?”

    “他们要再雇我一次,刺杀大鸿胪卿,他们会给我两百金铢的酬劳,动手的人还是白发鬼。苏大人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我们可以用大鸿胪卿为诱饵,猎杀白发鬼。行动的地点,就在酥合斋!”

    “这里?”天女葵的脸色发白。

    易小冉点头:“动手的那一晚,大鸿胪卿约了一个人在酥合斋饮酒密谈。他随身有多达十八个护卫,但是大鸿胪卿是个多疑的人,他不太信任护卫,除了一个淳国人,名叫李啸溪,是个刀术好手。他只会带李啸溪进屋,其余的人都在外面布防。对于白发鬼来说,只要踏进大鸿胪卿饮酒的屋子,就必然得手。李啸溪刀术再精,可是对付天罗的刺杀武术大概撑不了多久。”

    “你们要在屋子周围设埋伏?”天女葵听懂了。

    “对,苏大人的计划是,我们把大鸿胪卿安排在‘白鹤清舍’饮酒。”

    “白鹤清舍?”

    易小冉点点头,“那是酥合斋里最好的房间,位置又深又隐蔽,白鹤清舍分内外两间,外间可以喝酒,内间就是卧房,大鸿胪卿应该会很满意。天罗的人说,大鸿胪卿在我们这里有个相好,是谁他们没说……但是,白鹤清舍通往外面只有一条出路,一旦白发鬼踏进去,他就没有退路了。七卫会派出最精锐的七个人,由原子澈带队,三个人是女人,扮作侍酒的,四个是男人,分为两队,一队封住入口,一队躲在卧房的板壁后面,这样即便白发鬼想要破墙而出也没机会。白鹤清舍前后临水,附近没有高树,白发鬼的一切退路都被断掉了。”

    “可是这样……大鸿胪卿也许会丧命,白发鬼杀人那么快,也许还没来得及捕获他,他已经得手了。”

    “苏大人根本没在乎过那个大官的命,他说即使牺牲大鸿胪卿杀了白发鬼,大教宗也会满意的。”易小冉从怀里掏出一张白麻布,摊开在席子上,上面是墨笔勾勒的酥合斋地图,其中用青红二色做了特殊的记号。

    “这是?”

    “当晚缇卫七所的布防图。”易小冉低声说。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这些我不该知道的……你也不应该!你不了解苏晋安,他绝不会让人知道他的计划,你……”天女葵忽地瞪大眼睛,瞳子里满是恐惧,“你这张图是偷来的!”

    “阿葵,你听我说完。”易小冉握着她的手,感觉那双柔软的小手手心里满是冷汗,“整个缇卫中,知道你身份的只有苏晋安和我。只要苏晋安死了,你就自由了,再不会有人像鬼一样追着你不放。而那天晚上,苏晋安自己也会出动,他会埋伏在附近等待消息,他的精锐都被安排去埋伏白发鬼了,他距离白鹤清舍很近,却没有人保护……”

    “你……要杀苏晋安?”天女葵的声音颤抖,像是疾风里的一片落叶。

    他加倍用力地抱紧她,“别怕!别怕!不是我,是天罗。对于天罗来说,杀死大鸿胪卿没有杀死苏晋安重要。如果他们发觉苏晋安也在附近,一定不会放过。”

    “你要向天罗告密?”

    “告密”这两个字从天女葵的嘴里出来,像针似的扎了易小冉一下,他忽地记起了苏晋安眼睛里的落寞,仿佛千千万万年都无法化解。那个孤单如晋北雪原的男人,曾把那么多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不知他死在白发鬼的刀下时,眼里的神情是否依旧寂寞孤单?

    但是易小冉已经长大,他有了心爱的女人,不能再有孩子的软弱。

    他俯下身,轻轻抚摩天女葵的脸儿:“其实苏大人对我很好,这辈子他是第一个赏识我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但我知道缇卫所的规矩,没有密探能带着秘密离开他们的视线。你和我,都已经知道得太多了,苏晋安不会让我们逃脱他的控制,我们只能一天一天地继续当他的棋子。他一天不死,你就一天没有自由,他把你看作他最隐秘的武器,他太依赖你,靠着你的情报一个个杀死天罗的刺客,可天罗是什么人?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所有的线索都汇集到你身上……你会死得比任何人都痛苦。阿葵,苏大人这是在吸你的血去攀他的官位……我不能允许,我不能看着你这样冒险下去!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他借着月光看天女葵的脸儿,那张脸上迷惘又恐惧,悲伤又依恋,易小冉从未想过如此多的情绪会在同一时刻同一张脸上变幻,而那张脸依然美得就像一个甜香的梦。他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吻天女葵的唇,感觉到有冰冷的泪沾到了脸上。

    “也许……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如果你们能够杀掉白发鬼,你就立了大功不是么?那时候你就是堂堂正正的缇卫了,你会有一份军饷,你可以把我接出去,我这些年攒了不少钱,可以给自己赎身,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天女葵把头贴在他胸前,“小冉,别冒险,你会死的。”

    易小冉默默的摇头,眼前浮现出月色下那头如银的头发和淋漓的鲜血:“他们杀不死白发鬼的。”

    “我见过他的刀……没人能杀死鬼的……”他轻轻的哆嗦了一下,“能杀死鬼的,只有鬼!”

    “你也没法杀死苏晋安的……你不了解那个人,那个人有时候比鬼都可怕!”天女葵固执地摇着头。

    “可是让我这样对着你,在你的身边,在你的心上,却永远可能在下一刻失掉你……这样的日子,还不如当个鬼魂!”

    “小冉,你还小啊,你不懂的。小时候爱一个人,就以为是一生一世,恨不得千千万万年都跟她在一起。可是那是假的,只要是活生生的人,总有一天会让你厌倦。就像以前那些倾慕我的男人,得到我之前,不惜一切,可总有一天,他们会厌倦我的笑、我的琴、我的身体。他们眼里,我越来越丑陋。”天女葵低声的哭了,“小冉,我抱着你的时候,心里很害怕。我很害怕啊,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那样,从我的床上爬起来,一声不吭,穿上衣服就走,就算我赤裸身体求你留下来再陪我说说话,你都不会动动颜色。”

    她的声音空洞苍白,瞳子也空洞苍白:“那眼神……就像铁一样。”

    易小冉从未觉得这个女人这么虚弱,就像是琴上最细的那根丝弦,鸣出最清锐的高音,却随时会崩断,在一次次颤抖的歌吟中,越来越逼近死亡。他亲吻天女葵的唇,令她不要说话,用身体贴紧她,希望自己的体温能让她放松。

    他拔出了那柄短刀,塞到天女葵手心里,把刀锋指着自己的心口,微笑:“阿葵,我给了你我的刀啊。如果有一天,我辜负了你,就像这样来刺死我。”

    他猛地往前逼了一寸,刀锋刺入心口半寸,血染红了白衣。

    他依然微笑:“原来还是有点疼……我有时候真的想,要是有一天我死了,是你杀的,我都不会觉得疼。”

    他再要往前逼,天女葵已经放开了刀柄,她号啕大哭起来,扑上来死死搂着易小冉的脖子,像是个受惊的孩子。易小冉微微地笑了,一手按着胸前的创口,一手紧紧地怀抱他的女人。

    “我们离开这里!我给你生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我不怕艰苦,不怕要去做工赚钱,不怕蓬头垢面隐姓埋名,只要每天晚上有个怀抱等我。”天女葵呜咽着说,“就足够!”

    易小冉抬起她的下颌,看她的脸儿,那张婴儿般柔润的脸蛋上沾了他心口的血,在月光下凄美得像一个女鬼。

    但他不怕,这是他的女鬼,他将一生一世跟她在一起!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苏铁惜在外面走廊上轻声说,“葵姐,平临君那边等得着急了,让我过来催催。”

    天女葵愣了一下,抽了抽鼻子,用袖子擦擦脸上的泪,摆脱易小冉的怀抱站了起来,竭力用平淡的口气说:“让平临君等等,我一会儿就到。”

    苏铁惜的脚步声远去了,天女葵从腰间摸出梳子,匆匆地梳理几下头发,低头检视自己的长袍上有没有什么痕迹。

    她贴到易小冉身边抚摩他的脸儿:“我会尽快回来,等我!”

    她刚转身要出门,却被易小冉从后面猛地抱住了,她能听见易小冉的心跳快得像是击鼓。

    “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我不要你去陪那些男人!”易小冉抓着天女葵的两只手腕,把她扑倒在地上,咬着她的嘴唇,撕扯她的袍子,全身烫得像是着火,“阿葵我喜欢你的,我要搂着你,你是我的……我们永远都不分开!”

    她想要挣脱,却又迷乱,她不能拒绝易小冉的气息和力量。她的袍子被远远地扔了出去,秋天的寒意像是薄薄的刀锋那样轻轻刮着她的身体。冰冷月光中,两个赤裸的人体纠结起来像是两条蛇,古铜和白色的,天女葵的长发缠在易小冉的脖子上,他们牙齿抵着牙齿亲吻。

    天女葵恍惚间觉得她回到了晋北的小屋里,冬天,小屋里燃着炭盆,炭盆上坐着热水,外面寒风暴雪,他们抵死缠绵……如同没有明天。

    谁知道有没有明天?也许有,可是不属于他们。

    那么今天为什么要拒绝?

    她觉得一切都想明白了,心里如有一朵花绽放,浓郁且倦倦的春情涌上脑海,吞没了她。她吻着易小冉,喘息着:“动手时间是在哪天?”

    易小冉一愣:“八月十五。”

    “还有七天,”天女葵紧紧地抱着他,和他一起在席子上翻滚,“这些天我们哪里也不去,就这样,在一起,好不好?”

    她以为自己是快乐的,一切都已经明了,一切都已经放下,她的心里也不觉得难过,可泪水无声无息地滑过了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