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13节
第13节



更新日期:2021-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三

    圣王八年八月四日,夜深,天空里一勾狼牙月,露水正无声地降下。

    苏晋安站在一所小院子里,背靠着门,不发出一点声音。他周围都是缇卫七所的精锐,全身一色黑,随时能溶进夜色里。

    原子澈就站在他背后,把声音压得极低:“大人,时间快到了。”

    “嗯,”苏晋安抬头看了看月亮的高度,“快了,‘藤鞋’已经准备好了吧?”

    “一切就绪,我们只需要等叶赫辉和白发鬼。”原子澈说,“属下只是有些担心‘藤鞋’,最近他似乎神不守舍。”

    “因为酥合斋那件事吧?年轻人看到这世上如此肮脏,总会这样,”苏晋安淡淡地说,“可世上就是这么肮脏,看着恶心,却没有办法。”

    “听说李原琪被释放了。”

    “晋北李家的长公子,有顾西园为他求情,听说朝中一些大员也是他家的世交,被放出去是迟早的事情,强暴一个妓女在大胤的律法里不算重罪。”苏晋安说,“有些人对这个结果会很不开心。”

    原子澈点点头:“属下担心的只是‘藤鞋’精神不集中而失手,我们和他之间隔了两条巷子,出了事情也无法援救他。”

    “没事,他的身手很好,和白发鬼对上,只看谁的运气好,”苏晋安微微眯起眼睛,“今夜,只能有一个的运气好。”

    易小冉用牙齿咬着布条,薄薄的在手上缠了一层。古蝮手是种暴烈的刀术,讲究静止中发力,威力强绝,很容易磨伤手,可厚的护手又会让手丧失敏锐。他伸手缓缓握紧刀柄,试着拔刀,刀身摩擦着鞘的内壁,发出沙沙的响声。

    他在地上摊开雇主给他准备的器械,那些小东西都插在一块两尺长小牛皮上,卷起来就像是一轴画,包括了一管墨绿色的药膏、一根一尺长的吹箭筒、极细的金属丝线、单手可以投掷的铁梭、在硬物上一擦就燃的焰筒……还有好些小东西,易小冉都不知道用途。他留意到其中有一柄一尺多长的刀,像是女人的眉毛一样纤细而弯,可是刀背上却有倒钩,刀尾则连着不到小指粗的铁链。他记得这种武器,那晚大鸿胪卿的替身就是被这东西锁住了咽喉,悄无声息的拖到后面杀死的,当时他和苏晋安都没能觉察。

    那是白发鬼惯用的武器。

    易小冉抽出来试了试手感,没有把握能在三丈的距离上准确地掷出去杀人。他把这柄异样的刀收好,抽出那管药膏,仔细地涂抹在短刀刀刃上,刀刃的颜色略略有些泛绿,雇主说这是毒药,见血封喉。他又试了试那根吹筒,简单却精致,用起来非常方便,只是得小心别把那根淬毒的利刺吸进自己嘴里。

    他抬起头,看见天空里漆黑的云流淌而过,月光像是被一只巨大的黑手从地上挥去了。

    隔着两条巷子传来了有力的脚步声,听起来大约有几十个人。和估算的时间差不多,那一行人是羽林天军骑都尉叶赫辉为首的羽林天军幕府参谋,他们应该是刚从天墟出来,回返军营。这些人也都是世家子弟,不过他们的选择和义党不同,根据雇主所说,他们中有十三个人都堪称近身武术的强手,而叶赫辉,拥有云中叶氏不可思议的“名将之血”,他的武器是一柄三尺四寸长的古剑,是少见的长剑,这柄剑在他的手中和手指一样灵活。

    两条巷子以外的两所民宅里,苏晋安埋伏了缇卫七所的强手。一旦白发鬼动手,他们会倾巢而出,立刻把左右的路封锁起来。能逃生的只有这条巷子两头,但是一边有羽林天军幕府的各位参谋,一边是易小冉,如果易小冉失手,那么白发鬼会直面苏晋安本人。

    没人告诉叶赫辉会有这场刺杀,担心他露出破绽,只是伺候他的小厮今天早晨会特意提醒他穿上软甲,并把他的剑磨得雪亮。

    一切都很妥当,这张网洒开了,只等那个鬼影踏入。

    易小冉抓起吹箭筒,完全隐入樟树和墙的夹缝里。

    脚步声接近了,火把的光照亮了周围,参谋们还低声讨论着什么。易小冉含着吹箭筒,摒住呼吸,把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

    “叶大人很久没回家了罢?”有人说。

    “算起来也有两年了,有时候很想抽空回去看看,手边却总有事情搁不下。”这是个男人的声音,年轻却沉稳。

    “父母很想念吧?”

    “父母倒是鼓励我在帝都做一番事业,不过妹妹写了几封信都说要我回去住些日子,挺想她的,走的时候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现在也十八岁了,怕是就要出阁了。”

    “听说叶大人的妹妹是云中出名的美女,要是还没有找定夫家,何不带我们这些人去碰碰运气?”有人笑着说。

    “嗨,”叶赫辉带着笑意叹口气,“人家都说是美女,我看只是个犟得像牛做事不顾后果的小妹妹而已。”

    除了参谋们说笑的声音,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和隐隐地一声猫叫,也不知道是一只猫在很远的地方窜过,还是缇卫们的暗号。

    “羽林天军幕府参谋首座叶赫辉?”一个低低的声音忽的响起,在窄巷中仿佛带着回声。

    易小冉心头一震,心跳仿佛瞬间停止了。

    参谋们猛地回头,看见背后不远处,一个黑影双腿分立,手中武器上垂下细长的铁链。

    “刺客!”有人惊呼。

    叶赫辉清秀的脸上表情忽然冰凝,他伸手拦住惊慌失措的同僚,一步踏前,按住长剑“紫都”的剑柄,一言不发。

    “你看起来不是束手等死的人。”刺客低声说,“拔剑。”

    “天罗刺客不杀手无寸铁的人么?”叶赫辉问。

    “也杀。”刺客缓步前进,铁链拖在他脚边,带出令人牙齿发冷的声音。

    “大人退后!”一名剑术好手双手握剑,意图趋前。

    叶赫辉一把拦住他:“太暗了,小心刀丝。”

    刺客依然前进,风吹动他头顶的树叶,哗哗的飘落,就像一场枯黄色的雪。

    叶赫辉剑锋点地,忽的上撩,随着这一剑,他整个人扑出。紫都的薄刃在黑暗中触到了什么,发出仿佛琴弦崩断的声音。那名剑术好手立刻出了一身冷汗,那是刀丝在断裂,天罗善用这些诡异的细丝布阵,不防备的人冲上去,会发现身上的什么东西忽然掉了下来,比如鼻子,那瞬间却感觉不到疼痛。

    “火把!”叶赫辉高呼。

    参谋们立刻把火把对着空中掷出,叶赫辉一抬头,看见已经跃起到他头顶的刺客正隼一般下扑。火光照亮了他的头发,灿然如银。

    “白发鬼!”又有人惊呼。

    叶赫辉长剑和白发鬼的短刀格挡,刀刃摩擦,发出可怕的声音,一连串耀眼的火星洒落。参谋中的几个好手同时发动,从两侧包围过去,落地的白发鬼立刻挥舞铁链,暂时逼退了围攻。

    叶赫辉和白发鬼间距一丈,再次进入沉默。这是白发鬼那柄带锁链的刀的攻击范围,但是一柄修长的剑立在叶赫辉的面前,防住了额头到心口一线。叶氏家传的名剑“紫都”,易小冉听说过这柄剑,持这柄剑的人是将来的叶氏主人。叶赫辉也没有进攻,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剑锋,参谋们在他身边化为两翼展开,这是对白发鬼的半个包围。

    风吹落叶,哗哗的在地上滚动,白发鬼低着头,不看任何人,也没人能看清他的脸。他似乎自负到了不介意“紫都”的地步。

    易小冉觉得他在这场行动中似乎没有必要了。白发鬼惹上的是羽林天军的参谋们,以及号称拥有“名将之血”的叶赫辉,如今他一击不成,已经陷入了参谋们组成的包围里,易小冉没有学过阵法,但是他猜测参谋们列出的是一个极小的阵形,完全牵制住了白发鬼,他一旦向叶赫辉发动进攻,自己就会被攻击。白发鬼如果这时候放弃,转身逃走,还有机会。

    但是易小冉觉得他不会。这是一种直觉,从那个刺客的站姿里,他能看出凌厉的杀意和绝对的偏执。

    吹箭筒没有用了,参谋们挡在了易小冉和白发鬼之间,易小冉伸手握住刀柄。

    “大人。”原子澈听着两条巷子外的动静,看着苏晋安的脸。

    “不动。”苏晋安压低了声音,“白发鬼如果回撤,仍有退路,我要他进这个圈套进得再深一点,他的前面有‘藤鞋’,两侧有我们,只有他背后那条路才是生路。但我想他不会轻易走生路。”

    “为什么?”

    “因为他还有自信,他敢于孤身来杀叶赫辉,如果只是这么一点准备,未免太自大了。他还有筹码没有放出来。”

    叶赫辉把剑锋对准白发鬼,由守势转为攻势:“没有想到我也在天罗的暗杀名单上。”

    “你是云中叶氏最优秀的年轻子弟,但你来到帝都不是为了勤王,而是为辰月服务,是辰月把你安插进羽林天军。”白发鬼的声音低而沙哑,“你难道没有料想过这一天?”

    “我只是觉得这个帝都里,比我该杀的人还有很多,还轮不到我。”叶赫辉声音沉稳,“我是为辰月服务,因为我不能看着你们这些杀人者肆无忌惮,用杀人的刀可以拯救这时代么?辰月已经控制了东陆,为了更多人能活过这个乱世,我们只能和他们合作,我们能把希望放在你们这些不能见光的杀人者身上么?”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明白,”白发鬼的声音平静,毫无起伏,“你得死在这里,很抱歉。”

    他忽的翻身后跃,叶赫辉未能理解那个举动的目的,愣了一瞬,疾步退后。但是易小冉看见了那道在黑暗里掠过的乌铁色的弧线,利刃在空气里尖啸着向叶赫辉眉心而去,白发鬼在跃起的同时掷出了刀,他掷刀的手法不是走直线,而是不可思议的弧线,那条铁链连着他和短刀,短刀脱手仍然受他的控制。

    叶赫辉的反应速度远远超过了常人,他横剑挡住了自下而上的刀,但是刀尾的链子在剑和他的小臂上卷了几下,缠住了。

    叶赫辉和白发鬼同时往回拉扯武器,两个人的力量堪堪对敌,谁也不能把对方扯过去。

    “杀了他!”参谋中一人看到了机会,举剑大吼。

    参谋们一齐扑了上去。叶赫辉愣了一瞬,忽然咆哮:“退后!还有刀丝!”

    他的警告来得已经晚了,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参谋忽的低吼了一声,身体生生的僵在那里。他的小腿溅出了血花,一道看不见的丝割进去一直割到胫骨上,他强忍着腿上的剧痛,举着剑,不敢动。他能够感觉到一根丝悄无声息的贴着他的后背了,如果他有丝毫的异动,失去了平衡,他的身体就会被这些细丝截断。

    叶赫辉说得对,白发鬼早已在这里设下了复杂的刀丝陷阱,最初这些丝都是松弛的,贴着地面,他们得以安全的通过,但是此刻白发鬼已经把那些反复缠绕的刀丝收紧了,于是在黑暗里迅速的张开了一张死亡的大网。他们犯了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为了围攻白发鬼而扔掉了所有火把,如果有火光,借助反光还是可以分辨那些杀人的细丝的。

    所有参谋都不敢动了,谁也不知道黑暗里还有多少刀丝。他们一旦发力移动,就可能杀掉自己。巷子里忽然像是个木偶戏的戏台。

    白发鬼嘴边隐隐约约有个长型的东西,他把那东西对准了受伤的参谋。

    吹箭筒!易小冉明白过来,白发鬼和他使用的装备完全一样。

    叶赫辉也反应过来,但他提醒也已经没用了,那个参谋根本不敢挪动分毫。叶赫辉忽的低吼一声,放开了紫都的剑柄,他猛地转身解开了自己的外袍,把整件外袍抖了出去。他的外袍袖口是鱼鳞钢的护腕,这样便也解脱了那条缠着他小臂的锁链。他外袍下居然什么都没有穿,一身筋肉虬结如铁,这么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衣服下却是熊虎般壮硕。他双手伸向左右,接过了左右两名参谋手里的刀剑,一手掷出刀,直取白发鬼的头颅,一边以剑从下往上一挑,准备扫开刀丝去援救自己的同僚。

    他觉得剑触到了刀丝,却吃了一惊。剑未能切开刀丝,那丝的坚韧不可思议,他的前进被阻挡了。

    叶赫辉这才意识到他手中的不再是紫都了,不是那柄家传的魂印兵器,如今手里这柄剑只是个装饰罢了。

    黑暗里,白发鬼握拳的左手一挥。

    最后一根刀丝被扯紧了,不带丝毫风声从叶赫辉的身下弹起。叶赫辉觉得自己的膝盖仿佛被蚊虫咬了一口,随即就像被灼烧那样痛了起来,他的半个膝盖骨被切去了。他单膝跪在地下,以剑点地撑住身体。

    白发鬼一步步向他逼近,叶赫辉咆哮着挥剑,想要截击,但是他的一条腿废掉了,动作明显慢了一拍,白发鬼随意的挥舞短刀,击飞了他的剑,站定在他面前。

    叶赫辉剧烈的喘息着,对着周围的参谋大喝:“不要乱动!没用了……小心刀丝!”

    “我们的情报说,你是个很好的人,总是照顾属下,所以你会死。”白发鬼抓起他的头发,低声说,“其实你们只是太害怕刀丝了,我一共只布置下五根刀丝而已,一根被你切断了,两根限制住你的一个同伴,两根用在你身上。‘紫都’是柄麻烦的剑,我必须让你放开剑柄。”

    他环顾周围那些参谋:“他们本来可以救你的,并没有刀丝阻挡他们。”

    他挥刀对着叶赫辉的眉心插下:“你们会失败,因为你们畏惧我们。”

    刀贯穿了叶赫辉的头颅,参谋们发出狂怒的吼叫。他们敬爱这个上司,叶赫辉是羽林天军里的一个奇迹,出身军武世家,心思缜密,勇敢过人,最重要的,他不贪图官爵,也不以官位标榜自己,他对所有人都像朋友,一再地说他来帝都只是要在这个乱世里做他该做的,如果帝都平安了,他许诺过回去参加他妹妹的婚礼,那一日他就会辞官。参谋们怒于他们本有机会救叶赫辉,但他们畏惧了,在白发鬼走到叶赫辉身边这段时间,他们害怕刀丝而不敢冒险移动,这才让白发鬼在数十人包围下轻易得手。

    白发鬼抛去了手指上一枚粗大的指环,正是这个东西控制着那些刀丝。此刻他自由了,刀丝陷阱也失去了作用。他向着巷子的一侧急速撤离。参谋们已经不再畏惧什么了,愤怒烧红了他们的头脑,他们都嚎叫着扑向白发鬼的背影。月亮此时在一层云后,但是隐约的月光足够让他们锁定那个奔逃的黑色人影。

    易小冉的心跳快到了极点。叶赫辉死了,这个在计划之外,本来这个青年给教宗留下了极好的印象,苏晋安是要求保住他的。但是对易小冉,这结果却不太糟,因为白发鬼径直向他奔来了,和那个天罗雇主说得一样。白发鬼应该也知道这里藏着一个支援他的人,会帮助他阻挡后面大群的敌人。这是最好的机会,易小冉可以亲手杀死他,这是绝大的功勋,远比让白发鬼死在苏晋安的埋伏下要好。

    那个黑影距离易小冉只剩下不到两丈了。

    易小冉最后看了一眼短刀上碧色的光,闭上眼睛,把一切的精神集中在耳朵上。和许多武术不同,古蝮手更多地依靠听力,因为杀手武术总是避免让敌人看清楚自己出刀的位置和角度,杀手对杀手的时候,听觉更有用些,捕捉到对方刀刃划破空气的锐响,下意识地出刀。

    他捕捉到了白发鬼那条铁链在空气里的震动声!最好的机会!

    古蝮手·鹘落!

    易小冉的身体如蛇一般扭曲,短刀在黑暗中划出一道曲折的线。那条线是必杀的,封住了对手所有的机会。鹘是晋北一种凶猛的鸟儿,它们在空中扑击猎物,闪电般突然,扑击之前已经算好了猎物的死角。

    可易小冉没有刺中敌人的手感,他的刀只是划破了空气。他出刀的瞬间,铁链震动的声音忽然消失了,白发鬼仿佛融化在黑暗里。

    易小冉不敢相信这一切,呆呆站在小巷中央。他失手了,握着最好的机会,他居然失手了!

    有人扑了过来,大吼,“杀了你们这些天罗的恶鬼!”

    易小冉下意识地举刀在头顶一磕,震开了黑暗里袭来的短刀,那是个黑衣的人,退了几步,又一次扑上。更多的人跟着扑了上来。

    易小冉知道自己被误解为白发鬼了。白发鬼就在他面前忽然消失了,而他取代了白发鬼站在这条寂静无人的小巷中央,扑上来的参谋们自然的把他看做了敌人。

    “我不是……”易小冉这句话没能说完,对面那个参谋手中的刀带着尖利的啸声,刺向易小冉的眼睛。

    跟着而来的是一柄软剑,一团铁光搅动,让人看不清楚。

    易小冉再次挥刀,隔开了那柄刀。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闪避软剑了,那团铁光在他肩膀上一跳,他肩膀上的衣服和皮肤一起裂开,多亏他沉了一下肩,否则他的胳膊已经被卸了下来。

    “我不是……”他这句话再次被憋死在喉咙里。那个用软剑的参谋这一次是进步直刺,易小冉想要往一侧躲闪,但是侧面有人一刀斜劈。两柄武器破风的声音同时逼近他,他必须抉择,他没有学过同时应对两名对手的刀术。他咬牙闪过了侧面的一刀,小腹一凉,随即火辣辣的痛,痛得他低喝出声。他被软剑刺中了小腹。

    易小冉知道自己已经无从解释,他穿着黑色的箭衣,带着一柄短刀,带着全套天罗刺客的器械,没有人会相信他是个缇卫所的密探,何况,天罗确实是他这次行动的雇主。

    他不能对参谋们动手,只能捂住伤口转身逃离,就在他转身的刹那,被他避开的长刀再次袭来,在他的背后留了一道一尺长半寸深的伤口,这剧痛几乎让他晕厥过去。但这还不是全部,他往前奔出两步,一枚短矢命中了他的后腰。

    他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了。他的脑海里窜出这个念头。

    求生的意念压过了一切,他捂着后腰向前拼命奔逃。

    苏晋安和原子澈带着几十名缇卫精锐从院子里闪了出来,他们已经发现两条巷子外的声音不对。

    “叶大人凶多吉少!”原子澈说。

    “一半人堵住路口!四个出口我们守住两个,还有一边有‘藤鞋’,白发鬼没有多少机会!”苏晋安喝令,“一半人跟我来!”

    他刚刚往前奔出两步,忽然看见背后刺眼的灯光射来。一直潜伏在黑暗里,他的眼睛瞬间根本睁不开。

    “埋伏!”苏晋安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他紧握刀柄闪身,后背贴着巷子的墙壁,以防有人偷袭。很快,他的眼睛适应了光亮,就在他们背后的一条巷子,灯光是从那里来了。一瞬之间似乎有几十个上百个灯笼被点了起来,还不只,这片地方周围忽然都亮了起来,如果是每个人都举着灯笼,那至少也有上百人。苏晋安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后悔自己的大意,为了隐秘,他只带了几十个人,如果陷入上百人的埋伏里,他的机会就不多了。

    他记得那个伪装成老鸨的女人说的话,天罗本堂已经记住了他的名字。

    “怎么办?”原子澈的声音里也透着惊慌。

    “先冲出去!”苏晋安做了决定,“全部人集中在一起!不要散开!”

    缇卫们刀剑向外,两人一队,背靠着背,苏晋安夹在他们之中往外撤离。他们前方就是灯光耀眼的另一条巷子,谁也不知道那条巷子里埋伏了多少人等着他们。苏晋安握刀的手上骨节啪啪作响。

    快到巷子口了,原子澈忽的闪身拦在苏晋安面前,“大人,我先!”

    他没有等待苏晋安的许可,带着几名缇卫,闪了出去,结成一个圈子防御。他鹰一样的眼睛环顾一圈,忽的愣住了。

    “怎么?”苏晋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是……是飘灯!”

    苏晋安近前几步,果然看到了飘灯。那些薄纸糊的灯笼正鼓着热气冉冉的上升到一个人的高度,还在继续往高处升去,这是孩子的玩具,点燃了飞在夜空里看着就像星星。而巷子里空无一人。苏晋安默默地看着满满一巷子的飘灯正缓缓的升上天空,他伸手抓住一个,看见黄色的灯笼纸上用红色的颜料绘着一只蜘蛛。

    那是天罗的标志,谁做了这一切毫无疑问,他们的行动被看穿了。

    苏晋安的脸色铁青,默默的捏碎了灯笼。

    他忽的一惊:“‘藤鞋’!”

    易小冉正在漆黑的小巷里狂奔,他的血从三处伤口不断地涌出,外面那层黑色的靠衣似乎是防水的,里衣已经被血渗透了。如果不是天罗的那层柔韧的外衣他可能已经倒下了,失血太快了,三处都算不得致命伤,但是三处都伤到了大的血脉。他的意识渐渐地有点模糊。背后仿佛无数的脚步声,不知道多少人在追他,也许整个世界上的人都在追他。

    他跑不出去,这错综复杂的巷子在他面前就像一张蛛网,他是被这张蛛网捕获的猎物。

    蜘蛛,巨大的蜘蛛,不止一只,脚步沉重,正在后面追他,要把他撕碎了吃掉。

    他转过一个巷口,背贴着墙壁急促的呼吸,那些参谋也被夜幕阻挡,似乎分成几队正在四处搜索他的踪迹。他们迟早会找到他,然后杀死他,除非苏晋安赶来解释这一切。但是苏晋安在哪里?他原本早就该出现的。

    他想自己要死了,真的要死了。他拼命地大口呼吸,可是气息已经接不上来。他想他死在这里,也许他的妈妈不会知道,依旧在遥远的晋北,白色的天空下烧着菜粥,等他回去。而这时他的尸体已经在帝都的深巷里变得冰凉,明天早晨他会被仵作验尸,然后抛到城外的乱葬岗去。他死得不像个世家子弟,而像个卑贱的小贼。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脑海里却有如此多的东西不断地往外涌,浮现出那些人的脸,那一幕幕场景,那些是回忆或者只是失血造成的幻觉,他已经分不清楚。他记得那天在白鹭行舍,似乎是向苏铁惜许诺要带他打天下,可如今他就要死了,他的事业和天下在还未开幕之前就以坠落,那个木讷的孩子苏铁惜也仍旧只是个伎馆里伺候的孩子,一个人寡言少语地在帝都里漂流。这么想来,说那些话的时候他真傻,真的是喝多了。

    他又想起天女葵来,不知道天女葵现在在做什么,也许已经睡着了,等她醒来会发现再也找不到自己,然后每天继续迎来送往,偶尔想起他的不告而别来,略略有些惆怅,而那些记忆终究要慢慢地淡去。他犹豫过很多次要不要把这次行动告诉天女葵,但是他没有,他想这个女人作为他的同党终究是太虚弱了,她若是知道,只会没来由地担心。

    脚步声渐渐地近了,红了眼的参谋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他就要死了,而苏晋安还没有来。

    他想他其实心里是爱天女葵的,也许从他第一次看到天女葵就已经开始了,他至今仍旧记得第一次看天女葵的眼睛时,他觉得那个女人的眼睛里似乎永远下着一场蒙蒙细雨。他从未觉得天女葵低贱,那一天她踩着花瓣来的时候,就是女神,身边有一层朦胧的光影在火树银花的夜幕下虚幻不真。而他这个世家子弟其实是个乡下孩子而已,一生里第一次看见那么美的女人,心里的自己越来越小,仰视着她,慢慢地低入尘埃中。他所以对她那么傲气,不过是回避,一个小小的孩子,撑着一个世家子弟的巨大外壳,挺立在那里,和一个盈盈巧笑的女人相对。

    可还是被那个女人看穿了,那天晚上天女葵说出“爱”这个字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伪装脆薄如纸。而他的爱又算什么,爱天女葵的男人在帝都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他没什么本事,不过是个会用刀的孩子。他在天女葵桃花盛放般的人生里留不下什么印记,他死之后桃花盛开的时候,天女葵默默地调琴,而他的灵魂则已经如花瓣一样落去了,还留恋地挂在天女葵的大袖上。

    他的鼻腔里有一股酸涩的气,眼角慢慢的湿润了,血哒哒往下流。

    右侧的巷子里忽然有灯光找来,晃得他眼前一亮,左侧的巷子里则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是那些要杀死他的蜘蛛。

    他不知道那灯光是什么,只是和左侧的蜘蛛们比起来,温暖得让他无法抗拒。他捂住伤口,拖着脚步向着右侧奔去。

    “那边!那边!”有人大喊。

    脚步声已经暴露了他的位置,他不过一切的向前狂奔,一出巷子口,正对着一辆黑蓬的马车,那灯光来自马车前的一盏风灯,灯罩外一个婉约的墨字“酥”。

    马车的帘子揭开,车里的女人眼睛明丽又迷朦,仿佛眼瞳深处总在下雨。

    她惊得声音都颤抖了:“小冉你……你受伤了!”

    天女葵,易小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在这里看见了天女葵,他用手遮着不让灯光直刺眼睛,恍惚地想是否这一切都是幻觉,他就要死了,临死前会看到最想见的那个人,而后这辆马车会载着他的魂离开。

    “快!快!”有人在呼喝。

    那些蜘蛛,它们已经高举了镰刀一样锋利的腿就要来杀死他。

    “小铁!快把小冉拉上来!谁?谁在追他?”天女葵在惊叫,那声音离易小冉的耳边越来越远。

    一个人从天女葵身边跳了下来,那是苏铁惜。他伸手一把拉住易小冉,往马车上推去,一把抽出那柄用来装样子的铁剑,站在马车前护卫。易小冉感觉到苏铁惜手上的温度了,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幻觉。苏晋安没来,天女葵来了。

    这世上还是会有人来救他的。

    大量失血让他的灵魂仿佛被抽出身体,眼前暗下去的最后一瞬,他看见惊慌的天女葵向着他张开了双臂,织锦的大袖上白云如海、桃花盛开。他仿佛从极高的山巅上坠落下去,落在云里。他闻见了那熟悉的沉香气息,安心的昏死过去。